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KPL官方解说李九:想成为一名纯粹的、有棱角的“体面”解说

原标题:专访KPL官方解说李九:想成为一名纯粹的、有棱角的“体面”解说

文/浪人

11月23日,2019腾讯游戏家盛典在上海落幕,本届盛典以“微光·炬火”主题,旨在呼吁“游戏明星”通过游戏家精神,激励每一个粉丝直面挑战、勇敢逐梦。借此机会,陀螺电竞采访到《王者荣耀》KPL官方解说李九。

KPL职业解说中,李九是资历最老的解说之一。从2016年首届KPL到如今,李九已经陪伴KPL走过三年时光,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源于热爱,热爱游戏、热爱《王者荣耀》、热爱解说。

“四年荣耀玩家”的李九自2015年公测开始,就看好的发展前途,“当时,我就觉得《王者荣耀》会走得很远,但我身边的人都不认为”。在双重理由的驱动下,李九先是选择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参加了2016年《王者荣耀》城市赛,但随后,22岁的他又觉得自己年龄过大,继而转型成为一名解说。

1

第一个亚运会决赛电竞解说

有人质疑,自然有人喜欢,李九一针见血的解说令人信服,也获得了官方及粉丝们的认可,他获得过首届KPL最受欢迎男解说奖,2018年KPL年度最佳解说并入驻星光殿堂,获“星光述者”称号。

荣誉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付出,而最令李九记忆犹新的比赛则是亚运会《王者荣耀》项目的决赛,由于种种原因,李九的解说并没有在国内直播,甚至无法给观众看到,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解说那场比赛的。

他是中国的第一个亚运会决赛电竞解说,他回忆到,那天的解说时长超过10个小时,没有停歇,当比赛结束,下场和工作人员打招呼时,他已然失声。其实,在当时,由于比赛项目是《王者荣耀国际版》,中国队并不是最强大的,刚开始一直在输,最后夺冠来之不易。

令他印象最深的便是当中国队夺冠瞬间,他明白他的声音通过直播是无法传达给国内观众的,但他用职业生涯最大的吼声庆祝夺冠,因为他明白,隔壁是国外的直播间,尽管国外观众不懂中文,但他想通过吼声然后经过隔壁直播间麦的方法让国外观众知道他的自豪及热情。

赛后,他站在距离地面7,8米高的没有防护栏的台子上看到国旗升起,耳边响起熟悉的国歌时,他先用“浑身发麻”来形容当时的激动之情,然后又觉得不贴切,只用了“无法形容”四个字。

对李九有所了解的人知道,在正式成为KPL职业解说之前,他经历了种种磨难,包括自费赶路解说、面对2位观众解说四小时等,但他在采访中,只讲了一句“很多故事不足道哉,就比较辛苦的成为一名解说”。

2

解说最难在坚持,最重要是认清自己的身份

三年的KPL解说经历,也让李九明白,日常积累才是解说最需要坚持的地方。

“解说不是单场的事情,而且说更多的是一种长时间的积累,你可能要在一个赛季、几个月、甚至是全年的时间,每天从起床到睡觉,大部分的精力都在比赛上,去学习、分析,这些才是解说最多的工作”。

不像单独的一场比赛,解说只需要赛前与搭档对接、收集数据、导播开会,赛后复盘等等。“这些在我眼中还都是比较小的点,一件事,一天两天简单,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就蛮难的”。

那对于一名解说,最重要的是什么?陀螺电竞问道。

“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的身份,可能大家认为这是句空话,其实不是。在解说这个位置上,你到底想做一个怎样的人?是做一名KOL、公众人物?还是想做明星、网红?亦或是希望以解说为跳板,进入到下一个职业,主播、教练等?还是说你想做一个纯粹的解说?这是完全不同的。

一名纯粹的解说,表面也许看上去光鲜亮丽,生活质量要高于同龄人,活跃于荧屏之上,但李九则用“大家看不见贼挨打,只看见贼吃肉”这样的形容来表述解说背后的辛苦。“很多的解说,他的疲劳、他的一些抑郁、他被不认可、被偏见被歧视、被安上标签,他都无法诉说,还有,大家只记得我坐在这,但大家能不能记得起我以前的搭档?

3

解说需要的是公平,而不是中立

谈及李九的解说风格,大多数人的印象便是“犀利”、“刚”。有人说他“情感太强烈,性格太明显”,有人说他“有失偏颇,不够中立,抹黑战队”,李九也常常因此“被喷,被责骂”,想成为一名纯粹解说的他,早在2017年11月,面对解说风格被质疑时便在《我叫李九。》的博文中表示“我想说真话,我只想做一个好解说”。

再次谈及这个话题,李九的初心并没有改变。

“我的认知里,解说需要的是公平,而不是中立。我在台上保证的是A打得好,就是好,B打的不好,就是不好。在情感的层面上来讲,是谁下定义,解说在台上不能有主观的情感?我不这样认为。我在对A队伍保证情感的同时,我对B队伍会保证绝对言语上的公正,这是我的公正。

在李九看来,解说不需要把情感隐藏起来,人不可能做到100%的情感中立,但总会有以这样的话语攻击解说,“我很讨厌那种观点叫做:解说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解说怎么能这样做?

他借用郭德纲老师说过一句话,“跟外行讨论内行本身就是件很外行的事情”,“不论看多少场比赛,看多少年比赛,观众只是观众,难以客观评价解说的对错,也不能把主观情感当做理所当然”。

其实不难理解,所谓众口难调,粉丝主观情感上希望主队获得胜利,而在失败时,并不愿意听到解说“伤口上撒盐”,这也就导致解说被喷,李九表示,“被喷我真的不觉得有什么,我没有必要去满足所有人的胃口,我不是人民币,我不想做一个为了被别人喜爱而去被人喜爱的人,”

李九永远不是会在台上遮掩自己主观情绪的人,没有选手是为了粉丝打比赛,同理,没有解说是为了粉丝而解说,“我是服务行业,但我不卑躬屈膝,可能我螳臂当车,但我想尝试改变。

尽管依旧“很刚”,但棱角分明的同时,李九也开始思考如何“体面”?即怎样把主观感情用更高级的方式表达出来,就是说在表达观点时,可以更体面。

“‘体面’这两个字,我思考了整整一年”。

就是说我一定会表达我的观点,我不会遮掩,好就是好,不好不好,但可能在表达的时候,既能够让别人明白,又不让他难堪,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体面,可能相对高级的表达,这就是我之前稚嫩的地方。

“有人说我是不是把棱角弄没了?我想说,我还有棱角,我棱角非常的分明,但我要学会的不磨掉棱角的同时,不要伤到别人。我不把它磨平,而是盖住,体面一点。

4

最大的成长:责任感

当谈及到三年KPL解说时光给他的收获时,李九表示,主要是全方位的成长,从做人到做事到说话到人生,而最大的成长则是更恋家了,对家庭看得更重。“很多时候,我觉得很多东西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如果说有一天因为能力或者身体,解说我做不了,我也许做一些电竞圈其他的工作,但一定会多陪陪家人,现在的话平常会多叫家人,像我父亲到我身边住两天,我有空的话回去看看,人回家会变得不一样。

日常生活中,李九也会在网上直播,在他看来,直播与解说存在着很多相同点。一是都是台前工作,都是语言工作,都面对观众,但直播跟观众的距离更近,解说与观众的距离相对远,但是更敏感,直播能够得到即时的观众回复,解说不能,但是两者都很需要像情商,交流能力等等;

二是都很辛苦,都需要很用心很努力,付出时间,每一个成功的解说跟主播,他们花的时间和精力是别人远远想象不到的,可能要多10倍,20倍30倍都可能;

三是主播和解说都很容易自闭、抑郁。直播的抑郁源于环境,因为长时间的在固定地方直播,很封闭的环境下,得不到回应、很少沟通,长此以往的重复,自闭是正常的;而解说的抑郁很多来自于无法解释,所谓的公众人物身份、观众没有及时沟通等等,都导致没法解释。

尽管李九多次强调,自己也是位普通人,和大家一样,但由于工作以及身份原因,不可否认的是,不知不觉间,李九也是位KOL,他的一言一行将给别人带去一定影响。

他唯一利用过公众人物、KOL身份的事情就是给他的粉丝募捐治疗血癌。“我当时自己确实也没有什么钱,我发动粉丝圈、电竞圈的朋友,很多人都响应,大概捐了四五十万,但确实不够,最后他还是走了,但我觉得,20多岁的年轻人,如果不帮他的话,他只能躺在床上,太残忍了,不管怎么样,最起码让他看到希望”。

“我希望能通过我的身份,让他们的生活的一些东西、一些事情、一些节点,或者说些不好的事情能够说改变,我觉得就够了”,李九说。

至此,很难想出一个词来形容李九,在屏幕前,他还是那个“很刚”的解说,很多人喜爱,还有很多人讨厌;幕后,他一边为自己的风格“买单”,默默消化流言,一边又为热爱做出改变,遮盖棱角,“体面”解说;生活中,他又如在外拼搏的邻家男孩般恋家,又见不得别人的苦难,伸出援助之手;

但我们唯一能确定的是,不论普通还是独特,荣誉加身还是沉沉浮浮,李九不会改变的便是他的初心,“我只想做个解说,做个好解说,做个真实的解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