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细思极恐的4句台词,原来剧情设计都另有深意

原标题:《庆余年》细思极恐的4句台词,原来剧情设计都另有深意

文/叶秋臣

几乎是一口气刷完了《庆余年》目前更新的内容,本以为昨晚还能再添两集,打开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周的份额早已用光了。看了一眼豆瓣,已经悄悄升到了8.0分,而且似乎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

说实话,我挺期待后续更新的。

同档期的《鹤唳华亭》估计是察觉到了危机感,昨晚一反常态放了四集,可见张若昀和李沁主演的这部《庆余年》播出的威力之大。

叶秋臣对以上这两部剧都非常喜欢,感觉似乎十月份都没什么剧好追,临近十一月能有两部连着看不会断档,颇为惬意。

在《庆余年》目前更新的剧情中,有4句台词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有一部分听起来甚至是细思极恐,颇有感觉也另有深意,在此分享给大家。

1.席总会散,人总要分

范闲的师傅费介在第一次师徒别离时所说的话。

这句话基本上道尽了所有故事的结局,不论曾经多么精彩,未来总有结束和分别的一天。

在第一集中,因为师徒相互斗智斗勇,所以气氛一直是比较欢脱愉快的,直到费介说完这句话之后才有了一丝悲伤的味道。

有时候所用感情太深,就会在抽离时无法全身而退。

有时候不知道再见会是何时,所以每一次的分开都像是永别。

这句话在第一集其实是说早也说巧了,但奠定的深意却不俗。

2.臣,就不再有什么喜好了

君臣之道,最是难测。

这句话,不论放在那里,都是值得思考的内容。

陈道明饰演的庆帝问他时,已经预示了这句话的分量。

首先,庆帝已经知道党派之事,不仅清楚细节而且人心摸得也透;再者,点醒听话的人,告诉他拥有鲜明的喜好本身就是最大的弱点,是笼络时最易抓到的可乘之机;最后,告诉这个人关于字画喜好不止笼络你的人知晓,庆帝本人同样也知晓,而且还暗示了解的远远不止于此。

所以,当时此人跪下退还字画时,才会如芒在背。

范闲在与范父沟通时,也曾有过一句相似的表达,便是“朋友这两个字在京都,过于奢侈”。

你去真心相对的人,却没办法保证对方动机和你一样的纯粹。

很多看似是“朋友”的关系,实则只是利益枢纽下的一个环节罢了。

有的时候,有些刻意说出的话是不敢想得太多。

想得太多,许多事情其实在意识里就已经失控了。

3.有点银子就能斗得过

源自郭麒麟饰演的范思辙。

此人最是爱财,同时也偏好生钱之道。

他母亲更侧重于权力之争,家产是权力之后的追求。

范思辙则更纯粹一些,就像他所说的,自己就是喜欢赚钱的感觉。

他向母亲伸手要钱的这一句话,本来只是想借此敛些小财当做零花钱,背后倒是没什么太多的其他意思。

但是这句话放在当时的官场中,放在任何钱权争斗中,甚至是放在一部分情感的纠结中,可能都是行得通的。

用钱未必可以解决所有的难题,但必须承认的是,大部分的矛盾点都是由此而来。

滕梓荆那句“没有黑白,只有贵贱”,是相同的道理。

有时候斗的对象并不只是表面的敌人,还有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财富去左右故事的结局。

4.只要能办事,说点谎话也没什么

《庆余年》这部剧,在陈道明老师出场之后,瞬间变得更加高级了。

因为同样是皇帝的角色,所以城府和心机自是不必多说,庆帝在描述时的表情和神态也是颇为值得玩味。

他对下属说“哪个不欺君”这句话时,我们就感觉到这个角色掌控大局的能力了。

不是看不懂你们说的谎话,也不是不明白你们心里藏的那点小心思,只是在大局之下,瑕疵是无所谓的。过程不重要,结果的导向才是庆帝应该去把握的尺寸。

这是做领导的能力。

下面的人闹哄哄的打起来似乎挺热闹,但是背后看戏的人才是左右故事结局的舵手。

帝王之家,身在高位,若无此能,必无所成。

毕竟,最是难测帝王心。

文/叶秋臣

———————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叶秋臣)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抄袭必究—欢迎转发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