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和见识不输家族任何男子的三国才女

原标题:智慧和见识不输家族任何男子的三国才女

智慧和见识不输家族任何男子的三国才女

封建时代是男权社会,女子是不能参与政治和继承家产的,这就决定了女子会受到种种限制,妨碍她们才能的发挥。但人的才能是不为男女性别所决定的,历史上很多女子同样会闪耀着她们才华的光芒,比如说三国时代那个蔡文姬。三国时期还有一个奇女子,她的智慧不输家中任何男子,而由于他对事物发展的准确判断,其亲弟弟和儿子因她而避免了灾祸。这个人就是魏国卫尉辛毗的女儿辛宪英。

(辛宪英 图片来源于网络)

辛宪英为人聪明有才,是最早预言曹魏国不会长久的人。她曾劝弟尽忠职守,又预言钟会将会叛变。

曹丕与曹植争夺太子之位,后来曹丕得立,曾经喜极失态,抱着辛毗的脖颈说:“辛君,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悦吗?”辛毗事后将曹丕的表现告诉女儿宪英,时年二十多岁的宪英便感叹地说:“太子是代管君王主理宗庙的人,代君王行事不可以不怀着忧虑之心,主持国家大事亦不可以不保持戒惧之心,在应该忧戚时候竟然表现得如此喜悦,又怎会长久呢?魏国又怎能昌盛呢?”这就是看到了魏国败亡的征兆吧!

正始十年(公元249),太傅司马懿发动了高平陵之变,要诛除曹爽。因曹爽已离开了洛阳而紧闭洛阳城门,大将军司马鲁芝带领曹爽的家兵斩关夺门逃走。当时,辛宪英的弟弟辛敞担任大将军曹爽的参军,留在洛阳城中,鲁芝便呼唤辛敞同去会合曹爽。辛尚畏惧于形势,不知所错,就来找姐姐问计。辛宪英说:“天下事情不能预知,但以我的判断,太傅是被逼这样做的!明皇帝驾崩之前,曾把着太傅的手臂嘱咐后事,朝中人士对其遗言记忆犹新。曹爽与太傅同受明皇帝顾命,但曹爽独专权势,以骄奢的态度行事,对王室可说是不忠,于人伦道理也可说是不正直。太傅此举只不过是要谋除曹爽而已。”辛敞追问说:“那么此事可成吗?”辛宪英回答说:“怎会不成功呢?曹爽的才能不是太傅的对手。”辛敞便说:“那么我可以不离城而去吗?”辛宪英说:“怎么可以不去呢?职守是人伦的大义,当我们知道别人有难,尚且会怜悯体恤,如今你为人做事却弃下自身责任,是不祥之事,不可以这样做。至于要为他人而死,受他人所任,是作为部属的职分。你不是曹爽的亲信,只是出于跟随大众的责任而已。”辛敞听过姐姐的分析后,便随鲁芝出关离城。后来司马懿果然成功诛除了曹爽,亦放过了辛敞。辛敞便感触说:“如果我不是与姐姐商量,便几乎做出了不义之举。

司马懿的高平陵之变,是他和曹爽的一次政治决战。当时,皇帝曹芳去明帝的陵墓高平陵拜祭,曹爽兄弟都离开都城跟随而去,这就给了司马懿可乘之机。在辛宪英看来,两人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司马懿不得不这样做。她同时认为,曹爽在才能上比不上司马懿,又独断专横,骄奢淫逸,两人较量,曹爽必败。弟弟辛敞是曹爽的亲信部属,尽管知道曹爽必败,也应该前去跟从曹爽,因为这是职守和本分,是道义所在,就是去死也理所当然。但是,辛敞毕竟不是曹爽的那种核心亲信,当曹爽的问题解决之后,司马懿是会放过这种一般人员的。毕竟,司马懿这时候还是皇帝下面的一个臣子,在曹爽手下做事的人,第一个身份还都是皇帝的臣子,他还不能把所有曹爽的手下都清洗掉。所谓的法不治众,辛敞不过是大众当中的一个而已。基于以上认识,辛敞听了姐姐的话出城跟随曹爽,既保全了大义,又没丢官职。

这个当官的弟弟,见识还真不如姐姐。

景元三年(公元262),钟会担任镇西将军,都督关中诸军事。辛宪英询问侄儿羊祜:“钟会因为什么出兵向西?”羊祜答说:“是为了要灭蜀啊!”辛宪英便说:“钟会处事恣意放肆,这不是长久为人下属的态度,我恐怕他会有异志啊。”羊祜不敢多议,便劝道:“婶母不要多说了。”后来钟会让她的儿子辛琇担任参军,辛宪英忧虑地说:“那时候我见钟会出兵,虽然忧虑,但也只是为国担忧而已。今日祸难将会牵涉到我的家族,而且也是国家的大事,我实在没有办法阻止了。”羊琇便向司马昭强力请辞,可是司马昭并没有同意。

无奈之下,辛宪英只好向羊琇说:“你就要走了,一定要多留心。古时的君子,在家则对双亲致孝,出外则为国家守节,担任职务时要想到你的责任,面对义理时要慎思你的立场,不要让父母为你感到忧虑。军旅之间,最能令你顺利的,只有仁恕的态度而已。你必须要谨慎留意啊。”结果羊琇在征蜀之役至钟会叛变之时仍能保全自身。

魏国灭蜀,是司马氏代替曹魏之前的大事件,因此,派谁带兵出征也是司马昭考虑的重点。当司马昭决定派遣钟会伐蜀,西曹属邵悌曾提醒过司马昭,担心钟会难以控制。只不过司马昭因为需要钟会之勇,对灭蜀后的事情又成竹在胸,这才授予钟会兵权。贾充也有同样的担心,但司马昭告诉他们他“自会解决”,并嘱咐他们不要传播出去。如果说,在司马昭身边的人能够看出钟会会有野心,可能算不上有多大的先见之明,但这事在一个不担任任何官职的妇人来说,能够预见钟会将来必定叛乱,这就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了。但她更清楚的是,儿子被征召,当这个家庭要有祸患的时候,因为是国家的大事,只能是服从。她能帮助儿子的只有两条,尽职,尽忠。正因为有了母亲的告诫,在钟会叛乱时,羊琇极力劝阻,虽然这没有阻挡钟会叛乱,但他的这种行为,却保全了自己的名节和身家。可以说,这是一个母亲的才智在儿子身上的最好体现。

说起三国才女,人们首先会想到蔡文姬,这没有异议。辛宪英虽然比不上蔡文姬,但她见识不输家族中男子,也不枉三国才女名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