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初雪,和5万人一起冲进故宫是种怎样的体验?​

原标题:北京初雪,和5万人一起冲进故宫是种怎样的体验?​

要说京城冬天的顶流,还要属故宫。为了冲一冲年底的业绩,各家媒体都在喜提初雪的第一时间前往故宫收割流量。

👆去年的

早在天气预报北京将迎降雪的第一时间,编辑部就买上票了。随着雪势扩张,故宫的剩余票量一度从5万余跌至2万+。也就是说,今天至少有5万人在故宫蹲雪,想想就觉得刺激。

我们勤劳勇敢的同事早在故宫营业前一个半小时就抵达了全城俯瞰故宫的最佳机位——景山公园。据前方记者发来报道,截至她入园时,景山公园巴掌大的小亭子已经聚集了400来人,就为了一张180度的故宫雪景。

另一队记者为了抢在人潮涌入故宫之前抢占一波宫雪,决定曲线救国先到人烟稀少、提早开放的太庙,然后再迂回到故宫(为此还不惜斥巨资打了个车,希望老板看到这里可以给报销)

但是毕竟是非主流路线,前方记者惨遭迷路。幸好有大橘带路。

站在太庙的雪地上好像突然就理解了霸总们,这种独享一大大大大大片雪的心情实在太好了!

雪地代写在线接单,皇家气质价格公道👇

这种雪汗钱我能赚一天

出于一个新媒体编辑的职业信仰,我们毅然决然地奔赴午门继续入宫大计。果然是人头攒动。

据称,因为下雪的原因,今天故宫游客激增,大概也就是昨天的两三倍吧,考验安检小哥手速的时间到了。

进宫的历程像是要去选秀女,别人什么心态我不知道,反正我们是扛着编辑部振兴的kpi来的,特别有使命感。

我们本土秀女都比较矜持,只敢美美哒拍个照,奔放还是歪果秀女奔放。

600年了,太和门两侧雪顶石狮子还是那副催债的嚣张嘴脸。

太和殿广场像那种公园里的溜冰场,人一绺一绺在雪地上移动。大家都目标明确,不会在这种庞大而复杂的地方浪费时间,不出片。

说真的,故宫的雪看到这里我们的内心毫无波澜。没在下雪的故宫只剩下浮于表面的一层五彩斑斓的白,看起来像不注重保养的70岁教导主任,每一条皱纹都雕刻着严肃,扼杀着一切早恋的暧昧萌芽。

看这个人口密集度,就没什么浪漫遐想

所以这个时候就是很容易开小差,随便转个头就走不动路了👇

这儿有位主子刚刚起床正在净面,我们最好不要打扰它,听说宫里的主子们脾气很大的;

这儿有三位主子约了个brunch,顺便密谋搞死皇后;

哦原来不是密谋,是在拍戏啊…… 失敬失敬。

还有定妆照呢,了不起!

怼着御猫拍到脚麻,隔壁大爷都看不下去了:猫什么时候都能拍,雪再不看可没了啊!斗胆当着主子的面儿站起来一看,大爷说的对。在宫人的辛勤耕耘下,原本小康水平的积雪已经滑落到贫困线了!于是我们一个猴子捞月抄起相机继续宫里沉浮。

为什么去故宫赏雪一定要赶早?因为人多路滑很容易摔倒,所以雪上半场battle的主题就是扫雪,而且是全方位多角度扫雪,去的晚了别说雪地了,雪堆都不一定能剩下,只有这种水光锃亮的地面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在故宫扫雪可不是普普通通拿个东西在地上扒拉两下,是有门派之分的!金水桥附近驻扎着铁锨派,他们一早就会把地上的积雪撮成堆准备接客,是故宫扫雪武林的门面担当;

珍宝馆属于技术流派,九龙壁前面是无影流,以手速超快著称,一早儿就扫完收工了,江湖中只留下他们的传说,

金银器馆门口的是学院派,用小小的一嘬盐奠定江湖地位,四两拨千斤;

还有其它散落在亭台楼阁间的扫雪流派。比如这种用质朴方式传承千年文明的故宫扫地僧;

这种热情拥抱现代化、单挑群雪没有感情的扫雪机器;

还有这种稳重带皮的雪之艺术家。

随着时间的推进,宫雪的下半场battle也渐渐拉开大幕。每年在故宫红白雪会间的汉服党都是人民群众眼前一亮的彩蛋,可以脑补出整个晋江文学城的古言剧情。

天气转晴,气温渐升,早起去故宫看雪的party也接近尾声了。下雪的故宫像座围城,宫外的人想进去,宫里的人却怡然自得。在凝固的时间面前,短暂的四季轮回显得轻浮。宫里的人和物都有着自己的节奏,缓慢而寂静。

正午12点,太和门广场的雪已经像青春一样一去不复返了,没起床的朋友们可以放弃故宫看雪这个行程了。

如果实在不甘心,非想在故宫感受冰冰凉凉的快乐,可以考虑一下到冰窖咖啡坐一坐。

“冰棍的一队,吃饭的一队”,工作人员的吆喝可能是故宫雪最后的念想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