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军评:双航母离中国越来越近

原标题:一周军评:双航母离中国越来越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对于中国军事爱好者而言,中国的第一艘国产航母离开大连造船厂,搭载包括歼-15在内的舰载机,南下穿越台湾海峡,前往海南三亚的海军基地,进行跨区海上训练和海上科研测试任务,对于进入尾声的首艘国产航母研制进程而言,这无疑是一个重要的事件;同样在本周,台湾地区所谓“国舰国造”的神盾导弹护卫舰的技术试验船“高雄”号也首度公开,作为台军未来一段时间里研制的最先进水面舰艇,这一项目的进度与成败,毫无疑问将深刻影响台军未来水面舰艇的战斗力。

南海航母战斗群的常态化

11月14日,中国首艘国产航母再次启程,离开大连造船厂开始第九次试航。这次试航中,航母甲板上没有出现任何此前海试中多次出现的歼-15、直-18预警机等舰载机模型。外界最初认为,这应该又是一次在黄渤海水域持续一周左右,最多半个月的普通试航工作。

国产航母的每一次试航都牵动大家的神经

然而各方回报的消息很快表明国产航母的这次出航“有大新闻”:先是11月17日上午,中国台湾方面证实,中国首艘国产航母及其护航舰艇组成的编队由北向南编队自东海航入台湾海峡,期间美、日军舰在后尾随,而台军也自称派出舰、机进行监控与应处;随后是当天下午,中国海军发言人程德伟介绍,我国第二艘航母在当天顺利通过台湾海峡,赴南海相关海域开展科研试验和例行训练。这次组织国产航母跨区开展试验和训练,是航母建造过程中的正常安排,不针对任何特定目标,与当前的局势无关。

在爽快地公开了国产航母的行程后,中国海军罕见地在第一时间公布了国产航母本次出航中的一系列画面。随后在11月19日,三亚附近海滩的游客拍摄到首艘国产航母在近海航行的画面,而卫星照片则显示该舰在接近中午时来到了之前停靠过辽宁舰的海南某港口的码头上。在靠港之时,航母甲板上共停放有7架歼-15舰载战斗机和3-4架舰载直升机,显示该舰在出港后接收了来自海军舰载机部队从岸上机场起飞的飞机,随后才穿越了台湾海峡。

在央视公布的画面上,已经有歼-15舰载机出现在甲板上

也就是说,从14日离港到19日抵达海南三亚的5天时间里,首艘国产航母至少进行了包括舰载机着舰(当然大概率同时有舰载机起飞科目),单舰航行操纵,编队航行和队形变换,编队战备等级提升和战备解除等多项训练科目。考虑到航母编队南下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与美、日、台军发生接触,加上今年早些时候我海军舰艇编队还与台湾方面的船只发生了摩擦,解放军海军编队在穿越台湾海峡的过程中必然会高度戒备,以确保编队行动万无一失。从这个角度说,这次国产航母的“例行训练”又带上了十分浓郁的实战意味。

多艘052D和054A驱护舰为航母南下护航

有关首艘国产航母何时能够正式入列服役的猜测,从该舰首次试航之时就有了不同的版本。特别是进入2019年,当国产航母已经经过多次系泊试验和航行试验,具备完全自航能力的时候,因为恰逢人民海军建军70周年和国庆70周年,就有不少推测认为首艘国产航母可能会效仿2014年提前入役的海军“昆明”舰一样,在重大仪式性任务节点之前选择交舰入列,甚至参加海上阅兵式,向全世界展现中国海军的双航母舰艇编队。

但最终国产航母的海试进程并没有因为任何的重大活动发生变化,完完全全走了自己的“节奏”,这也是中国舰艇工业一切遵循科学规律、不搞形式主义和献礼工程的新时代精神体现。毕竟参加阅兵“走个过场”对现役舰艇来说没啥,对还在试航中的舰艇而言,对其试验调整的进度的打乱以及战斗力形成的影响无疑有着不小的影响。

操纵如此大型的舰船进行长距离航行,并且和多艘海军舰艇组成编队共同行动,这显然不是船厂人员能够驾驭的。尽管首艘国产航母至今尚未正式交舰入列,但按照解放军的惯例,相关舰员对于航母装备的熟悉和操作学习早已开始。特别是国防部将此次国产航母的南下行动称为“科研试验和例行训练”,充分表明涉及首艘航母战斗力形成的诸多训练科目早在航母的试航过程中就已经在进行,而照此进度推测,国产航母在正式交付入列后的战斗力形成速度将显著快于此前在服役后依然长期进行科研实验,同时探索中国航母作战使用方式方法的“辽宁舰”。

甲板上的舰载机显示出此次南下的实战意味

说到航母的战斗力生成,就不得不提到外界一直关注的中国海军舰载机生产交付工作。在此次南下的国产航母上,外界发现了多架使用全新涂装,同时采用两位数编号的歼-15舰载机随舰出航。因此有不少猜测声称,这就标志着为首艘国产航母生产的新一批次歼-15战机已经成军服役。不过这一涂装在建国70周年阅兵式上就已经正式亮相过,只不过当时尚未全面推广,只有受阅飞机使用新涂装,而包括阅兵备用机在内的多数歼-15仍然使用老涂装。仅从涂装来推断这批战机是新批次的证据并不充分,也缺乏足够的说服力,这几架参与试验的歼-15,更有可能还是之前在辽宁舰上训练使用的歼-15战机。

在国庆阅兵期间,已经有人发现歼-15开始更换新涂装了

在辽宁舰服役后的几年内,随着歼-15战机完成了上舰试验和最终定型,第一批用于辽宁舰上使用的歼-15战机也相继生产,交付给了海军第一支舰载战斗机部队,作为海军航母舰载机部队的种子,这支部队不仅需要进行作战训练,摸索战法训法,还要承担最重要的舰载机飞行员培训任务,为第二艘乃至更后续航母上的舰载机部队积累飞行员、舰载机整备人员以及指挥调度人员。由于双座型歼-15最终没有投产入役,因此培训任务只能让新学员先驾驶教-9G熟悉舰载机起降的基本操作,再驾驶单座型歼-15进行实际训练。

为了满足两艘航母舰载机部队的培训需求,除了量产型的歼-15战机,之前用于定型试验的几架歼-15原型机以及教-9G也常年驻扎在海军舰载机陆上训练基地内,为不同阶段的舰载机飞行员提供训练平台。由于飞机数量大大超出了训练基地的最初计划,以至于为歼-15修的24个机棚无法容纳全部的飞机。从卫星照片上看,经常有一个大队的教-9G教练机和2-3架歼-15停放在机棚外面。在辽宁舰刚服役的时候,由于合格的舰载机飞行员不足,尽管歼-15战机交付了不少,但真正上舰的数量有限,出现了尴尬的“装备等人员”情况;而如今有了足够的舰载机飞行员,首艘国产航母在新一批次舰载机交付之后,形成战斗力的速度就会快得多。

可以看到除了鸡棚之外,还有许多“编制外”的战机露天停放

在第二艘国产航母也就是国产弹射型航母服役之前,两艘滑跃起飞/阻拦着舰的中型航母及装备的接近50架歼-15战机的性能自然是海军航母战力的核心。由于歼-15的发展脉络原因,该机的航电和机载武器水平基本上相当于在歼-11B的基础上整合了部分歼轰-7A的对海/对地攻击能力,其平板缝隙雷达和PL-12/PL-8的空空导弹组合在当下也已经不算先进,对其进行进一步的升级也是大势所趋。考虑到中国空军已经开始进行给歼-11B换装有源相控阵雷达和新一代电子战系统的尝试,相信当条件成熟后,类似的改进升级也会应用在现有的歼-15以及未来装备第二艘国产航母的弹射型歼-15战机上的。

台湾海军的“老神盾”

本周,台湾“国舰国造”计划中最关键的一型水面舰艇——先进飞弹巡防舰的防空武器系统部分,被证实已经安装在台军的两栖指挥舰“高雄”号上,并有出海试航的照片传出。根据照片判断,该舰上整合配备了台湾“中科院”自行研制的有源相控阵雷达,敌我识别系统,以“天弓3”为基础研制的“海弓3”舰空导弹,以及从美国引进的MK-41垂直发射系统,理论上可算是二战中建造的坦克登陆舰中防空能力最强的一艘。

加装各种设备之后的“高雄”号

当然改造“高雄”舰并不是为了提升其防空能力,而是为了测试这一系列系统整合在一起之后的实际性能与可靠性。毕竟这套系统未来将会成为台军第一套实用化的“神盾”系统,很可能成为台军30多年来追求此类装备的最终结局。

台湾对于“神盾舰”的向往早在“宙斯盾”系统刚刚问世的时候就出现了。1983年,台军取消了高成本、高风险的“忠义计划”,开始规划“光华一号”和“光华二号”,试图通过引进国际上先进的水面舰艇或者其设计,为台军获得新一代的水面舰艇。而就在同年,台湾海军人员在访美考察期间参观了当时刚刚服役的“提康德罗加”号导弹巡洋舰,并且了解了还在研制过程中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对这种使用革命性防空系统的水面舰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台湾海军随即提出,通过引进分系统技术后加以自行整合,再运用“光华一号”计划获得的中型水面舰艇平台,“自行研制”一款适合台军的中型“神盾”舰。

上世纪90年代台湾方面计划研制的“小神盾”

上世纪80年代作为美台“断交”后美国对台军售限制最严格的时期,也是美国对台输出各类先进武器装备技术最为“宽松”的时代。在台湾方面的初步研讨中,台湾整合一款神盾舰的可行性还是不低的:虽然“光华一号”的目标舰尚未选定,但可以确定台军能获得8艘4000吨级的导弹护卫舰,可以拨出一部分“名额”作为神盾舰;“神盾”所需的相控阵雷达则可以基于美国技术协助(实际上是美国研制台湾掏钱),从用于“天弓”防空导弹的长白雷达进一步发展而来;武器系统上,美国已经同意对台提供标准-1舰空导弹,同时原则上愿意出售性能更先进的标准-2舰空导弹和更先进的MK-41垂直发射系统;作战系统上,台湾已经有了在美方支持下研制的H-930 MCS战斗系统,理论上经过进一步改进就能满足需求。

从外形看,“田单”的造型比较接近于西班牙的F-100护卫舰

在这样的“自信”下,台湾在1986年决定将8艘“光华一号”导弹护卫舰中的后4艘改为“神盾舰”,不过随着时间的推进,这份头脑发热才有的“自信”也因为项目的高技术难度和高投入变得越来越虚。1989年台军将4艘“神盾”改为2艘,前6艘都选择建造在美国转让的“佩里”级技术上发展的“成功”级护卫舰;随后又进一步将2艘“神盾”减为1艘,即建造7艘标准“成功”型护卫舰,并将第8艘“田单”号以“神盾舰”的规格完成建造。

然而随着研制的不断深入,台军对于研制一艘“神盾舰”所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发明确,按照当时台湾的技术水平,相控阵雷达也好、作战系统也好、垂发和防空导弹也好,台湾要么只能买现成产品,要么只能招标请外国公司全程介入研制,每一件产品都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结果初步估计下来,算上各类研制费用,即使一切顺利,第一艘“神盾舰”的总造价在90年代初高达13亿美元——比同样分摊了部分研发经费的首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还要多2亿美元,而如此高价研制出来的舰艇因为台军的预算不足和驱护舰总数限制,在建造第1艘之后就要“偃旗息鼓”,这么愚蠢的事情连台军自己都觉得不划算,因此在1995年彻底取消了整个建造计划,并在此后将第8艘“成功”级的“田单”舰以标准构型建造完工了事。

最后建成的“田单”普普通通,完全没有当初计划的威风凛凛

但是台军对于“神盾舰”的渴求并未随着“田单”舰改建计划的失败而偃旗息鼓,在1996年台海危机过后,对于反导作战有了更高需求的台军也曾在1998年向美国求购4艘“阿利·伯克”级宙斯盾舰,虽然当时就被美国政府拒绝,但台湾却长期对此“痴心一片”,甚至在美方批准对台出售4艘基德级驱逐舰之初,台湾“立法院”还一度做出“以继续争取神盾舰或小神盾舰为目标”的决议,反对购买基德级。直到2010年之后,台湾才意识到美国不大可能在短期内向台湾出售神盾舰,而“提康德罗加”和“阿利·伯克”无论是价格还是使用成本都太过昂贵,超出了台湾所能承担的上限。

基德级这样的大舰日常运行成本高昂,给台军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相比之下,自制神盾舰能够控制舰艇的吨位和造价,台湾在研制了“天弓3”防空导弹系统后,对于引进外来元件制造远程防空导弹、相控阵雷达和整合现代防空导弹作战系统也多少有了一点心得,如果以整合现有设备(包括雷达、防空导弹、作战指挥系统、垂直发射系统乃至舰体)而不是另起炉灶研制为目的的话,如果没有遇到什么严重的技术难题的话,整个项目确实可以做到在一定性能下控制住成本,从而为台军提供一型“可堪一用”的主战防空舰艇。

从“美国教着整合神盾”,到“想买高配神盾买到了低配基德”,再到如今的“国舰国造攒神盾”,台湾海军在过去30多年里一直孜孜不倦地追求“神盾舰”,终于在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有了勉强可以“交卷”的答案。从答题时间来说,在东亚地区的几支海军力量里,台湾可能是在试卷上写下班级姓名最早的一个,但时至今日,日本和韩国都已经从美国获得了正牌的“宙斯盾”系统,建造了本国的大型导弹驱逐舰,中国大陆更是自力更生,从无到有,研制和装备了三代“中华神盾”导弹驱逐舰,其中最新的055型万吨导弹驱逐舰更是在许多性能指标上压倒了美国正在建造的“阿利·伯克”Block 3型驱逐舰,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防空导弹驱逐舰之一。相比之下,台湾到现在才整理出个“答题思路”,并且只想着“六十分万岁”,确实不像是个好考生。

最终台湾想要建造的东西,与30年前的规划相比,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动

当然对于台湾自制的舰艇来说,这份答卷能得多少分并不重要。只要它不是一份白卷,就足够让推进它的台湾当局、防务部门以及其他相关机构和政治团体从中捞取许多东西。毕竟对于当下的台湾当局和台军而言,无论这卷子能答出所少分,想要“以武拒统”都是注定要失败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