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0条羞辱短信曝光后,我目睹了一场无声的谋杀

原标题:40000条羞辱短信曝光后,我目睹了一场无声的谋杀

此后的人生里,请做个温暖纯良的人。

01

11月,也是一个悲凉的月份。

前段时间,那个曾经答应带着雪莉那份努力活下去的具荷拉,最后还是在家中死了。

看回她这一路,真的走得很难。

去年九月份,她先是遭受前男友家暴,被公开性爱视频,一度患上抑郁症。

在这期间,她所遭受的语言暴力一刻不停。

有的攥着她的性爱视频指指点点,有的骂她走光博出位,有的骂她不要脸......

众人极尽污秽之词,把她羞辱得体无完肤。

她曾发文恳请网友停止语言暴力,却收效甚微。

今年五月份的时候,她说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好在经纪人及时到她家中,及时把她抢救了过来。

然而,即便经历过这次自杀,周遭的恶意依旧没有减少,她还是活在恶评之中。

上个月好友雪莉离世让她饱受打击,种种痛苦的事情交织,让她感到非常辛苦,抑郁症被一再加重。

直到前几天,她终于还是承受不住恶意,离开了人世。

你能想象吗?一个本身患有抑郁症想要自杀,经历了好友离世打击,却一度表现得十分坚强,想带着好友那份努力活着的人,最后却死了。她承受的痛苦该有多大?

所有曾经对她网暴过的人都是凶手,一步步将她推向深渊。

可怕的是,在我们生活中,这样的语言暴力也随处可见。

我无比心疼具荷拉,和一群同样遭受过语言暴力的人。

刀子不扎在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有多痛。

那些因为语言暴力带来的苦,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多得多。

△ 具荷拉遗照

图片来源 | @新浪娱乐

02

我想很多人会觉得,随口一句谩骂,对别人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事实上,但凡恶语,都会让人心寒。

而我们绝大多数人,其实从小到大都活在语言暴力中。

之前全球儿童安全组织Safekids发布过一组海报,关于语言暴力对孩子的伤害。

每一张像极了我们的童年。

考试没考好,父母会说:

你脑子让猪吃了吗?

考成这样还有脸回家?

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就会引来父母斥责:

天天毛手毛脚,你上辈子是闯祸精啊?

家里有你,真倒大霉了!

出去和朋友玩耍,玩到一身脏兮兮,父母又会火冒三丈:

没见过这么脏的孩子。

你是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吗?

从海报中你也能看出,语言暴力如刀锋,在每个孩子身上刻下一道道很深的伤疤。

而这些伤疤,即便多年以后愈合,也会留下痕迹。

长大以后,我们所遭受的语言暴力又会换成多种形式,继续留在我们身边。

《人类实验室》曾做过一个测试,邀请了20名匿名观众来评价3名嘉宾。

结果不堪入目。

一身纹身的纹身师,被骂没文化、不正经、头脑简单......

爱好cos的小学老师被骂得更凶,脑残、和摄影师睡过、可约......

好看的夜班护士呢,被骂人肉炸弹、胸大无脑、勾引男人......

所有的侮辱就像刀一样扎在这三个人的心口上,他们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而这些,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并不少见。

你若胖点,就会听到“死胖子”、“肥猪”、“油腻”等等侮辱。

你若长得好看,则会被扣上“骚”、“荡妇”等等帽子。

身体有任何缺陷,都会被人揪着不放,以各种污秽之词来谩骂。

除此之外,当你周遭的人都结了婚,而你还没结的时候,又会被人说三道四,“是不是没人要”、“这样怎么嫁出去”......

如果你穷点,别人会冷嘲热讽,“一点出息都没有”、“谁还会要穷鬼”......

倘若工作遇到了点难题,听到的斥责也极尽难听,“你猪脑子啊”、“你还有什么用”......

可以说,语言暴力已经潜藏进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近乎泛滥。

知乎上有一提问“语言暴力对一个人的伤害有多大?”网友@鹿丘的回答让我很感触:

在你今后对我好的日子里,都像错觉。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语言暴力到了一定程度,那些受害者再难相信自己会被别人爱,值得被爱。

于生活中,他们活在否定自己的生活中,逐渐变得冷漠消极,不爱与人打交道。

最糟糕的,他们或许成为下一个进行语言暴力的施暴者。

如此,便有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世间的恶意。

想来其实挺悲哀的。

03

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

当语言暴力一步步升级,便成为一个又一个的梦魇。

记得当初的江歌案吗?江歌妈妈在为女儿艰难维权的过程中,始终都遭到别人恶意的辱骂。

那些人骂她戏精,没修养,给她起恶毒的称号,还声称她为女儿讨回公道只是在做戏。

这些诋毁一度加重了这个可怜母亲的丧女之痛。

去年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中,真相尚未浮出水面,可当人们看到一段公交车与一女司机的小车相撞时,便将所有罪责推脱到她身上。

之后不明真相的人们又对她进行各种抹黑谩骂,尽管最后证明了女司机是受害者,很多人还是不依不饶。

而这让死里逃生还受了伤的她再度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

不久前雪莉去世,生前她就遭受了无数语言暴力。

很多人给她扣上“自我放飞”的帽子,骂她不穿内衣,以各种污秽之词来侮辱她。

她越无奈,那些人就骂得越欢,完全不用负任何责任。

这也导致她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到最后被逼着走向自杀之路。

看到了吗?语言暴力给人的伤害就是这么恐怖。

可怕的是,这些语言暴力事件中,施暴者都对自己的罪行不以为然。

前段时间韩国一档节目《想知道真相》采访了一群网暴过雪莉的人。

他们之中,有的觉得明星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所遭受网暴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无须为此负责。

有的已经忘记了自己曾对她的辱骂。

还有的觉得自己只是开了一个玩笑,根本构不成任何伤害......

即便最后雪莉因他们而死,他们也不会对此感到愧疚,相反的,他们还会变本加厉,把对待雪莉的恶施加到其他无辜的人身上。

想起著名心理专家马歇尔·卢森堡一句话:

也许我们并不认为,自己的谈话方式是暴力的,但语言,确实常常引发自己和他人的痛苦

事实上,语言暴力比之身体暴力,带来的痛苦往往更深。

而施暴者面对自己罪行,能做到如此坦然,想来难免后背一凉。

04

其实最可怕的语言暴力,是来自亲近之人的。

最亲的,往往伤你最深。

曾有人采访了沈阳少管所6名少年犯,他们的共同点是,犯罪之前都遭受过来自父母的语言暴力。

他们被迫在语言暴力的环境下成长,废物、猪脑子、丢人等等侮辱性词汇充斥在他们左右。

这些就像一把把凶器,把人伤得遍体鳞伤。

以至于最后这些孩子心理都逐渐扭曲,用以暴力,犯下罪行。

孩子如此,大人也不例外。

之前有一名在美留学生,交往了一个韩国女友。

但在后来的交往过程中,女友每天都会给他发800多条辱骂短信。

你去自杀吧。
你去死吧。
没有你的存在,我和你的家人以及全世界都会过得更好。
......

前后发了40000多条后,他的抑郁症不断加重,最后不堪重负跳楼自杀。

看到了吗?这些来自亲近之人的语言暴力更像谋杀,他们满嘴是爱,面目却狰狞得可怕。

而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正在伤害着你,所以下次,还是会以同样的方式来伤害你。

盖瑞·查普曼说:

长期以来饱受语言虐待的人都说,我的情感已经死了,我以前会觉得受伤和愤怒,但现在,我所有的感觉就是冷漠。

时常会听人说,那些遭受到语言暴力就要生要死的人,只是心理素质差。

但其实,他们都低估语言暴力对人意志的消磨。

想起心理学家胡慎之说过:

语言暴力真的很恐怖,它不像暴力一样,会立刻产生伤害,但语言暴力,就像是一把刀子,在人的心口狠狠拉上一道,这个伤口,有些人一辈子都好不了。

有时你一句自认为的玩笑话,对别人的伤害可能是一辈子的。

让我更害怕的是,受害者长期处于语言暴力的环境,最终也会变成施暴者,继续祸害着别人。

如此往复,便会形成一个怪圈,吞噬着无数无辜之人。

那天,该有多糟糕?

在雪莉去世后,我看着很多人在悼念着她,我一度以为这个世界会变好。

可当我看到具荷拉离世,我确定了,那些施暴者还没醒悟,他们不过是换了一个攻击对象,继续祸害人间。

这个世界好像不会好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语言暴力才能彻底停止。

可我知道这是言论自由的时代,永远不是言论暴力自由的时代。

我们总该为此做点什么。

哪怕我们不能改变黑暗,也请不要与黑暗为伍,千万别把这世界让给那些施暴者。

不管过往如何,都请在此后的人生里,做个温暖纯良的人。

参考资料:

《请不要再给我贴标签了》人类实验室

《语言暴力对一个人的伤害有多大?》知乎提问

《重庆公交车坠江,围攻“女司机”跑偏了》新京报

《雪莉去世第42天,闺蜜具荷拉离世,韩娱圈究竟怎么了?》腾讯新闻

《女孩发4万多条诅咒短信男友不堪忍受终跳楼》科技生活快报

《想知道真相》

《拒绝语言暴力》

/今日作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国馆原创,转载请注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