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方面被中美比下去,曾领跑全球的日本科技怎么了?

原标题:多个方面被中美比下去,曾领跑全球的日本科技怎么了?

洗衣服时,到处乱扔的衣服也能给你找出来,这样的家用机器人是不是有点好用?据CNN报道,这项技术是日本初创企业Preferred Networks的骄傲,也是他们在当下的全球科技大战中争取一席之地的希望所在。

△Preferred Networks联合创始人Daisuke Okanohara 图据CNN

这家日本公司现在价值20亿美元,对一个日本初创公司来说,这样的估值是很罕见的。中国和美国出现了上百家独角兽公司(估值10亿美元以上),但日本仅有三家。

以前的局势可不是这样。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曾是颠覆性创新科技的领跑者——制造出了袖珍计算器、索尼随身听和LED灯。然而,在这场创新竞赛中,日本却不经意间就落后了。

过去20年,日本科技到底怎么了?

日本科技落后的背后

国际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的一份研究发现,直到2000年,日本其实都还跟得上。之后,索尼、东芝等日本科技公司的收入就远远落后于苹果和三星等企业。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企业以制造更轻更薄的科技消费品而领跑全球。麦肯锡高级合伙人Kenji Nonaka指出,但市场很快就变了,消费者驱动型的科技产品中,软件变得越来越重要,“要在这方面创新成功,你必须走近消费者,对消费者的需求非常敏感。但日本在这方面跟美国和中国都相距甚远。”

过去二十年里,谷歌、脸书、亚马逊、Netflix等美国公司的创新令人称异。但“在日本,‘初创圈子’非常小。”Nonaka指出,在日本,“人人都想去大公司。”

专家们也将创新不力归咎于日本企业文化的同质性,以及社会金融体系的避风险性,这两者无疑会扼杀创新与创意。

日企里拿工资吃饭的工作文化根深蒂固,人们不愿意放弃稳定职位,离开大公司。而公司又严重依赖银行,而非市场来获得运营和发展资金。在美国和中国,天使投资人不计其数,人们愿意投资那些高风险、很可能会失败的人或公司。但在日本,投资途径则迥异。

“在美国,当你进行产品创新时,短时间内就能吸引所需的资金和人。”静冈大学管理信息学院院长Seijiro Takeshita教授指出,但日本却有“对失败皱眉头的文化”。Takeshita教授补充道:“在日企里,不失败远比成功重要。”

日企难入投资人眼

强大的投资人可以造就公司。但找投资人难正是日本初创公司面临的又一重障碍。

软银创始人、科技投资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是日本科技界最大的“啦啦队长”。他高达100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在全球范围内对初创公司远施惠手,美国的Uber、中国的二手车公司车好多集团、印度的酒店集团Oyo等获得了数十亿美元投资。然而软银愿景基金却连一家日本初创公司都没投过。

△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在全球范围内对初创公司远施惠手 图据《纽约时报》

软银对于日本初创的兴趣缺缺,可能是因为选择太少。此外,孙正义要投的是那种没几年就能上市的初创企业,而大多数日本初创企业都不符合他的标准。

对于被孙正义无视,Preferred Networks联合创始人Daisuke Okanohara 耸耸肩道,日本科技企业的环境“非常有挑战性”,尤其是“跟中国这些国家比,日本的机会不多。”

Okanohara称,他的公司获得了另一家日本大公司——丰田集团的青睐。从2014年开始,丰田开始同Preferred Networks进行联合研究和开发。从2015年起,丰田集团已向该公司投资多达1.01亿美元,助力公司人工智能、机器人和无人驾驶技术等项目的研发。而如此大力度的投资也促成了Preferred Networks实现了一些重要突破。Preferred Networks新AI技术驱动的机器人自然也是丰田制造。

日本过去20年成绩如何?

当然,也不是说日本这20年来什么创新都没有。Takeshita教授指出,日本也涌现了很多创新想法。但对比美国硅谷或中国深圳,它们就没那么吸引人了。

日本最擅长在已有的科技产品上进行改进提升,使之更易于大规模制造。例如,索尼在1979年推出了随身听,但磁带技术那时已经出现十多年了。

此外,从另一种标准来看,日本仍是全球技术创新的领军者。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上个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日本是2018年全球人均知识产权专利申请最多的国家。不过,中国和美国在专利申请总数上依然高于日本。

日本今年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全球年度创新榜上排名第15,下跌2位,被美国、英国和以色列等远远甩在了后面。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认为,在推动创新的“政治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和商业成熟度上”,日本已经远远落后了。

全球科技大战中,日企的突破之道

Preferred Networks联合创始人Okanohara 认为,人才的多样性是一个解决之道。他的公司现有270人,其中10%是外国人,来自三十多个国家。公司里尽量以英文作为工作语言,也雇佣了翻译协助员工的沟通交流。

据硅谷领导人组织(Silicon Valley Leadership Group)2017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硅谷的科技企业中,外国人占比高达57%。“我们需要(人才的)多样化,提出更具革新性的想法。” Okanohara称。

麦肯锡公司高级合伙人Nonaka指出,日本初创企业还需具备全球野心。“很多初创企业都已经满足于其在日本的成功。日本不是一个小市场,但跟美国和中国比起来就小了。在开始踏足市场的时候,它们就需要思考在全球的增长问题。”

全球野心不只是初创公司需要具备。前些天,宣布雅虎日本母公司Z Holdings将同社交软件公司Line合并时,软银就指出,日本网络公司远远落后于美国和中国的同类公司,它们需要进入亚洲其他国家,需要保持竞争力。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编译报道

编辑 彭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