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义财“回家”近一年:千亿“雨润系”深陷泥潭

原标题:祝义财“回家”近一年:千亿“雨润系”深陷泥潭

作者 | 武占国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1936年1月12日,早上9点,南京新街口中山南路一带人头攒动,伴随着一阵爆竹声,中央商场正式对外营业,商场内是清一色的国货,盛况空前。

如今,83年过去了,中央商场已经发展成为遍及四省,有着15家百货连锁店,营业额达150亿的大型商场,也帮助其实控人祝义财一度登上江苏省首富的宝座。

但是,最近位于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旁的中央商场河西店却显得尤其冷清,前段时间又一家高端超市选择了闭店;从中央商场在A股的业绩表现,也可看出其“冷淡”的另一面。2018年公司亏损3.4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近5700万元。

南京的地标建筑、江苏的代表企业……辉煌不再的中央商场,到底怎么了?

12月2日,中央商场(600280.SH)收报2.7元/股,盘中更是一度触及2.68元/股;而就在11月18日,公司股价刚刚跌到了2.67元/股的七年新低。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83年老店巨亏之谜

9月28日,位于宿迁市沭阳县的中央商场第15家店宣布隆重开业,超300余家国内外知名品牌入驻,开业当日客流量达到25万人次,销售额达1500万元。

图片来源:中央商场官方搜狐号

与中央商场沭阳店开业火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一天,公司实控人祝义财却发出了一份悼词。

“在我人生最困难的阶段,父母双双离去,这让我悲痛欲绝、不能自已。”祝义财悲痛地念道,“今年元月份我回到南京后,先是送走了在冰冷的殡仪馆久久等待的老父亲;时隔八个月,我的老母亲又永远的走了。”

2019年的确称得上祝义财人生最困难的阶段,这位江苏前首富,虽然“安全”回到家中,但是去年5月,他合计直接和间接持有中央商场56.01%的股权遭到轮候冻结,如今中央商场又面临着大幅亏损的境地。

根据中央商场2018年年报显示,其主营构成为:百货业79.71%;房地产业19.49%;旅游服务业0.8%。最近两年,一向经营状况良好的中央商场,业绩突然出现暴跌。

去年上半年,中央商场归属净利润不到前年同期的30%,下降幅度达7成;2018年全年,公司更是大幅亏损3.4亿元,归属净利润同比降幅达242.45%,业绩创出历史新低。

今年10月30日,中央商场披露三季报,前三季度继续亏损5700万元,同比下降177.37%,颓势依旧在延续。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对此,中央商场方面解释称,这是由于回款较慢,地产收入减少,形成毛利减少,而且旗下子公司和新业态板块亏损有所扩大所致。

野马财经注意到,这一切与“雨润系”近年来的狂飙突进,以及突然降临的黑天鹅有着莫大的关系。

首富一跃

1964年,中央商场实控人、“雨润系”创始人祝义财出生于安徽桐城肖店乡一个农民家庭,截至目前祝义财改过两次名字。最早他叫“祝义才”,2008年左右更名为“祝义材”,2013年又更为现名“祝义财”。

由于家庭生活困难,祝义财靠读书改变了命运,考上了合肥理工大学,靠着半工半读完成了学业。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安徽省交通厅下属的海运公司,工作稳定,本可以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祝义财并不满足,他选择了辞职。

“整天坐在办公室逐渐老去,让我觉得很可怕。”祝义财曾对《创业者》杂志解释道。

图片来源:《创业者》报道杂志截图

辞职后,祝义财经朋友指点开始做水产生意,此后生意越做越大。1993年,祝义财转战肉食品加工,在南京成立南京市雨润肉食品公司(以下简称“雨润食品”,1068.HK),从此,雨润食品开始了快速扩张。

1996年,雨润食品产值过亿。同一年雨润完成重要一跃,收购了比自己大七倍濒临破产的国企——南京罐头厂。在随后的数年时间内,雨润又以相同的手法,在全国范围内拿下三十家左右类似的国企。

雨润狂飙突进的同时,祝义财的人生也乌鸡变凤凰,完成了重大跳跃。

2001年祝义财首次进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53位。2004年,祝义财排名来到41位,以2.3亿美元身价成为江苏首富。

图片来源:南京晨报

2005年10月3日,雨润食品完成港股IPO,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与此同时,祝义财通过连续举牌,成为上市公司南京中商(中央商场前身,600280.SH)实际控制人。一举控制两家上市公司,“雨润系”正式形成。

一年后,雨润集团成立,并先后进入地产、物流、旅游、金融等诸多领域。据《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榜单显示,2012年,雨润集团整体营业收入达到1061亿元,位列全国第112位,雨润千亿帝国迎来巅峰。

但是,这一切却随着祝义财被监视居住而迎来重大转折。

舍车保帅

2015年3月27日,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消息一出,市场震动。

一方面,各家机构开始收紧对整个雨润体系的借款。诸多雨润集团债权人要求法院冻结祝义财个人财产以及所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另一方面,公司裁员,动荡难安。

曾经的千亿江山,一片风雨飘摇。

(想知道雨润集团24年沉浮,请在后台回复“雨润”调取。)

2019年1月22日晚间,雨润食品、中央商场双双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已经回到家中。

据第一财经网报道,早在2017年6月29日,杭州市检察院反贪局以行贿罪、挪用公款等罪名将祝义材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年1月10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主动撤回对祝义材行贿等罪的指控。

然而,祝义财的股权依旧被冻结。2018年5月8日晚间,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财直接持有的41.51%及通过江苏地华间接持有的14.5%股权遭轮候冻结。

与此同时,正如前文所述,中央商场的业绩开始大滑坡。另一家上市公司雨润食品的业绩早在四年前便已陷入泥潭,从2015年上半年至2019年上半年,累计亏损高达124.4亿港元。其中,2018年便亏损47.59亿港元;2019年上半年,雨润食品营业收入虽然有小幅回升,但是依旧亏损了4.88亿港元。

此外,2011年雨润食品员工总数还有2.1万,但到2019年上半年末只剩下不足1万人。

图片来源:同花顺

野马财经还注意到,截至2019年6月30日,雨润食品未偿还的银行贷款高达69.4亿港元,91.76%将于一年内到期。目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2.55%。

雨润食品业绩下滑的同时,公司股价也从2011年30港元/股的高点,跌落至如今的0.85港元/股,缩水幅度超过97%。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曾对野马财经表示,企业多元化发展模式本身没有对错,但是雨润在地产业务过多集中在苏北等楼市行情较弱的三四线城市,很难形成依靠地产自身资金回流形成的规模化扩张。地产投资模式本身和食品零售业模式有很大区别。

回看祝义财的名字,从“才”变为“材”,最后又变为“财”,他的财富似乎也是直线上升,但回望过去被监视居住的三年,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对于祝义财缔造的千亿帝国你怎么看,未来将走向何方?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