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的百年变局:“逆袭”为什么难?

原标题:全球的百年变局:“逆袭”为什么难?

来源:中泰证券

最近几年海外摩擦不断,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是贫富差距问题。而且纵观全球几百年的历史,当前面临的问题,不过是公平和效率的一个轮回而已。贫富差距的来源究竟是什么?与市场化、全球化有何关系?未来全球形势如何走?我们先从一个概率统计的数字游戏说起。

1、一个数字游戏:公平的规则,不公平的结果。为了研究财富分布的变化规律,我们用一个数字游戏来模拟市场中的交易行为。结果显示,即使在最公平的竞争规则下,最终也产生了非常不平均的结果。如果提高一部分人获取收入的概率,财富会更加集中。而且财富的变化具有很强的“路径”依赖性,个体间贫富差距的打破从概率上来说其实很难。

2、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全球的同一个问题。从现实中来看,当前贫富分化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贫富差距扩大往往都是不可避免的。而每个人资质、努力程度、资源的差异,导致获得收入的机会不完全相同,往往会加剧贫富分化。而过去几十年,资本的高收益会强化财富的路径依赖性,增强贫富差距的惯性。

3、历史是一个轮回:效率和公平的循环。考察过去两百多年的历史,全球经历了经济增长-贫富差距扩大-缩小贫富差距-经济再增长-贫富差距再扩大的循环。当前经历的很多事情和20世纪初具有很高的类似度,历史就是一个轮回,在公平和效率之间循环,效率提升久了,公平的问题就会突显,公平程度提高后,效率的提升又会成为重点。

1

一个数字游戏:公平的规则,不公平的结果

学过经济学或者概率学的朋友或许对这个游戏并不陌生,为了研究财富分布的变化规律,我们用一个数字游戏来模拟市场中的交易行为。假定总共有200个人参与这个游戏,每个人的初始财富值都是100元,绝对的平均分布。在每一轮游戏中,每个人将自己的1元钱随机送给另一个人,并且每个人获得钱的概率都相同。然后重复这个游戏2万次。

结果显示,随着游戏次数的不断增加,财富在人群中的分布越来越不平均。当游戏玩到2万次的时候,财富最多的20%的人占有了接近50%的社会总财富。这种由少数人掌握多数财富的分布,在统计学上叫幂律分布,也叫做帕累托分布,是以著名经济学家帕累托(Vilfredo Pareto)的名字命名。早在1896年的时候帕累托就指出,意大利20%的人口拥有了80%的土地,之后也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二八”法则。

在游戏的设定中,每个人的初始财富绝对平均分布,每一轮游戏中每个人获得财富的机会也一样,但最终经过不断地交易之后,财富的分布也是极其不平均的。也就是说,哪怕是在最公平的竞争规则下,最终也产生了非常不“公平”的结果。即使我们修改游戏的假定,让其更加贴近现实,得到的依然是非常不均匀的财富分布结果。其实现实中这样的例子很多,例如大家玩纸牌游戏,结果游戏进行到最后,往往只有一两个赢家。

其实在现实中,每个人获得收入的机会并不是完全一样的。所以我们对游戏中的规则稍作修改,假设这200个人中,有5个人在每一轮游戏中获得收入的概率,都比其他人高一倍。

结果显示,经过20000轮游戏以后,几乎所有的财富都集中到了这5个人手中。而且这种情况在游戏进行到4000轮以后就已经出现,之后个体财富值的分布非常稳定。尽管这种财富极端集中情况的出现,和我们较强的假定有关系,但它至少说明了,如果提高一部分人获取收入的概率,财富就会逐渐向这一部分人集中,导致贫富差距更大。

而现实中提高获取收入概率的方法有很多,比如一部分人可以比普通人更聪明、更努力,也可以是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等等。所以从概率学上来分析,富人往往有几种:可以是极其幸运的人,类似于我们第一种游戏假定中的情形,尽管无法提高获胜的概率,但获得了“幸运之神”的眷顾;也可以是非常努力或非常聪明的人,还可以是非常有社会资源的人,后两种类似于我们第二种游戏假定中的情况,每一轮获胜的概率都比普通人更高一些。

现在我们再来修改一下游戏规则,假定每个人的初始财富是不一样的,但每一轮获得收入的机会是均等的,以此考察下初始财富值对最终财富分布的影响。结果显示,初始财富最少的“穷”人,最终只有13%能够进入到“富”人的行列;初始财富最多的“富”人,最终只有5%会“堕落”为穷人。

所以纯粹从概率上来说,即使在最公平的规则下,“屌丝逆袭”也很困难,而富人穷困潦倒的概率也很低。财富的变化具有很强的“路径”依赖性,个体间贫富差距打破的难度是很大的。

不过游戏结果也显示,有80%左右的“穷”人,经过不断参与游戏后,最终能够进入到中等财富的行列;有将近50%的“富”人,会逐渐退回到中等财富行列。说明经过不断的交易,边际上改变自身的财富状况还是很容易的。

2

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全球的同一个问题

从现实中来看,当前贫富分化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根据Harvard SWIID项目的测算数据,主要经济体居民可支配收入之间的分化非常大。基尼系数为0表示绝对平均,为1表示绝对不平均。当前主要经济体的收入基尼系数基本都在0.3以上,都属于中等以上级别的贫富分化。南非接近0.6,印度、巴西、印尼、智利、埃及等都在0.4以上,属于贫富极其分化的状态。

但收入分化的影响还没那么大,毕竟从量级上来讲,收入相比财富要小的多,全球居民财富的分化更大。根据Piketty and Saez项目的专业测算,主要经济体中,财富前1%的居民,持有的财富占社会总财富的比重都在20%以上,俄罗斯高达43%,美国高达39%,印度31%;前10%的居民持有的财富占比都在50%以上,俄罗斯、美国都在70%以上,韩国、印度也都在60%以上。

贫富分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认为有三个最重要的原因。首先,随着经济的发展,贫富差距扩大往往都是不可避免的。正如我们第一部分游戏中介绍的,即使经济中每个人获得收入的机会是完全相同的,随着交易次数的增多,最终财富的分布结果也极其不均衡。二战以后,全球经济迎来了平稳增长的环境,随着市场化和全球化水平的提高,经济快速发展,全球贫富差距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小幅回落后,从20世纪70年代也开始大幅攀升。

但我们也不能将贫富差距扩大视为市场化和全球化的结果,因为市场化程度低的经济体的贫富差距未必就小,很多时候会更大。关键的变量不是市场化和全球化,而是经济增长过程中是否兼顾了公平原则,通过一定措施进行收入和财富的平衡和调整。而在调整过程中,绝对的平均主义也未必是好事,因为那样会损害经济增长的效率。所以还是要在公平和效率之间寻求一个平衡。

其次,经济增长过程中,每个人获得收入的机会并不是完全相同的,这也会加剧贫富分化。正如我们第一部分介绍的,这种获得收入的机会的差别,可能来自个人能力和努力程度的差异,也可能是来自社会资源的差异。

这让我们想起了我国封建社会的地主大致可以分为两类,这两类是完全不同的。一类是身份性地主,比如官吏享有很多特权,或者经过分封成为的地主。另一类是非身份性地主,没有特权,但由于善于经商或者务农,每年收入除了自身消费外还能有剩余,而自汉武帝以后整体实行“重农抑商”的政策,这些“富余”的农民能够投资的商业资产很有限,就逐渐将财富投资到土地上,久而久之就成了地主。而生产力较低或“入不敷出”的农民逐渐丧失了土地,成为了“佃农”。地主和佃农的贫富分化,其实放在不同国别、不同时代的情形下,都是成立的。

最后,既然财富的变化有路径依赖,那么贫富分化也是有惯性的。像我们第一部分介绍的,即使在最公平的规则下,贫富阶层之间的转换也是相对困难的。而从现实中来看,有很多因素会强化贫富差距的惯性。比如Thomas Piketty在《21世纪资本论》中指出,资本回报率总是倾向于高于经济增长率,导致资本所有者获得的收入比劳动者获得的收入要多很多。也就是说,如果原始财富不一样,每一期获得收入的机会也是不一样的,这是全球贫富差距扩大的重要原因。

再比如,70年以来,美国股票和房地产等资产的价格涨幅远远大于工资,资本所有者的资产升值速度比劳动者收入增长快。通俗来说就是,美国富人的财富投资到房产和股票上,升值越来越快,而穷人本身就没有多少财富,享受的财富升值收益很少,而工资的收入也赶不上房价和股价的涨幅,这也是贫富分化的重要原因。

3

历史是一个轮回:效率和公平的循环

如果我们将时间拉长了看,就会发现20世纪初也是全球贫富差距最严重的时期。工业革命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随着全球经济增长,贫富分化也是逐渐加剧的,这种分化在20世纪初达到了顶点。在当时贫富分化最严重的时期,全球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欧美之间大规模贸易战,以及发达经济的“大萧条”,而这些事件似乎都和贫富差距问题不无关联。贫富差距不仅会带来一个经济体的内部问题,影响稳定,而这种内部问题也常常会外溢,带来外部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当时的经济危机、冲突又都是存量社会财富再平衡、再分配的过程,所以20世纪30年代以后,全球面临的贫富差距才逐渐缩小。

而7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经济的再度增长,贫富差距问题再度凸显,当前已经达到了阶段性的高点。近几年全球发生的一些事件,和上世纪初都有些类似,或多或少都与贫富差距问题有着很大联系。例如美国特朗普当选,其实也是美国内部问题的一个集中体现,而无端发起贸易问题无非是转嫁内部矛盾;其实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已经暴露了美国贫富差距问题的严重性。欧洲最近几年也骚乱不断,民粹主义不断抬头,以及全球其他地区的一些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和贫富差距有关。

所以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全球经历了经济增长-贫富差距扩大-缩小贫富差距-经济再增长-贫富差距再扩大的循环。其实再往前看几百年的全球历史,情况也是类似的。在封建社会,每一个朝代初期,社会财富的分化往往没那么严重,随着和平环境下经济的不断增长,财富逐渐集中,贫富分化问题愈发严重。所以往往在每个朝代的中后期,土地兼并的程度也都很高,带来社会的不稳定,财富再度重新分配。

所以历史就是一个轮回,在公平和效率之间循环,效率提升久了,公平的问题就会突显,公平程度提高后,效率的提升又会成为重点。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当前海外面临的贫富悬殊问题,确实很难解决。即使采取平稳的方式,例如对财产、遗产征税,往往很难落地,因为资本所有者对社会各方面影响都很大。所以全球的确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对经济也会产生一定冲击。

风险提示:贸易问题、政策变动、经济下行。

来源:金融界网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