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恐袭受害者与罪犯一同志愿学习引争议,死者父亲:不应怪罪政策

原标题:伦敦恐袭受害者与罪犯一同志愿学习引争议,死者父亲:不应怪罪政策

转自微信公众号“华闻派”

英国时间11月29日下午约两点,伦敦市中心的伦敦桥上发生持刀捅人事件。事件造成了2人死亡,3人受伤,嫌疑犯被警方当场击毙,这起事件已被英国警方定性为恐怖袭击事件。

而遇害的两名受害者,都是来自于剑桥大学的学生,他们分别是年仅25岁的杰克·梅里特(Jack Merritt,下左),和年仅23岁的萨斯基亚·琼斯(Saskia Jones,下右)。

杀害他们的28岁嫌疑犯名为乌斯曼·汗(Usman Khan),是一名有犯罪前科的恐怖分子。他于2010年因参与策划炸弹袭击伦敦证券交易所,于2012年被判入狱,但在2018年12月有条件提前获释,条件包括须佩戴电子追踪器,参与政府的囚犯改造学习班等。

这次袭击开始于伦敦桥北端的鱼贩大厅(Fishmongers’s Hall)。事发当天,鱼贩大厅正在举办一个名为“一起学习”(Learning Together Scheme)项目的五周年会议。

嫌犯乌斯曼·汗在监狱期间参加了“一起学习”计划。当日,他也是此活动与会者之一,而遇难的萨斯基亚·琼斯和杰克·梅里特则都是该项目的志愿者。

▲事发当时,鱼贩大厅正在举办“一起学习”五周年活动

由于恐袭事件的发生,使得“一起学习”这个由剑桥大学发起的监狱囚犯改造计划受到了人们的关注,而参加类似活动的志愿者的人身安全,也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

“一起学习”计划(Learning Together Scheme)由剑桥大学发起,是一项为改造监狱囚犯而设立的项目。该计划旨在将罪犯和高等教育人员“平等地团结在一起”,一起学习。

根据剑桥大学官网的相关信息,该计划在2014年启动,在白金汉郡的格雷顿(HMP Grendon)监狱首先开设了一个将犯罪学学生和囚犯一起参与的课程。此后,该计划继续扩展到其他监狱。

这个计划在实施后得到了英国政府的称赞,时任司法部长的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在2016年表示,该项目“为囚犯提供了充分发挥潜力并获得资格的机会。”

在改造监狱囚犯的项目报告中,乌斯曼·汗由于表现不错,曾被当做“案例研究”受到表扬。因此,汉也获得了当局送给他一台特殊的笔记本电脑,这台电脑符合其获释许可条件,可以使 他能继续在监狱中进行写作和学习。

▲伦敦桥恐袭中的嫌疑犯乌斯曼·汉用电脑登录该项目进行学习

更具戏剧性的一幕是,在这次恐怖袭击过程中冒险救人的“英雄”詹姆斯·福特(James Ford,下左)原也是一名杀人犯,同时也是“一起学习”计划的参与者之一。他因2003年杀死一名21岁的女孩(下右)而被判处终身监禁。

虽然他见义勇为的行为受到了英国女王、首相及市长的称赞,但这还是引起了当年受害者阿曼达·钱皮恩(Amanda Champion)家人的极大不满。

恐袭发生当天,钱皮恩的家人就提出,被外界当作“英雄”的福特,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获释的: “他不是英雄,他就是个刚被释放的杀人犯。”

另外,据BBC报道,2012年与伦敦桥袭击者乌斯曼·汗一起入狱的8名恐怖主义策划者中的6人,也已获释。这些圣战分子都是一个受基地组织启发的恐怖组织成员,他们曾密谋炸毁伦敦证券交易所,并计划刺杀鲍里斯·约翰逊。

▲另外六位 与乌斯曼·汉一起被抓获的恐怖分子已被释放

也就是说,现在这6人重获自由。这对英国来说是一个极大的社会隐患,就像一个随时会爆炸的不定时炸弹。

被定罪的恐怖分子被提前释放并再次犯案,杀害两名帮助他们的志愿者,当恐袭发生后,英国政府受到了广泛批评。

而英国首相约翰逊将这一事件怪罪在工党头上,声称工党政府在2005年引入“保护公众监禁刑罚”法案,该法案规定任何非终身监禁、且被认为不是危险的罪犯,都可以在服满一半刑期后获假释。

而受害者杰克·梅里特的父亲大卫却反对约翰逊的表态。

大卫在12月1日表示,自己的儿子拥有“美丽的品格”,总是选择和弱者站在一起,并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情。对于此次恐袭引发的政治“口水仗”,大卫称,“我们不需要不过脑子的反应。”

▲遇害者之一的 杰克·梅里特

他认为:“我们要怪罪的不是宽大政策,要怪就怪被破坏的假释系统,他们应该在囚犯被释放和参加更生活动时,有效地监控和监管才对。”

大卫发推说:“不要用我儿子的死以及他同事的照片来进行政治宣传,我的儿子杰克一直反对你们所支持的一切,包括仇恨、分裂和忽视。

据调查,受害者杰克·梅里特曾在汗被关押的高度安全的HMP Whitemoor 监狱时与汗一起工作,参与“一起学习”计划的课程,也就是说,他们早就认识彼此。

▲今天剑桥当地的报纸以两位剑桥大学毕业生的头像作为封面,并配上他们各自的人生信条,这幅图被杰克·梅里特的父亲转推

剑桥大学副校长斯蒂芬·图普今天也为“一起学习”囚犯改造计划进行了辩护。他说,尽管汗实施了致命的暴行,但学校并没有计划结束这一项目的运行。

“但我要说的是,这个项目已经存在五年了。它做得非常好,事实上,在萨莉·科茨夫人(英国联合学术机构主任)2016年对监狱教育的评估中,她把它作为最佳实践的一个例子。”图普表示。

斯蒂芬·图普进一步称:“当学生和工作人员有潜在的危险时,我们有一个非常详细的风险评估过程。”

然而事实却是,嫌疑犯乌斯曼·汗被枪杀时所穿的自杀式炸弹背心,一整天都绑在他的身上,而他手上绑着的刀也被带到鱼贩厅里,这个过程并没有被人阻拦。这就将所有参与活动的志愿者、组织者以及其他参与者置于一种潜在的危险之中。

▲伦敦桥边的鱼贩大厅

其实,志愿者们帮助的不光是一些弱者,还会经常接触到一些有危险性质的人群,他们工作经常会让自己面临风险。

2016年,19岁的德国女孩玛利亚·拉登伯格(Maria Ladenburger)就因为做志愿者去帮助难民而被一名难民有预谋的奸杀。警方认为,嫌犯侯赛因就是在玛利亚当志愿者期间,锁定了她为性侵目标,并在她的宿舍附近杀害了她。

玛利亚在热心帮助难民的同时,不知不觉地泄漏了自己的行踪和住址,让犯人有机可乘。

然而,玛利亚的家人在悼念玛利亚的同时,呼吁民众不要渲染仇恨情绪,要继续关爱难民,通过慈善机构给难民捐钱,因为玛利亚生前也致力于关爱难民。

同样的,本次袭击事件的遇难者杰克·梅里特的家人也表示:

“我们知道,杰克他并不希望政府以这一可怕的单一事件为借口,对囚犯们实施更严厉的判决,或者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将人关押更长时间。 ”

“我们知道,杰克他并不希望政府以这一可怕的单一事件为借口,对囚犯们实施更严厉的判决,或者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将人关押更长时间。 ”

▲今早十一点,在剑桥为两位遇难者举行了追思会,杰克的女友(图中已哭成泪人儿

两家人对于自己至亲参与志愿活动却反被杀害的反应或许说明了一件事——志愿者及其家人在参与志愿活动之前,可能都会对遇到的风险具有一定的心理预期。

志愿者们往往是怀有人类最朴实和善良的精神,不惧困难和危险去奉献自己的一腔赤诚。他们往往不求回报,有时却被受帮助者伤害。

这似乎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农夫与蛇”。

据调查,在美国,十年中一共有501人死于志愿服务期间所受的伤害。

志愿者们所处的环境和所面临的风险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然而,这些善良的年轻人们和他们的家人却始终坚守着人性中善的一面。

杰克·梅里特的家人在悼词中说:杰克有自己的原则:他相信救赎和康复,而不是复仇。他照亮了我们的生活,也照亮了他众多朋友和同事的生活。”

▲杰克·梅里特和家人在一起

萨斯基亚·琼斯的家人也在一份声明中说:“她热衷于为犯罪不公的受害者提供宝贵的支持,她一心一意地充实生活,对知识有着极大的渴望,这使她能够做到最好。”

杰克·梅里特曾在自己的推特里这样写道: “一起学习’计划让我们看到了人们最好的一面。毫无疑问,不管一个人的过去如何,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贡献。”

- The End -

文 刘红豆 图片来自网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