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招安与死战间抉择:吴用是鹰派还是鸽派?看看这三件事就知道了

原标题:在招安与死战间抉择:吴用是鹰派还是鸽派?看看这三件事就知道了

及时雨宋江是一心想通过招安来洗白自己,能当上州府一级的高官更好,弄个县令县丞也凑合,实在不行,就回去接着当他的郓城县押司,反正是不能跟这帮山贼水匪一个锅里搅马勺了。宋江也知道,自己做的很多事情不地道,秦明扈三娘朱仝卢俊义嘴上不说,心里未必不记仇,如果哪天自己一个不小心,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找不见自己的头了。

很多人都认为,在招安问题上,智多星吴用是他的得力助手,或者干脆叫帮凶。但是我们细看水浒原著,就会发现吴用原来是梁山铁杆鹰派,他之所以抛弃晁盖而投靠宋江,就是为了能跟朝廷死战到底。

那么在招安与死战间抉择,智多星吴用到底是鹰派还是鸽派呢?咱们先看看他为什么要抛弃晁盖而投奔宋江,然后再看宋江主持梁山大局之后,吴用当面或背后做的三件事。

吴用是晁盖的发小,保正晁盖称霸一方,吴用这个乡村学究在一旁摇纸扇子。晁盖吃肉,吴用喝汤,把东溪村变得跟七八百年后一样黑。但是晁盖这个人是没有什么大志向的,除了跟众兄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成套穿衣服之外,还对朝廷保持了那么一点点忠心。也正是晁盖这一点忠心,让吴用看不到成为开国功臣出将入相的希望。

按照水浒原著的说法,“智多星吴用,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万卷经书曾读过,平生机巧心灵,六韬三略究来精。胸中藏战将,腹内隐雄兵。谋略敢欺诸葛亮,陈平岂敌才能。”

吴用这个人,是要做诸葛亮和陈平的,也就是要辅佐一位“明主”夺取天下,而晁盖这个人并没有吴用所期待的雄心大志,甚至他本人也未必就反对招安。

晁盖之所以要杀杨雄石秀,就是因为“俺梁山泊好汉,自从火并王伦之后,便以忠义为主,全施仁德于民。”“以忠义为主”的晁盖,对皇帝宝座并不感兴趣,所以吴用觉得跟着晁盖并没有什么太大出息。

在吴用眼里,宋江这个人颇有刘备的假仁假义和刘邦的腹黑无赖,而且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青州城外一夜之间屠戮数千百姓,江州城题反诗,都说明宋江这个人只能跟朝廷死磕到底。

但是吴用扶持宋江坐上头把交椅,这才发现自己看走眼了:宋江远远不如晁盖,晁盖还能守着梁山这一亩三分地,可是宋江这个人要把梁山基业连同众好汉一起,一股脑送给朝廷,自己白忙一场,只落得替宋江做嫁衣。

吴用大智慧没有,但小聪明鬼点子还是有的,接下来发生的三件事,就足以证明吴用根本不是什么叼着橄榄枝的鸽派,而是一只盯着宋徽宗这块腐肉的秃鹫——这是一个想反抗到底的铁杆鹰派。

第一件事:指使阮小七偷酒黑旋风扯诏,然后又给宋江挖了一个坑

吴用指使阮小七偷酒黑旋风扯诏,这一点不用解释,读过水浒原著的都知道,就是只看电视剧,也会发现是吴用让李逵藏在房梁上,而且看吴用使眼色发信号,他才大吼一声跳了下来。

在成功搅黄招安仪式之后,吴用破天荒地跟宋江唱开了反调:“哥哥,你休执迷!招安须自有日,如何怪得众兄弟们发怒?朝廷忒不将人为念!如今闲话都打迭起,兄长且传将令,马军拴束马匹,步军安排军器,水军整顿船只,早晚必有大军前来征讨。一两阵杀得他人亡马倒,片甲不回,梦着也怕,那时却再商量。”

杀得官军人亡马倒,那时还能商量招安吗?犯下滔天大罪,结下血海深仇,那还商量啥招安?商量怎么杀进京城推翻龙椅吧!

吴用积极主战,实际就是要加重宋江的罪行,断了他招安的后路和念想。吴用当时的鹰派倡议,得到了众好汉的一致赞同:“军师言之极当。”

被孤立的宋江看着洋洋得意的吴用,也只能恨得牙根痒痒,却根本不敢发作——如果他坚持招安,恐怕就要发生花和尚火并及时雨了。

第二件事:吴用指使花荣射死钦差,宋徽宗和宋江都很生气

亲率大军前来征讨的高俅被梁山好汉揍得满头是包,宋徽宗坐不住了,第二次派钦差到两军阵前招安,但是那个钦差却被吴用指使花荣一箭射死了,宋徽宗很没面子,自然很生气,宋江连个勾兑的机会都没有,自然也很生气。

那道招安诏书,虽然被故意断句之后,看着好像对宋江不利,但是也并没有说要把宋江如何处置。读者诸君都知道,招安也好,改编也罢,都是要经过谈判的。即使当时真是“除宋江,卢俊义等大小人众,所犯过恶,并与赦免”,也可以讨价还价一番,从宋朝开始,就没有金银财宝摆不平的事情,如果金银财宝摆不平,那就是送得少了。

本来是可以坐下来商量一下的,只要金银到位,宋江自然也有一顶乌纱帽戴,这一点吴用比谁都清楚,但是他这个铁杆鹰派,根本就不肯谈判,而是让花荣一箭把钦差撂倒——上次只是揍了一个李虞侯,事情做得不彻底,这回咱们来个绝的!

箭射钦差等于刺王杀驾,这口黑锅宋江不背也得背。就是蔡京高俅见了传旨钦差,也得下跪磕头,那是给宋徽宗面子,而花荣这一箭,等于直接射到了赵佶的脸上。

第三件事:吴用背后已经做通了一部分人的工作,准备重上梁山

许多梁山好汉都是不想去跟实力雄厚的江南方腊拼个你死我活的:方腊主场作战,兵多将广,不像田虎王庆那么好打,也不像打辽国那么理直气壮。

阮氏三雄外加张横张顺李俊,这六大水军头领找到吴用,七个人秘密开会,要把队伍拉回梁山,吴用表示还应该以宋江为首,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魄力不足,未必有太多人响应:“这话须是哥哥肯时,方才行得;他若不肯做主张,你们要反,也反不出去!”

这就说明,吴用不是不想再造反,他只是担心“反不出去”。

于是吴用开始套宋江的话:“仁兄往常千自由,百自在,众多弟兄亦皆快活。自从受了招安,与国家出力,为国家臣子,不想倒受拘束,不能任用,兄弟们都有怨心。”

没想到宋江一口回绝:“你们众人,若嫌拘束,但有异心,先当斩我首级,然后你们自去行事!”

这时候我们禁不住要问:梁山六大水军头领要反水,为什么不找宋江而找吴用?这说明吴用背后没少做工作,起码在这包括宋江心腹在内的六位好汉,认为吴用跟自己是一路人,也就是铁杆鹰派。

咱们今天说吴用是个铁杆鹰派,并不是说他多有眼光和魄力,也没有替他洗白的意思,事实上宋江吴用李逵这三个人,是怎么洗都洗不白的。

吴用之所以属于鹰派,除了他读的书比较多之外,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跟许多宋朝文人一样,都是脑后生有反骨:其后在黄天荡从韩世忠包围圈中救出金兀朮的,是宋朝文人;金兀朮被岳飞打得要卷铺盖回家的时候,拦住马头预言岳飞必将被害的,还是宋朝文人。

吴用这个文人,不知道为什么对朝廷有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什么道理和忠义,在他眼里一钱不值,梁山上为一个想投降辽国的,也正是吴用这个人文。

这时候我们就奇怪了:宋朝及其后的文人,为啥总是对父母之邦恨入骨髓,又为啥总是看着别国的月亮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