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延安学习时,因为何事?许世友气得口吐鲜血,被送进医院

原标题:在延安学习时,因为何事?许世友气得口吐鲜血,被送进医院

许世友将军是战功赫赫的一代名将。在数十年戎马生涯中,战功赫赫,百死一生。1955年,许将军被授予上将军衔。

许将军少年时期入少林寺习武,后投身军旅,早年一直在红四方面军征战。

许将军曾担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副军长、军长、骑兵司令员等军职,是红四方面军总负责人张特立手下的一员猛将。深得张特立的器重。

1936年十月,工农红军第一、二、四三个方面军在会宁会师。会宁胜利大会师之后,许将军入延安红军大学(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许将军在学习期间,一天,参加了一个会议。

会议上,军政大学林校长悲痛地说:“红一、四方面军主力组成的西路军在西渡黄河作战时,由于敌众我寡、弹尽粮绝,西路军的伤亡很大。两万多人的部队差点全军覆没。”

这个噩耗震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来自红四方面军的学员们更是无法接受,而许将军作为红四方面军的骁将,面对这个消息,埋头恸哭。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西路军失利后,一些抗大学员指出了原红四方面军总负责人张特立同志的一些错误,还把张特立以前犯下的错误与红四方面军的失利联系到了一起。有些人批评张特立错误时,把红四方面军扯了进来。

对此,许将军忿忿不平,生性耿直的他越听越憋气,大声地说:“有话直说,指着秃子骂光头算啥好汉?”

在抗大二科的一次会议上,有些人说了一些过火言语,对此,许将军甚为不满。他如鲠在喉,开口道:“干什么事都要实事求是才行。张特立犯了严重错误,应该受到批评。但他对革命也作过一点贡献。部队从二万发展到八万!我老许不能昧着良心同意别人对他全盘否定。”

许将军的一席话,仿佛往滚油里浇了一瓢冷水,顿时炸锅了。

一个年轻学员不等许把话说完,愤愤地站起来反驳:“你是第二个张特立!你敢为张辩解,真是典型的托洛茨基!”

许将军一听,火冒三丈,怒道:“我说了几句就成了托洛茨基?啥是托洛茨基,我不懂,你尽放空气。我不能容忍无理指责!”

这一番话,惹出了乱子。会场上乱成一片,有个年轻学员说许将军原来就跟张是一伙的,不像红军的高级将领,倒像一个大别山区冲出来的山大王,还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军阀。

“打倒这个托洛茨基分子!”年轻学员说罢,口号声铺天盖地袭向许将军。

许将军听后,暴跳如雷,指着那位年轻学员怒吼道:“呸,你小子胆敢骂我!我当年参加敢死队闹革命的时候,你在哪里?……”

许将军突然说不下去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双手捂住胸口,口中喷出一股鲜血……

许将军气得口吐鲜血,被送进医院治疗。

在医院,许将军倍感委屈。他想,搞这样的争论还不如到前线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来得痛快。

不久,思想上还不够成熟的许将军竟萌发了要悄悄带老部队回老根据地打游击的奇想,并开始了准备工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