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侯祠中祭拜了蜀汉所有功臣,为何独独没有极受刘备宠信的法正?

原标题:武侯祠中祭拜了蜀汉所有功臣,为何独独没有极受刘备宠信的法正?

文/格瓦拉同志

对于前往成都旅游的朋友们来讲,武侯祠是一个绝对不能错过的景点。作为成都市内最知名的景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一级博物馆,武侯祠位于武侯区武侯祠大街上,占地15万平方米,由三国历史遗迹区、三国文化体验区以及锦里民俗区三部分组成。其中,作为主体部分,历史遗迹区包含刘备的惠陵、汉昭烈庙与诸葛亮祠庙三大部分,享有“三国圣地”的美誉。

成都武侯祠

作为中国唯一的君臣合祀祠庙,武侯祠内设有刘备、诸葛亮、关羽和张飞的专殿,至于蜀汉其他开国元勋的塑像,则分列在殿外两廊,各有14位。其中,东侧文官廊以谋士庞统为首,其次为简雍、吕凯、傅肜、费祎、董和、邓芝、陈震、蒋琬、董允、秦宓、杨洪、马良、程畿;西侧武将廊则以赵云为首,依次为孙乾、张翼、马超、王平、姜维、黄忠、廖化、向宠、傅佥、马忠、张嶷、张南、冯习。

不过,细心且熟悉三国历史的朋友可能会发觉,作为刘备最信任的谋士(注:诸葛亮虽受刘备的器重,但他的角色更像是萧何,而非“谋圣”张良,故不能将他单纯的列为谋士),法正的塑像并没有出现在文武廊当中,实在是令人惊奇。那么,法正究竟是个怎样厉害的人物?他的塑像为何没有在武侯祠中得到供奉?

法正是刘备最器重的谋士

法正是汉末扶风郡郿县人,起初依附于益州牧刘璋,曾担任新都县令、军议校尉等职务,但因为不受重用,加上备受当地士人的排挤、诽谤,所以心情极度郁闷。建安十三年(208年),法正奉刘璋之命出使荆州,跟刘备结为同盟,但他却在暗中叛归刘备,并为他规划夺取益州的大计。六年后(214年),刘备在法正的谋划下,果然夺取益州,之后又夺取曹操的汉中,由此奠定蜀汉的基业。

作为刘备最器重的谋士,法正在主公身边参谋军事、运筹帷幄,立下赫赫功绩,其作用堪比汉高祖刘邦身边的“谋圣”张良。蜀汉建立前,刘备自称汉中王,而法正则因功官至尚书令(相当于宰相),与诸葛亮一起处理军国重事,地位和权势鲜有人能及。不过,法正福薄命浅,在蜀汉建立前1年(220年)因病去世,让刘备悲痛至极,一连数日都痛哭不止,由此可见君臣之间感情之深。

刘备对法正非常器重

不仅如此,连一向自视甚高的诸葛亮,也对法正深感佩服。蜀汉章武二年(222年),刘备在猇亭之战被江东青年将领陆逊击败后,诸葛亮曾极为感慨地说道:“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见《三国志·卷三十七》)。由此可见,法正对刘备的极端重要性,连诸葛亮都自愧不如。

正因为法正的能力和功绩如此之高,所以作为蜀汉开国元勋的他,在清朝中期以前,塑像一直都在武侯祠得以供奉。但等到嘉庆年间重修武侯祠时,主持这项工程的儒学大家刘沅,却将法正的塑像“请”了出去。刘沅之所以这样做,是从儒家所宣扬的“仁义”观点出发,认为法正虽然功绩显赫,但为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严重不符合贤臣的形象,因此不适宜在武侯祠中得到供奉。

诸葛亮对法正的能力也深感钦佩

从史实来看,刘沅的看法不是没有道理。根据《三国志》的记载,法正当年侍奉刘璋时,因为自视甚高、清高孤傲,由此遭到益州士人的排挤和诋毁,迟迟得不到提拔,为此苦恼、羞愤不已。所以等到法正帮助刘备夺取益州,并当上蜀郡太守(治所在成都)后,便对当年羞辱、排挤过他的人大肆打击报复,甚至有数人因此而丧命,在当时的影响极其恶劣。

建安初,天下饥荒,正与同郡孟达俱入蜀依刘璋,久之为新都令,后召署军议校尉。既不任用,又为其州邑俱侨客者所谤无行,志意不得......正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外统都畿,内为谋主。一餐之德,睚眦之怨,无不报复,擅杀毁伤己者数人。引文同上。

武侯祠中的文武廊

由于刘沅在当时的学术、教育界极负盛名,并创立了颇具影响力的“槐轩学派”,因而在士绅阶层中极具号召力,而他的一系列观点,也被追随者们奉为圭臬,并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正因如此,当法正以私德有亏的原由被“驱逐”出武侯祠后,世人并没有异议,而这也正是武侯祠祭祀了几乎所有的蜀汉功臣,但唯独没有法正的缘故。

史料来源:《三国志》、《资治通鉴》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