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奇与宗庆后 每一代创业者有每一代的长征路

原标题:印奇与宗庆后 每一代创业者有每一代的长征路

距离2019结束只剩下一个多月了,这一年和往年相比又有什么变化呢?这两天,我们的朋友圈都被2017-2019的对比照刷爆,这不禁让我们感叹时光飞逝,白驹过隙。而对于商业世界来说,对于创业者来说同样如此。

2019年是大考的一年,也是创业者们真正进入到残酷淘汰赛的阶段。在刚刚结束的36氪WISE新经济之王大会上,36氪向8位在商界中不断试探行业边界、挖掘领域中真正价值的行业翘楚颁发了“2019年度创变者”奖项。我们发现这其中非常有意思的是,这八位创变者中既包括董明珠、宗庆后、冯仑这样的实干型企业家,也有印奇和李佳琦这样的新兴力量。

时代交锋 拐点将至

这是一个汇集老中青三代的实力榜单。现年74岁的宗庆后是中国最大非上市饮料企业娃哈哈的创始人。小时候,如果有小伙伴手里有一瓶娃哈哈的AD钙奶,那绝对是朋友圈里面扛把子般的存在,一小瓶饮料,是孩子眼中身份的象征。

老一辈的创业者是艰苦奋斗的一代。宗庆后曾经家庭极度贫困,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初中刚毕业就辍学工作贴补家用。此后的二十年里,他曾经在农场做过调度员,在仪表厂做过销售,在校办企业做过业务员,最落魄的时候,他甚至蹬过三轮卖冰棍。

他42岁创业做校办工厂,44岁创办娃哈哈,从贷款14万元到三次问鼎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首富,74岁的宗老坚守实业30年。在36氪的采访中,宗老爷子总结说,企业要实现基业常青,做成百年老店,一是要讲诚信,二是要拥抱新技术,而且要拥抱真正的新技。

换句话说,商业领域要成功,要分清什么能变,什么不能变。而事实是,作为一家传统快消企业,娃哈哈正在寻求数字化转型,宗庆后在今年的进博会上曾表示:“希望引进先进的技术和先进的设备,找到有高新技术的企业合作,娃哈哈一直在转型升级,我们希望在高新技术产业上有所发展。”

传统产业向数字化转型,这是今天这个时代最沉重的议题。转型并不轻松,实业企业开展技术革命和效率革命的切口在哪里?我们注意到榜单里另外一个年轻人或许能够给出答案。

天才少年的小时代

如果说老一辈的成功企业家大多是被逼下海,迫于生计而创业,而现在的年轻人的创业热情,更多是为了理想。1988年出生的印奇和老一辈创业者的生存环境不同,从小就属于我们父母口中“别人家孩子”的标准模板。

2003年,15岁的印奇以裸分状元的身份考入了芜湖市一中的理科实验班,正式开启了其有史可考的学霸生涯。像其他的学霸一样,高中期间的印奇拿遍了各种竞赛奖项,跟普通学霸又不太一样的是,他在辩论、书法、篮球、足球、乒乓球等等文体项目上,也表现出了超人一等的水平,用六小龄童老师的话说,是文体两开花。

2006年,印奇以680分的成绩进入了理科生的梦中院校清华大学。之后没多久,他通过信息学院的选拔考试,进入了以图灵奖得主姚期智命名的姚期智实验班,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姚班,清华大学中的清华大学。

一个标准的学霸,就这样诞生了。

2011年,已经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了一年的印奇,和姚班同学唐文斌、杨沐一块创立了旷视科技,而这三人创业的驱动力来自于他们单纯地想要用技术改变世界。

但那时候人工智能这个领域还没有完成商业上的冷启动,用印奇的话来说是这个行业仍处于寒冬。因为美国电影“终结者”系列的火热,网民们大多听说过人工智能的名头,认为人工智能只是存在于科幻片中的特效,然而这个技术是做什么的,怎么实现的,有什么用,可能全中国都没有几个人能说清楚。

当时的资本方也并不太看好人工智能这条赛道,原因很简单,这条路技术门槛太高,太难走通了。但是印奇和他的团队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有坚定的信仰。

旷视刚起步没多久,印奇就发现自己对硬件的理解存在短板。该如何解决短板呢,这对学霸来说太简单了,两个字——学他。印奇给美国院校投递了简历,然后一次性被美国5所知名院校录取。最终他选择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3D相机方向的博士,开始了自己美国留学、国内创业的奇特经历。

在这期间,他和国内的合伙人一起做了一款叫做《乌鸦来了》的小游戏。这款游戏用到了人脸识别技术,玩家通过晃动脸部来控制游戏中的稻草人,赶走乌鸦保护庄稼。虽然游戏并没有赚到钱,但印奇发现,用一些巧妙的方式,似乎可以实现人工智能技术在商业场景的落地。一个全能学霸在商业上的悟性,也开始展露出来。

人工智能大时代

2012年开始,国外的科技巨头纷纷开始下注人脸识别技术,Facebook、谷歌先后入局。这其中,Facebook以6000万美元收购face.com给了印奇极大的震动。

理工男出身的印奇第一次以企业家的身份做出了一次商业决策,他选择放弃了自己的博士学业,从美国回到国内,开始专注于旷视科技的业务,并试图以人脸识别技术商业化来撬动人工智能这座大山。

他和两个联合创始人开始招兵买马,那时候还没有像谷歌的TensorFlow这种深度学习的开源框架,所以旷视的研发团队从最基础的深度学习框架开始搭起,自己建底层的技术架构。

2014年,旷视有了自己的深度学习算法引擎——这也是后来旷视人工智能算法平台Brain++的核心,有了高效的算法生产工具,旷视的算法优越性开始体现出来,而此时刚刚26岁的印奇也迎来了自己创业生涯的第一次高光时刻——旷视的核心技术得到了蚂蚁金服支付宝的支持。

2015年的德国汉诺威IT博览会上,马云使用旷视的技术“刷脸”购物,为德国总理购买了一张邮票,这一“刷”,意味着人脸识别技术真正成熟到了可商用的时机,这家科技公司所提供的技术,以安全守护者的身份开始真正的走入大众的视线。自此,旷视掀起了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商业化风潮,旷视的发展也走上的快车道,以此带来了蜂拥而至的实名认证需求,同时这些真实业务场景,也促使旷视的算法不断迭代优化。

2015年,人工智能领域发生了一件大事,英国团队DeepMind开发的围棋系统AlphaGo击败了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攻破了人类在智力游戏领域的最后一座堡垒,举世哗然。人工智能行业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大时代,而作为与这一行业一块成长的首批参与者,印奇也迎来了自己的大时代。

商业化小步快跑

在成立的前五年时间里,旷视只接受了四轮投资,但融资额超过5亿美元。印奇在接受采访时曾解释了选择资本的原则:我们主动选择了资本方,结果上看都是非常优质的、国际化的战略投资人,他们会更在意本质、更有耐心。如果说推动,也不是要你去做一些短期的边缘业务,而是关注长期。

理工男身份的印奇,在商业化的路上,也在用一套理性的逻辑去约束自己。这几年,旷视的业务布局走的很慎重,一直都在小步快跑。

2014年,旷视推出了个人物联网业务。简而言之,就是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在各种APP以及硬件设备上。比如支付宝的刷脸支付,以及手机的人脸识别解锁等等。到现在为止,几乎所有的国内一线安卓手机厂商都采用了旷视的人脸识别技术。

2015年,旷视在视频分析和大数据的浪潮下顺势推出了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从企业应用来说有无感考勤技术,你走到工区,人脸识别系统已经识别出你的脸,自动帮你打卡,如果这项技术推广开来,工卡将被丢入历史的垃圾堆。从城市综合管理角度来讲,旷视能够城市管理者提供具有分析能力的智能物联网设备,协助社会治理的难题,比如在交通场景中的违章检测、渣土车识别等问题。

2019年1月,旷视宣布了机器人战略并推出了应用于仓储物流领域的机器人操作系统“河图”。印奇表示,旷视希望通过强大的操作系统,连接更多的设备、传感器、机器人,与更多合作伙伴一起加速机器人产业落地。目前,旷视“河图”已经在心怡科技、科捷物流等合作方的仓库中进行了实际使用。

印奇的聚焦和旷视的马拉松

从旷视的业务来看,印奇在坚持深度学习的内核,以及发挥核心算法能力的技术优势上,从来没有变过。尽管人工智能领域跑出了“自动驾驶”、“语音识别”等等诸多的赛道,并有众多的竞争对手开始铺大摊子,想通过做“大而全”的智能抢占先机,但印奇似乎从来都没有动心,这种定力在这一代年轻人的身上是鲜有的。

今年8月底,旷视在港股提交了招股书,其中提到的最多的两个词,一个是解决方案,另一个就是价值。同时印奇招股书中的公开信中提到:“如果我们无法在一个垂直领域取得成功,我们就不可能扩展到十个垂直领域。旷视始终认为,只有商业应用的成功,才能为技术创新提供充足的后备动力。所以,我们目前专注于将已涉足的个人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等垂直领域做好、做深、做透,再向其他方向扩张。”

在垂直的商业化落地方案上,旷视持续以客户为中心,根据场景需求进行线性的自我升级。印奇在信中将人工智能创新比作一场无限游戏:“它始于几十年前,并终将超越这个时代。” 像宗庆后一样,印奇在人工智能领域内也坚持着自己的变与不变。不变是为了坚守商业底线、持续保持对技术和业务的聚焦,让自己有底气在人工智能领域打一场无限战争,而变则是不断地自我迭代,让真正的人工智能产品满足客户的需求,实现技术和企业的价值。

目前人工智能技术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大业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无论从国家层面还是供给侧的企业都面临大考。喝着娃哈哈长大的80后印奇当初可能也没有预料到自己将有能力去为宗老的娃哈哈进行数字化的升级,但现在两代人的交棒和合作正在各行各业上演。

江湖浪涌,创变者们无所畏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