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探访:这里是印度洋最后一块处女岛

原标题:深度探访:这里是印度洋最后一块处女岛

原创: 环行星球 环行星球

图文:审稿-周都督、排版-斯凯勒

封面图:©Vladimir Melnik / Shutterstock

文中未特别标注的照片和视频:©萨马尔罕

文/萨马尔罕

半年前,一次吃饭过程中,我的朋友申洋说起「外星球」索科特拉岛,他讲到岛上的动植物是何等奇特,自然环境是何等极致原始。甚至将该岛列为了他此生必去的旅游目的地之首。

这份溢于言表的热情和激动,深深感染了我。于是乎,在查阅了有限的国内外视频资料,以及零零星星的国人游记后,我决定亲自前往该岛探访一番。

索科特拉岛有几个非常牛的名号,比如:世界上最像外星球的地方、印度洋的加拉帕戈斯、印度洋最后一块处女岛。前两个称谓不难想见,因为岛上的生物与地形地貌非常独特,这正是对此的最高礼赞。

而称他为印度洋最后的处女岛,则是由于很少人能造访这里,甚至大部分的人都从来没有听说过它。连自称为旅游达人的我也才是半年前偶然得知。

索科特拉岛,地图源:google map

那么,索科特拉岛为何会如此的冷门?我总结了一下,有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是它地理位置的特殊:其北距也门本土360公里左右,西距非洲角(索马里半岛)200公里左右。也门战乱加上索马里海盗肆掠,使得很多旅行者望而生畏,屈指可数的造访者们带回的文字图片记录并不是非常完备,也就没法在群众中普及开来。

第二是该岛旅游信息的匮乏:其隶属也门,由于也门战乱,中国驻也门大使馆自战乱开始后就一度处于关闭状态,所以关于也门的旅游签证、机票,以及当地的住宿、游玩项目等信息,都处于一种模糊甚至与世隔绝的状况。这也是导致国人几乎没有听说过,或者不能亲自前往的原因之一。

索岛的地理位置,地图源:google map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旅行者,我当然能想到破解以上难题的办法。就在申洋跟我提起索科特拉岛两个月后的一天,我告诉他,我已经搞定了一切中间环节,定下了出发日期:9月24号。加入我队伍的还有我朋友张宇和小许夫妻俩,以及张旭,他们都是勇敢的人。

日期定在9月24号(周二)也是有很大的讲究。因为索科特拉岛每年的5月初至9月上旬为风季,不太适合旅行。而目前世界上飞索科特拉岛的飞机只有一班,每周三凌晨从开罗起飞。

除了在飞机上熬过的两个通宵令人疲惫、在也门塞云机场转机等待的时间稍长、以及从开罗到索科特拉段飞行时内心故作镇定实则有些慌乱之外,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到达索科特拉的时候已是中午,比原计划晚点4个小时。我们的地接阿德南早已等候在机场。入境手续简单至极,无非就是护照和工作签证(也门目前不办理旅游签)。

索岛的机场

从破旧极简的机场到索科特拉首府哈迪布,驾车需要20分钟。哈迪布的建设状况不太乐观,人口只有8000人,毕竟也门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最贫穷国家的行列。

我们在阿德南安排好的餐馆吃过午餐后,就入住当地最好的酒店,洗簌然后蒙头大睡了一下午,直至夜幕降临,我们才外出吃晚餐。

索科特拉首府哈迪布的街道

当地的餐食

其实无论是哈迪布的城市旅游设施还是当地的餐食,我们都是有心理准备的。索科特拉的精华在于其独特且独有的动植物群落,与极致原始的自然环境,我们对接下来6天的探索有很大的期待。

或许是鲜少见到中国人,当地人对我们非常好奇。

第二天一早,我们起床用过早餐后,就开始了行程。第一站是Homhil自然保护区。这是一个综合性自然保护区,距离哈迪布车程约1.5小时,位于海拔500米的山顶上。从平坦的海滨公路转至山间小路后,路况不是很好,盘山公路非常陡峭,所幸我们的司机Mahmud经验老到。

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大量著名的沙漠玫瑰(也因为其奇特的外形而被称为瓶树)。瓶树的开花期是每年三月,但当时发现其中一些调皮的,已经在顶端结出了零星花朵,可能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吧!

瓶树

据向导Mehdi说,岛上的800多种植物里,有200多种都是索岛所独有,而且几乎每一种植物都有不同的药用价值。Mehdi对这些植物的效用可谓了如指掌:

他随手摘下手边一种植物的树枝,把汁液滴在手上,说这可以起到止血的功效;又随手摘下另外一种植物的叶子揉烂了抹太阳穴上,说这一种可以治疗头疼;还有一种呢,是从树枝摘下来后,可以直接当牙刷,用这个刷完,牙齿就blingbling了。真是像极了我们的中医,万物皆可入药。

在Homhil保护区里,生长最多的是:沙漠玫瑰、乳香树、龙血树、黄瓜树等植物。在这里面,乳香树和大龙血树最负盛名。据传法老时期,会有埃及人来到这里,购买大量的乳香,带回埃及后用以制作木乃伊。而那时的乳香价格甚至贵过黄金。

乳香树

大龙血树,也称阿拉伯龙血树,主要分布在索科特拉岛,全世界150种龙血树里,要属索科特拉龙血树的树体生态结构最接近原始状态。其药用价值也是巨大,它所分泌出的树脂,在中医里是一味名贵药材,被称为血竭,有活血定痛、化瘀止血的功效。而在索科特拉当地,血竭主要用于刚分娩之后妇女的调理。

大龙血树

索科特拉的龙血树基本都是几百年树龄的,几乎看不到小的龙血树。这是因为索岛引入了羊这一动物后,它们一直处于无天敌状态的疯狂繁殖中,吃掉了大量的小龙血树,甚至其他对它们无害的植物幼苗。

埃及秃鹰也是索岛的一大特色。但这些秃鹰似乎根本不惧怕人类,反正只要哪里有人类野外烹饪的动静,他们就会从四面八方围拢来,我觉得更像是一群外形特别而又会飞的鸡。

埃及秃鹰

在棕榈树下用过简单的午餐后,我们继续深入保护区。越深入,龙血树和瓶树的数量就越多,地貌也逐渐变化,怎么都感觉是跟外星球一样。

在棕榈树下午餐

走在Homhil综合自然保护区内,无时无刻不感觉像行走在外星球的表面。石灰岩、火山岩、河床上的巨型鹅卵石,加上一系列造型怪异的龙血树、沙漠玫瑰、黄瓜树等等,我脑子里浮现的是火星救援、星际迷航……

走到路的尽头,是一处巨大的宛如瀑布一样的下坡路,可以从高处俯瞰到一波小小的、碧绿色的池子挂在半山腰。下到池边,扑面而来的是一大片海天相接的蓝色,再加上近处这一波碧潭,两者相映成趣,让人惊艳万分。

超五星级天然泳池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幅景色应该只能出现在画布上。惊叹于眼前美景的同时,我们也迫不及待地换上泳装在这超五星级的天然观海泳池中畅游一番。

莫不是Mehdi的再三催促,只怕我们几个人真的就想在这里露营了。

从Homhil保护区回到平原地带,日薄西山。我们以最快速度到达Arher白沙丘,并决定在此露营。

Arher白沙丘也是大自然中风沙与山合作的又一出色作品。每年5-9月的风季,印度洋上刮来的大风将沙滩上的沙层层掠起,又裹挟至山脚,经年累月,堆砌成一座座高达数百米的白沙丘。这也是世界最大最高的海边沙丘。

在白沙丘下露营

从山上流下的淡水(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sweet water)在山与沙丘间形成一股暖暖的清流。这成为了我们在海水中嬉戏之后清洗疲惫身体的绝佳场所。此时星空也悄悄在头顶上盛放开来。

sweet water

寄居蟹刨出来的小沙堆

第二天,大家早早起床后,在溪流中洗簌完毕。我也趁Mehdi和Mahmud整理帐篷和做早饭的功夫,尝试着往白沙丘上攀爬。一两百米高的沙丘,想要爬到顶端还真不容易,爬到一半我就完全没了体力,无奈回撤到营地。

爬白沙丘中途放弃

在营地,大家一边看着大海,一边享用过早餐后,我们就继续出发,探索下一个目的地Dihmari。

在海边的早餐

Dihmari虽然极其荒凉,但同时也是索岛最佳的浮潜和深潜地。由于遭受了几次较大的台风侵袭,浅滩区域的珊瑚早已被摧毁的所剩无几,岸边散布、堆积着大量的珊瑚残骸。

而说到台风,据我们的向导Mehdi讲,2004年斯里兰卡海啸以来的几次海啸,对索岛的沿海房屋,和山区植物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我们在海拔500米的Homhil保护区时也看到了被台风连根拔起的大树。

由于索岛深潜设施的不完善,原本打算出海深潜的张宇,最终也放弃了。所以我们也只能在岸边浮潜、游玩。虽然浮潜体验不是特别愉悦,但这里极致原始的海岸风光还是让人欲罢不能,我们在这里呆了整整一个下午之后返回哈迪布。

在当地人家里做客

一种叫卡特的叶子,当地人宁愿不吃饭也要嚼

一群觅食的埃及秃鹰

一种音译为斯大林的鸟,仅存于索科特拉和不远处的索马里

第三天,我们深入到索岛中部,海拔800米左右的Dixam山区。这里是专门的龙血树保护区,也有非常壮观的大峡谷。

大峡谷

和山下平原地带相比,山区的温度与空气湿度更适宜龙血树成规模地生长。但肆虐的台风并没有放过它们。在公园里,我们就看到多株被连根拔起的大龙血树,可见台风之强劲。

Dixam山区的龙血树

被台风连根拔起的龙血树

和当地人的篝火晚会

第四天和第五天,除了参观Degob溶洞和海边沙漠Zahaq之外,我们来到了索岛最漂亮的沙滩Detwah。

溶洞

海边沙漠

简直可以将这里称为世外桃源,看似粗粝荒凉的山峦下隐藏着的是一个无人问津的海滩和泻湖。这里的沙子极细,沙滩一直延伸到海里达百米以上,而且极浅。Detwah在那一天又成为了我们几个人的私人海滩。我们一直玩到太阳落山才回到营地。

索岛最美沙滩Detwah

我们在Detwah的营地

当地人抓的龙虾

第六天是出海的日子。一大早,我们到达Klancia海滩时,就看到这里人头攒头。一些人在几辆货车旁,眼望大海,似乎等待着什么,而另外一些人,正在就刚捕获上来的金枪鱼等鱼类讨价还价。那一群在卡车旁边的人在等待什么呢?

klancia沙滩早上一景,有等待装卸货物的,有捕鱼而归的。

原来是一只只小船陆续地从停靠在深海区的大船上装卸各类货物,大船是从也门本土运载货物到此的。待小船一靠岸,那一堆等待的装卸工就蜂拥而上,将一箱箱的商品扛到卡车之上。可以想见,物资匮乏的索科特拉岛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取大陆的补给。

我们在八点左右乘船出海,一直沿着岸边的悬崖行进,中途看到了大量的海豚,以及远处浮出水面换气的鲸鱼。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航行,我们又来到了索岛第二漂亮的沙滩Shouad。跟Detwah一样,这里的沙滩和海水质量极高,只是在规模上比不了。索岛的行程也基本到此结束。

索岛第二漂亮的沙滩

苏联占据该岛时在海边放置的T34,用作海防炮。

文章开头已经说过,索科特拉岛有很多外界冠以的称谓,经过6天的探索,我发现,正如这些称谓所传达的,它真正的美就在于其拥有的独特的动植物群落、未被污染的极致原始生态、荒凉而又透露着蓬勃生机的自然环境、以及善良淳朴的人民。我也非常幸运能和我的几个勇敢的朋友到达这里并进行了深度的探索。

阅读原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