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重修,厅堂归属引争执,人民调解能否顺利化解矛盾?

原标题:老宅重修,厅堂归属引争执,人民调解能否顺利化解矛盾?

记者追踪

记者追踪

在农村,因为老房产、宅基地或者是空闲地引发的邻里纠纷和家族纠纷的案例,在人民调解中可以说是非常常见,由于此类纠纷涉及到的问题往往具有历史性,又缺乏证据,导致当事人之间争执难以得到平息。本期节目,我们要说的就是这样一起家族内部的房屋宅基地纠纷。

老宅被烧毁 分上下段重建

现场对话

光某:这个地皮

就是这个到我后面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后面做房子那个

原来是老房子

后来被火烧了以后

老地基

长汀县南山镇官坊村的一处老房子里,村民光某正在跟调解员仔细说明老宅的历史。这处宅基地原先于1962年左右建了房屋,为光某一家与镜某、书某兄弟俩共有。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老宅被烧毁,两家人决定分为上下两段重建。

村民 光某

两个人一起做 各一半

但我叔公 镜某父亲说

做起来这个房间都不够了

一个人一半肯定不够用了

他这个讲的也是实话

然后我叔公镜某父亲就说

后面的让我家做

这边让他做

但是好坏事我可以出入

据光某讲述,当年两家长辈商量好的是:老宅基地的上段归光某家,下段的左右边房属于镜某、书某兄弟俩,下段中间的厅堂为大家共用。于是,随后的几十年里,光某家都在此处烧香祭祖,大家也相安无事,然而今年发生的一件事,却让光某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长汀县司法局南山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它这两方是叔侄关系

现在的这个镜某

前段时间想重新修缮这个房屋

重新盖瓦

那么这个光某就不同意

他说他这个房子

他有份的

他也要出钱修这个房子

那么这个镜某他说

他光某没份的

镜某兄弟俩找到光某,告知其要修缮老宅的事,并出示了宅基地使用权证。光某非常震惊,自己出入了五十多年的厅堂,怎么说没份就没份了呢?由于多次协商无果,光某将事情反映到了长汀县司法局南山司法所,寻求调解员的帮助。

共用多年的厅堂 到底该归谁

长汀县司法局南山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它牵扯到历史性的东西

时间很长久

又找不到什么证据

谁也弄不清楚

下段上下厅

有厅房的

就是要分上段的人红白喜事

清明祭祖

烧香祭祖都有份的

为了更客观了解事情的经过,调解员找到了镜某兄弟俩。兄弟俩首先就向调解员出示了一本宅基地使用权证。

村民 镜某&长汀县司法局

南山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镜某:这个房子是我自己做的

书某:上面一段是他家做的

下面一段是我家做的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整块地都是老祖宗的

镜某:他说他要一份

我是不同意

我自己盖的房子

我也不要他出钱一起修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建这栋房子的时候

他家里面有没有出资

或者有没有出劳力

出钱帮建这个房子

镜某:没有

按照光某的说法,他的母亲有参与修建厅堂,而对于厅堂到底有没有共用这一说法,两家人意见各一。由于当年约定的事情已经久远,也没有书面文字可以确认,调解员决定从实际事实中寻找证据,转头向周边的村民了解情况。

长汀县司法局南山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村民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我有一个事情想请教你一下

光某 比如过年 清明

有没有在这栋房子烧香

或者以前他光某妹妹出嫁

他光某嫂嫂在那边办丧事

这个事情是不是实在的

你跟我讲一下

村民:厅堂是他有份的

这个是事实

他嫂嫂死掉也是那边办的

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

这个不会错

房间是他没有份的

厅堂是他有份的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他妹妹也是

在那个房子出嫁的是不是

村民:

接着调解员又询问了其他村民,村民们的说辞都是一样的,均表示老宅的厅堂光某家是有份的。随后,调解员组织光某和镜某两兄弟来到调解室,进行面对面的调解。

背靠背调解 争执暂告一段落

长汀县司法局南山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有关的房屋的来由

怎么样分的 怎么做的

这些情况我们都了解了

那么厅堂在当时做房子的时候

一个前段一个后段

后段的人跟前段的人说

你的厅堂让你后段的人一份

如果以后也有做好坏事情

有这个老人过世

要在这边办丧事

或者是结婚 嫁女

都要在这个厅堂出入

还有一个是清明过年的时候

要在这边烧香

村民 镜某&长汀县司法局

南山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镜某:没有这样子的

没有什么他的妹妹出嫁

在他那出门 没有的

就是烧香 什么清明 没有的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我已经是调查了两个邻居

他说这个房子很事实的

光某是有份的

按照农村的习俗,红白喜事都是在自家的厅堂办,但对于光某嫂嫂在老宅厅堂办丧事的说法,镜某认为这是光某家擅自的做法。

村民 镜某&长汀县司法局

南山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镜某:我们不在家

他偷偷的拿进去

那就没有办法了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这不可能的

这个死人是很大的事情

如果他没份的东西

根本不可能他死人

搬到你厅堂里面

镜某:就从他这个那个

死尸拉进去以后

他就侵犯我们

弟弟书某还说,本来商量好的厅堂共用,只是因为上段没有建厅堂,不方便烧香祭祖,所以临时提供给光某家使用的。

村民 书某

书某:光某母亲说

她没有地方烧香

他没有厅堂 叫他镜某家

临时给他烧一下香

他光某自己有厅堂以后

他自己那边烧香的

就变得烧香烧香

就遗留下来了

长汀县司法局南山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镜某92年做证的时候

光某也不在这边住了

他这个土地所来量

被他镜某量去了

也把这个证做给他了

所以他是拿到这个房产证了

再从我们事实当中

从我们的调查了解当中

光某 这个厅堂是有份的

他可以烧香 可以祭祖

可以办婚丧喜庆的事

调解员提出,由于过去的事情难以找到证据,现在双方都没有住在这个老房子里,但也是一个家族的,重新修缮起来的厅堂可以留作纪念,依然可以共同使用。

长汀县司法局南山司法所

所长 华新汉&村民 镜某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我提这个建议

不要这么亲的兄弟

不要再去争了

这个厅堂他有份 让他

比如盖这个琉璃瓦六百块

他出三百块给你 或者是

这样好不好 不要再争了

争了没一点意思

镜某:不行不行

我自己盖的东西

我哪里要他出这个钱

由于镜某丝毫不肯协商,光某方面又表示如果调解不下来,不愿让其单方面修缮,调解员只能再次对当事人进行背靠背调解。

村民 光某弟弟&长汀县司法局

南山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光某弟弟:厅面修掉多少钱

两个人分 两个人出

不同意那就没有办法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不要修 就是让它

倒掉都不要修 是不是这样

琉璃瓦买了也不要弄上去

是不是这样的意思

光某弟弟:他一修的话

就是他的了

镜某表示,谈不下来他就通过起诉的方式,争回自己的房屋。当事双方态度坚决,眼看调解就要陷入僵局,此时,书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村民 书某&长汀县司法局

南山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书某:那我退出

我说我这一份退出

让给你两个人 光某不敢接受

我说我退出你们不要去再争了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你这份拿给光某

书某:对啊

两个人当天吵得不得了

不要吵了不要吵了

我这一份退出 我退

让给你两个

书某不想看到家族成员把矛盾闹大,愿意让出自己的部分给光某,随后,调解员在调解会上提出了这个建议,镜某也答应了下来。

长汀县司法局南山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我宣布两点 第一条就是

我们从这个调查了解

这个事实是摆出来的

光某有份的 第二个

在这个没有达成协议的前提下

这个房子保持现状 就这样

现在就这样

双方都不要去修

那么第三点 如果你镜某

认为你有道理

你可以走法律渠道

去起诉

长汀县司法局南山

司法所所长 华新汉

没有讲清楚怎么来补偿

或者是来用地对换

我们现在基本上都谈妥了

他们还在进行协商

可能通过协商好了

还是采取以地换地这种形式

来达成协议

把这个事情 解决下来

经过人民调解的努力,上官家族关于房屋宅基地的纠纷终于有了个解决的办法,争执总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两家人将就如何换地或补偿的问题进行协商,希望他们能够达成一个圆满的结果,恢复破裂的家族情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