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民国小报拾零——天津晓报

原标题:天津民国小报拾零——天津晓报

原载2019年11月18日《今晚报》副刊

据1934年出版的《天津市概要》载,《天津晓报》创刊于1932年11月15日,地址在南市大舞台东,社长袁无为。

过去,在天津报刊界,有“开门袁、关门李”的说法,这里的袁指的就是袁无为,李是指李燃犀。据《天津报海钩沉》载,袁无为是天津报界名人,最早在《国强报》副刊当编辑,后在《大中华商报》任主编。因为他在报界多年,交际面广,许多小报创办时,多请他去当经理、主笔或编辑等职务,报社成立后,他又转往另一家小报帮忙创立。当小报维持不下去的时候,大多数小报又请李燃犀收拾残局,故有“开门袁、关门李”之说。

《天津晓报》也是常所说的4开小报,第一版是新闻版,与别的小报不同,这家小报的第一版都是本市新闻,并没有其他全国性新闻,也没有政治新闻。如有一则新闻,是说“轰动一时的枪杀日人宫樾之”土匪“王庆红,年三十岁,业经县驻军将其捕获,已起解来津,交由五十一军军法处审讯多次,本人供认不讳。闻已绑赴小王庄刑场,执行枪毙云。”这则新闻中的所谓“土匪”,很有可能是抗日杀奸团成员,报纸在报道时或许是故意隐晦吧。

第二、三、四版都是副刊。这在民国小报中也是少有的。其中第二版是杂文版,所谓“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如笔者在1935年1月29日的报纸上,看到了几篇杂文,读来颇为有趣。如有一篇署名陈疯子的文章,题目是《也算挨骂》,因为作者经常在文章中,说一些别人不爱听的话,故会招来臭骂声。于是作者这篇文章里自嘲地说:“这臭而不可闻的牢骚挨骂的疯话,吾相信,写出来之后,旁观者定有一人骂吾。然而存满一肚子的闷气,非得发泄不成,结果还是本着不挨骂长不大的主义,不管它什么是骂街,吾是徐聋子宰猪,满没听哼哼。”

第三版是“娱乐场”,由吉人主编。多是电影、曲艺和戏剧人物的演出消息或花边新闻。有一篇《董桂芝值得称坠子皇后》一文,介绍了董桂芝的艺术特点,认为她人品、艺术极佳,非乔清秀能比,堪称皇后。还有一篇《话剧勃兴天津市》一文,介绍了中国话剧团天津公演后,引起了一场话剧热,涌现出了“青玲”“非非”等话剧组织。朱萍、郭清泉等青年知识分子,拟成立天津市清华话剧团,并已召开四次筹备会议,不日将正式挂牌。

第四版设有两个栏目,一个是“花茶馆”,是妓女或影院女招待卖艺之广告,每期都推介十几位妓女。“花茶馆”栏目,再次印证了袁无为低俗的编辑倾向。难怪他在担任《国强报》副刊编辑时,曾因为过于低俗而被主 编杨绍林辞退。另一个栏目是小说连载,每期有两部小说,笔者所见有春痕编著的武侠小说《施公案》,元真讲述的实事小说《醒世图》。

《天津晓报》是一家影响很大的报纸,一方面是因为主编和各版编辑都是报界名人,另一方面,也与这家小报独特的版面设计有关,能够拿出3块版面开设副刊,这在所有小报中实不多见,足见这位“开门袁”的大智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