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战士对伙夫下令:你去捡柴烧水!不料,开会时伙夫坐在主席台上

原标题:小战士对伙夫下令:你去捡柴烧水!不料,开会时伙夫坐在主席台上

艰苦朴素、勤俭节约是开国元帅朱老总终其一生都在坚守和倡导的优良作风。朱老总曾作过一首诗首,诗曰: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勤俭建国家,永久是真言。

在革命战争年代,作为工农红军、八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总司令,朱老总始终和战士们一起过着艰苦朴素的生活。

著名抗日爱国将领续范亭曾经这样评价朱老总:“时人未识将军面,朴素浑如田家翁。”

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第一次见到朱老总时,坦言:“我难以相信他竟然是一个浑身沾满尘土,穿着蓝灰色的衣服,简朴得像个农民的人。”

德国友人、八路军少校军官王安娜(原名安娜·利泽)在《中国——我的第二故乡》一书中描述朱老总:“他的外表平平无奇,要是在人群中,恐怕一点也不引人注目。在延安,仍有不少人叫他的外号‘伙夫头’。”

在红军期间,“朴素浑如田舍翁”的朱老总曾多次被手下的红军战士当作伙夫支来使去。

有一次,一名小战士对朱老总下令:伙夫,你去捡柴烧水!不料,开会时,这名小战士发现这位伙夫(朱老总)竟坐在主席台上。

红军过草地时,在红三十军交通排当战士的杨勇德与部队的战友们走散了。

杨勇德走着走着,天黑了,碰上了一个穿着红军军装的人,腰上挂着一把手枪,人黑瘦的,貌不惊人,看上去像是一位伙夫。

于是,杨勇德对着这位伙夫下令:“老头,快去,捡点柴,烧好水,我要洗一洗。”

这个伙夫听罢,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乖乖地捡了一些干柴,就地开始烧水。

杨勇德走过去,和这个伙夫一边烧水,一边聊起来了。两人谈得很融洽。

走出草地后,一次,杨勇德参加红军大会,不料,他一下就懵了。

杨勇德和上万名战士坐在台下,定睛一看,不久前他下令烧火的那位伙夫居然坐在了主席台上。

杨勇德懵了,急忙问旁边的战士:“那个讲话的人是谁啊?”

“你还不知道?他是工农红军总司令、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朱老总呀!”

杨勇德听罢,心咚咚直跳,喊了一声:“哎呀!我咋就没看出来呢?我把朱老总当作伙夫了。”

把朱老总当作伙夫的,并非只有战士,还有许多群众百姓。

在瑞金的时候,朱老总率领一部分红四军战士,在瑞金与长汀两县交界的古城宿营,住在一栋土墙矮屋里。

矮屋里住着一位白发苍苍、满面皱纹的聋婆婆和一个八、 九岁的孙女桂香。两人相依为命,生活很艰难。

朱老总和她们说了一会儿话,打手势聊天后,走进厨房见两口缸里一点水也没有,于是就悄悄地到后面小溪边挑了两担水,倒在水缸里,最后又挑了水放在厨房里。

聋婆婆对此又感激又高兴。她回身取出几个鸡蛋,用红布包上,带着孙女,要去感谢那位给挑水的红军。可是,那位红军叫什么名字呢? 不知道。

聋婆婆看到的红军都是青年小伙子,数刚才到她家给挑水的那人年岁大,说话又和气,心想他大概是个“伙夫” 吧!

于是,她就来到红军的厨房里,问一个小战士:“小同志,你们那个老伙夫在这里吗?”

小战士感到莫名其妙,说:“我们这里都是小 伙子,哪里有什么老伙夫?”

聋婆婆听不清话,只顾焦急地在屋里来回找,谁也不知道她要找哪一个“老伙夫”。

正巧这时朱老总笑盈盈地走进厨房来了,聋婆婆一看,正是自己要找的“老伙夫”,连忙把红布包着的鸡蛋塞到他手里,说:“同志,小沟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几个蛋,请收下吧!”

朱老总关切地在她耳边说:“老婆婆,我已经吃过了,你老人家自己留着吃吧!”说着把鸡蛋放在厨房里的菜板上,就走了。

聋婆婆对那些红军小战士说:“你们这个 ‘老伙夫’真是好人。”

正说着,孙女桂香已经打听出了“老伙夫”是谁了,连忙尖着嗓子在她耳边叫着:“奶奶,那个伯伯不是伙夫,他是朱军长!(朱老总)”

聋婆婆一听,又惊又喜,连忙问小战士:“他真的就是从井冈山下来的朱军长?”

小炊事员肯定地点点头。

聋婆婆一听替她担水的是朱军长,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感慨地说:“呵!难怪他这样爱护穷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