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产科夜班:你永远不知道在前方等着你的是什么

原标题:产科夜班:你永远不知道在前方等着你的是什么

马上要过春节了,医院里各个病区都挂起了灯笼、剪纸,一派节 日气氛。只有产房里,除了记事板上“欢度春节”四个大字之外,其 他一点儿都看不到过节的样子,更不要提“欢度”了。不过,大家空下来聊天的话题倒是有些年味儿了。比如,大龄女青年年关难过啦,小两口去谁家过年啦,去哪个网站划拉便宜年货啦,等等。

那是我过年前的最后一个夜班。我的一唤李笑人如其名,整天乐 呵呵的,虽然属于大龄女青年之列,不过她倒是一点儿都没觉得年关 有什么压力。

“找老公又不是菜市场买萝卜,打眼一看,顺眼了就买走,买回家发现是糠萝卜大不了就扔了。那可是要过日子的,以前不让我谈恋 爱,现在哪能说找就找得到啊!我妈他们现在也不敢催我,催我我就怪到他们头上,谁让他们以前管我那么严呢。”

“你心还真挺宽。助产士玲玲比你得小三四岁吧,前两天还在着 急老了老了嫁不出去了呢。”

“这着急归着急,我也想早点儿把这事解决了,但也不能凑合啊! 这生孩子可以先生生看,万一生不出来可以去剖宫产;结婚这事儿可 不能先结结看,结了以后不合适再离,那事儿可就多了。”

“说到生生看,待产室2床的肚子看上去有点儿规模,现在是在生生看了,你得盯紧点儿,万一产程不顺利了,早点儿处理。”

“放心吧,我看今天产房其实还挺安耽的,这才有点儿过年的样 了嘛!”

暴风雨前的寂静

产房夜班就是这样,忙起来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不过平静的时候也还是有些祥和的感觉的。于是我把产房交给李笑,自己回病房整理病历去了。患者住院生个孩子,医生护士好像就是干了个接生的活儿,但实际上还有很多文案工作要做,各种记录、保卡、签名,各种检查单的打印。在国外,每个医生都会配有专门的文案人员做辅助,因为医生的劳动力是很贵的,雇用10个辅助人员恐怕也比雇用一个医生便宜,所以,医生只要处理临床问题就可以了,而不用浪费太多的时间去做这些杂活儿。国内就不一样了,医生既要能开得了刀,又要能修得了打印机,而且还要每天加班,否则那堆积如山的病历是没法在规定期限内上交病案室归档的。

值夜班的时候还能有工夫整理病历,这真是相当难得了,看来老天爷开眼了,临近春节也给我过年啦!

病历整理到将近11点,打电话叫李笑一起去食堂吃点儿夜宵,顺便也问问她待产室2床生得怎么样了。

“我打算控制体重了,冬天不努力,春天徒伤悲,夏天徒伤悲啊!夜宵就免了吧。”

“你算了吧,控制体重那是孕妇的事儿,你这值夜班呢,得吃点儿东西补充好能量,后半夜还要干活啊!”

“大过年的也不说点儿吉利话,凭什么后半夜要干活啊!”大概是被我说得有点儿紧张了,李笑最终还是来到了食堂。

“待产室2床怎么样了?”我边吃着馄饨边问李笑。

“生啦!7斤8两的孩子,50分钟结束战斗!那第二产程看得真是让人心情舒畅,眼睛一闭一用力,就看着小脑袋往外冒。是不是过年了,这地球引力也增大了啊,还是我的命好啊,生得这么顺利!”

“值夜班最忌讳说自己命好这样的话了,万一给老天爷听到,就要给你点儿颜色瞧瞧了。”

“好吧,呸呸呸,算我没说,老天爷我错了还不行吗。”边说着,她还双手合十地拜了拜。

“不过过年的夜班确实是要当心点儿,这种时间患者都不愿到医院去,有点儿什么不舒服就想先挨一挨,等挨过年再到医院去看。所以,这种时间的夜班,要么不收患者,要收可就有一个算一个,肯定不会轻了——那都是实在挨不过去的了!而且,下级医院过年的时候人手紧张,碰上危急重症的也不愿自己留着,不想大过年的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有点儿什么问题的也都喜欢往上级医院送。送到我们这儿就没法再转了,什么重病人都要吃进去,所以晚上还是要当心一点儿。”

这次李笑没再说话,只是边吃边点头,看来她是真的要给自己补点儿能量了。

夜宵吃完,后半夜开始前,我们一起去产房简单查了个房,没发现什么大问题。于是李笑继续驻守产房,我回到值班室,准备迎接未知的后半夜。

从病史汇报来看,孕妇已经是休克前期了

因为睡得很浅,所以手机铃声响一次就足以把我叫醒,一看时间是凌晨一点多。电话一接通,就听到李笑语速极快地汇报病史:“喂,鸡哥,听到吗?急诊室刚来一个患者,经产妇,孕34周,没有正规产检,出血好几天了,这次量特别多,目前宫缩比较紧,腹部张力比较大,阴道大量流血。今晚在当地医院看过,做了个B超提示胎盘在子宫后壁,因膀胱充盈欠佳,胎盘下缘显示不清,就送到我们医院了。我怀疑有胎盘早剥,目前胎心偏慢,只有100~110次/分,孕妇心率将近120,血压和氧饱和度还算正常。”

听得出来她有些紧张,但是思路还是很清晰的,几句话就把患者的基本情况讲清楚了。阴道大量流血,孕妇心率增快,胎心减速,这些都是孕妇休克前期的表现,几个词就足以让我完全清醒过来了。

“马上术前准备!有没有通知血库交叉备血?”边说着我边从床上弹起来,拎起身边的白大褂。

“血型、血交叉已经抽好,也开放了静脉通路,我这正准备往手术室送!”

静脉通路不是医院里的通道,而是身体上的静脉血管。因为人体休克后很多血管可能会瘪掉,到时候想要再静脉打针补液输血就非常困难了,所以要赶在休克前,血管还比较充盈的时候,在大的静脉上留置针管,挂上盐水以备用。

“好,我马上到!手术我和进修医生做,你去找家属谈话。”这时候我已经冲向手术室了。

遭遇战——战斗一旦打响,你就没有退路

跑到手术室,患者已经在打麻醉了。我先去看了一眼心电监护,脉搏120次/分,血压、氧饱和度正常。护士汇报:“刚刚听胎心104次/分,和送来时的情况差不多。”

“怀孕期间没建围产期保健卡吗?”

“第一胎怀孕和生都很顺利,所以这一次就刚怀孕的时候做了个B超。”患者回答。

“出血时间很久了?”

“也就两三天吧,但是都比月经少一点儿。刚怀孕的时候也出过血,去看过医生,也没什么事,休息几天就好了,这次本来想过完年再到医院看的。”

病史上也获得不了多少信息了,我转向李笑:“手术签字有没有签好?”

“签好了。她老公一大老爷们儿都在那儿抹眼泪了。”

“行,还算疼老婆。赶紧打电话问血库有没有备好血!液体快速进去!胎儿只有34周,联系新生儿科的医生到场!我去洗手了。”

我一边洗手一边想,这个患者还算幸运,来到医院马上就有手术台可以用。医院晚上的值班力量肯定和白天是不一样的,通常夜班医生要比白班管理更多的患者。如果急诊患者来了,正好又有几台手术在开,实在人手不够,那么就只能从家里往医院叫人,虽然可以保证半个小时之内赶到,但毕竟也还是要等半个小时啊。像这样的重症患者,手术时间相差半个小时结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晚上的手术都是只开急诊不开择期手术(择期手术:术前有充足的时间,允许你做好充分的术前准备,就是说手术今天做还是明天做影响都不大,比如一些良性疾病的外科治疗),不能让那些并不紧急的手术占用了急诊资源。

洗手、穿衣、戴手套,我以最快的速度进到腹腔,切开子宫下段——没有预想中的血性羊水,而是红呼呼的一团肉。

“胎盘!”

两个字从我嘴里跳出,心里已经在暗暗叫苦了。很显然,我是急诊碰上前置胎盘了。前置胎盘的患者最怕打无准备之仗了。前面提到霍主任做的那台前置胎盘手术,术前做B超、核磁共振,充分了解了胎盘和子宫壁的关系,了解了胎盘的附着位置。手术开始的时候,麻醉医生、众多医生、护士抢救人员都在边上随时待命,抢救药品和备输的血就在手边,无论是战略上还是装备上,都是严阵以待了。霍主任“开始了”的战斗号角吹响的时候,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有一群抢救人员在场共同努力。所以,虽然那个患者有严重的胎盘植入,非常凶猛地出血,最后还付出了切除子宫的代价,但好歹子宫血管结扎掉之后,整个局面就已经完全在掌控之中了。

而眼下,就在这个晚上,完全两样了!这就像夜间巡逻的小分队,撞上了敌人装备精良的主力军,而且对对方的情况毫无了解,是完完全全的遭遇战!但是,既然战斗已经打响,你就毫无退路了!前置胎盘大出血,虽然产妇已经有休克的表现了,但是此刻,还有一个生命更需要援救,那就是肚子里的宝宝。要知道,手术开始的时候已经有胎心减速了,这个小生命可是更加脆弱、更经不起折腾!现在还不是顾及产妇出血的时候,而应该用最快的速度把宝宝捞出来!产科医生关系着两条人命,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要捞出宝宝总要先见着面吧,现在挡在面前的却是胎盘啊!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人要一个一个地救

这时候,我想起李笑汇报病史的时候说,当地医院B超提示的是胎盘在子宫后壁,现在在前壁看到胎盘,那么说明胎盘应该是从后壁跨过子宫口向上翻到前壁上来的,也就是说,在后壁的胎盘应该是大部分,而前壁部分应该比较小,那么继续向上剥的话胎盘应该会比较少了。于是,我马上沿着子宫前壁向上剥离胎盘。果然,手伸进去之后触到了羊膜囊,立刻顺势戳破,手就进了羊膜腔。谢天谢地,我摸到了小脑袋!

宝宝,不要睡了,叔叔要带你出来啦!

我一手牢牢抓住胎头,另一只手用力向一边拨开挡在前面的胎盘,同时助手帮我在宫底上向下推压,宝宝顺利娩出,整个过程大约几秒钟的时间。

大概是被搅了美梦吧,宝宝一出来,双手就做了一个向前搂抱的动作,并且哇地哭出声来——多么动听的一声啼哭啊!这证明宝宝在宫内的缺氧只是暂时的,目前的反应都非常好,接下来就要交给新生儿科的同事们去处理了。但是,现在还不是钟声和赞美诗响起的时候,没人有心情去欣赏小家伙的哭声,因为战斗还远没有结束,台上还有一个呢,而且还在出血!

“快,断脐!吸引器!催产素!”边说着,我的手再次进入宫腔,这次是要探查并且试图剥离胎盘了。因为术前对胎盘情况毫无了解,是否有粘连、植入,程度如何,全然不知。

“李笑,通知三唤来一下吧。”

做医生得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请示上级医生这件事,还是非常微妙的。医院既然安排了不同等级的医生值班,就是方便低级别医生在处理不了问题的时候可以找得到援军,还能有个依靠。一旦你请示了上级医生,这个问题的责任就马上转到上级医生身上了,你自己的压力一下子就小了。但是,不是说碰上什么事儿你都要去请示,这样你确实是没什么责任了,但是一来,自己得不到锻炼,就像永远断不了奶的小婴儿,什么事儿都依赖别人,缺乏主见;二来,在上级医生眼里,你的临床业务水平也就显得比较低了,平时聊天说起来,“某某某那么大点儿事儿也要请示,自己都搞不定”,那么以后同事对你的信任度也要打折扣了。所以,不能什么事儿都汇报。但是,也不能什么都不汇报。毕竟你的水平有限,你得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遇上事情不汇报,你能处理得很漂亮则罢了,万一捅了篓子,你得想想自己是不是能担得起。这个患者我一开始听到病史汇报的时候,首先考虑是胎盘早剥,那么如果手术马上进行,能够快速缓解宫腔内压力,没有严重的子宫胎盘卒中的话,情况应该还是可以控制的。但是,现在情况有变,变成了急诊的前置胎盘,出血量又比较大,搞不好要把子宫切掉,事情就不是那么好处理了。这就好像孙猴子在花果山瞎闹腾,玉皇大帝以为封他个齐天大圣就能把问题搞定了,没想到这家伙打到凌霄宝殿上来,以自己的手段怕是搞不定了,那么就只好去请如来佛祖助阵了。

通知过三唤之后,我又转而问产妇:“之前有没有过流产?”

“只是年轻的时候人流过一次。”

“多少岁的时候?”

“十八九岁吧。”

之所以要问是否有过流产,是因为既往的人流手术,有可能会对子宫内膜造成损害,而且宫腔内的操作病史,也是发生前置胎盘的危险因素。这个产妇虽然之前只做过一次人流,但是年龄比较小,而年龄越小,对生殖器官的损伤也就越大。一般女性小学或者初中的时候开始来月经,前面一两年可能都还很不规律,到十七八岁的时候,月经可能也就刚刚规律了两三年,这时候,整个生殖系统还没有完全成熟,这时候做人流,和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做人流,损伤是完全不一样的。佛说机缘皆有因果,年轻时候的一时大意,可能会给以后的分娩带来很大的麻烦。而子宫内膜损伤得越大,那么胎盘粘连或者植入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我尝试着探了一下胎盘,感觉和宫壁间粘得没有想象的那么紧,还是有希望的,于是我试着将整个胎盘剥出子宫。感谢耶稣、佛祖、圣母玛利亚,胎盘被我剥下来了,虽然有些破碎,但拼凑一下还算完整。更加强力的缩宫药物用上之后,出血就没那么汹涌了,但子宫下段的后壁还是有几处像小泉眼一样汩汩地冒着血。

孕期有情况,千万别熬着

这时候,三唤已经到场了,了解过病情之后,他看了看出血情况,说:“现在出血情况没有那么凶猛了,血也已经在输了,患者情况还算稳定,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地把子宫保下来,别管她以后生还是不生,能留住希望,在心理上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看后壁这些出血的地方,应该是胎盘附着部位,血窦没有完全闭合,而且在子宫下段缺乏收缩力。小田,你先试着在出血的位置上‘8’字缝合一下,如果效果还不好,那就试着做宫腔填塞。”

“8”字缝合是外科缝合方法的一种,就是交叉进针,缝好之后,线像数字“8”一样将缝合的位置捆扎起来。我按照三唤的指示,缝了几个“8”字,效果不错,几个泉眼也被堵住了。局面已经基本控制,估计战斗基本结束。三唤又嘱咐:“这个患者回去还要继续观察宫缩和出血情况,天亮和白班交班时要注意凝血功能,当心术后血栓形成。”

手术总算结束了。回顾这场恶战,患者出血大约2000毫升,是体内总血量的一半。虽然是遭遇劲敌,但我的运气也还算不错了。尽管是前置胎盘,但胎盘主要位于后壁,所以,胎儿娩出的时候相对容易一些;而且,胎盘的粘连不是非常严重,也没有明显植入,所以在胎盘剥出、应用强力的宫缩药物之后,出血得到了基本控制。对于准妈妈来说,正规的产前检查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孕期漫长,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急诊情况,到时候医生可能来不及完善各种检查,他们可以获得的信息只能是来自产前检查,所以,完善的产前检查资料,对于医生处理孕期急诊情况至关重要。另外,孕期如果发生意外,比如阴道流血、流液,或者腹痛、腹胀,千万不要自己熬着,别嫌麻烦,去医院看看才是王道!

以上节选自《妇产科男医生告诉你》,像看好莱坞电影一样学习孕产知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