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26次水面舰艇交战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26次水面舰艇交战

太平洋战争发生大小海战难以尽述,其中航母对决战只有六次而广为人知。单方航母的海战,基本就是大屠杀,如1944年10月24日美国航母舰载机在锡布延海打击日军栗田健男第2舰队,1945年4月美军航母舰载机在东海击沉大和号战列舰。涉及潜艇的海战次数难于统计,因为潜艇多半是单打独斗,而且美军、日军损失的潜艇就分别达49艘、128艘。本文只说至少一方有驱逐舰以上的水面舰艇火炮、鱼雷交战,这样的海战只有26次。(附:水面舰艇交战为何多发生于夜间)

1942年10次

1.望加锡海峡海战,1月24日凌晨

1月21日日军坂口静夫支队从婆罗洲东北打拉根岛出航南下登陆巴厘巴板,23日夜美军舰艇编队从爪哇岛苏腊巴亚北上阻击,途中轻巡洋舰博伊西号、马波海德号事故出列。第59驱逐舰分队司令P.H.Talbot率4艘驱逐舰于24日3时到达巴厘巴板海域袭击日军登陆场,日军掩护舰艇因追击荷军潜艇未在现场。美军鱼雷击沉日军3艘输送船与第37号哨戒艇,未能阻挡日军登陆。

2.兴楼海战,1月27日凌晨

1月24日日军运输船队从泰国宋卡出航,第3水雷战队(桥本信太郎)护航,26日上午到达马来半岛东岸兴楼(Endau)卸载,英军新加坡基地出动29架F2A战斗机前往攻击,下午英、澳驱逐舰各一艘从新加坡出航,27日凌晨在兴楼附近海域与日军川内号轻巡洋舰、6艘驱逐舰发生炮战,英军驱逐舰Thanet号(H29)被击沉。

3.巴东海峡海战,2月20日午夜

2月19日日军今村亦兵卫支队与第8驱逐队(阿部俊雄)4艘驱逐舰从西里伯斯岛望加锡出发登陆巴厘岛东岸萨努尔。荷军多尔曼率荷军3艘轻巡洋舰与1艘驱逐舰、美军6艘驱逐舰于2月20日午夜后分批进行攻击,荷军Piet Hein 号驱逐舰(PH)被击沉,特罗姆普号巡洋舰遭重创,日军一艘驱逐舰重伤。

4.爪哇海海战,2月27日下午至28日1时

日军第16军分三路登陆爪哇岛,东路部队由第4水雷战队掩护从菲律宾霍洛岛启航进至望加锡海峡待机。27日晨多尔曼率领美英荷澳2艘重巡、3艘轻巡、9艘驱逐舰在苏腊巴亚西北100公里图班附近海域阻截。日军护航舰艇第5战队(高木武雄)、第2水雷战队(田中赖三)有4艘巡洋舰、8艘驱逐舰,龙骧号航母提供空中支援。16:20盟军首先遭遇第2水雷战队,神通号轻巡洋舰开火击中荷舰德鲁伊特号,混战至18时后双方脱离,多尔曼损失荷军Kortenaer号驱逐舰(KN)、英军Electra号(H 27),英军埃克塞特号重巡因伤早已退出,4艘美军驱逐舰返港加油。多尔曼率残部再度搜寻,数度与日舰交火但未能直接攻击到日军输送船队,期间英军Jupiter号(F 85)驱逐舰触己方水雷沉没。至子夜多尔曼编队再遭遇日军重巡洋舰羽黑、那智号,日军鱼雷击沉荷军爪哇号、德鲁伊特号轻巡洋舰,多尔曼阵亡,残部分别避入泗水港、巴达维亚丹戎不碌港,。

28日午夜后避入泗水的盟军舰艇出港企图逃离,当日上午日军发现其行踪,西行的英军埃克塞特号重巡与Encounter号驱逐舰(H 10)、美军Pillsbury号驱逐舰(DD-227)被迅速赶来的足柄、妙高、那智、羽黑号重巡洋舰,5艘驱逐舰及龙骧号航母舰载机击沉,东行的4艘美军驱逐舰突破日军驱逐舰的截击经巴厘海峡逃往澳洲。

1915年5月31日日德兰海战之后,爪哇海海战规模最大,因此可说是二战大海战之序幕,也是盟军海军最为悲壮之战。

5.巽他海峡海战,2月28日午夜前后

2月28日傍晚,躲避在丹戎不碌港的美军休斯敦号重巡、澳军佩思号轻巡出港,预定向西穿过巽他海峡前往爪哇岛南岸。23时后在爪哇万丹湾恰遇日军第5水雷战队(原显三郎)轻巡名取号与12艘驱逐舰掩护西路运输船只准备登陆,立即展开攻击。日军第7战队(栗田健男)最上、三隈号重巡洋舰闻迅赶来,不到一小时的激战,盟军以全军覆没的代价击沉日军1艘输送船与扫海艇第2号,重创2艘输送船、1艘医院船。在此期间荷军Evertsen 号驱逐舰(EV)欲通过巽他海峡被日军驱逐舰击伤后自毁。

6.萨沃岛海战,8月9日凌晨

8月7日美军登陆瓜岛当日下午,第8舰队司令三川军一率鸟海号重巡从拉包尔出航,会合第6战队(五藤存知)青叶、衣笠、古鹰、加古号重巡洋舰,第18战队(梶冈定道)天龙、夕张号轻巡洋舰及驱逐舰1艘赶往瓜岛,编队沿新乔治亚海峡南下,一路虽有盟军侦察机、海岸观察哨发现,但均未引起警觉。9日2时许,三川军一编队在埃斯帕兰斯角海域闯进萨沃岛、瓜岛之间水道西口,此时在登陆场海域警戒的是英国皇家海军少将克拉奇利指挥的TG62.6,包括3艘澳军巡洋舰、5艘美军巡洋舰、6艘驱逐舰。盟军猝不及防,澳军堪培拉号、美军芝加哥号重巡洋舰、DD-392号驱逐舰遭重创,堪培拉号后自沉。三川军一编队再绕过萨沃岛转向佛罗里达岛、萨沃岛之间水道。南路盟军未将敌情及时通报北路,加以风雨交加,突如其来的炮击致阿斯托里亚号、昆西号、文森斯号沉没。30多分钟交战,盟军5艘重巡洋舰4沉1重伤、1270名官兵战死。

萨沃岛海战美军惨败的原因:盟军的侦察、预警失效,战史上万古不变的教条是,对于防守方而言,敌方时刻可能来袭。三川军一舰队在敏感海域足有30个小时航程,为了赶在8月9日天明前作战不惜白昼通过新乔治亚海峡,盟军虽有发现却被误判未形成明晰情报。受命节制所有美军的弗莱彻自行决定率航母编队于8日下午撤离了瓜岛海域,理由是连续遭受日军岸基飞机攻击(另有解释是燃油告罄)。克拉奇利不在岗,因两栖指挥官特纳匪夷所思地要在他的旗舰上召开三长官会议。克拉奇利安排的临时指挥系统没有生效。萨沃岛海战引发对弗莱彻评价的争论至今没有消停。

7.埃斯帕兰斯角海战,10月11-12日

10月8日凌晨,日军输送船队载运第17军司令部、第2师团一部,由第6战队(五藤存知)护航从肖特兰岛出发。几乎同时,美军斯科特第64.2特混编队护航的2艘大型运输舰和8艘驱逐舰从新喀里多尼亚岛努美阿港起航。TG64.2辖旧金山、盐湖城号重巡,博伊西、海伦娜号轻巡与5艘驱逐舰。美军侦察机在11日中午发现日军编队行踪,23时后在埃斯帕兰斯角北20公里海域迎战日军青叶、衣笠、古鹰号重巡洋舰与2艘驱逐舰,美军在5公里距离上首先开炮,青叶号炮塔与舰桥中弹,五藤存知重伤死去。古鹰号与驱逐舰吹雪号中弹沉没,日舰首先撤出战场。赶来救援古鹰号的丛云、夏云号驱逐舰在新乔治亚岛海域被美机炸沉。美军驱逐舰Duncan号(DD-485)被日舰鱼雷击沉。

8.瓜达卡纳尔岛海战之一,11月12日午夜后铁底湾

美军向瓜岛运送人员与物质,卡拉汉TG67.4护航,卡拉汉直接指挥旧金山号、波特兰号重巡,海伦娜号、朱诺号轻巡,4艘驱逐舰从努美阿出发,斯科特分队亚特兰大号轻巡、4艘驱逐舰从圣埃斯皮里图岛出发。企业号编队在瓜岛以南海域担任后援。

与此同时,日军运输船团沿新乔治亚海峡出航到瓜岛西北海域,第11战队司令阿部弘毅指挥比睿、雾岛号战列舰,长良号轻巡与8艘驱逐舰担任对瓜岛炮击。

美军运输编队略早到达伦加角,紧急卸载后向东撤离。卡拉汉编队再于12日22时驶回铁底湾。日军因暴雨干扰难以执行炮击一度返航,在获知天气变好后又掉头从西面驶入铁底湾,未料美军舰队在此等候。13日1:30两军在一片漆黑中相遇,日舰356毫米炮弹击中亚特兰大号舰桥,斯科特当场阵亡。卡拉汉紧急组织炮击,比睿号被多发炮弹命中,阿部弘毅的参谋长丧命。日舰用探照灯锁定旧金山号,炮击中卡拉汉阵亡。20多分钟混战后,日军决定取消炮击瓜岛任务,运输船团亦返回。

亚特兰大号重创触礁沉没,朱诺号随队撤回时在瓜岛东南80公里处被伊26号潜艇鱼雷击沉,驱逐舰Cushing号(D-376)、Monssen(DD-436)、Laffey号(DD-459)、Barton号(DD-599)被火炮鱼雷击沉,阵亡官兵1000余人,包括同在朱诺号的沙利文五兄弟。日军晓号、夕立号驱逐舰沉没。比睿号因舵装置损坏行动迟缓,天明后遭美机攻击,最终自沉。

9.瓜达卡纳尔岛海战之二,11月14日午夜前后萨沃岛海域

阿部弘毅编队13日凌晨失利后,在肖特兰基地待命的三川军一率4艘重巡、2艘轻巡、6艘驱逐舰继续执行炮击瓜岛机场,运输船团再度出发。美军不暇应对,在瓜岛海域担任阻击的只有鱼雷艇队。日军13日午夜后在伦加角海域向瓜岛发射近千发203毫米炮弹,拂晓撤回时遭瓜岛岸基飞机追击,重巡衣笠号被击沉。山本五十六再派出第三波兵力,由近藤信竹指挥爱宕、高雄号重巡及第10战队(木村进)长良号轻巡、6艘驱逐舰,第11战队剩余的雾岛号与2艘驱逐舰随同返回战场。

哈尔西令在瓜岛东南巡弋的W.李少将编队华盛顿号、南达科他号战列舰和4艘驱逐舰赶赴瓜岛。14日午夜在萨沃岛海域两军交战,位置在12日晚战场以西。刚入役半年的南达科他号最先被击中而退出战斗,驱逐舰Preston(DD-379)、Walke号(DD-416)被日军舰炮击沉,Benham号(DD-397)被日舰鱼雷击沉。华盛顿号在8公里距离上以数枚406毫米炮弹重创雾岛号。15日1时日军向北撤退,雾岛号当日下午自沉。田中赖三运输船团被迫抢滩卸载,天明后美军飞机来袭,击沉绫波号驱逐舰。

10.塔萨法隆加海战,11月30日深夜

第2水雷战队(田中赖三)8艘驱逐舰执行“东京特快”任务,其中6艘装载铁桶,编队在肖特兰岛集结时被美军侦知。美军TG67.2(C.H.赖特)4艘重巡、1艘轻巡、6艘驱逐舰从圣埃斯皮里图岛出发前往截击。11月30日21时,日军在塔萨法隆加海域投放铁桶时美军赶到。美军低估日军鱼雷的有效射程,未及早发起攻击。田中赖三紧急停止卸载,以单舰轮番鱼雷攻击。美军倚仗吨位优势用主炮射击日舰,不料炮口火光暴露自身,4艘巡洋舰被日军首批鱼雷命中,旗舰明尼阿波利斯首当其冲,造成指挥不畅、队形混乱。23时日军退出战场,北安普顿号重巡次日沉没、其它3艘重伤。日军损失高波号,卸下部分铁桶。此战为日军经典战例,C.H.赖特因指挥失误被撤职。

1943年11次

11.布拉基特海峡海战,3月5日深夜

日军第2驱逐队司令橘正雄率村雨、峰云号驱逐舰向中所罗门科隆邦阿拉岛输送人员,3月5日深夜遭遇执行炮击新乔治亚岛蒙达机场的TF68(A.S.梅里尔)3艘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在阿伦德尔岛和科隆邦阿拉岛之间的布拉基特海峡东口被全歼。

12.科曼多尔群岛海战,3月27日上午

3月26日第5舰队司令细萱戊子郎率2艘重巡、2艘轻巡、4艘驱逐舰、3艘运输船向阿留申群岛阿图岛、基斯卡岛运送补给。美军麦克莫里斯TG16.6重巡盐湖城号、轻巡里士满号、4艘驱逐舰担任拦截。27日日出前一小时在科曼多尔群岛以南、阿图岛以西400公里海域美军雷达发现日军,起初判断为两艘运输船、两艘轻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8:35发现日军兵力超过己方时交战已不可避免,5分钟后日军那智号203毫米主炮在18公里距离上开火,美军随后还击,火炮与鱼雷对射时断时续3个多小时,美军盐湖城号遭重创,两艘驱逐舰轻伤,日军那智号遭重创,双方鱼雷攻击均没有战绩。美军首先退出战斗,日军曾两度追击,最终放弃并取消输送任务,此战后日军只用潜艇进行补给。日军以强势兵力而海战结果持平、运输任务终止,细萱戊子郎遭海军中央指责,被免职入预备役。

13.库拉湾海战,7月4日夜、7月6日1时后

库拉湾是新乔治亚岛、科隆邦阿拉岛、阿伦德尔岛之间的水域。日军第22驱逐队(金冈国三)4艘驱逐舰从布因出发向新乔治亚岛百罗科运送兵员、物资,7月4日夜驶入库拉湾,恰逢美军安斯沃斯TG36.1的3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执行炮击与掩护登陆。日军乘黑夜接近美军,22:25在距离6000米时发射14枚鱼雷,Strong号(DD-467)驱逐舰被中一雷,再遭百罗科港的356毫米岸炮轰击沉没,日军未及卸载向北返回。

5日夜第3水雷战队司令秋山辉男再率10艘驱逐舰(其中7艘搭载人员、物资)出航,循前日航线于子夜到达科隆邦阿拉岛东北海域,运输队南下库拉湾卸载。澳军海岸监视哨发现秋山辉男编队动向,TG36.1奉命出海截击。6日1时后美舰雷达发现22公里外日舰,在6200米距离由雷达引导开炮,秋山辉男毙命,日舰迅速发射鱼雷还击,海伦娜号被中3雷沉没。TG36.1再组织攻击日军第2运输队的四舰。日军损失新月号、长月号驱逐舰,但有1600多人员和90吨物资上岸。

14.科隆邦阿拉海战,7月13日子夜

第2水雷战队(伊崎俊二)神通号轻巡洋舰与5艘驱逐舰掩护,第22驱逐队(金冈国三)4艘驱逐舰搭载人员、物资出航。美军TG36.1(3艘巡洋舰,10艘驱逐舰)于7月12日17时从图拉吉港出发,沿新乔治亚海峡北上驶向科隆邦阿拉岛东北韦苏韦苏角。13日子夜,夜航侦察机报告在编队西北45公里发现日军,位于科隆邦阿拉岛以北10公里海域。双方几乎同时开火,神通号被中一雷。新西兰轻巡洋舰利安德号被鱼雷击中。日军首先退出战场,美军在追击中再次以鱼雷击中神通号,致其沉没,伊崎俊二战死。盟军轻巡火努鲁鲁、圣路易斯、利安德号与2艘驱逐舰遭重创,Gwin号驱逐舰(DD-433)被日舰鱼雷击沉。日军第22驱逐队驶入科隆邦阿拉岛的阿里耶尔锚地卸下人员与物质。

15.韦拉拉韦拉岛西南海战,7月23日3时

日军雪风、三日月、浜风号驱逐舰运载陆军第38师团一个大队约800人、58吨物资,从拉包尔出发驶向科隆邦阿拉岛。7月23日3时在韦拉拉韦拉岛西南和拉农格岛之间的海峡遭美军飞机、12艘鱼雷艇攻击,各有胜负,日军完成部分卸载返航。

16.吉佐海峡海战,8月1日21时后

7月31日夜,日军萩风、岚、时雨号驱逐舰装载53吨补给品和900名陆军从布因出航科隆邦阿拉岛,天雾号驱逐舰担任护卫。8月1日21时后在科隆邦阿拉岛西南与吉佐岛之间海域遭美军5艘鱼雷艇拦截,天雾号出列迎战将PT-109号鱼雷艇撞成两截,日军在科隆邦阿拉岛维布斯塔河口卸载。PT-109艇长即1961-1963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

17.韦拉湾海战,8月6日午夜

第4驱逐队司令杉浦嘉十率4艘驱逐舰载运人员、物资增援中部所罗门。美军判断日军将于8月6日夜进入科隆邦阿拉岛海域。TG31.2(F.Moosbrugger)6艘驱逐舰奉命前往截击。6日22时后美舰到达科隆邦阿拉岛以南海域,沿布拉基特海峡、吉佐海峡,向韦拉湾搜索前进。韦拉湾介于科隆邦阿拉岛、韦拉拉韦拉岛、吉佐岛之间,纵横20公里。雨夜中美军雷达首先发现日军,在6公里距离发射8条鱼雷。日军江风、岚、萩风号驱逐舰被击中,继遭火炮轰击沉没。此次惨败最终动摇了日军固守新乔治亚岛西北百罗科港的企图。

18.韦拉拉韦拉岛Horaniu海战,8月17日深夜-18日

美军在新乔治亚岛取胜后,跳过科隆邦阿拉岛向北直取韦拉拉韦拉岛。8月15日第25步兵师在韦拉拉韦拉岛南端登陆。日军急于巩固该岛防地,8月17日第3水雷战队司令伊集院松治率4艘驱逐舰掩护输送船队前往韦拉拉韦拉岛北端Horaniu,17日22:30后在该岛东北海域与美军第41驱逐舰分队(T.J.瑞安)4艘驱逐舰相遇交火,日军损失第5、12号驱潜特务艇、鱼雷艇1艘、大发1艘,只有部分人员、物资上岸。

19.韦拉拉韦拉海战,10月6日午夜

8月26日美军攻占百罗科港,最终导致日军全部弃守新乔治亚群岛。10月6日夜伊集院松治率9艘驱逐舰前往韦拉拉韦拉岛接运岛上剩余人员,23时在岛西Marquana湾同美军第4驱逐舰大队(F.R.Walker)3艘驱逐舰遭遇,双方几乎同时开火,日军夕云号驱逐舰被击中很快沉没,但夕云号发射的鱼雷重创了驱逐舰Chevalier号(DD-451),于次日沉没。

20.奥古斯塔皇后湾海战,11月2日凌晨

10月底美军准备登陆布干维尔岛,逼近拉包尔,联合舰队决定最大动员兵力反击,包括第5战队(大森仙太郎)妙高号、羽黑号重巡,第10战队(大杉守一)阿贺野号轻巡、3艘驱逐舰,第3水雷战队(伊集院松治)川内号轻巡、3艘驱逐舰,大森仙太郎统一指挥。31日判明美军两栖编队动向后日军编队出动,预定在美军登陆奥古斯塔皇后湾当晚赶到。

日军航行途中被美军巡逻机发现,梅里尔TF39的4艘轻巡、8艘驱逐舰奉命前往阻击。此时编队刚完成炮击布卡岛、肖特兰岛,南北航行数百公里、作战16小时。11月2日2时许两军在奥古斯塔皇后湾口遭遇,相距30多公里。美军以驱逐舰前出实施鱼雷攻击,轻巡洋舰封锁海湾口。DD-511号驱逐舰被川内号鱼雷击中,川内号也中弹起火出列。日军两艘驱逐舰为了躲避炮弹而互相碰撞。大森仙太郎判断击沉了美军巡洋舰,放弃攻击美军登陆场撤出战场,美军驱逐舰追击击沉川内号与驱逐舰初风号。日军20门203毫米主炮输给了美军152毫米主炮,联合舰队司令古贺峰一指斥大森仙太郎“拙劣的指挥”,当即予以免职。

21.圣乔治角海战,11月25日凌晨

布干维尔岛托罗基纳机场建成后,美军主要水面舰艇调离所罗门海区。1943年11月23日拉包尔派第31驱逐队司令香川清登率5艘驱逐舰向布干维尔岛以北布卡岛运送人员、物资。香川清登行踪被美军侦察机发现,第23驱逐舰分队(阿利·伯克)5艘驱逐舰正在中所罗门库拉湾的哈斯海峡加油,奉命前往拦击。编队以31节航速急赴440公里外的布卡岛以西,11月25日1时在圣乔治角海域交战,大波、卷波号被中鱼雷,再被火炮击沉,香川清登战死。美军继续追击又击沉夕雾号,“31节伯克”列名经典战例。海战地点逼近拉包尔(空距270公里),此后外南洋日军再无海上作战力量,只能固守陆地。

1944年3次

22.苏里高海峡海战,10月25日凌晨

莱特湾大海战时第2战队(西村祥治)2艘战列舰、1艘重巡、4艘驱逐舰的任务是,从文莱穿过巴拉巴克海峡,横跨苏禄海、保和海,经苏里高海峡前往莱特湾攻击杜拉格美军登陆场,航程1600公里。苏里高海峡离登陆场只有100公里,海峡南口宽约20公里,重要性自不待言,海峡口有美军鱼雷艇、驱逐舰警戒线,TG77.2(奥尔登多夫)的6艘“珍珠港”战列舰、4艘重巡、4艘轻巡、28艘驱逐舰时刻待命。

25日02:00西村祥治编队驶过帕纳翁岛进入苏里高海峡即被美军警戒哨发现,随之与鱼雷艇、驱逐舰交战,扶桑号、山城号战列舰与3艘驱逐舰中雷受伤,扶桑号发生爆炸而断裂。日军继续深入,03:50美军战列舰加入炮击,发射356、406毫米炮弹245发,152、203毫米炮弹4000多发,山城号被406毫米炮弹重创沉没,西村祥治战死,仅驱逐舰时雨号逃脱。

志摩清英第5舰队原定从北路穿越苏里高海峡,编队到达海峡口时西村祥治编队已濒临灭亡,志摩清英决定取消行动撤退至卡拉绵群岛科伦湾。黑夜中旗舰那智号与西村部队负伤的最上号相撞受损。阿武隈号轻巡被美军鱼雷艇击中,次日再被美军飞机炸沉。

23.萨马岛海战,10月25日上午

10月24日17:15,在锡布延海遭美国舰载机打击而后退的栗田健男第2舰队决定调头再驶向圣贝纳迪诺海峡,执行原定炮击美军登陆场任务。第2舰队在巴拉望水道、锡布延海两次受损后还有4艘战列舰、6艘重巡、2艘轻巡、11艘驱逐舰。

25日03:00栗田编队穿过圣贝纳迪诺海峡,再沿萨马岛东岸向南进发,拂晓在萨马岛以东100公里海面发现美军第7舰队护航航母群的TU77.4.3分队(C.A.F.斯普拉格)。第7舰队司令金凯德本以为第3舰队哈尔西的战列舰守护在圣贝纳迪诺海峡(实际已随航母编队北上),他自己的战列舰布防在200公里外的莱特岛以南苏里高海峡口,于是在圣贝海峡方向保护登陆场的只是6艘护航航母和几艘驱逐舰。7时日军开始进攻,美军护航航母释放烟幕向东后撤,驱逐舰以顽强的鱼雷攻击吸引日舰火力,致鸟海号负伤。日军队形被打乱,火炮攻击推迟。美军驱逐舰Hoel号(DD-533)、Johnston号(DD-557)中弹沉没,护航航母重伤、轻伤各两艘、冈比亚湾号沉没,已离开战场的圣洛号被吕宋岛神风机队炸沉。美军舰载机和莱特岛岸基飞机炸伤铃谷、筑摩、鸟海号重巡,均于当晚自沉。11:20栗田编队重整队形后以西南航向直趋莱特湾登陆场。1小时后,在离莱特湾目标80公里处栗田健男改变主意率队北转撤出战场。

民都洛岛海战,12月26日子夜

12月15日美军第24步兵师第19团和第503伞兵团1万多人登陆民都洛岛南部港口圣何塞,24日,第2水雷战队司令木村昌福率重巡足柄、轻巡大淀、驱逐舰霞(旗舰)、清霜、朝霜、榧、杉、樫自金兰湾直趋民都洛岛。由于暴雨天气日军编队未被美军潜艇捕捉,直到26日16:00在距离圣何塞登陆场以西偏北290公里才被一架美军PB4Y-2巡逻机发现。此时金凯德已令主要舰艇撤回莱特湾,只有10艘鱼雷艇在圣何塞港担任警备,而陆军第5航空队在岛上可用的兵力是13架B-25轰炸机、92架战斗机和少量P-61夜间战斗机。

登陆指挥官Dunkel下令岛上飞机起飞迎击日舰,金凯德获报后派出3架PB4Y-2、5架PBM水上巡逻机搜寻日舰行踪,令T.E.Chandler少将指挥一支特混大队(重巡路易斯维尔、明尼阿波利斯,轻巡菲尼克斯、博伊西和8艘驱逐舰)赶往民都洛岛。

26日20:30,陆军B-25轰炸机在圣何塞机场西北约90公里处首先接敌,轰炸造成大淀号、足柄号舰体受轻伤,清霜号驱逐舰被命中1枚250公斤炸弹致重伤。

紧接着美军鱼雷艇雷达捕捉到木村编队,日军舰艇保持在美军鱼雷艇攻击范围外,以炮击驱赶鱼雷艇。黑夜混战中美军鱼雷艇多次被己方飞机误炸,但至少干扰了日军行动。

22:00后日舰进入攻击阵位,足柄号10门203毫米主炮和大淀号6门155毫米主炮对圣何塞市区、机场、登陆点“红滩”轰击了40多分钟,3艘运输船被炮火、鱼雷击伤。

午夜前后木村编队转向西北方向行驶,逐渐退出美军岸基飞机航程之外,23:00重伤的清霜号在圣何塞西北50公里处发生大爆炸沉没(另说遭PT-223鱼雷艇伏击,被中1枚鱼雷)。美军鱼雷艇虽展开追击,但并无效果,29日木村编队返回金兰湾。

此战被算作日本海军最后的胜战。木村昌福损失1艘驱逐舰,实施了对登陆场的破坏,美机30架、运输船1艘损失,战绩看似不大,但对于穷途末路的联合舰队来说就是奇迹了。

1945年2次

25.马六甲海峡海战,5月16日夜

5月14日第5战队羽黑号重巡洋舰与神风号驱逐舰执行新加坡到安达曼群岛输送任务,5月16日夜在马来半岛槟榔屿海域与英国皇家海军第61特混部队5艘驱逐舰相遇,羽黑号被舰炮、鱼雷击沉,第5战队司令桥本信太郎战死,神风号奉命脱逃。

26.相模湾海战,7月22日夜

日军第1号扫海艇、第42号驱潜艇护卫输送船队从本州岛房总半岛馆山出航北海道函馆港,7月22日深夜驶出相模湾后遭美军第61驱逐舰分队(T.H.Hederman)9艘驱逐舰截击,1艘输送船被击沉。交战中房总半岛的野岛崎炮台发炮相助。

水面舰艇交战为何多发生于夜间

史上仅有的6次航母对决战,全部发生在白天,这是当年的航母、飞机性能与战术水平所决定的,舰载机的起降、飞行、作战都有赖于良好的视线,美军夜间型F4U战斗机1944年6月塞班岛作战时才有少量上舰。航母舰载机与其他舰艇、地面、港口的交战,当然也是在白天进行。上述26次水面舰艇火炮、鱼雷交战却仅有科曼多尔群岛海战、萨马岛海战、爪哇海海战前段发生在白天!为何水面舰艇的火炮、鱼雷兵器总要在黑暗中对决?

随着兵器的发达进步,较强的兵器必定容易致敌于死地。可以想象,在双方舰艇编队相遇前,如果一方侦察发现对方,指挥官须考虑力量对比:舰艇数量、吨位、舰种、火炮鱼雷性能、燃料弹药存量,在不利的情况下必定选择避战。当然,对方也是这样想的。因此水面舰艇对决多半在不知道对方实力时发生。另外的原因是,弱势一方为了避开来自空中的攻击,有意选择黑夜作战,强势一方则被动投入黑夜作战。总之,昼间交战可能性较小。

两舰队若在昼间交战,可能的原因有:弱者奉命充当诱饵,或者是慷慨赴难的敢死队,或者误判了对方实力。诱饵战术的典型例子是一战时1916年5月31日下午日德兰大海战,英、德双方同时采用诱饵战术,作为诱饵的英国贝蒂舰队和德国希佩尔舰队一见面都主动迎战,在他们身后分别有英国杰里科与德国舍尔的主力舰队。

敢死队的例子是1944年10月25日上午之萨马岛海战。小泽治三郎已成功吸引走美军航母部队,但依美军当时的兵力规模,守候在莱特湾的兵力仍可能非常强大,而不管美军兵力如何栗田健男编队都必须冲击莱特湾登陆场。栗田健男编队为何是25日拂晓出现在萨马岛海域的另一解释是栗田健男的时间表被打乱。栗田部队10月22日从文莱湾出航,预计航程2400公里。23日6时后在巴拉望岛水道遭美军潜艇攻击,24日在锡布延海遭哈尔西航母舰载机攻击,栗田部队转向西撤退一程后又于当日傍晚继续驶向圣贝纳迪诺海峡,到达萨马岛海域只能是25日白天了。

错估对手实力的一例是德国袖珍战列舰斯佩伯爵号的最后一战。1939年12月13日晨,斯佩伯爵号在南大西洋发现3艘英舰,孤身德舰任务是袭击商船,本应尽量避战,但斯佩伯爵号舰长判断对方是1艘巡洋舰、2艘驱逐舰而决定接敌。实际上这是英国埃克塞特号重巡与阿基里斯、阿贾克斯号轻巡,斯佩伯爵号虽有6门279毫米主炮,但对3艘巡洋舰占不了便宜。海战结果是双方都负伤,退出作战。斯佩伯爵号就近躲入中立国乌拉圭蒙得维的亚港,英舰尾随在港外守候,依国际公约斯佩伯爵号在港内滞留不得超过3天,最终只得自沉了事。错估对手的另一例是1943年3月27日午前科曼多尔群岛海战,美军一重一轻四驱,误判日军为两轻一驱两运输船而主动发起攻击,实际日军是两重两轻四驱三运输船。

作者资料:黄力民,1945年生,中国计量大学退休教授。近年研究历史、军事,在《文汇报》《社会科学报》《社会科学论坛》《中国图书评论》《民国档案》《军事历史》《军事史林》《二十一世纪》《历史学家茶座》《抗日战争研究》《当代海军》《军事历史研究》《日本侵华史研究》《南方周末》《历史教学问题》与网络平台发表论文数十种,出版专著《日本帝国陆海军档案》《太平洋岛屿战全书1941-1945》。

诚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创或推荐好文章,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邮箱:107000701@qq.com

声明: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