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指甲还会长?这部国产惊悚短剧,吓得我钻被窝瑟瑟发抖

原标题:人死了,指甲还会长?这部国产惊悚短剧,吓得我钻被窝瑟瑟发抖

恐怖电影,在国产电影中绝对处于鄙视链底端。

虽然从不缺席每个月的院线,国产恐怖从来就没让人“失望“过。

即便是投资巨大,明星汇集,正规制作的商业片《京城81号》,豆瓣也只有可怜的4.8分

反倒是名不见经传的《中邪》,惊艳First影展,拿下6.8的高分。

不夸张地说,在“国产恐怖”这个类型片中,4.5算及格,6.0算优秀,那7分以上呢?

别说,还真有七分的,而且一部比一部口碑好——

它叫《不思异》,是一部连载于B站的惊悚恐怖短剧。

2017年的《辞典》以物为载体,角度刁钻地撕开了恐怖的面相;

2019年的《电台》以脑洞为方法,寓意深刻地讨论了惊悚的尺度;

如今,新一季放出,每集依旧只有8分钟,整季依旧只有12集,但这一季,却大不相同。

它用恐怖,闯进了我们的真实生活。

三个小青年,用自己的手机录着像,站在黑暗的楼道里急促地敲着一个陌生人的门。

门缓缓打开,开门的是个盲女。

拿手机摄像的男生不等人家同意就夺门而入。

一边乱翻着盲女的东西,开着不合时宜的笑话,

一边跟盲女说:“姐姐,我们是来送温暖的”。

盲女局促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仿佛这不是自己家。可进门的两女一男,却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尤其那个操着一口粤语的男生。

他一会翻出盲女满满一冰箱的肉,

一会,把女孩的内衣拿起来套在脑袋上开很流氓的玩笑。

盲女靠耳朵听到了一切,深知这些人并不是真心来帮助自己的。

“不早了,你们回去吧,”虽然开了口,但她依旧怯懦地像个外人。

“回,我们回去呀。”

三个小年轻嘴里答应着,却准备和盲女开一个“善意”的小玩笑,他们故意打开门关上门,其实并没有走。

盲女听到了他们的动静,但摄像男随即跑到她身后,突然尖叫吓了她一大跳。

在他们的嘲笑声中,盲女哭了。

“你们没有爸妈管的吗”?

盲女终于做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大反抗:语言。

谁知这句话激怒了另外两个人。

为了报复,女的将果汁倒在卫生纸上给她擦眼;

男的进到卧室撒了一泡尿,准备端给盲女喝。

就在这杯尿端到盲女嘴边的时候,灯黑了。

两个女生磕磕碰碰打开电闸的时候,盲女不见了,撒尿男倒在地上。

准确地说,是倒在血泊中。

两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咔嚓”电闸又关了。

第二次灯亮起,另一个女生又倒在了男生的旁边。

杀人的人是盲女吗?

冰箱里的肉怎么回事?

幸存的这个女生,能活着走出去吗?

这就是《不思议》最新一季的第一个故事:《耳蜗》。

第二个故事,叫《肢体》。

六个医学院的好同学,在忙里偷闲的夜晚一起聚餐。

其中的五个人饭都快吃完了,但一个叫梁晓的同学,迟迟不来,发微信也不回。

班长郝唯开玩笑,拿出了同学的黑白照片:“人不知道,照片准备好了”。

开完关于梁晓的玩笑,大家决定讲鬼故事打发时间。

一个人一个人,每个人讲的故事都不一样。

谈话间,郝唯曝出一个猛料,同学梁晓被一个男人表白了。

说得有模有样,其他人都很有兴致,只有边上的韩程一脸紧张。

轮到韩程了,他讲的两个故事,都是关于集体失踪的。

从细节到时间,韩程记得特别清楚。

他的理由是,自己喜欢这类故事。

讲完故事,韩程进到里屋给手电筒换电池。

这个节骨眼,大家准备跟韩程开一个小小的玩笑,

他们集体告诉韩程要走了,然后制造了开门关门的声音,并把房间里的蜡烛全都熄灭。

准备当韩程出来的时候,吓他一跳。

人藏,灯灭,以为众人走了的韩程从厕所出来。

他熟练地揭开众人围坐吃饭的桌子,然后又进到了里屋。

藏在其他房间的一众人等不及,在韩程进去后悄悄走了出来。

走近桌子一看,他们吓出了一身冷汗:桌子里放着已经死去,被五花大绑的梁晓。

而此时,手里拎着尼龙袋子的韩程,正站在他们面前……

第三个故事,叫《指甲》

一对很久不见的好朋友,终于在机场见面。

女主接的这个好闺蜜,名叫悦儿。

她们很要好,一下飞机就到了女主居住的地方。

两人对着镜子自拍的时候,女主发现悦儿换掉了自己送的手机壳,脸一下阴了下来。

收拾停当,悦儿光着脚,盯着手机收拾着行李。

走路的时候,突然被什么硌到了,低头一看,是剪下来的指甲。

悦儿以为是保洁大妈没打扫干净屋子,还跟人家吵了一架。

当夜,两人入睡前,悦儿无意间在床底下,发现了很多剪下来的指甲。

既恶心,又恐怖。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悦儿一脸恐怖地说,自己听到了门外,有剪指甲的声音。

两人拿着手机灯光,寻着声音,在一个屋子的角落,发现了一只蹲着剪指甲的……emmmm

一阵惊慌尖叫后,女主拿着手机走了过去,只看到了一地的指甲。

结果一回头,却怎么也找不到悦儿了……

在中国恐怖电影式微的语境下,大成本大制作的恐怖片成为众矢之的,反倒那些小成本的作品,逐渐成为代表中国恐怖的佳作。

比如《中邪》。

其实《不思议》和《中邪》有很多相似之处。

同样的伪纪录片拍摄手法,同样的晃动业余的手持摄影,同样表面粗糙的制作,同样的低成本。

但这些,都不是它们吸引人的必要条件。

《中邪》的导演马凯,早就一语道破了恐怖片好看的根本要素——

故事。

而《不思议:录像》,恰恰带给了我们一个个短小精悍、细思极恐却又发人深省的好故事。

作为系列剧,最新一季的《不思议》有很多相同的特质。

耳蜗、肢体、指甲、眼瞳、舌头、骨肉……都是人身体的一部分。

而人类,对自己的器官,天生有恐惧。

看到断肢、头发、内脏、头颅,人们都会忍不住捂着眼,因为这些预示着死亡。

再深究一下,拍摄手法上,这三个故事也异曲同工。

故事都发生在狭小逼仄的空间内,凶手从始至终一直都在摄像机下,剧情转折全靠黑灯瞎火的断电和开门关门的“假离开”承接,故事都有关杀人和死亡……

这么多相同点,为什么每个故事我们还看得津津有味,细思极恐?

因为它巧妙地把我们,都拉进了真实生活的真相里。

《不思议》把镜头对准弱势群体,向我们展示了人世间无端的偏见和邪恶。

你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琐事中的一言一行,曾经给别人带来过多大的创伤。

《不思议》将这种创伤恐怖化,并把它放大,大到吓得我们脊背发凉,也大到足以能勾起我们曾经的记忆。

几句话,几个恶作剧,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更无关生死。

可你永远不知道,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多轻。

不经意间,我们可能就成了剧中那些不怀恶意的恶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