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来最严一届“抓阄式”小升初,杭州家长到底是崩溃了还是解脱了?

原标题:迎来最严一届“抓阄式”小升初,杭州家长到底是崩溃了还是解脱了?

1

2020年最严一届抓阄式小升初

“已经到了不管不行的地步!”

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长蒋锋怒了。

他放话:杭州市一定会不折不扣地执行国家关于义务教育阶段招生的要求,明年实行初中公民同招,如果超出名额,百分百实行电脑派位。

这是2019年11月15日下午杭州“公述民评”面对面问政最后一场,主题是“锁定美好教育是否推进”。

触发蒋锋“狠话”的,是问政现场上播放的一个暗访视频。

这是一个教育讲座,坐着不少小升初家长,当有家长对单凭摇号如何确保孩子录取提出疑问时,主讲人、一位民办初中副校长打起了包票:

“既然我要招你了,肯定会把你摇到我这里来的,要你就有办法的。”

组织这次讲座的是一个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在一旁解释:

“摇号是透明的,报名是不透明的。”

“报名时,学校会跟其他家长说:你不要报我们学校,我们一定不会录取你,必须提前拿到学校的邀请。有的学校去年11月份就已经招了部分,把六年级要升初中的名额都圈好了,基本上到3月份就招完了……”

蒋峰说:看了这个短片,确实很震惊,我不知道这些校长、机构老板的底气来自哪里!

对于大家的疑虑—— 100%摇号,是否存在暗箱操作的可能?

蒋峰表示:不会给民办自主招生考试留一个名额,也不会给培训机构忽悠家长提供任何借口。

虽然全浙江省的招生细节要到12月中旬才能公布,但是蒋峰的放话预示着:

2020年,杭州家长面对的是史上第一次100%最严抓阄式小升初。

2

“但凡是个家长孩子进牛校都会很高兴”

今年小升初,杭州的民办初中实施无门槛摇号的比例为60%,仍有40%的自主招生名额,

一年半以前,陶新峰的儿子小升初,上了建兰。

作为朋友,我微信上向他表示了由衷的祝福,并且好奇地询问,你儿子是考上的啊?这么厉害?!

他回复:就凭我儿子成绩,能自己考上?!是摇号摇进去的。

我:那也得运气好啊!有这运气,家长就可以少发很多愁。

他回复了一个“哈哈哈”的表情包。

据说,这几年建兰中学的中签率大约是十分之一。

在初中,北京海淀区有六小强,全是公办;上海有四大金刚”“八大罗汉,有民办,也有少数公办;杭州家长心目中有三大牛校:文澜、建兰、育才,全是民办。

上个世纪末,在建立民办学校的教育改革热潮中,杭州的重点中学全部取消初中部,原先创办的民办初中也从原校脱离。虽然变成了两种体制,两套班子,底子仍然在的。

文澜原先和学军中学有关系,建兰则是杭二中的民办初中,1999才从杭二中分离,变成了“杭州市国有民办建兰中学”。

这种改革是激进的,效果也是明显的,仅仅过了10年,杭州民办初中就开始全面超过公办初中,成为家长追逐的对象。

但是这种效果似乎和教育部门的预期发生了偏差,原先期待民办教育是公办教育的有效补充,现在变成了民办教育成了公办教育的有效竞争对手——在成绩、升学同一跑道上,民办全面碾压公办。

2018年的数据表明, 几乎80%的杭州前三所重高学生,都来自民办初中。

图片来自公众号“杭小初hxc”

黄泽轩是一个从德清到杭州就读建兰中学的男孩,父亲是国企的高管,常年驻扎外地,母亲,为了孩子读书辞去原来机关的工作,离开德清,在学校边租房,成为一个全职陪读妈妈。

虽然黄泽轩是考上建兰的,但就像很多这个年龄段的男孩,成绩不太稳定。黄泽轩妈妈说,

好的时候全年级前50左右,不好的的时候只能前100左右。

虽说在建兰,前200都有机会进前六(所重高),前100也有机会冲一冲前三,但是万一中考孩子发挥不好?所以平时的目标就要定在前50,这样进前三才稳。

据黄泽轩妈妈和其他一些民办中学家长介绍,以建兰为代表的杭州优质民办初中,他们的高升学率,其实没有秘诀。

一个是靠掐尖,也就是自主招生,好孩子愿意进好学校,好学校也会抢好孩子——这里的“好”指的是学习好。

黄泽轩妈妈说,这几年建兰中学60%的名额拿出来摇号,眼看着生源就开始差了。不过呢,如果摇号进来的孩子如果成绩太差,学校也会用各种方法提醒家长,你孩子可能不适合在这里读书,说白了就是“劝退”。

“不过”,黄泽轩妈妈补充道,“即使民办校不拿出名额摇号,还一直都有些名额在关系户里是明码标价的,就是说孩子比正常录取线低多少,就要花多少钱来买——缴纳赞助费,比如说差10分就是10万,差30分就是30万,但是50万(50分)就封顶了。孩子成绩差太远,就是家长愿意双手捧上100万、200万,学校也不要了,关系再硬也不行。因为这会影响到学校的升学率和声誉。”

另一个不是秘诀的秘诀,就是民办校学习抓得特别紧。黄泽轩妈妈给我看孩子的做过的卷子,一个学期语文、数学、英语各一大箱,另一个箱子是其他学科。“每个箱子他爸爸都搬不动,整理时要小时工搬,怕伤了老腰,效率再高,每天做校内作业都要3个小时以上,当然不算课外我们给补的。”

“孩子愿意学吗?”我问。

“当然不是很喜欢,太辛苦了,生活里好像除了学习就没别的,但是他也习惯了。还好不在公办,公办的作业量,这里的一半都到不了,下课还这么早。到了公办,即使进了前50,也不能确保进前六,但凡家长还有点追求,自己就要累很多。”

至于民办是否掐尖,是否鸡血,是否忽视了素质教育,我询问了黄泽轩妈妈以及其他一些杭州家长。在全国浙江人一直都以务实著称,在教育上也不例外,这些宏观的问题他们不是特别关心,他们更关心的是:

在浙江省中考50%普高升学率前,自己孩子能不能考上高中,而不是在15岁时就没得选只好去职高。

“我也不管先有牛娃后有牛校,还是先有牛校再有牛娃,但凡是个家长,都是希望孩子进牛校的吧。虽然我孩子不是牛娃,别说北大清华没想过,就是浙大我也觉得希望不大,但进了牛校我还是很高兴。”陶新峰这么对我说。

3

取消择校家长到底是崩溃了还是解脱了

11月15日下午,六年级孩子的爸爸,杭州人老陈的手机上叮咚叮咚,收到了“公民同招”100%摇号的推送。

他对钱报记者说,看到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八年心血白费了。

老陈一家人在孩子升学道路的目标很统一,从幼儿园中班开始,周一到周六都给孩子报了培训班。

“我们的初衷是希望小孩以后能有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但优质资源只有这么多,竞争激烈,不努力不行。”

根据老陈的粗略估算,8年下来花在孩子身上的培训费近百万。

周末,他和妻子在慢慢调整心态,“回想这些年,我们一直冲在路上,大家都太累了。现在切切实实压力比以前小了。”

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有老陈这样的觉悟,或者说思想转变没这么快就能跟上形势。

章梓文妈妈这段时间一直心烦意乱,章梓文是杭州绿城育华的六年级孩子,本来按照常规,可以直升绿城育华的初中。

虽说绿城育华在杭州排不进最牛的民办校,但也相当不错,不是这么容易进的。

绿城育华在杭州城西,为了就近读书,章梓文家里卖掉了原先在市中心的房子,换成了文一西路(城西)的次新房。

而最近家长会,校长对家长说直升不一定了,要12月中看政策才能定。

章梓文妈妈说,本来确定的直升,说变就变了,我们不就是瞄着直升才拼命让孩子上的育华嘛?不然我们才不用换房子这么麻烦。明年如果全部改成摇号,都不知道摇到哪个地方。

还有些孩子还在四五年级的家长,由于前期投入太大,政策转变都让他们冷不防闪到了腰。

程语涵妈妈和老陈一样,从幼儿园开始就给孩子报培训班,目标一直是前三所民办初中,孩子从小也很出色,本来只要保持现状,进前三是很稳的。

“妈的!现在不好说了,进前三只能靠运气,你知道吗?我们有实力的都没选择了。好孩子为啥就不能选好学校,还有天理没有?!”程语涵妈妈是个温文尔雅的女人,从来没看到她骂人。

也有不少为“抓阄”叫好的家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不那么“鸡血”的家长。

在上五年级公办学校的何欣怡妈妈说:感觉现在的家长都疯掉了, “摇号”好的呀,至少不会让人这么焦虑。

儿子成绩一直不太好,没少让浩浩爸爸操心:“现在好了,反正是抓阄,本来就进不了牛校,没准手气好还能抽个上上签呢?抽不到?那也就是进个家边上的公办,本来正常我们就是进公办的,没啥损失。”

4

还有这样一类不太看政策的家长

“我们思思一个课外班都没退!7月份明年摇号的风声放出来,我们家长群里就有一些妈妈人去退了坑班,还减了课外班。”

我问:“你不根据政策调整调整吗?”

思思妈妈说:“思思丧课外班本来就不是根据政策,孩子学习好,又不是光为了应付小升初。学生的本职就是学习,把学习弄好是应该的,就是政策变了,学习好到哪里还是有用的。”

“就是进了普通学校,如果保持在前10,不也还能进前三(所重点高中)?”

注:杭州重点高中,按照初中的人数会分配保送的指标,现在保送改成了名额分配,也仍然保证普通中学的尖子生仅在校内竞争的前提下就能进入重高。“名额分配”,在北京叫做“校额到校”,比例也呈现越来越高的趋势。

思思妈妈又补充道:当然有了名额分配做保障,也不是说就不和校外比了,我身边就有几个朋友孩子是通过名额分配进入重高的,自己实力不行,到了重高也跟不上,变成最后几名,不仅考不上什么好大学,家长和孩子的心态也要搞糟。

“不管在哪个学校,只要实力强,都能脱颖而出。我对孩子说,把自己实力搞上去,才是最重要的,学习从来都是为了自己,不管政策怎么变。”思思妈妈淡定地说。

当然,不是谁一早都有思思妈妈这样的定力。按照新政策调整自己的战略战术,成了很多杭州家长的现实选择。

老陈也没给孩子退辅导班,不过和老师对接过,要调整方向,“没必要的刷题,太超前的学习,我们就不做了,想根据孩子的情况做一些适当拓展,更关注思维能力的培养。”

这段时间,面对程语涵妈妈的烦躁,程语涵爸爸一直在做她的思想工作。

“到民办压力太大了,不是每个孩子都能面对这样的压力的,我们师哥的女儿不就得抑郁症了吗?现在休学在家,不要说不能正常学习,家里还得专门有个人天天看着她,怕她想不开自杀。”

“其实去公办也挺好的,去公办当鸡头,也可以争取以后重高的分配名额。”

很难一下子转过弯来,程语涵妈妈仍然按照惯性关注并监督着程语涵的学习和动态,只是知道了小升初冲刺没啥指望,自己给程语涵的压力自然不如从前大了。

她看到:语涵并没有放松学习,只是看起来情绪轻松了不少,本来进出家门总沉默着,现在进门也经常哼哼歌什么的。

像阳光照在初冬一早的霜冻上,她的烦躁在一点点化解。

注:本文采访的孩子和家长名字均为化名

参考文献:

  • 《明年初中“公民同招”,超出名额100%电脑派位》(《钱江晚报》11月16日,何晟)
  • 《摇号也敢打包票!这位民办初中校长的话是真是假?杭州市教育局回应了》(《钱江晚报》11月26日,沈蒙和》
  • 《杭州离小升初“全民摇号”还有多远?有机构已遭遇退费小热潮》(浙江在线8月12日讯, 陈彩燕、隋雪)
  • 《80%以上的杭州前三所重高学生,都来自民办初中?!》(公众号“杭小初hxc”)
  • 《六年级娃的爸爸松了一口气,八年,终于过了个安然的周末》(《钱江晚报》11月22日,金丹丹)

一听到减负,海淀妈妈就给自己加戏

买不买学区房?上公办还是民办?要不要刷题?答案或许出你意料

安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