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陈索斌违规占用资金 青岛金王美妆之路道阻且长

原标题:实控人陈索斌违规占用资金 青岛金王美妆之路道阻且长

路漫漫,上下求“索”。

文|一涵

转型成化妆品公司的青岛金王,在化妆品行业蒸蒸日上的大背景下,却显得有些乏力。

近日,中国证监会青岛监管局(下称青岛监管局)公布的关于对青岛金王应用化学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显示,青岛监管局对青岛金王应用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岛金王”,002094.SZ)进行了现场检查时发现,青岛金王存在四大问题,主要为公司虚构协议、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等问题。

这恐怕是自2013年跨进美妆行业以来,青岛金王所遭遇的最大一次信任危机。

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

据青岛监管局公布的信息显示,青岛金王存在以下问题:

一、2018年、2019年,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索斌,董事姜颖通过差旅费借款形成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发生额总计210.96万元。截至2019年11月18日,尚有4.3万元未归还。

二、青岛金王未在2018年年度报告和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专项说明中披露上述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上市公司与控股子公司之间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情况。

三、青岛金王于2017年11月向子公司杭州悠可员工发放奖金20万元,通过虚构与杭州悠可子公司杭州美巴科技有限公司的运维服务协议,2018年将该笔费用计入“管理费用-网络运营服务费”。上述会计处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影响到财务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

四、青岛金王现行的《青岛金王应用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内幕信息知情人管理制度》未按照《关于上市公司建立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进行更新、完善,如未规定公司进行收购、重大资产重组、发行证券、合并、分立、回购股份等重大事项时,除填写上市公司内幕信息知情人档案外,还应当制作重大事项进程备忘录。

2019年2月,青岛金王公告拟出售所持杭州悠可100%股权,对此青岛金王未按规定进行正式的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违反了《关于上市公司建立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

公告称,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和《关于上市公司建立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青岛证监局决定对青岛金王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

而根据青岛金王2019年半年报显示,陈索斌持有青岛金王第一大股东青岛金王国际运输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青岛金王集团有限公司49.09%股份,是青岛金王的实际控制人。

有业内人士称,虚构协议、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等问题严重有损上市公司的信誉和美誉度。

不过,让人心生疑惑的是,掌控年销售过50亿元(青岛金王2018年营收54.56亿元)上市公司、年薪为56.04万元(青岛金王2018年报显示)的陈索斌为何要违规占用资金?

上述疑问,或许从青岛金王近年的发展中可以寻得蛛丝马迹。

债台高筑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青岛金王成立于1997年,于2006年在深交所上市,是一家以生产各式蜡烛及其相关产品为主营业务的亚洲最大的蜡烛生产企业。2013年,青岛金王宣布进军化妆品行业,公司目前的核心业务是化妆品、新材料蜡烛及工艺制品和一般贸易。

与其他企业跨界化妆品行业不同的是,青岛金王走的并不是自建品牌之路,而是通过频繁发起并购,通过产业投资来打江山。例如,2013年,青岛金王收购杭州悠可化妆品公司,打通了化妆品网上销售渠道;2014年,收购广州栋方日化有限公司和上海月沣化妆品有限公司,开拓化妆品研发、生产和线下销售渠道;2015年,收购广州韩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获得“蓝秀”“LC”品牌;2016年,收购杭州悠可剩余63%的股权,使其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收购或投资浙江金庄化妆品有限公司、云南弘美化妆品有限公司、四川弘方化妆品有限公司、山东博美化妆品有限公司、湖北晶盟化妆品有限公司、天津弘方化妆品有限公司等资产。

据报道,截至2017年初,青岛金王已并购了26家化妆品公司,仅2016年前7个月就完成了18起并购,投资总额达到了13.51亿元。陈索斌曾表示,青岛金王计划与中植产业、蓝基金用100亿规模的资金投资化妆品行业。

然而,频繁并购的背后却需要大量的现金流,和相当数量的人才和管理输出。近几年,青岛金王也因此出现了较高的负债。

根据青岛金王财报显示,2016年,青岛金王短期借款2.32亿元,长期借款1.7亿元,负债合计9.6亿元;2017年,公司短期借款为8.25亿元,同比激增255.71%,长期借款达2.27亿元,同比增长33.5%,负债合计17.94亿元,同比增长86.5%;2018年,公司短期借款为7.93亿元,同比减少了3.9%,长期借款却为三年内最高达6.32亿元,同比增长179.6%,负债合计高达25.4亿元,同比增加了41.9%。

▍截自青岛金王2017年、2018年财报

拆了东墙补西墙

在这样的情况下,青岛金王在今年年初出售了最早收购的杭州悠可。

2019年2月,青岛金王作价14亿元出售了杭州悠可及子公司100%的股权,此番交易给公司带来约3.1亿元收益。

▍截自青岛金王2018年8月25日公告

青岛金王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6.4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4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8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19.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3826.75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9.23%。

由此可见,如果没有出售杭州悠可带来的投资收益,公司上半年的净利润将所剩无几。

而事实上,杭州悠可是青岛金王签署对赌协议的三家企业中,唯一完成业绩承诺的一家。

在收购杭州悠可时,交易对方承诺,2017年、2018年,杭州悠可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23亿元。实际上,杭州悠可的扣非净利润为1.13亿元、1.25亿元,均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在出售杭州悠可时,青岛金王在公告中表示,“本次资产出售将直接减少公司商誉的账面价值7.86亿元,提升了公司整体抗风险能力。”

而青岛金王收购的另外两家公司广州韩亚和上海月沣并没有完成业绩目标。

今年4月,青岛金王发布公告称,按照业绩承诺,广州韩亚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股东所有的净利润(即“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750万元、3200万元、3800万元、4600万元。数据显示,广州韩亚2018年度经审计的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317.44万元和3308.31万元,未达到业绩承诺金额;上海月沣承诺,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300万元、7300万元、8400万元。然而,实际是该公司在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和分别为5251.82万元和4931.54万元,未达到业绩承诺金额。

对此,青岛金王在公告中指出,近年来,随着微商、社交电商、跨境电商等新兴线上渠道及内容营销、网红营销、爆品营销等创新线上营销方式崛起,化妆品传统线下渠道销售受到较大冲击,对广州韩亚及上海月沣经营产生较大影响。面对新的形势,广州韩亚及上海月沣采取了相对谨慎的市场策略,因而在销售渠道拓展、营销模式创新及新品开发方面的进展较为迟缓,最终导致其2018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众妆优选能否成“续命稻草”?

除大范围地收购化妆品公司外,2017年6月青岛金王还与50多名专营店主一起采用股份制的方式,成立安徽众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众妆公司”),该模式被业内称为CS渠道第一供应链平台。迄今,青岛金王陆续在安徽、山东、辽宁、湖南等13个省成立了省级供应链平台,并在全国22个省设立分销和代理运营体系,合资股东的门店规模已超过9500家,代理国内外化妆品品牌约200多个。

▍资料图

去年6月,青岛金王还对众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增资4.5亿元,增资完成后众妆公司注册资本达到5亿元,为继续增强供应链优势助力。然而这一模式随着合作方对于资方崇拜心理的减少,业界也逐渐产生资本这双鞋到底合不合脚的争论。

与此同时,青岛金王又开始推进“智慧零售”落地,并引进腾讯从技术、大数据等多角度助力“众妆优选”智慧门店进行数字化发展。2018年8月25日,青岛金王发布公告,与腾讯达成智慧零售战略合作。青岛金王表示,基于公司和全国各省众妆CS、KA渠道约9500家门店资源及中国美妆线下零售渠道,将与腾讯共同在美妆领域就构建“数字化”新能力、构筑“数字化”运营体系、营造美妆新生态等开展深入合作,以实现美妆智慧零售的价值链重塑。

青岛金王在2019年半年报表示,公司已在全国20多个省份设立了50多家子公司,形成了覆盖全国主要省份的化妆品营销网络;2019年上半年已有4个“众妆优选”智能化智慧新零售美妆店投入运营。公司与腾讯合作开发线下与线上互动的微信小程序“众妆优选”也在不断优化,在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情况下,将不断提升消费者体验。

不难看出,现阶段青岛金王的化妆品业务核心战略体现为加码智慧零售。然而,这一战略是否能为青岛金王挽回局势,还有待观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