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斯坦福棉花糖实验:究竟是什么在影响孩子的自控力?

原标题:被误解的斯坦福棉花糖实验:究竟是什么在影响孩子的自控力?

文 | Jessica Calarco

编译 | 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

来源 | 美国大西洋月刊

院君说:最近业界一个重磅话题是,“棉花糖测试”等当年著名的心理学实验,被证明是错误或是有偏颇的。譬如最近来自纽约大学的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一些孩子愿意延迟满足的背后之真相似乎是——富裕——而非意志力。希望今天这篇文章对您有所启发。

院君说:最近业界一个重磅话题是,“棉花糖测试”等当年著名的心理学实验,被证明是错误或是有偏颇的。譬如最近来自纽约大学的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一些孩子愿意延迟满足的背后之真相似乎是——富裕——而非意志力。希望今天这篇文章对您有所启发。

被推翻的“棉花糖实验”

棉花糖测试是非常有名的社会科学研究之一:在一名孩子面前放置一块棉花糖,告诉她,如果她能坚持15分钟不吃,就能得到第二块棉花糖,然后让孩子一人待在房间。

而孩子是否有足够的耐心来获得双倍的奖励,其结果能够大致暗示出她将来在学校,在工作中能通过自己意志力所获得的回报有多少。对很多人来说,通过这个测试意味着将来前景大好。

但是最近发布的一项新研究报告,却让这整个理念陷入了质疑之中。研究者们——纽约大学的泰勒·沃兹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分校的格瑞格·邓肯等人重新进行了经典的棉花糖测试。

这项测试最初是由斯坦福心理学家沃尔特·米舍尔于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米舍尔和他的同僚执行了这项测试并且追踪记录了孩子们在之后人生中的进展。他们将最终的结果发表于20世纪90年代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报告提出延缓满足有巨大的好处,包括在考试中的分数。

沃兹和他的同僚却对这项研究发现持怀疑态度。原始的结论是建立在不到90位儿童的基础上的——而且全都是从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幼儿园里选的。

为了重新进行测试,沃兹和他的同僚们从几个重要的方面重新调整了试验的设计:研究者选用了更大的样本数——超过900名儿童,这更能代表广大群众,涵盖不同人种和不同的家长教育背景。研究者们在分析他们的结论时同样会控制特定的变量因素——比如孩子的家庭收入,而这正有可能可以解释孩子所拥有的延缓满足的能力以及未来长期的成功。

最终,这项新的研究报告发现能否延缓满足与未来成功与否几乎没有直接联系。相反,研究发现能否忍到第二个棉花糖很大程度取决于孩子的社会和经济背景——同时,这些背景才是孩子未来长期成功的背后推手,而不是延缓满足的能力。

充足的储藏让孩子学会等待

最近,经不起仔细研究而以失败告终的试验研究并不是仅仅只有棉花糖测试。一些学者和记者已经指出心理学陷入了“重复危机”之中。

在这次的新研究中,验证之前假设以失败告终让我们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环境对于孩子人生的塑造有着更重要的影响,而米舍尔和他的同僚们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新的研究还发现,那些母亲有大学学历的孩子们里,等到第二个棉花糖的孩子们并不比直接吃了棉花糖的孩子们在长期未来表现更好——无论是考试分数还是母亲们所反馈的他们的平时行为。

同样,那些母亲没有大学学历的孩子们里,如果把诸如家庭收入和3岁时的家庭环境(这一点由研究人员根据一套标准研究方法评估,比如家中书籍的数量,母亲对孩子的回应度)等因素纳入考量,等到第二个棉花糖的孩子们也不比屈服于诱惑的孩子们表现好。对这些孩子而言,光靠自制力是无法弥补自身的经济和社会劣势的。

棉花糖测试所遇到的重复测试失败并不仅仅是揭露了早期理论的真相,同时也提出了穷人家的孩子会更难等到第二个棉花糖的可能原因。

对他们而言,日常生活的保障更少一些:储藏室里今天可能会有食物,但或许明天就没了,所以对他们而言等待是有风险的。并且就算他们的家长承诺会买某种食物回来,有时候这个承诺也会因为经济原因而无法兑现。

与此同时,对那些家长受教育更好而且收入更高的孩子们而言,要延缓满足一般会容易很多:经验告诉他们,成年人有资源也有稳定的经济能力来确保储藏室里食物充足。

即使这些孩子们不延缓满足,他们也会相信,事情最终都能得到解决——即便他们得不到第二块棉花糖,他们或许也能让家长带他们出去吃冰淇淋作为代替。

对未来的预期是好是坏至关重要

还有很多其他研究也更深层次地挖掘了棉花糖测试中的阶级体现。哈佛经济学家塞迪希尔·穆莱纳桑和普林西顿行为科学家埃尔达尔·莎菲尔在2013年写了一本书——《稀缺: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书中详细讲述了贫穷是如何让人决定选择短期回报而不是长期回报,当前不足够的状态可以改变人们对于现在可入手的东西的想法。

也就是说,如果孩子有理由认为第一个棉花糖可能消失,那么第二个棉花糖就跟他毫无关系了。

一些更加深层次性质的社会研究也可以提供一些见解。比如,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大学的社会学家拉尼塔·雷,最近写了一本描述有多少贫困环境中成长的青少年是在低薪工作来支撑自己和家庭生活的尽管还是有吃不起饭的时候,这些年轻人依然会在发薪日大肆挥霍,买麦当劳吃,或者新衣服,或者染头发。

同样,在我和印第安纳大学社会学家布雷亚·佩里(同时也是我的同事)的共同研究里,我们发现低收入的家长相比于稍微富裕的家长,更容易屈服于孩子们对自己提出的甜点糖果需求。

这些研究发现都表明,偏贫穷的家长会尽可能地放纵自己的孩子,而偏富裕的家长会让孩子学会等待更大的回报。染发和糖果可能听起来无足轻重,但是这些消费是贫穷家庭所能承担的仅有的嗜好了。

而且对于贫穷孩子而言,只要今天能享受到一丁点满足和快乐,就感觉生活稍微轻松了一点,特别是在没法保障明天能获得满足感的情况之下。

当然,相对于物质条件的丰富与否,家长对孩子从小营造的软性家庭教育环境,并不是不再重要。麻省理工最新研究称,富孩子与穷孩子的区别之一在于,父母从小与孩子的交流方式(点击查看)“棉花糖测试”被质疑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我们去重新思量一些事情,而不是迷信“权威”。

入群享福利丨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添加少年商学院老师微信,领取学习资源,进群更可获得不同教育主题内容分享,本周分享:情绪管理教孩子做情绪的主人,学习解压方法,增进亲子关系每日限额100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