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高光时代的大古装剧,遇上史上最窄消化出口

原标题:资本高光时代的大古装剧,遇上史上最窄消化出口

作者 / 灵樨

2019年,是古装剧最黑暗的一年。目前隐形的“限古令”仍然存在。

审查越来越“神秘莫测”,但无论再如何难以捉摸,“限”定然不会殃及整个题材,依然会留出释放的出口。“限古令”并不是对古装剧的明令禁拍,而是对古装题材剧集的审核更加趋向严密化、系统化和明确化。

古装题材严格化审核

对古装题材剧集更加系统化、明确化的审核,实则是出于净化市场的需要。近几年,一些粗制滥造的古装玄幻偶像剧霸占荧屏,“善良小白遭人欺负,黑化魔女却拥有洪荒之力”的价值观导向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一再贯彻的主流价值观背道而驰,不利于青少年观众的健康成长和树立正确的三观。

原本,戏说历史剧是电视剧题材分类中的重要一类,《戏说乾隆》、《还珠格格》、《宰相刘罗锅》、《铁齿铜牙纪晓岚》、《神医喜来乐》等经典的戏说历史剧在播出时也呈现出了脍炙人口的盛景,这些历史剧通过戏说历史的方式塑造正面的历史人物形象,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起到寓教于乐的作用。

比如《康熙微服私访记》中就塑造了时刻心系百姓、操劳国事的康熙形象,而《还珠格格》中被称为“卡通皇帝”的乾隆也是一位忧国爱民的好皇帝以及疼惜子女的好父亲形象。这些都是对主流价值观的正确传输,能够起到教化观众和治愈心灵的积极作用。

但是,一些改编自网文IP的古偶剧,以光怪陆离的仙侠世界博人眼球。甚至有些古装剧中还存在大尺度的露肉戏码,比如《武媚娘传奇》的“大胸裙装”、《太子妃升职记》的“露大腿”,还有张涵予版的《水浒传》中,潘金莲与西门庆的“舔脚”的戏码过于肉麻,这些都使古装剧走向了“媚俗”之路。

古装剧拥有雄厚的受众基础,“限古令”一定程度上变相提高了古装剧的制作水准和内容质量,将更多受众吸引入古装剧市场,促成市场的良性循环。

严审下哪些敏感点不能碰?

古装剧严苛的审查下,如何既规避政策风险,又能在内容上使观众耳目一新, 创作者们需要持续尝试。

于正的《宫锁心玉》热播掀起了一阵“穿越剧”热潮,随后一大波参差不齐的穿越剧来袭,内容大多雷同,都是讲述了现代人穿越至古代,因为知道历史的发展脉络而试图篡改历史,把历史搅得天翻地覆后,最终一切回归到正轨。

当然没有人能够真正改变历史,但编剧总能巧妙地自圆其说,例如《宫锁心玉》中,八阿哥不是被四阿哥害死,而是跟随着晴川穿越到了现代,因此历史上便查无此人。“穿越”本是一个创新元素,但穿越剧却滥用这个元素,忽视了对历史的尊重,而更加看重对爱情的书写。

《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太子妃升职记》、《相爱穿梭千年》等都是套用历史的外壳,实则是和古代的高富帅谈恋爱,顺便卷入历史的宫斗权谋之中。这些故事都是为了满足女性受众的“意淫”,而并不能称之为是真正的历史剧。

除了穿越剧容易“踩雷”以外,宫斗剧也在今年年初被打入“冷宫”。去年热播的几部宫斗剧遭到了北京日报的批评,认为其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主要表现为:热衷追崇皇族生活方式,使之成为流行风尚;精心演绎“宫斗”情节,恶化当下社会生态;不吝美化帝王臣相,淡化今朝英模光辉;宣扬奢华享乐之风,冲击克勤克俭美德;片面追逐商业利益,弱化正面精神引导。

宫斗剧中大多表现的是女子醋意横生、为了同一个男人勾心斗角的故事模式,这无疑是滋长了女性睚眦必报的小肚鸡肠和宣扬三纲五常的封建旧思想,不利于当今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传播。女性宫斗如此,男性权谋亦是如此。

那么,什么样的古装剧最安全?在这方面,古装剧创作者们的嗅觉是非常敏感的,新剧观察记者整理了2019年上半年备案的古装剧,如下表:

从表格中不难看出,各影视公司所布局的古装剧项目大多是以宣扬中国传统文化和民族文化魅力为主旨的。

内容不过关导致积压

纵观今年下半年播出的古装剧集,虽然数量大幅度减少,但是质量却获得了明显的提升,从《陈情令》到《大宋少年志》,再到《长安十二时辰》《鹤唳华亭》《庆余年》,每一部堪称良心作品,从剧情到制作都相对成熟了许多。

“限古令”实际是“限质令”,那些积压的古装剧也大部分是由于内容不过关导致的。

寒冬并不意味着黑暗,而是另一种复苏。行业净化靠的是每一个平台、每一家公司的自律,不管“限古令”是否隐形存在,对于古装剧的创作者来说,不忘初心地踏实创作,摒弃商业投机心理,创作出真正尊重历史、尊重文化、弘扬民族精神和正能量价值观的作品,才能创作出无愧于心并且令观众们满意的作品。

同时,观众们也应该提升自我的审美旨趣,监督创作者提升作品的内容质量,不再盲目求“大”,而是以正确的心态迎接“内容为王”时代的到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