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增的泛访谈节目,“洗白”、立人设专属?

原标题:陡增的泛访谈节目,“洗白”、立人设专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明星们开始习惯在访谈类综艺节目中吐露心声。

比如于正在《仅三天可见》中真情流露,在《奇遇人生》中,谭维维面对镜头真诚谈起自己曾经对“超女“头衔的抵触。从一开始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到如今的释然,这段发生在旅行中的对白也让观众认识到舞台之外更真实、更温暖的谭维维。

近年来,这种包裹在真人秀综艺中的访谈节目越来越多。如《送一百位女孩回家》、《漫游全世界》等等。散漫自由的节目调性和真实记录的镜头,将嘉宾表现得更加生活化、真实化,从而树立更加立体丰满的人设形象,直击观众内心。

自我革新:从棚内走向室外

在传统采访综艺中,嘉宾与主持人往往是一种固定的二元问答模式,一问一答的内容即为整个节目信息的主要来源,如《金星秀》《非常静距离》《鲁豫有约》等等。但在全民娱乐的大背景下,单调的问答模式远远满足不了观众日益增长的猎奇心理,访谈类节目也开始自我革新,想方设法为内容加料。

一开始,访谈类综艺并没有突破棚内的限制。

对于访谈而言,固定的对话环境往往显得更加真诚正式。因此,访谈类综艺并没有一开始就离开棚内,而是将形式创新与访谈线索相结合,在挖掘嘉宾故事的同时增加新的看点。

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是《拜托了冰箱》,节目通过打开冰箱为切入点,向观众分享明星嘉宾的真实生活。何炅和王嘉尔每拿出一种食材,便会向观众呈现出嘉宾一个有趣好玩的真实故事,如:谢娜、魏大勋、杨迪之间的“抠门“师徒情,关晓彤身材保养的困扰,李宇春“宅厨娘”的反差属性等等。

由冰箱到人生态度,《拜托了冰箱》以美食为纽带穿插各式明星的私密猛料。“饭桌聊八卦”的轻松氛围和现场mc幽默风趣的抛梗,使整个节目成为经典的访谈“下饭”综艺。同样类型的还有《拜托了衣橱》《姐姐好饿》《真相吧花花万物》等等。

这些节目将衣橱、网购账单、美食等具有生活气息的话题为切口,掀开明星嘉宾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习惯、价值态度等等。在挖掘故事的同时,增加更多娱乐化的元素,使节目更加欢脱、好玩又好笑。比如《姐姐好饿》中,杨幂、黄渤在面对小S犀利提问时的高情商回答一度被称为综艺经典。

在棚内革新和真人秀的基础上,访谈类综艺开始走向室外,用真人秀镜头记录嘉宾的日常生活,用观察和随意聊天代替你问我答的形式,回应更为犀利深刻的话题。

比如已经走过三季的《送一百位女孩回家》中,节目用陪嘉宾回家的形式,与她们展开对真诚的对话,如:柳岩痛诉被分手、杨超越“锦鲤”人设、林允游乐园等等。媒体人丁丁张以非主持的谈话方式,将都市女性的坚持和独立成长心路一一展现。

前段时间频繁上热搜的《仅三天可见》,也同样是一档将访谈与真人秀混搭的综艺。在节目中,镜头跟随姜思达走进明星的社交场景,真实记录明星的日常工作与生活。就连于正打电话向工作人员发火这样的场景,也丝毫不避讳。

最近正在热播的《奇遇人生》,更是拓宽访谈综艺与真人秀相融合的边界。节目给出的口号是:“奇遇人生,并不仅仅是去另一个地方看风景,而是去遇见另一种不同的人生。”确实,阿雅也会带领每一期嘉宾去拜访世界各地的人们,如在冰川旁燃起火焰的刘雯、第一次住在日本平常人家里的周迅等等。

但在展示别人人生的同时,节目也会引发嘉宾对自己人生的回忆和感触。平实的镜头和不慌不乱的节奏,让艺人从旁观者的视角中转移到自身,对自我发问。就像周迅问出“奶奶觉得人生是什么?”后直言自己是个怕死、悲观的人;在养老院看到深情凝望自己失忆老伴的道子,忍不住转到门后偷偷落下眼泪。

殊途同归:观众猎奇心理的产物

对于这些节目而言,访谈已经成为节目或有或无的元素,制作组更倾向于以轻体量纪录片式的手法,来完成对镜头人物最真实、最立体的塑造,用最原始的情感来激发网友与艺人之间的共情,达到感同身受的理解和垂怜。

在共通的制作理念之下,这些节目虽题材各异,却呈现出了统一的审美风格。

1. 轻体量的腰部综艺

在琳琅满目的综艺市场中,这些节目并不起眼,甚至常常被当作腰部综艺出现在各大网络视频平台的招商会中。如搜狐视频便直接用“小而美”“轻而精”对《送一百位女孩回家》做精准定位。

而最能够直观体现体量之“轻”的,便是这些节目的时长。制作组并没有像其他S级综艺用动辄两三个小时的镜头来满足观众的好奇心,而是以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将人物故事、心路历程娓娓道来,节奏恰当,内容点到为止。《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爱思不si》等节目时长甚至不到半个小时。

轻体量还体现在节目内容的梳理,比起以往热闹的棚内访谈,节目更追求嘉宾对自身的一种发问与反馈。因此,节目中大多数是嘉宾顺其自然地倾诉,随行者更多扮演的是陪伴者和观察者的角色,其他人物环境则顺势成为整个故事讲述的背景板。

时长短、内容可看性强……这些特征也使得节目成为各大网播平台填补腰部综艺框图的首选。如爱奇艺《漫游全世界》、腾讯视频《奇遇人生》《仅三天可见》等等

2. 热门话题、犀利问答

同时在话题选择方面,这些节目也显得更加犀利大胆。

一方面,节目组所邀请的嘉宾都是具有一定话题争议的人物。如在《创造101》刚刚结束之后,《送一百位女孩回家》便邀请到杨超越大谈“锦鲤”人设;《仅三天可见》选择了具有热搜体质的于正;新节目《爱思不si》的首期嘉宾便是刚刚晋升为“国民流量“的肖战。

另一方面,节目组所提出的问题也直击艺人的敏感点,百无禁忌。如《奇遇人生》中冯绍峰回应去年结婚、生子等一系列感情舆论;《送一百位女孩回家》中包文婧借采访反击用孩子炒作;杨紫在《拜托了冰箱》否认女孩子人设争议等等。

这样的犀利风格在马薇薇的《爱思不si》得到极致体现,节目为每一位嘉宾量身打造主题,七日七问、七日七思,辛辣发声。如向佐“豪门的秘密“、柳岩“性感”“野心”、吴青峰“低级”“敏感”、肖战“爆红”“约束”等等。

3. 低点击,高讨论度

不得不承认,这种打破陈规的碰撞极大地满足了观众对娱乐明星的猎奇心理,使得节目一经播出便火速登上各大门户网站的头版头条,引起广大网友的热烈讨论。如《仅三天可见》中,姜思达与于正之间的对话引起网友对情商的探讨,#姜思达说于正烦人##于正 仅三天可见#等热搜话题居高不下。

同时,节目真实、直白的风格也突破观众对真人秀综艺的部分偏见,广受好评。如《奇遇人生》第一季凭借8.9分成为去年年度口碑综艺;姜思达的《仅三天可见》也拿下了8.2分的好成绩等等。

但玩味的是,这些看似讨论火热的综艺却并没有拿到与之相称的点击成绩。《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第三季播放量截至收官也不过6亿上下;《奇遇人生》第二季播出过半,只拿下2.97亿点击量;同期上线的《仅三天可见》甚至才堪堪2000多万。

看着热闹,内里却十分惨淡,这样的落差实则并不奇怪。

虽然节目绞尽脑汁为内容加馅加料,但不可否认,人们关注的仍旧是最吸引眼球的热门话题;同时,碎片化的网络传播模式也使得观众吃瓜变得更加快捷。当人们的猎奇心理被网络平台的碎片视频满足之后,观众也失去了看完所有节目的耐心。

而在越来越多的同类型节目出现之后,观众也出现了审美疲劳。

尤其是第一批在镜头前真实表达自我的明星在吃到反差红利后,大量争议艺人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观众面前。虽说艺人及团队本身无法预测播出后的舆论反应,但这样的行为却常常引发“立人设”“洗白”“作秀”等舆论争议,令节目口碑大打折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