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女博士,你真的没资格

原标题:嘲笑女博士,你真的没资格

90后美女学霸当选博导、26岁女生入选“青年千人计划”、两三年发表十几篇SCI……在被各类娱乐沙雕八卦霸屏的当下,不时会有这样一股清新学术风吹来。

90后浙大女学霸,27岁当上博士生导师。

翻开被网友直呼“自己连看都看不懂”的履历,这些女博士赢家般的人生,看似一个比一个光鲜。

90后女博士,任职985高校特聘教师。

羡慕、惊叹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女博士”这个关键词引发的热议,却并非只有这一面。

“世上共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

海归扎堆相亲,女博士垫底中国式相亲鄙视链。

“女生做科研,行吗”……

博士是一个小众群体,女博士更是小众中的少数。成绩优秀、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女同学,从幼儿园到研究生就一直霸榜,而到了博士阶段,在我国2017年超过36万博士生中,女博士只占三成多。

这个群体遭受的争议却一点儿都不少。

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和能力,一路读到博士。/unsplash

无论是出自自嘲的调侃,还是他人的歧视,女博士们早因性别、年龄、能力、婚恋等话题被全社会全方位地cue过了无数遍。

读博路上,一边是让黑发变白变薄的paper大杀器,一边是有形无形的屏障和天花板——更普通、普遍、又不为人知的她们的处境,其实是说不尽的尴尬。

女博士遇到的坑里,性别是第一大坑

谈起女博士三个字,不能免俗就要联想到大龄女青年的婚嫁问题。

这种在中国社会已经到达自然级别的条件反射,是由女博士无法避免的成长轨迹造成的。

在人生赢家的场景中,一个小女孩从六岁开始读小学,足够聪明,偶尔跳级,二十岁完成大学学业之后开始读研,花上两三年,再顺遂地用三四年把博士学位拿到手,此时也应该到了二十五六岁。

报道指出,在相亲角中,北京女博士是仅次于无京户口者的第二大困难群体。

听起来年纪不大,但根据2015年中国妇联发起的《中国幸福婚姻家庭调查报告》,目前我国平均结婚年龄为26岁,男性比女性晚2.3岁,90后的平均结婚年龄(24.3岁)比80后(26.2岁)足足提早了两岁。

换句话说,在女博士忙着科研和论文,每天睡七个小时也是奢侈的那段时间,大把大把的同龄女生已经结婚生子,将醉心学习的她们孤零零地遗弃在世俗评判标准的赛道后端。

有硬气的学历、一定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打底的女博士,更多地掌握了挑选伴侣的话语权,对另一半的要求也会更高。

但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有的男性一般倾向选择学历或条件比自己稍差的女性。在两者的“不愿意”之下,“女博士嫁不出去”的论调由此滋生开来。

女博士要担心的事,除了嫁人就是生孩子?

婚姻,生育,读博,就像横亘在女博士面前的三座大山。

怠慢了婚育,会被扣上不孝或者缺乏魅力的帽子,糊里糊涂就对不起一百多号人的家族群;怠慢了学术,对不起自己多年来的寒窗苦读。

手握的青春有限,要成全哪一边,是每个女博士必定为此深夜难眠的选择题。

“博士带娃毕业”,其中艰辛只有自己知道。

中国女博士的相对稀缺,不仅婚姻观和育儿观甩不了锅,高等教育的结构本身也有一定影响。

博士学位在自然、工程、医学、科技等主干学科中占比较多,而中国攻读理科和工科的女博士只占比40%和29%。

再往上追溯一层原因,香港大学心理学教授黄嘉宝曾表示,女性之所以远离主干学科,是出于低估自己表现的心理习惯,这导致她们在学习数学和自然科学时更加容易焦虑。

毕业后,她们都去哪儿了?

女博士的职业生涯,往往“有始有终”。高校成就了她们,她们也选择落脚于此,尽管这并不是她们职业理想的全部。

根据教育部的官方统计数据,进入高校担任教师的女博士正每年稳步增长。目前,全国高校30岁以下的专任教师中,女性比例高达63%,放眼整体,女高校教师也占了近一半。

2013年5月8日,北京,中国传媒大学2013届毕业研究生春季招聘会在该校图书必争馆举行。/图虫创意

表面看来,这是女性学者学术生涯生机勃勃的信号,但仔细看看,现实也许没有那么美好。

2017年,在高校男女教师数量极为接近的情况下,只有不到36%的女性能担任研究生(硕士、博士)导师,男导师的数量是女导师的将近两倍。

而在职称评定上,女性学者的被动地位则更明显了。

在2017年中国高校(含成人高校)校本部所有专任教师中,拥有正高级职称21万人,近70%为男性;副高级职称49.76万人,女性占比46.75%。

思想更开放,对个人状况宽容度比较高的象牙塔内已是如此,校外的职场对女博士这种高知女性的考验,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越往上走,女教师面前的路越窄。/制图:青塔

在用人单位眼中,博士远离社会毒打多年,在实务处理上可能反不如更年轻的竞争者,而且用工成本不低,除非是高精尖类的科技研发岗位,否则聘请博士其实并不划算。

至于博士本身,也可能由于追求学术、不适应外部环境、缺乏竞争力等原因,回头走向校园。

比聘请博士更不划算的,是聘请正当婚育年龄的女博士,个中潜规则已经被说烂无数遍,小新同学也无意重复。值得一提的是,女博士的困境并非中国独有。

在找到一份心仪工作这件事上,博士生面临的难度并不会减小。/图虫创意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联合美、德两国所做的研究发现,女博士的全职就业率比男博士低。

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在研究理工科博士就业前景的调查发现,女博士在两年制社区学院就职更普遍,而男博士在研究型大学的比例更大。

这些有点残酷的数据告诉我们,女博士走到哪里都是女博士,聪明伶俐是相似的,无奈和困境也是相通的。

女博士的偏见标签,早该摘掉了

三姑六姨逢年过节的唠叨,同学同事的节节攀登、用人单位不动声色的质疑……女博士遇到的各种“特殊对待”,她们自己最清楚。

在最近热播的律政职场综艺《令人心动的offer》中,有8名来自国内外高校的法学生,需要在1个月的时间里,争取实习律所唯二的转正机会。

实习生们年龄年级、学习经历各有不同,其中的梅桢是来自北大的博士。

但从面试环节开始,她就面临着别人投射而来的和其他实习生不太一样的目光。

首当其冲的,就是“女博士”这个标签。

亮眼的高学历,一下就吸引了四位面试官的注意。有老师更是毫不讳言地称赞,“从简历上来看,你的经历非常优秀,你是一名典型的学霸”。

同时,也有老师发出了疑问:如果现在让你从实习律师开始做起,你会不会有心理上的落差?

毕竟,与梅桢竞争同一岗位的,大多是硕士研究生和在读本科生。高学历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力证明,但始终还是绕不过别人对你“心气高”的质疑。

不仅是博士,梅桢还调侃自己是个“嫁出去了的女博士”。

当已婚这一身份叠加在这名女博士身上时,那个经典的问题又来了:

女博士、律师助理、已婚,你确定能在职场上平衡好这三者的关系吗?

听起来,当女性进入”博士“的语境,当女博士走进了职场的环境,魔咒会骤然降临,一切会变得更加艰难。

在这一个例子的背后,还有几十万“平平无奇”的女博士,连同她们所承受的各种各样的、莫名其妙的偏见。那些“普通”的女博士走过的是多么不平坦的道路,死磕过的又是多少人临阵放弃的困难。

她们有的人被叫剩女,有的被形容难搞、被嘲笑、被歧视,她们在网络上偶尔的反击显得无力又尴尬。

但所有人都不能否认的是,她们还是比大多数人强。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地评价陌生人,但没有人能轻而易举地成为女博士。

因为负面新闻登上热搜的女博士不少,逃票、医闹、学术造假等原因确实罪无可洗,该嘲的必须嘲。

但如果是因为“醉心学术,不会打扮/人老珠黄/锋芒毕露”等理由,绝对不可以。

你怎么样看待,

女博士的存在?

撰稿 | 隋昊然

编辑 | 秋裤

* 未标注来源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