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缺失的债,你可能连利息都还不起

原标题:性教育缺失的债,你可能连利息都还不起

《我不是药神》剧照

去年,《我不是药神》成为现象级爆款时,曾被认为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后者改编自美国一个与“药神案”背景相似的故事,讲述一群病友如何通过走私艾滋病药物抱团自救。

所不同的是,与“药神”中走私白血病药物的程勇相比,如果不是因为影片质量,马修·麦康纳饰演的罗恩并不是天然会被同情的那一类人。这个因为乱性而染上艾滋病的牛仔,走私药物的最初动力完全只是因为自己要保命。

没错,重疾面前人人平等,风流更不是什么原罪。只不过,当罗恩要查资料才肯相信“无防护措施性行为”可能导致艾滋病感染,回忆闪过的女伴手上有着明显的艾滋病症状时,还是不免得让人想嘟囔一句:活该。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剧照

风流不可怕,可怕的是智商掉线、知识不够和一时侥幸,在一场没有套套的风流快活后哭天抢地满世界找后悔药。

当然,其实艾滋病还真的有“后悔药”。在高危性行为之后,通常只要72小时内吃下阻断药,成功自救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只不过,这种基础的保命攻略,要让年轻人记住真的很不容易。

毕竟,即便是安全套这种最重要、有效、节约且省事的防艾措施,也依然任重道远。今年,中国疾控中心的调查数据就显示,在有过性经历的学生中,安全套的使用率至今还不到40%。

不能等到死神叩门那刻,才想起要真爱生命。/《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1992年,罗恩在与HIV抗争7年后与世长辞。2019年的今天,人类已经迎来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遗憾的是,在中国这个“性教育沙漠”,与罗恩一样的性盲依然比比皆是。

从电影到教育,我们明知道欲望人人生而俱来,却还是那么擅长假装看不见。

与艾滋互为“关注”

这届年轻人有点压力山大

事实上,在经年累月的辟谣和科普之后,艾滋病在国人中的关注度,本身已经接近传染病界的C位。

今天,杰士邦与今日头条联合发布了《2019艾滋病资讯白皮书》。相关数据显示,在今日头条上与“传染病”相关的疾病中,艾滋病以超过9000万的用户关注度高居第一,远超因肉价变化而让普通人感受更直接的猪瘟。

强烈的市场需求,自然催生了更有动力的高产出。于是,在过去一年中,今日头条上与艾滋病相关的文章增长了两倍多,换来了从17亿暴涨到42亿的阅读量。

然后,问题就这样来了:在18岁以上的成年用户中,艾滋病的关注度竟是随着年龄增加而上升的。当50岁以上用户关注艾滋的TGI高达123,18~23岁年轻用户的关注度却只有前者的一半。

要知道,全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接近五成。这意味着,这群甚少关注艾滋的年轻人,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

遗憾的是,他们对艾滋的“爱理不理”,换来的是HIV的“悄悄关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数据显示,早在2011年到2015年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就已经高达35%。

而国家卫健委最新的数据则显示,2019年1—10月全国报告存活艾滋病感染者95.8万。其中,经输血传播基本阻断,经静脉吸毒传播和母婴传播得到有效控制,性传播已经是最主要的传播途径,异性性传播则占了其中的73.7%。

HIV病毒/图虫创意

这意味着,那超过六成不习惯在性生活中使用安全套的学生们,就是HIV感染风险最高的一群人。他们可能还以为,“小雨衣”单纯只是拿来避孕,除了会可能蹦出个娃娃之外再没有别的需要担心。

想要“任性”到底

无奈“姿势”太低

安全套的当然不只是拿来避孕的,这应该成为整个地球最基本的常识。

众所周知,HIV病毒本身只能通过体液交换传播。因此,艾滋病目前已知的传播途径,有且仅有性接触、母婴和血液传播三种而已。

抗击艾滋,我们需要帮助、爱、支持、关心、尊重与团结,也需要防范于未然。/图虫创意

前两者比较好理解,血液传播的场景则多多少少隐蔽了些。因此,除了强调传播途径之外,《2019艾滋病资讯白皮书》中同样牙科治疗、手术、纹眉、打耳洞等相对“冷门”的场景。

不得不说,在防艾公益路上走了超过20年的杰士邦,算是为每一个可能的死角都操碎了心。

当然,作为一家安全套企业,眼看着艾滋病存活感染者经性传播的比例上升到九成,应该还是能很强烈地感受到自己肩头重担的。

为什么安全套能成为HIV病毒的克星?因为中国古老的智慧比较相信一点:防患于未然。

纵然,因为抗逆转录病毒药物面世和鸡尾酒疗法的发明,艾滋病已经从绝症变成可防、可控、可治的慢性病。但是,既然经性传播已经占据C位,那在情到浓时有意识地主动使用“小雨衣”,自然就是对彼此最负责任的保护。

无论绝症还是慢性病,当然还是没病最好。

但是,性观念的开放程度你我都懂,刚刚成年的精神解放蠢蠢欲动,九年义务的性教育缺乏让人吐槽不断,很多事情都不乐观啊老铁们……

前几年,有知名妇产科医生在今日头条上,分享过一个让人无力吐槽的案例:

一位到医院做人流的女孩,被医生检查出HIV阳性。面对医生关于传染源头的询问,这位性生活稍微乱了点的小姑娘回答到:“真的不知道是谁传染的,这个病很重吗?”

在“安全”的范围内,享受青春。/unsplash

青春如此美好且短暂,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性生活需求,奈何要与落后的性教育之间产生难以调和的矛盾。

而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北京大学几年前的调查显示,每一届年轻人的初恋和初夜年龄都在提前。95后的平均初恋年龄已经是12岁,初夜年龄则是17岁。

回望这几年同学们日益增长的艾滋病感染数量,我们就知道“姿势”不足的时候,翻车的后果到底有多可怕。

有人在培养性盲

有人在尝试消解代价

实事求是地说,国内的行教育事业并不一直都是“沙漠”。

2017年,一位杭州妈妈在微博上发帖吐槽,抱怨学校所发的性教育教材“尺度过大”。虽然,这位家长后来解释道,自己认为学校不应该只是将书本下发,要对低年级的学生有适当引导。

但营销号还是迅速地嗡嗡而来,迅速被消费成了低俗不堪的黄段子。

事件的结尾也很“中国式”的息事宁人,学校在简短的解释之后,表达了性教育的重要性——然后,决定将书收回。

这套《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相应内容。

悲哀的是,这套北京师范大学编撰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实际上被有心的网友认为是中国目前最好的性教育教材。除了科学的性教育之外,书中更以严肃的姿态,“超前”地向小朋友讲述性别平等的重要性。

三观如此正的教材,就是这么被一群低俗的成年人打败了。

曾几何时,我们这几代人,靠着小黄片、小黄文和小黄图度过了最需要性教育的青春期。

对于那些将与父母相爱相杀视为日常的小伙伴来说,这个成长过程充满了魔幻而喜感的成分:

生儿育女是头等大事,男欢女爱却羞于启齿;恋爱自由要坚决捍卫,恋爱姿势盼无师自通;读书恋爱被男女双打,毕业单身被拎着相亲;性别平等是政治正确,性别教育却不大正确……

正确的性教育,必不可少。/图虫创意

所以,我们难道还要10后,以及一个月后来到这个世界的20后们,再演一遍上世纪的家庭情景剧?

好在,普通人口嫌体正直的毛病还未根治,有人也在努力消解社会要为性教育缺失付出的“艾”的代价。今年世界艾滋病日,国家卫健委宣布将全面实施防艾“六大工程”,中学到大学的防艾教育被提到了日程上。

而以杰士邦为代表的安全套企业,则在专业认识的背景下肩负起自身的社会责任,通过在大学校园的宣传讲解,为同学们补上这不可或缺的一课。

韩国电影《熔炉》里面,有一段经典台词:“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熔炉》

同样的道理,我们如此渴望性教育,不是为了消灭坏人和病毒,只不过是知道“艾”的代价能改变我们太多太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