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举报背后的“药神”:保健品当抗癌药卖 曾致权健周洋式悲剧

原标题:饶毅举报背后的“药神”:保健品当抗癌药卖 曾致权健周洋式悲剧

雷达财经出品 文|长帆 编|沧海

2018年12月,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揭开了权健崩塌的序幕。文章称,女童周洋吃了两个多月权健抗癌产品,病情恶化,最终死亡,权健却对外宣传周洋已经重获新生……权健束昱辉近日被提起公诉。

11月29日,学术圈“老炮”饶毅的举报信流传。饶毅实名举报三名科研人员学术造假。雷达财经梳理发现,饶毅举报的其中一位科研人员,背后资助者吕松涛堪称一代“药神”。吕松涛将靠行贿获批的保健品,包装成抗癌神药。而被其公司大力宣传的多位康复典型,服药后魂归黄泉。

前述抗癌神药被列入国家级《违法药品广告公告》的次数竟超过800次,创造了国内药品违法广告之最。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吕松涛投资的新药(GV-971)有条件获批,该药用于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其药效遭到了方舟子、饶毅等多位重量级人物质疑。

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大约4380万,中国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达到1042.7万。目前,该药正在开足马力生产……如没有意外,将走进千家万户。

靠行贿拿到中华灵芝宝批文

公开资料显示,吕松涛1965年出生于安徽省淮北市,和史玉柱是安徽老乡,日后二人颇多交集。

1983年,吕松涛考入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工程管理系,研究生继续在该校就读,不过改学哲学。

身学哲学,心系实业。在读研期间,吕松涛折腾起了汽车报警器委托加工,一番操作下来,到1989年研究生毕业时,吕松涛背负6000元债务。在当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研究生毕业后,吕松涛进入了内地一家国企工作,边工作边学习企业战略规划及管理。

吕松涛称,自己一直都有创业理想。1991年11月,吕松涛决定再度创业,带着怀孕的太太以及全部家当,踏上了南去珠海的火车。

此时,史玉柱开始谋划成立公司,在深圳工商局磨了半年都没有成功。珠海市科委向史玉柱抛去橄榄枝。随即,巨人集团在珠海注册。

“一到珠海,(就觉得)珠海真像个渔民村啊,一个城市总共才一个红绿灯。”史玉柱回忆。

虽然珠海条件一般,但吕松涛和史玉柱都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其中,吕松涛盘下了朋友低价出让的4个铺位的大排档,很快发了一波小财。

吕松涛认为,经营大排档并非长久之计,以10万元的价格将经营权转出。随后将钱投入炒地皮以及股市,吕松涛个人资产增值20倍。

据吕松涛回忆,自己随后与珠海一位朋友合资成立了一家公司,并于1994年将公司迁往上海。

雷达财经调查发现,吕松涛口中的朋友为老乡史玉柱,合资成立的公司为上海巨人集团。

上海巨人集团成立后,吕松涛迅速扩张,收购了一家欠债两亿元的公司,公司项目涉及房产、制药、食品、计算机等,形成资产五亿元规模的公司,但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为负债。

在央视对巨人集团创始人史玉柱做的一期专访节目中,史玉柱曾提到,当年在珠海创业的同乡吕松涛落了难,便借给他500万。

1996年,由于巨人大厦投入巨大,加上保健品售卖不顺,史玉柱资金链断链。上海巨人集团也受到波及。

“二十多家金融机构索债,曾一天内有十三张传票,非金融机构甚至到家里讨债。”据吕松涛回忆,到了1996年12月,吕松涛剩下8800万元债务、五万元现金以及一个药品的销售代理权。

除夕之夜,吕松涛在黄浦江畔徘徊良久,想一死了之。

吕松涛不知道的是,不到一年,自己就迎来翻身,而且是一个大翻身。

吕松涛翻身靠的产品是“中华灵芝宝”,该产品的发明人是陈金生。按照绿谷方面的介绍,1994年,陈金生发现了灵芝提取物对体外癌细胞端粒酶活性能起破坏作用。1996年“中华灵芝宝”研制成功并获得生产批号。

绿谷没说的真相是,该产品的批文靠行贿获得。

1996年2月6日,陕西省明德制药厂向陕西省卫生厅打报告申请“中华灵芝宝”陕卫药健字号。2月15日,该药厂向时任陕西省卫生厅药政处处长赵斯安行贿,次日即获得了批文。其间没有做药理药性、毒理毒性和临床试验。

当年5月15日,赵斯安再度收受上海巨人集团出资、陕西省明德制药厂送上的现金。加上2月份那次,共收受1.5万元现金。

上海巨人集团和明德制药厂,负责人都是吕松涛。随后, 上海巨人集团后更名为上海绿谷集团,陕西明德制药厂成为绿谷下属的西安绿谷制药公司。

另据绿谷集团网站介绍,该企业正式成立于1997年1月,注册资金3.98亿元,是位列上海市工业集团五十强的大型民营企业。

多位被宣传典型服药后死亡

据绿谷集团资料,1997年2月,上海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所完成的“中华灵芝宝”动物实验证实:该药物具有抑瘤作用、保护免疫功能和放化疗减毒增效作用。当年7月,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完成“‘中华灵芝宝’对多种培养人癌细胞生长的作用”。结论证实该药物对多种白血病和人体实体癌细胞具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并呈现较好的量效关系。

雷达财经根据中国知网查询发现,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研究员蒋超、丁建以及绿谷集团的鲁远望曾在1999年2月发表《中华灵芝宝及其主要成分对鼠肝脏脂质过氧化的影响》一文,文章得出的结论是中华灵芝宝具有抗氧化作用 ,这对预防衰老、抗癌、防癌等有积极的作用。

论文中的抑制作用,到了绿谷的宣传中则变为:中华灵芝宝对肺癌细胞株抑杀率 93.3%; 对白血病细胞株抑杀率为 94.6%;对胃癌细胞株抑杀率 95.7%; 对结肠癌细胞株抑杀率 94.1% ……临床总有效率达97%。

既然产品这么好,收取高价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据南方周末报道, “中华灵芝宝”每盒10袋,售价1590元,每克售价要80元左右。而黄金当时的价格也不过每克90多元。灵芝孢子粉每千克也就300至500元。按最好的孢子粉计算成本,每克孢子粉市场价仅0.5元。厂家谋取了暴利。

为了销售中华灵芝宝,吕松涛还创造了“会议营销”模式,专家现场坐镇开药,他们甚至把会场摆在了一些地方政府。

据中华工商时报报道,该报记者曾参加了中华灵芝宝主办的“中国抗癌万里行”活动,活动竟在西安市市委礼堂进行。活动一开始先播了很长时间的中华灵芝宝专题录像片,接着是专家发言。在陕西抗癌协会一位负责人发言后,中华灵芝宝特邀的抗癌专家李志宏上台讲话,李志宏指出国内肿瘤治疗的局限性,然后非常露骨地介绍中华灵芝宝产品和神奇疗效。字幕显示,李志宏的身份是“上海绿谷集团学术中心主任”。

一番操作之后,主持人宣布接下来进行专家现场咨询和义诊,并“优惠卖药”。

史玉柱的旧部,曾在巨人担任企划部部长的宋军北京成立九汉天成公司,专门销售“中华灵芝宝”。

种种操作之下,吕松涛很快翻身。据绿谷集团发布的数据,1997年 , 绿谷灵芝系列产品的市场份额占全国灵芝产品市场份额的一半左右 , 月销售额突破1000万元 , 这一年绿谷集团被评为中国食用菌行业先进企业。

有钱之后的吕松涛还对史玉柱进行了资助。据史玉柱回忆,自己向朋友(即吕松涛)借了50万做脑白金。“这50万当时对我来讲是一笔巨款,因为啥钱都没有了,我们的员工已经半年没有发工资了。”史玉柱称,自己用这50万做了脑白金。

最终,靠着这50万,史玉柱成功翻身,后创建巨人网络。再度成功的史玉柱开始为巨人还债。据其透露,还给老百姓1.5亿中,有4000万元由吕松涛出借。

不过,赚钱之后的吕松涛,质疑扑面而来。

1998年开始,陆续有媒体质疑中华灵芝宝疗效。1999年,北京多家媒体集中质疑中华灵芝宝的抗癌疗效。绿谷集团的应对之策是,起诉媒体记者,并向中国记协举报写稿记者。

作为中华灵芝宝的发明人,陈金生也在其住所地福建省武夷山市起诉北京科技报,认为该报对其“自封教授”的报道属于中伤,要求索赔30万。

铺天盖地的媒体质疑,依然起到了一定的效果。1999年底,吕松涛6位合伙人提出分家,公司迅速跌到赔钱的境地。

2000年后,吕松涛开始了第三次创业。用六年时间,公司由开始时的一百多人扩大到九千余人,销售额突破二十亿元。

第三次创业的吕松涛,依然将抗癌作为中华灵芝宝作为主打卖点,多地政府部门出手打击。

2001年6月12日,“中华灵芝宝”先后被列为上海、江西两地工商部门的查处对象;2002年3月16日,“中华灵芝宝”在福州举办“防癌抗癌新成果学术报告会”被当地执法部门至现场予以取缔;2002年4月23日,“中华灵芝宝”在长沙举办的一个“交流会”被湖南省工商局予以解散……

2002年,《南方周末》出手对中华灵芝宝进行揭露。

报道披露,检察官刘运毅为了给母亲治疗癌症,花了6万多元购买“中华灵芝宝”,刘母邵泽兰成为“中华灵芝宝”的广告宣传人物。结果宣传两个月不到,刘母去世。2002年春节之前,刘运毅自掏路费请法院起诉绿谷集团,拿到了25440元的赔偿。他说,这只够他一年来打这场官司的费用。

据中华工商时报调查,西安市八府庄小学教师张茜花也是中华灵芝宝宣传人物,宣传称其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服用中华灵芝宝,非常见效,然而距离宣传刚满两月,张茜花即因肺癌去世。

国家有关部门规定,药健字号产品批文在2002年年底之前全部作废,2004年元月1日之前将全部退出市场。

就在外界认为负面缠身的中华灵芝宝将寿终正寝之际,中华灵芝宝拿到了“国药准字B”批文,并更名为双灵固本散。

陈金生再度发表论文,证明双灵固本散的神奇疗效。

而拿到“国药准字B”的批文后,绿谷对双灵固本散宣传更加夸张。公司自己编印了报纸"中华医药"、"中华中医药"、"中华中医药报",上面充斥着各种神奇案例

绿谷公司的广告中还宣称,该公司产品远销美国、欧洲、日本、新加坡等全世界23个国家和地区,有100多万人使用。上海市药监部门查实,这些都是虚假宣传

作为公司创始人,吕松涛曾遭遇尴尬一幕。2006年3月5日,吕松涛跟朋友一起去拜见南怀瑾。南怀瑾身边人员听闻吕松涛的介绍,脸色一变,小声说“就是他,就是他!”

吕松涛和南怀瑾在一起

原来,绿谷公司销售人员模仿南怀瑾的口吻,在报纸上宣称南怀瑾吃了绿谷的保健品,并赞叹效果特别好。当时,吕松涛觉得无地自容。幸运的是,南怀瑾没有计较。

南怀瑾虽然没有计较,但监管部门并未放过吕松涛。据媒体统计,自2001年7月国家建立违法药品广告公告制度至2006年底,双灵固本散(及其原名中华灵芝宝)被列入国家级《违法药品广告公告》的次数竟然高达800多次,创造了国内药品违法广告之最。

2007年4月,双灵固本散的药品文号因为伪造申报材料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注销。

在这之后,绿谷集团改头换面又推出了所谓的第三代抗癌产品——绿谷灵芝宝,大肆宣传这个产品具有治疗各种癌症的神奇功效。

2008年1月12日,央视新闻联播对绿谷进行了长达五分钟的曝光。数百家媒体聚焦绿谷,全国各相关主管部门开始对绿谷严查。吕松涛第三次创业降至冰点,整个公司人去楼空,一个相当规模的公司又一次归零。

“GV-971”面临诸多质疑

“2008年公司轰然倒塌,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冲击。这两年像割肉一样,把我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空剩一副白骨。随着公司业务一项项的倒塌,逼得我不得不放下,几乎被剥夺到残忍的程度。”吕松涛曾回忆。

2008年11月,吕松涛去美国“避运”,并进行深刻反思。至当年12月初,吕松涛突然“顿悟”,自己做中医药“心不在焉”,一切都是从金钱出发,自私自利,怎能不败?

2009年春节回国后,吕松涛立即开启了第四次创业的历程,重整人马,到2012年,整个公司规模超越2006年。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吕松涛再度创业,选择了与中科院上海药研所深度绑定。2009年,两家单位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时任所长丁健向吕松涛介绍了一个“镇所之宝”——耿美玉研究员带队研发的抗阿尔茨海默病候选新药“GV-971”。它的作用机制与已上市的5款抗阿尔茨海默病药以及国外在研的候选新药都不一样,具有原创性,已完成Ⅰ期临床试验。

2009年,绿谷制药的年销售收入只有1000万元,却花了数千万美元,获得获得“GV-971”的全球开发许可权。

吕松涛与耿美玉进行了长谈。吕松涛对她说:“药物的作用机制我不理解,但我理解了你。”

企查查资料显示,耿美玉曾出任绿谷制药监事一职。而丁健目前依然在绿谷制药担任副董事长,同时,丁健还是一家注册资本近10亿的公司的法人代表。

据报道,绿谷制药组建了有近百名研发人员的绿谷研究院,从2009年起,将每年销售收入的10%投入“GV-971”。因为多年保持高位的研发投入,绿谷制药的薪酬在制药行业里是比较低,一些人选择离开。

2019年11月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甘露特钠,代号:GV-971)”的上市申请。绿谷公司官网发布的新闻稿称,该药用于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病,改善患者认知功能,填补了这一领域17年无新药上市的空白。这款中国原创、国际首个靶向脑-肠轴的阿尔茨海默病治疗新药,将为广大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提供新的治疗方案。

“九期一”样品

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一旦患病,人的记忆力、思维判断能力等会像被脑海中的“橡皮擦”慢慢擦去。目前,不少声音质疑“九期一”的临床试验太短。

打假斗士方舟子也发文质疑,认为主持该药研发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耿美玉被发现有多篇论文数据造假,擅长用中国生物医学研究人员最擅长的用 PS大法代替实验。这样的公司、这样的研究人员研发出的全球首款新药,让人难以相信。

方舟子还表示,阿尔茨海默病发展缓慢,一种试图治疗它的药物是否对其有效,需要长期服用、观察才能确定。国际上做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三期临床试验通常要让试验对象服药长达四、五年,而“九期一”的三期临床试验居然只做了9个月(36周)就认定有效。

雷达财经获得的一份饶毅“举报信”显示,其中一位被举报的科研人员是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耿美⽟,其作为通讯作者发布的⽂章 (Wang et al CellResearch 29:787-803),号称其发明的药物 GV971 能够通过肠道菌群治疗小鼠的阿尔兹海默症。饶毅认为,这篇⽂章不造假是不可能的。为此,饶毅实名举报, 请国家自然科学基⾦会为中国科学界洗刷耻辱。

耿美玉所在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回应称,网上近期有两次出现质疑耿美玉论文造假的信息,药物所对此高度重视,已组织专家进行初步核查。根据初核的结果,唯一涉及阿尔茨海默症新药GV-971的研究论文(Wang et al Cell Research 29:787-803)不存在学术造假问题。

尽管面临诸多质疑,绿谷公司宣布,11月7日“九期一”在位于上海青浦区的生产线上投产,并将于12月29日前把药物铺到全国的渠道。上海浦东新区提供了40亩地用于“九期一”产业化,新工厂今年内就会动工,如果三年能够完成建设,可以满足每年200万患者用药量的生产、销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