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头条】翻山越岭之后,访谈节目选择沉下来

原标题:【Mirror头条】翻山越岭之后,访谈节目选择沉下来

慢慢悠悠,《仅三天可见》终于播到了第四期。

新一期节目的镜头对准了袁弘。这个曾贯穿90后整个青春的古偶男神,如今留着一头半长不长的头发,胡茬看起来有些邋遢。好在一举一动还可以看出些年轻时候的淡然低调,只不过聊的话题,更多的从年少轻狂,变成了家庭与生活。

有人形容这一期的《仅三天可见》像一部宜人的电影,舒服、温柔、自在、洒脱,这些形容不仅仅在于袁弘本人,更是这期节目给人的最直观感受。

但如果仔细思踌,或许不难发现,其实整期节目下来,观点的输出密度并没有丝毫的减少,甚至不乏一些足以让八卦爱好者血热沸腾的“陷阱”。

“你羡慕胡歌吗?”

“下辈子,你还会娶张歆艺吗?”

“害怕被贴标签吗?”

问题足够尖锐,但当三天的如影随形过去,再经主持人姜思达之口所问出的问题,似乎都失去了棱角,变成了朋友间再平常不过的坦白局,以一种合理而震撼的方式,诉说着光鲜亮丽的背后。

同样的感受似乎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其他地访谈节目中。从每晚九点半登门拜访受访者的《今夜九点半》,到以深入浅出的方式探讨着时代困惑的《十三邀》,再到关注平凡,寻找后来的《豫见后来》……快节奏的时代,访谈综艺们,似乎纷纷选择了慢下来。

时代的轮回中,消失无处不在,新生也在与之而来。三年前,《超级访问》停播,似乎像是一个时代的落幕。但主持人李静依旧笃定,“未来谈话节目还会大行其道。”

这是一个准确的预言,只不过,翻山越岭之后,访谈类综艺回归的方式,不再相同。

从单维度到多混搭

“构建和还原社交场景,深入嘉宾工作与生活”,这是《仅三天可见》的介绍语中的第一句话。

宣传听起来噱头十足,节目的核心也的确是别出一格。不同于室内访谈的正式与限制,《仅三天可见》恰如起名,在三天不离不弃的跟拍与参与中,摆脱明星八卦的浅层刺激,以一种更自由也更自在的情感支点,将访谈对象的生活、工作的日常状态娓娓道来。

在新一期节目中,姜思达跟随着袁弘回家,和袁弘的父母一起,像是再普通不过的朋友一样,吃饭喝酒聊过去。谈到兴奋时,两人鼓掌大笑,镜头从门外照过去,似乎很难用单纯的访谈节目来定位它。

事实上,如果以更客观的视角来看,如今的访谈节目,的确很难被单纯的定义为某一类。在《仅三天可见》前的标签,是“明星社交实验节目”;丁丁张的《送一百位女孩回家》打造的是都市女性情感观察秀;《豫见后来》的定位,是全新的纪录式访谈节目……

而在这些花样百出的节目定位背后,或许也恰恰解释了访谈节目式微的真正原因。

最初,谈话节目的问世,是为了满足大众对媒体贴近民众真实生活的诉求和期待,顺应了社会转型时代电视媒介话语方式调整的历史逻辑。

但伴随着互联网形态的全面改变,这些“原住民”们的真实的思想观点、见解主张及对生活的真切感受等等,都得以更加自由、完整的在媒介空间中得到交流和碰撞。互联网像是一个用不休眠的迪厅,承载着早已不再陌生的观点狂欢。

反观综艺战场,在新的媒体形态之下,泛娱乐化内容开始穿梭在年轻受众之间。平台竞争之下,越来越多的亚文化开始解构、再建,一个个全新的语境随之出现。在更加开阔的文化国度中,访谈类节目的魅力,逐渐消失殆尽。

因此,从如今的节目形式来看,访谈节目花样百出,但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不同领域的类型碰撞,挑动敏感神经的那根刺,总能轻而易举的戳中了大众心底的柔软地带,进而演化为实打实的热度和口碑。

从客观化到去理性

混搭的题材类型改变之下,访谈综艺的另一层转变,在于访谈者与被访谈者的身份的转变。

在《仅三天可见》的第三期节目中,去往横店陪伴于正度过三天的姜思达,在采访过不止一次的表示,“你知不知道你烦人啊?”

如此场景,在曾经的访谈节目中,大概难以这种魔幻的场景。但“自我性”,却是《仅三天可见》始终给予观众最大的感受。

“看懂一个人,才能决定Love or Hate”,不同于曾经的中立理性,用特别感性的方式去感受自己和受访者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是《仅三天可见》的节目核心。而姜思达的身份,也不同于访谈节目中所常见的采访者和倾听者,在这场社交实验里,他更多的像是采访嘉宾之外的独立个体,成为访谈过程中纪实的一部分。

曾经,在传统的演播室访谈中,主持人更像是观众的嘴巴和眼睛,问大众之想问,看大众之想看。而此类访谈节目,对于主持人的要求,是客观、严谨和中立,用不带任何一丝偏见的态度,去拥抱每一位受访者。

但一如姜思达的毫不避讳,如今的访谈节目,相比于客观地展现事实,主持人主观意识下的加持和引领,也在成为信息观点之外的吸引观众的砝码。

《十三邀》中,主持人许知远称呼自己为“笨拙的发问者”,他的访谈方式从来不避讳成见与偏见的存在,以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观念碰撞后的内容输出为主要看点。而节目的标签,也同样是“看世界,带着成见”。

而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种充满个性的访谈,主持人与嘉宾之间美好的化学反应,也的确赋予了访谈节目更多去理性化、去程序化的想象。

在鲁豫转网后的首部访谈节目《豫见后来》里,这位访谈风格曾一度受到诟病得到主持人,在放下姿态,落入凡间后,终于得到了充分的认可,“鲁豫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不再单向的、高高在上的“说说你的故事”,在参与与陪伴中,以自我观点和表达为切入点,一步一步地引导着受访者的真实输出,而非冷冰冰的展示事实,是鲁豫在《豫见后来》中的采访方式。

这一点,在刘德华粉丝杨丽娟的那期节目中表现的尤为明显。在那一期节目中,鲁豫陪伴着杨丽娟的姿态,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访问者,而像是真正的朋友。逛街、吃饭、坐公交,甚至是在中元节祭奠父亲,以春风化雨的方式,倾听着真相,将曾经新闻中留下的旧疾,与被治愈的后来,缓慢展露给观众。

而这些风格各异的纪实访谈,也像是一阵风,或是一把刀,在不经意间,就吹入心底,戳中柔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