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1500还要不回押金 32亿债务压顶的ofo到底还有没有出路

原标题:消费1500还要不回押金 32亿债务压顶的ofo到底还有没有出路

这年头,欠钱的才是大爷。

在经历了创始人与资方扯皮、决策翻车之后,一代名企ofo与其创始人戴威终于成了欠钱不还还花式赖账的大爷。

前一秒钟,我们还在被戴大爷的负责任言论花式洗脑,后一秒,就连客服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其实,ofo退押金难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经历了时间的消磨,公众的关注度早已不复以往,大多数用户的情绪也从彼时的愤怒、执着变成了现在的无奈甚至是放弃。

可是,对于戴威和他的小黄车而言,不管时间多长,不管债务多重,都必须扛过去。

重压之下,必有幺蛾子!

这不,前方有重要人员出没!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返钱程序走来了;他来了他来了,他脚踏用户智商进来了。

想要钱?先买个几千块再说!

这个返钱程序是个什么东东呢?

它是ofo在App内新上线的 “ofo返钱”功能,用户从ofo返钱上可购买京东、淘宝以及小黄车自己的“小鹿有货”的商品,标语十分吸引人:无需排队,直接退押金。值得注意的是用户如果同意,就将放弃对押金的索取,全额转换为该活动账户。用户的押金会以双倍返现的模式积累在账户中,用户必须要在天天返钱里消费得到一定的返现后,才能将返现一并取出,99元、199元押金的最高提现次数分别为5次和10次。

这就向外释放了一个信号:要么你的押金继续石沉大海,要么你就自己花钱消费拿回属于自己的押金。

WHAT?这是什么流氓逻辑?!

这还不算完呢。

对于返现类购物APP来说,返现金额和过程无疑是用户关注的焦点。

返现金额方面,多数商品的返现金额在数元至数十元不等。据ofo宣传,返利最高可达商品价格的40%。

不过,ofo并未在App内具体说明返现金额计算标准,小程序界面也显示,价值48.8元纸巾约返现0.18元、136元剃须刀返现0.05元。此外,更是有媒体测试发现,选购商品总价格1526.7元时,按照双倍返现规则,可提现200元,才相当于取回押金。

另一方面,从返现步骤来看,用户提现还具有延时性。消费后,用户只能在“领钱”版块的“即将到账”状态中查看收益;确认收货后,才可在次月25日结算并提现。

对于ofo的这一番神操作,我不禁想说戴威还真的是将用户的智商放在地上疯狂地摩擦。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更何况小黄车压迫的还是1600多万人。

事情刚被爆出来,网络就炸锅了,ofo也荣登央视财经频道,一时间,沉溺已久的小黄车“又火了”。

盛名不再

ofo只是资本博弈下利益斗争的牺牲品

静下心来想想,从当初的备受推崇到如今的过街老鼠,此情此景,终究还是有几分讽刺的。

小黄车的没落,离不开创始人戴威,也离不开背后的资本家们。

2015年,在多次探索均以失败告终之后,戴威和他的朋友们在北大校园里推出了一项自行车租赁服务,结果大受欢迎。很快,戴威就把这项业务扩张到大学校园之外,ofo的共享单车之路就此开启。

ofo开拓了一种新的无桩自行车租赁服务。用户在开启应用前需要缴付一笔押金,之后便可以利用ofo的手机应用定位和解锁自行车。用完之后,还可以在任何地方就地还车。

作为ofo 2015年率先推出这项服务的地方,北京是我国房租最贵却最也为拥挤的城市之一。ofo的无桩自行车租赁无疑为众多居住地距地铁站较远的通勤者们解决了实实在在的问题。

此后,ofo在迅速壮大中迎来了高光时刻。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5年6月共享单车推出开始到转折出现的2017年下半年,短短2年时间,ofo就完成了E轮融资。阿里、滴滴、小米、经纬中国、DST…投资方的名气个顶个的响亮,金额也从最初Pre-A轮的900多万人民币达到了E+轮的8.66亿美元,不可谓不热烈。

而在市场份额方面,ofo也依赖其低成本的优势将小黄车的投放范围由北京、深圳等的一线城市拓展至各大二线甚至是三线城市,与当时同样由滴滴投资的摩拜双分天下。

2017年下半年, ofo和摩拜激战正酣之际,转折出现了。

创始人戴威和投资人在和摩拜合并的事项上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像许多创投项目最后的归宿一样,摩拜和ofo的投资人们决定合并两家公司,以期创造一家估值更高的行业主导企业,并开始认真讨论合并计划,但在所有战略决策上都拥有否决权的戴威却反对这项交易;包括ofo最大股东滴滴在内的很多投资人都希望合并后的公司在合并后能组建新的管理团队,但戴威却希望自己的团队能够掌权,并继续运营公司。

这样的拉锯战对于ofo而言,百害而无一利。

入不敷出财务压力巨大、拖欠供应商货款、滴滴派来的数十名高管离职、滴滴甚至还在2018年1月推出了自己的共享单车平台,而反观竞争对手摩拜,涛声依旧,还嫁给了美团,市场上还有阿里扶持的哈罗单车,一时间,小黄车内忧外患。

与此同时,经营状况不断恶化、拒不听从建议的ofo也慢慢让其他资方失去了信心2018年4月,作为ofo早期投资人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对中国媒体表示,他们已经出售了所有的ofo股份。

终于,2018年5月,ofo迎来了至暗时刻。广告业务失败、撤出海外市场、办公室关门、大批员工离职,还有最重要的,欠下巨额押金债务,昨日的辉煌,早已是镜花水月。

ofo并非个例

共享经济到底路在何方?

小黄车的故事,难免让人唏嘘,可是想起那一场昙花一现的共享经济,难免会让人觉得,ofo的失败,似乎也不足为奇。

共享单车的出现催生了一大批“共享概念企业“,从开始的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到陈欧力挺的共享充电宝再到违反道德人伦底线的共享女友,许多披着共享外衣的企业渐渐走歪了。如果说共享单车等的企业尚且还有经济和投资价值,那所谓的共享女友又该置于何处?

大批共享经济在一夜之间兴起,却也几近在一夜之间灭亡。

单从共享单车这一分支来看,第一个吃螃蟹的明星企业ofo已然身负巨额债务,“蹭热点“的悟空、小蓝、小白、酷骑等的企业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破产的破产,崩盘的崩盘,唯一剩下的就只剩被美团和永安行收购的摩拜和哈罗,不可谓不惨烈。

为什么会这样?共享经济真的毫无出路可言吗?

共享经济一般指以获得一定的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的暂时性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其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及各类资源。共享经济这一模式并不是新媒体时代的特有产物,只是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而被人们广泛关注。

对于消费者来讲,共享经济的出现极大的丰富和方便了我们的个人生活,而对于企业,尤其是互联网公司来说,共享经济是一个风口,不仅可以通过参与共享经济获利,还可以通过共享经济为自家产品引流,我想这也是当初马云和马化腾疯狂争夺共享单车市场的一大原因。

但是,共享经济也有其自身的弊端。

首先,某些单车使用者的素质有待提高、投资方的监管措施不到位使得共享经济在为大家提供方便的同时,也占用了一定的社会资源。当我们走在街头,我们可以很明显的注意到哪里都有共享单车的存在,可能在路边,可能在路上,可能在湖边,也可能在树上。

此外,就是前文所述的共享经济存在“野蛮生长”的趋势。

共享经济是随着社会、经济的进步产生的,但目前并没有很多与其相适应的法律,规章,条例来规范它的运行。也正因如此,才会有“共享女友”等的不符公众良俗的项目的出现。

共享经济必须克服这些既有的弊端,才能真正做到“健康成长”。

我相信,戴威们设立企业的初心绝非如此。可是,繁华落尽之后,有谁耐得住寂寞?资本大潮退去之后,又有谁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撇开私利做出真正符合行业发展趋势的对企业成长真正有利的决策?

反正,戴威没有做到,那些倒闭企业的领导者们,也没有做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