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湖畔的候鸟守护人:37年救助候鸟超5万只

原标题:鄱阳湖畔的候鸟守护人:37年救助候鸟超5万只

为保护野生候鸟 鄱阳湖的护鸟人长期守护于此

图、文|吕萌

编 辑|王珊

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李春如继续向湿地深处走去。

满是皱褶的黑色皮鞋上沾着泥土,宽松的棉麻西裤四周挂满苍耳籽。虽然已年过古稀,但他步伐矫健。李春如前方,几百只大雁正在黎明将至的鄱阳湖边栖息,李春如观察着它们的状况,一一记录。

一顶鸭舌帽,一只望远镜和一个保温水杯,每天沿湖行走近7公里的路程,李春如在鄱阳湖畔保护候鸟已有37年。

(早上6点,李春如在马影湖边的草地寻找大雁栖息的地方。)

他曾是村民眼中的“疯子”,也是不被家人理解的一家之主。从医人到医鸟,37年里李春如将全部的生活搭在了鄱阳湖这片水域的候鸟身上。用李春如自己的话来说,他的大半辈子都是“山上度夏日,湖里阅春秋”。

(在马影湖堤坝上观察候鸟的李春如。)

李春如74岁,是江西省都昌县多宝乡洞子李村人 。家在靠近鄱阳湖都昌湖区马影湖边一个半岛上,这里只住了他一户人家。早上5点李春如开始巡湖,其余的时间则在马影湖边的候鸟保护医院照顾受伤的鸟。

(李春如与马影湖大雁保护协会成员在办公室交流近期巡护工作的情况。)

都昌县境内拥有185万亩的鄱阳湖湿地,每年秋冬,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日本、中国东北、西北等地飞来的60-70万只候鸟在鄱阳湖过冬。位于鄱阳湖区北部的马影湖因其优越的湿地环境成为候鸟抵达鄱阳湖的第一站。

(大雁飞过马影湖区上空。)

在湖区,白鹤、东方白鹳等为代表种群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有7种,小天鹅、灰鹤等为代表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鸟类动物38种,省级重点保护鸟类69种。

1980年,李春如的一次工作变故,让候鸟成为了他日常生活中的陪伴。

1969年从九江卫校毕业后,李春如便回到都昌县城,成为县医院的一名内科医生。受过专业院校教育的他很快成为县城有名的医生。然而1980年,因为李春如家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李春如被迫辞去了医生工作。

从县城回到洞子李村,李春如变得少言寡语, “当时不想跟人打交道,情绪很低落,有点孤僻。有种想法就是不想见到人,想见到鸟,感觉鸟比人自由。”李春如回忆。每天,他一个人去山上放空,坐在树下看着头顶上的白鹭发呆。

(李春如的屋内陈设简单,桌子上堆放着关于鸟类的书籍。白天李春如很少在家中停留,因忙于保护候鸟,家中琐事多半是妻子和儿子在打理。)

(白天,李春如骑着电动车在家和候鸟医院间往返数次。在村民眼中,李春如也从曾经不被理解的“疯子”,变成了多宝乡保护候鸟的名人。)

一次村里突降暴雨,雷电交加,李春如家的后山上,正值发育期的白鹭幼崽从树上掉下来,有的摔断了腿,有的折断了翅膀发出哀叫,有的奄奄一息,整个树林一片狼藉。李春如从山上带着370只受伤的白鹭回家,尝试用医治人的方法对受伤的白鹭进行包扎治疗。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310多只白鹭幼鸟活了下来。

“人的脚骨折了需要两个月才能愈合,鸟一个星期就能愈合,野生动物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后来就有这个信心,把我所学的知识投向鸟。”李春如说。

为了山上的夏候鸟,李春如将家里的田地雇人看管,自己则在山上搭起了简易的帐篷,独自居住,吃饭的时候才回家。 “山上热的要命,还有蛇、蜈蚣,蚊子特别多。”李春如记录着山上每一棵树上的鸟窝数量,直到过了鸟蛋孵化期,才下山回家。等山上的夏候鸟飞走,他便去马影湖边看从北方飞来的冬候鸟。

(李春如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湖边远处栖息的候鸟群。)

“当时没人理解他,村里人都觉得他是个疯子,鸟也不是你李春如一个人的,凭什么不让我们打鸟。”马影湖大雁保护协会会长许小华说。

在李春如的记忆里,2000年前鄱阳湖捕猎候鸟、盗取珍惜鸟类鸟蛋的行为十分猖獗。

(一只翅膀受伤的苍鹭,在李春如的候鸟救治医院中康复。)

1989年12月17日,李春如像往常一样带着手电筒和一只狼狗在湖边夜巡。走了近20分钟,他发现湖滩上有手电筒的光亮,狗叫着追过去,他感觉有情况,也跑过去,发现湖边四个人正在装捕鸟的“天网”。

“你们是哪里的人?你们不能搞鸟!”李春如说。

“你管我干什么,不关你的事!”话音刚落,其中一个人猛地向李春如扑来:“扎瞎你的眼。”并用手中的螺丝刀朝李春如眼睛刺去。李春如向后一躲,螺丝刀刺在了右脸上,至今脸上还留有一道疤痕。

“那次很害怕,后来马会长带了几个人去了,要不然就很危险了。”李春如回忆。

2012年,李春如买下了原洞子李村村委会的几间破旧的房子,将房子整体修缮,并购置了一些医疗器械,共花了13万元,其中鄱阳湖保护区管理局为李春如赞助2万元。

(候鸟医院外已经停工的候鸟康复水池。入院候鸟数量的增多,也意味着花销更多。据李春如介绍,37年来自己花在护鸟上的钱已近百万元。)

(李春如定期会对候鸟救治医院中康复的鸟进行复查,如今因为非法狩猎而受伤的少了,中毒的鸟也基本没有了。)

2013年李春如创立了鄱阳湖区的第一所民间候鸟医院——中国鄱阳湖候鸟救治医院。医院里只有李春如一个人,医治候鸟,采购食物,打扫卫生,看护受伤的候鸟都由他一人承担。李春如给每个到这里救治的候鸟写详细的病例和确诊结果报告。

(一只右眼失明的苍鹭,在医院接受治疗。“很难飞回天空了,只能在这里饲养。”李春如说。)

(候鸟救治医院中的鸟类标本。)

李春如办公桌上的几个笔记本,是他从2010年至今每天记录的候鸟日记。里面记录着李春如每天寻湖时看到的鸟类种群、数量、活动环境,有时也会写上几句自己创作的关于候鸟的诗词。

(李春如每天都会写候鸟日记,记录巡湖情况。)

在候鸟日记中,李春如提到最多的是一只名为“小白”的白鹤。

“小白”是2015年11月21日从九江市彭泽县送到候鸟医院救治的一只白鹳幼鸟,因误食喷了农药的草,中毒严重。李春如初步诊断,它因酸中毒,出现中毒性腹泻,身体脱水严重。通过体内输液,李春如抢救了一天一晚才勉强给它救活。

(李春如在康复室中给苍鹭喂食。自2008年,李春如成为都昌县候鸟保护管理局护鸟员,每月工资900元。李春如将每个月的工资全部为生病的候鸟购买了食品和药物。)

康复期间,李春如在候鸟重症监护室中精心照顾着“小白”。考虑到它身体虚弱、不能自主进食,李春如从餐馆买来鲜榨玉米汁,用注射器喂它。

身体逐渐恢复的同时,“小白”和李春如的感情也越发深厚。每天,“小白”跟在李春如的身后一起巡湖,原本黄色的绒毛也逐渐变成了通体白色羽毛。

(李春如和候鸟医院的名声越来越大,他开始定期接受县里领导的慰问。“我不爱一遍又一遍地讲故事,只想保护鸟。”李春如说。)

“有时候就站在我肩膀上,长长嘴晃来晃去。我要回来,站在湖边一喊,小白你过来呀,它就马上会飞过来。”李春如回忆。

小白的伤痊愈了,快到放飞的日子,李春如有些舍不得,但白鹤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总有一天要回归天空。

李春如带着小白来到马影湖湿地,试着放飞几次,小白都在李春如身边徘徊迟迟不走。“一些鸟类专家叫我不要给它喂食,后来我5天没有见它,它飞走了。”李春如说。在放飞前,江西省林业局的工作人员在“小白”的身上安装了追踪器,李春如时常会询问小白的行踪。“最后飞到了黄河口,就没了信号,不会回来了。”李春如说。

从山上看护候鸟,到开设候鸟医院,37年来李春如救治的候鸟近5万余只。2014年,马影湖大雁保护协会成立,包括李春如在内共27人,多数是多宝乡村民。他们每天巡湖,及时将发现的情况通报汇总。

(加入马影湖大雁保护协会的多宝乡村民在堤坝上巡查候鸟。)

“现在好多了,在八十年代的时候鄱阳湖的候鸟没有上30万,现在有70万了。”李春如说。据江西省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数据显示,2005鄱阳湖水禽30种共计32万只。2019年鄱阳湖保护区保护站共监测到53种候鸟,初步统计候鸟数量为28万余只,比去年同期增加9万余只。每年12月中旬到次年1月初是鄱阳湖越冬候鸟的迁徙高峰,近年高峰时期的候鸟数量为60万只至70万只。

暮色之中,成群的大雁飞回了马影湖的栖息地。“今年,应该还有30万只鸟还没有飞来呢。”

(马影湖堤坝上,李春如拿着望远镜准备夜巡。)

(暮色之中,飞回马影湖的大雁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