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王满银不再是一个逛鬼,而是一个好男人

原标题:平凡的世界,王满银不再是一个逛鬼,而是一个好男人

《平凡的世界》这部书整整影响了几代人,至今依然是激励诸多青年奋斗的精神原动力。每一个人都要为他的那个世界的存在而奋斗不是吗?

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文章中的王满银不再是二流子,不再是抛家弃子的逛鬼,而是一个十足的好男人。

文章指出,苦难的童年,让王满银成了一个非常有头脑的有为青年。罐子村的破罐子王满银凭着自己的本事讨了一个好老婆。这点我不否认,孙兰花的确是一个勤劳朴实、任劳任怨的好媳妇。从她和王满银的婚后生活,我们不难看出孙兰花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好妻子。

但是该文章指出,孙兰花之所以嫁给王满银不是想逃避这个穷苦的家,只想逃避贫穷,这一点我就不认同了。孙兰花只是从一个“烂包”的家跳到了另一个更加“烂包”的家。在孙家,孙兰花还有父亲、兄长挑大梁,自从嫁给了王满银,她只能一个人担起家庭的重担。

有句话说得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孙兰花是被王满银骚情得春心萌动了。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姑娘怎能抵得过跑江湖的有为青年。这个有为青年用不要脸的二流子手段和一身时新的衣服就赢得姑娘的芳心。她以为王满银就是他的白马王子,所以非他不嫁,哪怕是父兄的反对也抵挡不住痴情的女子。

王满银泡妞的手段倒是非常值得现在未婚男子学习,只要能说会道再加上不要脸,事情基本上就成了。

但是王满银选择孙兰花的初衷是什么呢?

最初,他对孙兰花的想法就是,“那女子长得还俊俏!再说,身体又壮实,将来砍柴、担水、种自留地都行——这些下苦活他不愿干,也干不了。”

这个好吃懒做的二流子,追求孙兰花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爱,而是为了找一个勤劳能干的婆姨。

这一点作者说得非常好,王满银配不上田晓霞和田润叶,也注定遇到不到贺秀莲,其实贺秀莲也看不上他,因为贺秀莲是典型的山西人,家底殷实,精于算计,她才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不得不佩服,王满银的眼光,孙兰花真是他的不二人选。

婚后的王满银依旧是一个常年不着家的二流子,但兰花却死心塌地跟他过日子,并且给他生下一双儿女。她不在乎世人怎么看自己的丈夫,也不怕吃苦受累,反正穷惯了。可恨的是王满银竟然领了一个南洋女人回来,他竟然还恬不知耻地“爬炕”。

这样的男人,凭什么算一个好男人,一个人在外面潇洒、鬼混,把妻儿丢在家里也就算了,他竟然敢带回家来,真不知道他的脸放在哪儿了?如果孙兰花的脾气像王彩娥一样,就有好戏看了。

文章指出,从本质上来说,王满银其实还是个不错的人物,本性不坏,只是穷怕了,又因为从小没有吃过苦,身体不好无法在田间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文章还说,他一天福也没享过,无非是想多赚点钱,自己风光,老婆孩子也能过得好一点。我咋不信呢?他和南洋女人鬼混得不是挺好。作为农民不热爱劳动到成了理由。君不见,每年有多少农民工,为了妻儿,在外面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只为给家里多挣点钱。

“年少厌恶王满银,长大方知爱如此”,这句话应该改为“浪子回头金不换”。但是说如果那包“老鼠药”是真的,真的很难想象王满银以后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没有了家,没有归宿,逛鬼会不会客死异乡呢?

但是我比较认同文章的这一观点:《平凡的世界》处处展现温暖的亲情与友情,是一部温暖人心的小说。孙玉厚之于子女的爱,孙兰花之于王满银的爱,贺秀莲之于孙少安的爱,金波之于孙少平的友情,以及河南人王世才一家的热情好客,勤劳善良,无不透露出路遥伟大的人文情怀。

诚如路遥自己所说,我热爱这片土地上的一切,不管是人物,还是风景,我的爱都是那么的深沉。艺术劳动应该是一种最诚实的劳动。只要广大的读者不抛弃你,艺术创造之火就不应在心中熄灭。人民生活的大树万古长青,我们栖息于它的枝头也会情不自禁地为此而歌唱!

河南人是中国的吉普赛人,全国任何地方都可以看见这些不择生活条件的劳动者。他们和吉普赛人不一样。吉普赛人只爱飘泊,不爱劳动。但河南人除过个别不务正业者之外,不论走到哪里,都用自己的劳动技能来换取报酬。

河南人由于自己经常到处飘流浪游,因此对任何出门人都有一种同情心;他们乐意帮助有困难的过路人。

如果没有国界的拦挡,河南人还可以走得更远。不过,当时这些灾民大部分都在沿途落了户,至今都已繁衍了两代人了,成了当地的“老户”!河南人豁达豪爽,大都直肠热肚,常用震无价的吼声表达自己的情绪。

在这个口音五花八门的“联合国”里,由于河南人最多,因此公众交际语言一般都用河南话。在铜城生活的各地人,都能操几句河南腔,哼几句嗯嗯啊啊的豫剧。

河南人最大的秉性就是乐于帮助有难处的人,而且豪爽好客,把上门的陌生人很快就弄成了老相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