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伍老兵患创伤后应激障碍 靠跑步重获新生

原标题:美国退伍老兵患创伤后应激障碍 靠跑步重获新生

由于多年的服役和战争影响,来自美国密歇根州的退伍老兵本·戴维斯,遭受了无数身体和精神上的创伤。在他退役后,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更是令他难以忍受。但戴维斯没有放弃,他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法,最终通过饮食和跑步锻炼逐渐恢复了正常生活。

2003年至2009年期间,美国陆军在中东地区进行了多次战斗部署,戴维斯也因战争全身多处受伤。手腕和双手骨折、锁骨和多根肋骨骨折、肋间软骨受损、双肩滑囊炎、双脚均有应力性骨折、双耳失聪明显,并伴有双侧耳鸣等等。除了身体上的多种伤病,他还被诊断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并患有轻度创伤性脑损伤(TBI)。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现年39岁的戴维斯表示,这些伤病在军队里非常常见,“这是可以预料到的,当你在一个环境中被告知,如果寻求帮助,那么你就是软弱,然而没人想被认为是软弱,”戴维斯说。“在我们的空闲时间,我们被鼓励进行徒手格斗训练。你只是生活在痛苦中,然后去面对它。”

直到2009年退役回到美国后,戴维斯才完全意识到退役对他身体的伤害。他最严重的伤病在臀部,戴维斯说他的臀部几乎被毁了。雪上加霜的是,医生告诉他,他可能再也不能跑或跳了,而每天的疼痛也是不可避免的。

当医生给戴维斯开了混合处方药片来治疗疼痛、抑郁、焦虑和失眠时,他很警惕依赖药物来维持日常功能的后果。戴维斯说:“从2008年到2011年,我有13个战友死于自杀,他们和我一样,都有类似的伤病。我不想最后变成那样,也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他们这样,但我知道所有的药物可能都不是好东西。”

然而,如果没有药物治疗,戴维斯就会一直处于疼痛之中,并不知所措。为了寻找答案,他进入了密歇根州的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学习,研究重点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非药物干预。

找到自己的解药

虽然他对运动科学有了更多的了解,但直到2017年,戴维斯的健康状况都每况愈下。他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导致体重持续增加,最终达到了400磅。一次偶然间,戴维斯发现了酮类饮食,它强调低碳水化合物和高脂肪的食物。在进一步的研究中,他惊讶地发现:研究表明,这种饮食可能对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有益,并对创伤后应激障碍有积极的影响。

在适应了酮类饮食后,戴维斯在九个月内减了100磅,疼痛明显减轻,他的大脑感觉也更敏锐了。这时他开始锻炼,从轻度瑜伽和健美操开始,最后,他开始跑步。到2017年底,戴维斯已经能够连续跑10英里了。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让他想到,既然饮食和锻炼可以改变了他的生活,它可能也会帮助其他老兵的生活。

为了帮助和他同种病情的人,他连续跑了22个小时

今年,戴维斯决定接受一项超跑挑战,鼓励像他这样的人通过锻炼来对抗战争对身心的影响,并为帮助退伍军人的非营利组织筹集资金。11月8日,戴维斯在密歇根州利沃尼亚完成了连续22小时的跑步,总共跑了107英里。

“这22个小时意义重大,如今平均每天就有22名老兵自杀,”戴维斯说。“我想在退伍军人节前后举办这个活动,以提高一些组织的意识,通过体育活动促进退伍军人的康复,同时向退伍军人和普通人表明,即使被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你也可以取得伟大的成就。”

今年7月,戴维斯开始了为期22小时的挑战训练,每周跑步两次(每次不超过10英里),每周举重三次,每周做三到四天的瑜伽。他最终在8月份将自己的里程数增加到每周40英里,然后继续保持相对较低的每周里程数,并在整个秋季通过瑜伽进行补充。

尽管体温过低、脱水,戴维斯还是坚持了整整22个小时。他的总里程几乎比他之前的100公里(62英里)多了50英里。戴维斯说:“如果人们不是在这22个小时里一直出现,并说‘嘿,我是来和你一起跑步的’,我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那段时间我从未感到孤独。”(来源/跑步者世界 文字/SEVE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