当选院士的火箭军首位女将军,还是个被老公呵护的“小迷糊”

原标题:当选院士的火箭军首位女将军,还是个被老公呵护的“小迷糊”

【编辑/何婧 统筹/王梅梅】2019年,中国工程院开展了第14次院士增选和第13次外籍院士增选,共选举产生75位院士和29位外籍院士。11月22日,中国工程院公布了2019年院士增选结果。

红船杂志注意到,火箭军历史上首位女将军李贤玉当选为工程管理学部院士。她是黑龙江省理科高考“状元”,考入北大后又被保送研究生。李贤玉曾参与筹建的第一套作战指挥自动化系统,开创了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信息化建设先河,成为全军的“标志工程”。然而生活中,李贤玉却是一个“小迷糊”,常常丢三落四,被老公呵护、照顾,也被儿子视作榜样。

李贤玉(图片来源:解放军报)

因看望二炮部队老领导入伍

李贤玉出生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1982年,她参加高考摘得了黑龙江省理科“状元”。考入北京大学电子学系的无线电专业后,李贤玉又被保送硕士研究生。

1990年7月,李贤玉硕士研究生毕业时,正值大学生的留学热、经商热。面临着未来的职业选择,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随导师去看望二炮部队的一位老领导。老者对她说:“像你这样掌握高新知识的年轻人,如果能到导弹部队工作,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其实当时,她想象不出能为导弹事业做点什么,只是很单纯地希望找个能做事的地方,觉得自己学了7年的专业技术应该物尽其用。既然到二炮部队能做事,她便报名入了伍。

参与筹建第一套作战指挥自动化系统

入伍第一年,李贤玉被安排到一个基层部队通信连锻炼。和女兵一样,每天队列训练、站岗放哨、话务值班。这里,没有想象的高科技,简陋的机房,电话是话务班战士人工接转,指挥方式也还是“口口相传”的模式,基本上没有先进的通讯手段。李贤玉有点茫然:就凭这些老“古董”,哪有信息化的用武之地?

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美军使用了一系列精确制导武器,信息技术展现了巨大的威力,揭开了信息化战争的序幕。从基层部队回到二炮装备研究院的李贤玉深感,传统战争手段正成为过去,以高新技术为代表的新战争形态正在出现。中国军队转型和大发展的时期也即将来临。

这场战争,和新军事变革,让李贤玉留在了军营,走向了战场。当时,中国军队信息化建设还处于初始阶段,二炮部队作战指挥还沿用着“口令式”的“靶场模式”,指挥控制信息化程度很低。第二炮兵决定筹建第一套作战指挥自动化系统。在这次战略导弹部队信息化建设的破冰之旅中,26岁的李贤玉成为科研团队里年龄最小的技术人员。

几年的努力,指挥自动化系统基本成型。1995年盛夏,第二炮兵奉命向某海域进行导弹发射训练。6支利剑,惊天捣海。京畿一隅的“中军帐”里,千里战场,尽收眼底。一位军委首长握着李贤玉的手,连说三个“不简单”。

此役大捷,开创了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信息化建设先河,成为全军的“标志工程”,在多次重大军事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直为自己的选择自豪

2007年,李贤玉力排众议,率先提出自主研发指挥信息系统软件。3年后,这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指挥信息系统问世。2015年7月6日,李贤玉晋升为专业技术少将军衔,成为二炮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将军。如今,李贤玉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研究院某研究所所长。

近30年,参与并见证军队信息化建设从“一穷二白”到“自主创新”的过程,李贤玉用“幸运”二字总结自己——指挥控制系统是战争的神经系统,她庆幸这些年一直奋战在军队信息化建设这一核心领域。与北大同学相聚时,当听到“你的工作好重要”的夸赞,她说,一直为自己的选择自豪。

相对于艰辛,工作带给李贤玉更多的是乐趣。她说:“创新,不仅需要超前的想法,更需要脚踏实地的付出。其实,投入的过程很愉快。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工程师经常编起软件就忘了吃饭,感觉十几个小时一会儿就过去了。”

李贤玉(图片来源:中国广播网)

生活中被老公呵护的“小迷糊”

作为一名从事科研的女将军,如何兼顾工作和生活,是很多人好奇的问题。李贤玉的老公是她大学时的班长,大三时,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每年开学,李贤玉的老公总会提前到校,然后去火车站接她。有时晚上一起学习累了,还喜欢到校门口的馄饨摊吃馄饨。

她觉得,找同学做老公的好处就是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理解自己。在李贤玉心里,老公一直是他的老大哥,结婚后,老公对她的照顾和呵护也一点儿没少。后来,李贤玉成为一名军人,老公则在北京大学当教授。

因为太忙碌,李贤玉脑子里的“内存”都给了工作,生活中却是一个“小迷糊”。家里的钱、钥匙、电卡等,她都搞不清,一切都由老公搞定。

有一次李贤玉起晚了,慌里慌张拿了东西就去上班,刚下班又被叫回去加班。她从包里拿手机给老公电话,没想到掏出的却是遥控器。于是李贤玉的老公每天又多了个任务,就是帮她把钥匙和手机放进包里。

常因工作忙碌爽约家人

李贤玉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跟家人相处时间无法保证。“干事业肯定要付出,每天就是攻关克难。对科研人员而言,这是常态。”李贤玉说。平时,每天晚上九点多回家,遇到大项任务,干通宵连轴转,这些对于李贤玉来说都已经是“家常便饭”。她觉得,各行各业都很辛苦,自己没什么特别。

然而有时早已定好的约会计划也常常被打乱。2014年,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归来》上映,李贤玉和老公约好一起去看,但因李贤玉总是抽不出时间,只好一次次爽约。有一次,李贤玉终于挤出时间,没想到人太多,竟然买不到票。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北京大学要放映这部影片,李贤玉千方百计挪时间,才终于补上了这个遗憾。

对儿子的管理,按李贤玉的说法就是“脉冲式”的,想起来就抽查一下。不过在对儿子的监管中,她作为母亲的责任从未缺位。饭桌上是影响儿子的最佳时机,他们对儿子不说教,但会刻意选择话题,从社会现象聊到学习方法,自然也会聊到早恋。

李贤玉认为观点不同不要紧,要让孩子知道父母的想法和倾向也是一种教育。李贤玉的儿子也很听话,在作文里还写到过妈妈的不易。在他心里,李贤玉就是他人生的榜样,这点让李贤玉感到很欣慰。2013年,李贤玉的儿子考上了她的母校北京大学,也成为了一名理科生。【资料来源: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解放军报、光明日报、法制晚报、妇女生活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