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最古老剧场,始建乾隆年间,粤剧名伶演出粉丝狂撒钱

原标题:南宁最古老剧场,始建乾隆年间,粤剧名伶演出粉丝狂撒钱

广西南宁还有古老建筑和民风民俗题材可以拍摄吗?对于这个问题,我找到网上资料上写着,新会书院,始建乾隆年间,现是南宁最古老剧场,现在还在上演邕剧、粤剧,听到这个消息,我立马联系剧院主任,得到许可后,前往过去拍摄。

新会书院

时过境迁,如今的娱乐方式多种多样。现在很少有人还会对传统戏剧感兴趣,邕剧渐渐失传了,目前在表演都是粤剧,全场都是在用粤语白话交流。这里的观众基本都是熟客,偶尔会有艺术学院的学生来观看。

很少会有我这样年轻的新面孔,他们显得很热情,中途还来问我是不是学生 能不能听懂,观众与演员彼此也非常熟悉,有些从小在这一片区生活,看着戏曲长大。许多演员都做了几十年以上。在演出过程中观众还会包利是放到台上或者买场馆准备的花篮给喜欢的演员,这似乎是个传统。

这天的天气不是很好,特别在早上还是有些寒意,观众也不多一眼望过去百分之九十都是老人,但能感受到他们每一位都非常热爱尊敬这个舞台,不管是演员还是演奏的乐师乃至工作人员都非常敬业。他们有些是身兼多职,一人可以负责灯光音响司仪表演,还有些是戏曲发烧友平常有本职工作,剧场会邀请来演出。

乐队练习

演出开始不久,一位看着是场馆管理人员的大姐,突然拍了坐在我前面一位奶奶的肩膀让她去旁边坐,在我满头问号纳闷时,她突然转头跟我解释说那边有位自己坐着的奶奶太孤单了没人跟她说话,所以让她做过去一起聊聊天,很有意思的生活细节。

台上摆满了粤剧粉丝送的花蓝

我还是对后台比较感兴趣,绕过前台观众,走上舞台的后台化妆室,去拍摄粤剧演员化妆。看到演员都坐在化妆台前,认真的化妆,我就悄悄的拍了起来,一边拍摄,一边和广西著名粤剧演员梁素梅聊了起来,她告诉她是如何走上艺术之路的故事,下面就是她的故事。

我叫梁素梅,已年过半百,广西百色人。在南宁市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担任粤剧旦角,国家一级戏剧演员,第1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 14岁“歪打误撞”入梨园,四十多年了,从对戏剧一窍不通,到获得各种戏剧奖项,这个过程是辛勤汗水凝集而成的。

有一句话好像是针对我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我当年还在读高中一年级,我哥看到粤剧团招聘,就去报考了,没有想到我被老师看中,并成功招进剧团。就是这么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唱就是40多年。

我在1979年顺利考入百色地区粤剧团。对粤剧一窍不通,由于不是科班出身,连粤语也不会说,没有受过专门的戏曲表演培训,怎么办?当时真是压力很大。

我们是粤剧团,不会粤语怎么行?非得下一番苦功不行。进入剧团之后,我只能壮着胆子用粤语和大家聊天、交流,上街买东西也用粤语,碰到不熟悉或难记的音和词,就用拼音把它们标注在小本子上反复练习。勤学苦练之下,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半年时间,我就可以流利地用粤语和大家聊天和唱戏了。

语言关过了,还要进行基本功训练,由于年纪小,练功辛苦还偷偷的哭过好几回呢。 还要学习唱、做、念、打。跟师傅学习唱功,配合不同的角色有各自不同演唱的方式。再就是形体表演。包括手势啊、如何走台步、甩水袖等等表演都要学习。

比如我走花旦的台步是撇步,要表现轻盈。就考虑如何搜索对象等情节时,演员便会运用“水波浪”来表现。就这么简单的动作,我练了很久才能走出轻盈的感觉,汗水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戏剧演员真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是深有体会。

虽然训练很辛苦,我还是非常刻苦用功的,很快被团里认可,让我担任各种角色。1992年,我从百色粤剧团调到南宁市粤剧团担任正印花旦。

我每年都会随粤剧团在广州、广西城乡演出,一年演出量多达120场以上,由我主演的《玉蜻蜓》、《梨花情》《六月飞霜》、《圣洁的爱》、等大型剧目几乎场场爆满, 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

在我的事业顺风顺水中,天有不测风云,1996年5月的一天,我们粤剧团赶往玉林乡下演出,途中遭遇车祸,当时我被摔出车外,腰椎粉碎性骨折。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想我追求的艺术生命可能就此中断而痛哭不已。我是一个不甘心地人,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加强锻炼,没想到3个月后,我竟能奇迹般地重新站了起来。图为服装师帮我穿戏服。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四十年的辛勤付出,终于开花结果了。由我主演的古装戏《偷看公主》、《绣襦记》、现代戏《山茶花》、《阿福卖猪》等成为广西电视台的保留节目,经常播映。2002年4月凭借新编粤剧《紫金锤》荣获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演员最高奖项“梅花奖”,同时也获得了中国曹禺喜剧奖的优秀表演(主角)奖。

很多人都会担心,粤剧以后没有观众了怎么办?我认为不常看戏的人总以为戏剧已经走向末日,人们对戏剧市场总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可我依然唱了40年,演了40年,戏剧从未在舞台上缺过席。

其实南宁人对粤剧的喜爱也是从小耳闻目染,爱到骨子里。新会书院有80张座位,每到演出时总是座无虚席,你看台下坐着的戏迷除了老人,中年人,还有很多年轻人和小朋友。

虽然我56岁了,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老了,我的心理年龄只有20多岁。在舞台上我要演各种角色,还要塑造少女,我常提醒自己,心态要保持年轻。有观众说我演什么像什么,其实都是我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我喜欢观察年轻人的行为举止和喜好,运用到表演中,慢慢地就有了一些积累。我相信粤剧和这座有着三百年历史的新会书院一样“永葆青春”!

听到演员说哪怕还剩下一位观众我们也会继续表演下去,有些不甘与无奈。我并非戏迷,只是想对传统文化有些感兴趣。如果你也是,可以挑个时间去感受一下传统戏曲的魅力。

演出时间:每周末上午9:00开始

门票:前7排10元,后面的15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