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北方人要蹲着吃饭,难道蹲着吃更香吗?

原标题:为什么北方人要蹲着吃饭,难道蹲着吃更香吗?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九行

ID:jiuxing_neweekly

作者:微斯人

前段时间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有多少人是冲着易烊千玺来的,结果却被雷佳音手里那碗水盆羊肉给圈了粉?

吃播博主雷佳音被易烊千玺从牢里捞出来,换上官服,出了官衙第一件事不是为自己洗刷冤屈,也不是逃出长安流浪天涯,而是:去吃饭!

吃了一份水盆羊肉,吸溜一大口羊肉汤,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说好吃。蹲桌边吃完一碗,再来一碗,记得要吧唧嘴:

饭后再来个临潼火晶柿子,砸吧干净了

炖羊肉,一只手用刀扒拉着,一只手直接上。额们“铁血真汉子”,一定得够直接!

从剧里的数盆羊肉到大碗羊肉泡馍,从烽燧堡防卫战吃得津津有味的野生狼肉到红柳枝串起三瘦一肥的羊肉串,从胡饼到锅盔、肉夹馍,从火晶柿子到黄桂柿子饼......吃货的十二食辰根本都停不下来!

陕西歌手张楚曾经高唱“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现在,千年过去,长安的主人不再是吃条条吃头脑的山西李姓boy,可不变的是,依然是那群低头吃饭的陕西人。

你身边一定有个蹲着吃饭的陕西人

老艺术家年轻的时候,校园里流行拍DV剧(这是个暴露年龄的历史名词,现在的年轻人应该都管它叫“网大”)。

△觉得这幕似曾相识?证明你也上年纪了/新浪博客@娃娃

为了拍自己的本子,我和好几位朋友在地下酒吧弄了个海选演员,终于找到了让我们都统一表示OK的男一号。

小伙子普通话标准,演技通透没镜头感,还能弹吉他跳街舞,一切都很满意,一到他的戏,就顺利一条过,就连台词磕磕巴巴的女主角,都被他带得进入状态了。

一切的一切在拍一场饭桌戏的时候戛然而止。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那天阳光很好,因为要拍面部的特写,我们刻意早早开始了试戏。但这哥们面对着一桌精致酒菜,表情在镜头里怎么拍怎么都别扭。

我见他难以进入状态,就对他说,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吧

然后,在众目睽睽里,他就端着碗,在那张凳子上蹲了下去,蹲了下去……然后表情瞬间就自然了

当时的情况诡异异常,直到多年后,看到《那年花开月正圆》里孙俪他爸讲故事,我忽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嗯,忘了说,我那哥们就是西安人

不骗你,假如你身边一定有个喜欢蹲着吃饭的人,带他去陕西面馆吧,准没错

老陕有句话叫:“蹲着吃饱,站着刚好。”

两腿向前弯,屁股向下与膝盖齐,这种不立不坐的姿势,叫做“圪蹴”(gē jiù,也读gē cù)站着累,坐着窝,圪蹴哈最舒服。

看看标准的刘天王在《失孤》里的圪蹴:

还有孙凉凉这种陕西姑娘的style(虽然被孙俪盖章过,但老艺术家有一个朋友因为难以接受这个姿势,和他的女盆友分手了,so sad):

在陕西,圪蹴几乎是每个人最喜欢的姿势:

△老年人晒太阳要蹲/纵览新闻

△年轻人圪蹴着玩手机/吃喝玩乐在西安

△估计只有西安的地铁里能看到这场景/吃喝玩乐在西安

△警察大哥不蹲吃饭不香/吃喝玩乐在西安

陕西人爱吃面食,老碗面+陕西蹲,可以说是陕西特有的一种民俗文化。

因为关中地区主要是以农业为主,农忙的时节比较多,所以大家在吃饭休息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蹲在地上吃顺便聊天 ,从而形成了这种独到的习惯。

看惯了老年养生号的我妈说起来头头是道:蹲起来吃饭,从养生角度上讲,还是有一定的科学道理的。人常说“茶七饭八酒满上”,站起来吃是十成饱,蹲在那里吃就是八成饱。

天性随意的陕西人更愿意自在地蹲着,做一个快乐无忧的下里巴人,也不愿意很拘束的坐在凳子上,去享受阳春白雪的高雅生活。

食物在陕西人嘴里,才能给厨子尊严

如果你问一个陕西人,晚上吃碗面吧,他可能不会有什么感觉。但如果你对一个老陕说,去咥一海碗面吧。他内心的波动,一定不亚于湖南人听见“嗦一碗炒码粉”,不亚于云南人听见“甩一碗小锅米线” 。

“咥”是老陕人的饮食奥义,是八百里秦川渭河平原流域乡党们长期以来形成的吃饭方式。

“咥”字在字典中有两种解释,一为大笑的样子,读音为xi(吸);二为拾掇、收拾、咬的意思,读音为die(喋)。

老陕人所谓的“咥”是将二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另一种情景,那便能吃出舒畅、吃出快乐、吃出大气、吃出满足、吃得过瘾。

在通过声音、动作、神态和表情等无意渲染以后,自然而然地向外人传达出了一个信息:这东西好吃,谁也没吃过。

假若在进食时能发出让人唾涎三尺的诱惑声响,或者汗流满脸那一定是加分项。

如果难以理解,不妨再观摩一下美食博主雷佳音教科书般,自带声音的动图:

陕西人扎堆的华商网论坛上有一哥们说:

“要理解陕西人的咥,势必用陕西铜川耀州的粗瓷绘蓝字的大老碗盛面条,面一定得要是关中八大怪中的“裤带面”,面煮熟后,一定要油泼辣子调美放重,外带几瓣紫头青皮蒜。吃相要“狼吞虎咽”贼式子才行。”

除此之外“咥”时应该要圪蹴,其次是站立着,总之不能坐着。

据说能达到“咥”这一境界,不一定膀大腰圆、但饭量要大;另外从事重体力劳动,而且在饿透之后吃饭;饭必是要可口汤少的硬扎饭,盛饭的碗盆还必须要大。

什么?你问吧唧嘴算不算?

美食当前,吧唧嘴算的了什么呢?

例如biangbiang面,咥不出biangbiang的声音,算什么咥面呢?

咱陕西人吃饭,就是要用大碗!

老艺术家第一次去西安,同行的广东女同事点了一碗想吃的岐山臊子面,然后安安静静地想等着面上来之后拍一个美美哒照片发朋友圈。结果,服务员端上来了一只大海碗。吓得她花容失色。

△手绘兰花大老碗/才府

尽管,这对于陕西人来说仅仅是小碗而已。

对于如此喜爱的食物,一小碗怎么够,定是要咥上一大碗才过瘾。

更何况,对于好豪放粗犷的陕西人来说,无论是汤面、干拌面,还是油泼面,用大碗来吃都更为方便。

例如biangbiang面,又宽又长,倘若在一个小碗中堆得满满的,既无法将面进行搅拌,吃起来也很不方便。

所以吴亦凡才会如此freestyle:你看这个面它又长又宽,就像这个碗它又大又圆。

早在克里斯·吴还没出道以前,就有老陕歌谣为证了:老陕楞娃碗真大,面条一盛箍到尖;一碗下肚撑的欢,老碗会上谝闲传(han chuan“闲聊”的意思)。

由于陕西耀州盛产瓷器,陕西人也继承秦人先民粗犷、豪放性格和简朴的生活习惯,因此,吃饭用的碗特别大,可和盆子一般大小。碗盆难分开,既体现了秦人粗犷、豪放的性格,也为秦人带来了无限乐趣。

△图/才府

陕西乡下,人们把大碗叫做“老碗”,而“老碗会”就是指是关中农村群众端着饭碗,聚在村中某个相对固定的场所,一边吃饭,一边谝闲传,一蹲就是一个多小时。

老碗还有种称呼,叫做“海碗”。相比“老碗”的亲切感,“海碗”体现出了海纳百川的壮阔感,开心与忧愁,爱恨与情愁,似乎世间所有凡尘琐事,都能装进这海一般的碗里,三两下咥完,洒脱过活

就像麻辣烫写手青岛啤酒东征韩国,一举夺得欧巴的芳心;陕西美食也漂洋过海,让只知道左宗棠鸡的老美们,迷恋上了白吉馍的芬芳。哦不,还有面皮、凉皮、辣子……

△图/Instagram

在双手间拉扯的面皮,被淋上一勺热油,东方佐料瞬间迸发出的气息在他们鼻尖萦绕,那一刻,忘掉法拉盛的左宗棠鸡吧,忘掉卡莱克西的墨西哥玉米饼吧,忘掉新奥尔良的小龙虾烩饭吧,忘掉佛罗里达的古巴餐冰淇淋吧……

△图/Instagram

位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附近的这家西安名吃,只是一家售卖泡茶的小店,但自从老板发现西安小吃能吸一波流量之后,31美刀还缺了一瓶冰峰的三秦套餐,成为了纽约客们心头的白月光:

△图/Instagram

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有挑剔老陕表示,这儿的面有宝鸡味、有潼关味、有渭南味,唯独少了一点西安味

我想,哥们,你要不要蹲下来试试。

△图/吃喝玩乐在西安

上了热门综艺《乐队的夏天》的西安本土乐队黑撒就是这么自豪的唱西安美食的:

要咥饭论美食,还得数咱三秦大地

从来不吃什么意大利的通心粉

好好尝一下我们的岐山擀面皮

老外的汉堡,别看价钱卖的美

一个腊汁肉夹馍,就把你PK的找不见北

不然,一如万千少女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屁颠颠地喜欢上了吴亦凡,

结果爱豆却因为一碗宽面而忠于美食……

然后,胖了:

是啊,你看着碗面它又长又宽,你看这个碗又大又圆。

好吃就行,那计较那么多作甚?

如若吃遍了长安十二时辰还不够,别急,还有西北狼啤酒和冰峰汽水啊。

圪蹴一下,端个大碗,继续咥面呗!

参考资料:

西安晚报《陕西方言“吃”和“咥”》

华商论坛《陕西人有一种“吃”法,叫“咥”》

恩和美食《咱陕西人吃饭,就是要用大碗!》

新民晚报《在纽约品尝“西安名吃”》

九行是《新周刊》旗下的新锐旅游平台,专注于研究一切不正经的旅行艺术。你的城市有什么值得观察?不如来看看诊疗单:奇遇记、旅行观、格调局、觅食计、城会玩……分分钟十万灵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