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心”悲剧一再发生,急救没那么复杂,但也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原标题:“揪心”悲剧一再发生,急救没那么复杂,但也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高以翔,图片来源:豆瓣

上周发生了数件让公众“揪心”的事:11月27日凌晨,演员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追我吧》综艺节目时心源性猝死;11月29日,北京地铁2号线一名男性乘客心脏病突发,在车厢内倒下;还有刚刚与网易达成和解的前员工,也是在工作期间患上了“扩张性心肌病”……

“揪心”的不止眼前的新闻,据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发布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8》显示,中国约有2.9亿人患有不同程度的心血管病,并预估每年发生心源性猝死54.4万例,几乎每分钟都有人倒下。

不过,心脏病的患病原因和并发症状有所不同,例如,29日在北京地铁倒下的乘客,其家人说他们此行就是来北京治疗扩张型心肌病的,那位前网易员工患上的也是这种病;但高以翔的心源性猝死就是一个健康的体魄处于高度疲劳、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而诱发的,此前毫无征兆。

扩张性心肌病,图片来源:腾讯医典

虽然有时候看似防不胜防,但在现在医疗条件下,将心脏病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最有效的方法是急救得当

在高以翔的悲剧中,就是因为节目组没能在他倒下后立刻发现并实施抢救,但更应该受到责问的是为何在现在没能及时配备相应的医疗设备与医护人员。

而北京地铁2号线地铁站事后也被曝出没有配备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自动体外除颤器这一紧急救助装置,导致该患病乘客错失了“黄金救治时间”。实际上,早在几年前“地铁站未设置AED”就曾引发舆论争议,2016年,34岁的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倒在北京呼家楼地铁站,地铁工作人员只能打电话,无人参与心肺复苏,也没有AED,最后金波不治身亡。

公共场所的AED设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3月,新京报记者曾探访北京25个人流密集场所,发现仅9个配AED ,在多个地铁站均未发现安装AED。这说明,一再发生的心源性猝死的悲剧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公众需要一点医学常识,公共部门则需要将这些常识转化为便捷、人性化的服务设施。

在人类医学史上,急救的历史其实并不长,20 世纪80 年代以来,由于手机和互联网实时通信的实现,运输病人和工作人员的快车、直升机、飞机和快艇速度不断加快,以及在诊断和治疗方案中使用计算机,急诊医学才加速发展。急诊医疗人员也越来越专业化,逐渐从记不清急救方法而惊慌失措的业余人员,向如今训练有素、合格、不断自我完善的急诊专家转变。

我们如何正确认识急救?以下内容摘自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DK医学史》,希望能够对你了解急救有一个帮助。

“发生重大事故。通知所有的急救员、护理人员和其他急诊医生。迅速启用空中救护。联系好ER(急诊室)、ICU(重症监护病房)、CCU(冠心病监护病房)、HDU(血液透析室)。做好伤员分类,准备SCA(心脏骤停)、MI(心肌梗死)、CAB(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CPR(心肺复苏)、defib(除颤器)、AED(自动体外除颤器)。检测BP(血压)和其他重要生命体征,检测sats(血氧饱和度)……”

医学充满了首字母缩略词、缩写和术语,急诊医学是其中缩写词最丰富的分支,在一定程度上,这是为了在这个时间最宝贵的医疗领域缩短说、读、写的时间。

从古罗马、古波斯和古中国战场上的急救程序(主要是在伤口附近绑紧止血带,或用匕首和从衣服上撕下的线来粗略地缝合伤口)到如今复杂的EMS(急诊医疗),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历程。

急诊医学的起源

急诊医学源于何地?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期间(1096—1099 年),欧洲军队组织了诸如耶路冷圣约翰骑士团(医院骑士团)等团体,他们专门负责抢救战斗中受伤的士兵,帮助需要医治的朝圣者。英国的主要急救组织之一—圣约翰救护机构(St. John Ambulance)的起源,即可上溯到这一时期。尤其是在欧洲,这种秩序贯穿于中世纪晚期,直到文艺复兴。

拿破仑军队首席外科医生多米尼克·让·拉雷(Baron Dominique Jean Larrey),图片来源:美术网

19 世纪初,战地外科医生多米尼克·让·拉雷及其顾问开创了救护车的理念—他们用快速马车来运输拿破仑军队中的伤员。他们安排医务人员做前线人员,并建立了战斗医疗设施—或者说战地医院的雏形。拉雷的团队,改进了伤员分类的理念—在面对数量巨大的伤亡时,快速评估并排列伤员治疗顺序。那些最可能得救的人,会被优先考虑,优先于那些不做医疗处理也可能恢复的人,以及那些即使接受治疗也很可能死亡的人。

拉雷设计的救护车,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时,人们通过一种急救包装置通过将烟草产生的烟雾吹入患者肺部,来抢救心脏停跳和呼吸停止的人。如今,急诊医学中最常见的疗法之一是口对口式人工呼吸,或称人工呼吸。这种做法历史悠久,在古代和中世纪都曾被人们提到,但直到18世纪,它才成为常规做法。

1744 年,苏格兰外科医生威廉·托萨赫(William Tossach)记录了一个他抢救一名昏迷煤矿工的实例:“他的心脏和动脉都没有半点儿搏动,且没有一点儿可被观测的呼吸……我把我的嘴靠近他的嘴,尽可能地朝他吹气,但忘了堵住他的鼻孔,所有的空气都从中而出;因此我用一只手捂住他的鼻孔……我再次吹起来……完全用气息来使他的胸部鼓起……我立刻感觉到他六七次非常快的心跳。”

18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因为“救援组织”的建立,这种做法传遍欧洲和北美—主要是为了救治冬季掉入冰河冻僵的人。有时人们会使用鼓风机(其可以用于吹烟雾而非空气)为其通气,但口对口的方法被证明更为有效。

这就是急诊医学中最知名、最引人注目的技术之一—心肺复苏的演化历程。

心肺复苏演示图,图片来源:昵图网

20 世纪早期,在辅助呼吸的“肺”部分之上,又添加“心”部分—胸外心脏按压。在胸骨上施加有规律的按压,挤压下面的心脏,迫使血液沿动脉流出心脏。心脏中的瓣膜和主静脉中的血液保持某种单向循环流动,并且保证将一些氧气分配至重要器官——关键是分配给大脑。到了60 年代,心肺复苏建立在了更科学的基础上,不仅适用于溺水者,且也适用于心脏骤停等紧急情况。

心脏骤停有多种病因,它是心脏病发作的常见形式——当动脉内称作动脉粥样硬化的一块脂肪沉积物脱落,并形成血块,阻塞供应心肌的动脉时,就会导致心肌梗死。抢救心脏骤停是医疗急救的主要工作之一。

ABC治疗方案

心肺复苏是被称作“ABC”的治疗方案的一部分,“ABC”治疗方案用于治疗没有可检测呼吸或脉搏的无知觉患者。

ABC 是气道(air way)、呼吸(breathing)、循环(circulation)的首字母缩写:

A, 确保通入肺部的气道畅通无阻;

B, 通过口对口来辅助呼吸;

C, 通过胸部按压来促进循环。

每个步骤都与下一个环节的成功息息相关—例如,如果呼吸道被呕吐物等物阻塞,那么辅助呼吸就没有任何意义。

ABC是20世纪50年代彼得·沙法(Peter Safar)和詹姆斯·伊拉姆(James Elam)医生在美国阐释的概念。2010 年,美国心脏协会(AHA)和其他美国专家建议将ABC 改为CAB(除新生儿外),并将按压频率从每分钟60 次提高至每分钟100 次。这使得第一个任务从检查呼吸道并辅助呼吸,变成了按压和保持循环。

美国心脏协会解释说:“ 在A—B—C 顺序中,急救者打开气道以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或取出心肺复苏屏障物及其他通气设备时,通常会延误胸部按压。通过将顺序改变为C—A—B,就能较早地进行胸部按压,而辅助通气则延迟至胸部按压的第一周期完成(应该在大约18 秒内完成30 次按压)。”

先进行胸部按压,辅助呼吸的开始只会被延迟不到20 秒,而大多数人可以屏息比这更长的时间。最近的另一个趋势是忽略辅助呼吸,一旦呼吸道清理干净就集中进行胸部按压,因为按压也会使一些空气进出肺部。

除颤器

一种CAB / ABC 的变体加上了D,D 指“defib”,即心脏除颤—对胸腔和心脏进行谨慎控制下的电击,试图使心脏的电控制系统恢复正常。心脏除颤器已经存在了一个多世纪,虽然最初人们只打算将其用于动物身上。

上世纪带有充电电池的便携式除颤器投入使用,它们小巧便携,在急救服务和医院中非常实用

1947 年,医院对在开胸手术期间暴露出来的心脏,第一次使用了除颤器。从50 年代中期开始,除颤器开始用于闭合的胸腔,方法是将电极片紧贴在皮肤上。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便携式除颤器出现,很快就装备在大多数救护车和急诊医疗运输工具上。

70 年代,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医生阿奇博尔德·沃伦·阿奇·迪亚克(Archibald Warren“Arch”Diack)及其合作者设计出了一台新型装置—现在被称为自动体外除颤器(AED),在英国80 年代试用的早期版本,名为救心机(Heart Aid)。电子设备使自动体外除颤器更小、更易于使用,它们在连接到患者之后,可以进行紧急诊断并进行适当治疗。如今,只接受过初级培训,甚至没有接受过培训的人都可以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它被安装在办公室、工厂、商场、游泳馆和健身房等各种场所。

黄金一小时

医护人员将病人送至急诊室的过程中,用途中的时间评估其状况并提供初步治疗。

医院急诊评估准备完善而快速。传统上,急诊评估中检查的四个主要生命体征是体温、心率(脉搏)、血压和呼吸(呼吸频率)。一些评估方案中还有瞳孔反应、疼痛体验和血氧饱和度(血液携带的氧气比例)。

除脉率外,脉搏血氧仪还用于无创、便捷、连续地测量血氧饱和度;在指尖或耳垂处的微型夹式传感器,用特定波长的光来检测红细胞中有多少血红蛋白是含氧的氧合血红蛋白的形式。最需要治疗的急诊病人,可能会被送入ICU、CCU 或类似部门(其确切名称因地而异)进行治疗。例如,危及生命的心脏病可能需要被送入CICU(心脏重症监护病房),而新生儿则会被送入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

反映直升机急救的日剧《CODE BLUE》,图片来源:豆瓣

“黄金一小时”概念已经深入人心—这一理论认为,在受伤后60 分钟内实施急救,成功率最大。后来,又进一步产生了“白金十分钟”的概念—急救医疗技术员或护理人员对急诊病人进行病情评估、处理和启动运输应花费的时间。

简而言之,就是辅助人员花费时间在黄金一小时应占的比例。随着救护车队伍变得更加训练有素,他们的设备变得越来越全面复杂,挽救生命和改善最终治疗结果的机会,就取决于急诊医疗的最初几分钟。

[英]史蒂夫·帕克 《DK医学史:从巫术、针灸到基因编辑》 李虎译 中信出版集团·新思文化 2019年11月

(本文由出版社授权发布,编 / 俎燚楠,审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