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日服软,韩国怎么了?

原标题:对日服软,韩国怎么了?

今年7月以来,日韩冲突已从贸易升级到军事,剑拔弩张。

但最近一周,双边关系却现缓和之势。

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28日消息,目前韩国政治团体正在游说战时被强迫劳动的受害者放弃对日本企业的诉讼,以化解日韩之间的激烈争端。韩国国会议长、民主党(总统文在寅所在党派)高级官员文喜相办公室称,二战时期对于奴役问题的赔偿将由一个日韩私人及公共部门资助的基金会承担。

报道认为,虽然此举能缓解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两个盟国间的贸易紧张关系,但上述受害者的律师表示,这可能会违反韩国政府“不干预司法机构”的承诺。

态度大转弯

2018年11月,韩国最高法院曾针对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韩国劳工赴日问题,对4名劳工的索赔权予以支持,判决涉事日本企业向每名原告赔偿1亿韩元。

对此,日方认为,所有此类索赔在1965年(两国恢复外交关系时)的协议中均已得到解决,但韩方表示,有关协定只涉及国家层面,并不适用于个人。

今年7月,日本对韩国半导体产业重要出口产品实施管制,韩方也以退出与日本的“军事情报共享协议”(原定于11月23日失效)作为回应,双方关系陷入“数十年来最糟糕的状态”。

为“军事情报共享协议”失效着急的还有美国。央视中文国际分析称,对于美国而言,通过该协定能拉拢韩日,构建东北亚“小北约”,为其印太战略服务,因此美国急于推动日韩恢复军事合作。

据央视新闻报道,在11月19日与美国进行新一轮军费分摊协商时,韩国2020年被要求承担的驻韩美军军费增加了4倍至大约50亿美元,天价“保护费”让韩国感到被“霸凌”。

迫于美国压力,韩国也在11月22日暂缓了军事情报共享协议的失效。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此举也暗示,韩国希望遏制与日美关系的恶化。

时隔一年,韩国政府对受害者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28日报道,韩国国会议长、民主党(总统文在寅所在党派)高级官员文喜相及工作人员在过去一周里会见了受害者,讨论二战时期对于奴役问题的赔偿建议。文喜相办公室称,这些费用将由一个日韩私人及公共部门资助的基金会承担。一位与会人士也表示,韩国企业代表已经在本月与日本企业会面,双方已同意向这项基金捐款。

韩国青瓦台发言人表示,这项最新提议尚未与政府协调,官员还将听取受害者的反应。

两面不讨好

讽刺的是,韩国总理李洛渊曾在今年5月针对战时强征劳工问题,表明“政府不应干预司法判断”的立场。然而仅在数月后,文喜相就与受害者进行直接对话。也就是说,韩国政治团体游说受害者,已经违背了此前政府的承诺。

知名财经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肖磊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就目前来看,韩国本身的经济体量并不及日本,一些产业也较依赖日本,如果关系持续恶化,对韩国影响会比较大,韩国可能需要作出些许让步,尤其此次主要是韩国财阀作出一些调整,愿同日本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也为政治上的缓和奠定了基础。”

但受害人代理律师Kim Jeong-hee认为,这项提议会与法院裁决产生直接冲突。“受害人一旦获得基金赔偿就必须放弃索赔,并有义务不再对日本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

肖磊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果政治利益和商业利益持续受影响,那么韩国尚不是十分成熟、受国际关系和国内财阀影响较大的法制体系也会受到牵连。”

此外,会议透明度也是受害者担忧的问题之一。

受害者倡导组织负责人Lee Hee-ja就表示,担心这次会面不是在公开情况下举行,而且不是所有参与诉讼的受害者都参与其中。“与日本抗争几十年后,我们又一直反馈到最高法院,但现在,这些斗争和法院裁决都将前功尽弃”。

对于日方的态度,英国《金融时报》认为,虽然文喜相的做法相当于遵循了1965年的条约,但日方官员对任何涉及日本公司付款的协议,哪怕是对日本企业的自愿捐款都会产生怀疑。因为,从日方的角度看,最重要的是此类协议能否解决问题。此前,日韩曾在2015年签订的“慰安妇协议”,就在文在寅上台后很快被否决。

记者 赵璐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国际金融报,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yuanben.io查询【1WYJ23TU】获取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