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以28.66亿元收购澳大利亚第二大乳企

原标题:蒙牛以28.66亿元收购澳大利亚第二大乳企

11月25日,蒙牛乳业发布公告, 宣布拟以6亿澳元(相当于约28.66亿元人民币)现金对价收购澳洲品牌乳品及饮料公司Lion-Dairy & Drinks Pty Ltd的100%股份。后者是澳大利亚第二大乳企,也是日本麒麟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在澳大利亚的乳品业务。

据报道,澳大利亚政府同意此次收购案的条件包括:

贝拉米的澳大利亚总部至少要保留十年;

大部分董事会成员需是澳大利亚居民;

蒙牛需投入至少1200万澳元(约折合人民币5712万元)用于改善或建立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婴儿配方奶粉加工厂。

对此,贝拉米内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没有更优提案且独立专家继续坚持该计划符合贝拉米股东最大利益的前提下,贝拉米董事会将建议贝拉米的股东在今年12月5日举行的计划会议上投票赞成该计划。

今年9月16日,蒙牛宣布以约71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澳大利亚有机奶粉品牌贝拉米,溢价率为52%。该动作被外界解读为蒙牛为弥补自身奶粉短板,同时打造全营养孕婴食品业务板块而充当贝拉米的“白衣骑士”。

对于澳大利亚政府的有条件批准,乳业专家宋亮介绍道,“澳大利亚政府同意把贝拉米卖给蒙牛是明智的,否则贝拉米未来的发展会很暗淡。此外,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的条件也比较合理,其目的是最大限度把投资就业留在澳大利亚,这个想法没有问题。”

对于蒙牛收购贝拉米后的运作,贝拉米高层透露,此项收购交易完成后,贝拉米的业务和品牌仍将独立运营。而对于蒙牛而言,宋亮表示,下一步蒙牛会利用贝拉米背后的品牌和资源打造全品类的婴幼儿食品、辅食、营养补充剂的布局。此外,已完成多次对上市公司收购的蒙牛,将利用自身优势,通过包装等方式来提升贝拉米的股价。

中资对澳大利亚配方奶粉的收购需求似乎持续强劲,也一度在澳大利亚国内引发争议。鉴于此,不少人担心蒙牛收购贝拉米可能会加剧这种情况。

独立联邦议员安德鲁·威尔基(Andrew Wilkie)曾在9月份警告称:“对于澳大利亚消费者而言,不应存在配方奶粉供应短缺的风险。同时,我们也不应让范迪门土地公司(Van Diemen’s Land,全澳最大乳业牧场公司)收购案的荒诞重演。当时,买家承诺的天花乱坠,但是真正做到的却很少。”

在发布有条件批准蒙牛收购贝拉米的消息后,弗莱登伯格表示,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已就所有相关问题进行了广泛的咨询,他相信出售所附带的条件应使每个人都满意。

在一份声明中,他说:“这项批准将确保贝拉米公司能够继续为澳大利亚的就业提供支持,并增强其扩大国内市场和出口机会的能力,尤其是向不断增长的亚洲市场的出口机会。”

“这项决定还将为贝拉米供应商(包括澳大利亚奶农在内)提供多重机会。”

“批准附带条件将确保贝拉米在澳大利亚的业务继续下去,并确保贝拉米此前对婴儿奶粉加工设施的投资承诺得以兑现。”

01

压低股价?

贝拉米在澳大利亚婴儿配方奶粉市场中所占份额位居第四。

在本次声明中,财长弗莱登伯格并没有提及有关不良指控,即中方有意压低贝拉米股价来帮助推动收购。

蒙牛是中粮集团(中国国有企业)旗下的乳制品生产企业。

在贝拉米的董事会接受收购要约之前,其股价在18个月的时间内暴跌了62%。这主要是由于贝拉米迟迟未能获得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AMR)的注册批件,继而导致无法在中国的零售店出售其有机婴儿配方奶粉。

截至11月14日(周四),贝拉米的股价为12.95澳元,接近蒙牛提出的每股12.65澳元现金加60澳分特别股息的收购要约。

贝拉米2018/3至2019/11/14股价走势图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上月的报道,除本次有条件批准蒙牛收购贝拉米外,FIRB还批准了中钢集团97亿收购日本三菱在西澳Oakajee港口和铁路项目中的权益。在这笔交易中,中钢集团旗下两家子公司分别以3澳元/股的低价完成收购,各占50%的股份。

蒙牛对贝拉米的收购并不涉及天然气或电力资产等关键基础设施。因此,此举也为澳大利亚政府向北京“示好”提供了一个良机。

这一决定恰逢中澳关系处于敏感时期。两周前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峰会期间,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中方领导人进行了会晤。双方都认为需要建立稳固的双边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中澳两国应共同努力,增进相互了解和信任,妥善处理分歧,使两国关系恢复正常。”

“中国正在实施扩大服务业开放的措施,这将为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所有国家提供重要机遇。”

弗莱登伯格表示,适当条件下的外国投资对澳大利亚而言非常重要。

他说:“没有外国资本和投资,澳大利亚的产出、就业和生活水平都会降低。”

“有条件的批准表明,我们的外商投资规则可以促进此类收购,同时让民众放心,即决策的过程保护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

弗莱登伯格还表示,附加条件按照澳大利亚的法律可以强制执行,如果违反,则将受到处罚。

02

一些澳洲人的不安情绪

来自塔斯马尼亚州的独立联邦议员安德鲁·威尔基(Andrew Wilkie)表示,贝拉米是一家家族企业,对于附加条件是否可行,他有所怀疑。

早在9月份,威尔基说道:“由于种种原因,许多澳大利亚人对这笔交易感到不安。因此,在需要的情况下,FIRB可以迅速采取行动,并且具备制止的能力,这一点非常重要。”

在发言中,威尔基提到了中国民营企业背景的月亮湖投资公司(Moon Lake)在2016年对塔斯马尼亚土地公司(Tasmanian Land Company,TLC)的收购案。其中,TLC是全澳最大乳业牧场公司范迪门土地公司(Van Diemen's LandCompany,VDL)的所有者。

在批准这笔交易是,时任澳财长的莫里森强调,根据收购方已作出的承诺,完成收购后,收购方将追加1亿澳元投资新增9个牛奶场,创造95个就业岗位,并在将来进一步提高公司乳品供应量。但是,月亮湖投资公司最后违反了贷款条件。

随着贝拉米的问题得到解决,弗莱登贝格在与中国相关的投资(包括力拓和潜在皇冠度假村)方面面临着更为艰难的外商投资监管决定。

继北领地政府将达尔文港租赁给中国岚桥集团之后,FIRB和澳政府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开始采取强硬的态度,特别是在关键基础设施方面。

2016年,澳大利亚政府否决了中国国家电网和香港长江基建集团收购新南威尔士州电网99年租赁权的竞标。

去年11月,澳财长弗莱登伯格阻止了长江实业集团(香港私有公司)对天然气管道经营商APA 集团的130亿收购案。

去年,澳大利亚政府禁止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通讯向澳大利亚的5G无线技术网络提供设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