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馆三国|定军山之战的结局曾被预言?神卜之言可信度究竟如何!

原标题:茶馆三国|定军山之战的结局曾被预言?神卜之言可信度究竟如何!

作者简介:刀与笔,本名陈思,文史爱好者,法学硕士。希望能够一直坚持自己兴趣爱好,用点滴文字记录自己的思考,和广大同好交流、分享自己观点。

《三国演义》中的神卜、仙士历史上真的可信吗

《三国演义》虽然是以历史为主线的小说,但也存在着少数怪力乱神的情节。在笔者看来,所谓怪力乱神的情节并非是指诸如草船借箭、借东风、陇上妆神这些情节,因为这些情节虽然看上去非常人所能为之,但究其根本也是诸葛亮利用了自然条件和对手的心理。而如小说中神卜管辂的部分准确预言,在如今也难以科学规律进行合理解释,这才真正算得上怪力乱神。

小说《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以半个回目来叙述管辂之卜筮,先是借太史丞许芝之口叙述了管辂卜筮准确的六件事(分别为:郭恩兄弟得躄疾之原因[1]、信都令之妻患头风及其子患心痛之原因[2]、诸葛原取燕卵、蜂窠、蜘蛛三物以试探[3]、乡中老妇失牛之原因[4]、刘邠取印囊及山鸡毛以试探[5]以及为赵颜借寿[6]),尔后又叙述了管辂卜筮出夏侯渊将于定军山阵亡、鲁肃病亡、西蜀犯境、许都发生火灾等重要军政大事。其中,以预言夏侯渊将于定军山阵亡最为详细。小说中管辂对此一共给出了十六个字,即:“三八纵横,黄猪遇虎;定军之南,伤折一股”,在夏侯渊阵亡后,小说又以曹操的角度对这十六个字进行了解读,即:“‘三八纵横’,乃建安二十四年也,‘黄猪遇虎’,乃岁在己亥正月也;‘定军之南’,乃定军山之南也;‘伤折一股’,乃(夏侯)渊与(曹)操有兄弟之亲情也。”[7]小说中,管辂对夏侯渊将于定军山阵亡进行了预言,而最终时间、地点都分毫不差,在笔者看来,这已非人谋可以解释。

小说中被称为神卜的管辂,历史上也确有其人,同时,历史上的管辂亦是以卜筮准确而闻名。小说中许芝所述管辂卜筮的六件事,其中有四件确有其历史记载,分别是:郭恩兄弟得躄疾之原因[8]、信都令家眷患病之原因[9]、诸葛原取燕卵、蜂窠、蜘蛛三物以试探[10]、刘邠取印囊及山鸡毛以试探[11]。而乡中老妇失牛之原因以及为赵颜借寿(笔者按:而小说中管辂为赵颜借寿的这一情节,管辂被描绘成拥有通神的本领,这里的描写更像是《封神演义》而非是《三国演义》,此处情节太过飘渺,应为虚构。)未见管辂本传有记载。而小说中谈及的管辂曾准确卜筮到夏侯渊将于定军山阵亡、鲁肃病亡、西蜀犯境、许都发生火灾等重要军政大事虽然其事都有相应的历史依据,但历史上并未记载管辂曾卜筮到这些事的发生。此外,关于管辂的卜筮,历史和小说还有一处相同的即管辂预言何晏、邓飏将有杀身之祸,后果应验。

由此可见,真实历史上管辂的卜筮的范围未如小说中所言的那样广。历史上,管辂的卜筮大抵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即对自然之物的卜筮,如诸葛原取燕卵、蜂窠、蜘蛛三物对管辂进行试探、刘邠取印囊及山鸡毛对管辂进行试探,这都属于覆射,在古代是一种猜物的游戏,大抵是有一定技巧,尚有规律可循。

第二类是对人物的卜筮,如对何晏、邓飏将有杀身之祸的预言。这类大抵是对人物的评价,是可以通过察言观色、针对被评价人物的日常行为进行推测的,如同时代的刘晔,也曾经对降将孟达将反叛作出判断,类似的例子还有许多,只不过管辂的预言借助了人的面相举止,评判的角度有所不同而已。因此,所谓对人物的卜筮,在笔者看来根本上仍然是对某个人物的综合评判,而所谓相面是无科学依据的,只是借助了这一较为玄乎的手段而已。

第三类是对事件成因的卜筮,如对郭恩兄弟得躄疾之原因、对信都令家眷患病之原因的卜筮。第三类卜筮的结果在今天看来令人匪夷所思,如郭恩兄弟得躄疾是曾经在饥荒时贪图几升米而将自己的伯母(叔母)推下井并落下石头砸到其头部,其伯母(叔母)的孤魂蒙冤向上天控诉最终导致的。又如信都令的家眷患病,是因为家中北堂西头埋着两具男尸,一个拿着长矛,一个拿着弓箭,拿着长矛的主管刺人的头,所以有人头痛,拿着弓箭的主管射人的胸腹,所以有人心痛。这些事件的结果虽然都证实诚如管辂所言,但其间的因果关系似乎很难用科学规律解释。

与小说不同,历史上管辂的卜筮虽然也带有一番神秘色彩,但始终少见于军政大事,而陈寿在《三国志》中将管辂的传记列在《方技传》下,居于魏书的倒数第二篇,也可见卜筮之技见载于历史也只是为了“广异闻而表奇事”,与真正的经典相比,卜筮之技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也只是旁门左道罢了。而小说中将管辂的卜筮之技进行了进一步发挥,其目的大抵是为了突显“天命”的观念,同时也隐含了小说作者对前世的定调和评价。从现代科学的角度看,无论是小说还是历史,管辂对事件成因的卜筮都缺乏科学依据,也不符合科学规律,其可信度并不高,而历史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记载,在笔者看来大抵是综合了巧合、误传以及后世的臆想杜撰。

小说中,除了管辂对夏侯渊将于定军山阵亡的预测,还有几处类似的情节。

一处是第六十二回刘璝向西川锦屏山紫虚上人求卜出征凶吉,紫虚上人对庞统殒命落凤坡进行了预测,即:“左龙右凤,飞入西川。雏凤坠地,卧龙升天。一得一失,天数当然。见机而作,勿丧九泉”[12]最终,紫虚上人之言应验。另一处是第八十一回刘备征伐东吴前向西川青城山隐者李意卜问凶吉,李意隐晦地表达了火烧连营以及白帝城托孤的结果,后果然应验[13](笔者按:关于李意的预测,历史上有相应的记载,《三国志先主传》裴松之注引葛洪《神仙传》曰:“仙人李意其,蜀人也。传世见之,云是汉文帝时人。先主欲伐吴,遣人迎意其。意其到,先主礼敬之,问以吉凶。意其不答而求纸笔,画作兵马器仗数十纸已,便一一以手裂坏之,又画作一大人,掘地埋之,便径去。先主大不喜。而自出军征吴,大败还,忿耻发病死,众人乃知其意。其画作大人而埋之者,即是言先主死意。”这里历史的记载和小说中的描绘大体相似)。

由于神卜、仙士的准确预言,让小说中不少人深以为然,如曹军将领曹洪在汉中之战时就特别谨慎,曾经明言:“……我在邺都,闻神卜管辂有言:当于此地折一员大将。吾疑此言,故不敢轻进”, 西川将领刘璝在出征前还特地前往拜会求卜:“吾闻锦屏山中有一异人,道号‘紫虚上人’,知人生死贵贱。吾辈今日行军,正从锦屏山过。何不试往问之”,在得到了紫虚上人的答案后,面对同僚张任的质疑与不屑,刘璝仍然深信不疑,还一本正经地强调“仙人之言,不可不信”。

有信者,自然也有不信者,如曹军大将张郃面对曹洪的疑虑就指出:“将军行兵半生,今奈何信卜者之言而惑其心哉……”,张任面对刘璝行军却要求问卜者后的态度是:“大丈夫行兵拒敌,岂可问于山野之人乎”,同样是面对紫虚上人的答案,张任的反应是:“此狂叟也,听之何益”。看来小说中,不相信怪力乱神的张郃、张任倒是颇有些“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抗争精神,而不相信怪力乱神的张郃、张任最终的成就大抵也比迷信神卜、仙士的刘璝、曹洪要高出不少。

[1]《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后有居民郭恩者,兄弟三人,皆得躄疾,请辂卜之。辂曰:卦中有君家本墓中女鬼,非君伯母即叔母也。昔饥荒之年,谋数升米之利,推之落井,以大石压破其头,孤魂痛苦,自诉于天,故君兄弟有此报。不可禳也。郭恩等涕泣伏罪。

[2]《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适信都令妻常患头风,其子又患心痛,因请辂卜之。辂曰:此堂之西角有二死尸:一男持矛,一男持弓箭。头在壁内,脚在壁外。持矛者主刺头,故头痛;持弓箭者主刺胸腹,故心痛。乃掘之。入地八尺,果有二棺。一棺中有矛,一棺中有角弓及箭,木俱已朽烂。辂令徙骸骨去城外十里埋之,妻与子遂无恙。

[3]《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馆陶令诸葛原,迁新兴太守,辂往送行。客言辂能覆射。诸葛原不信,暗取燕卵、蜂窠、蜘蛛三物,分置三盒之中,令辂卜之。卦成,各写四句于盒上。其一曰:含气须变,依乎宇堂;雌雄以形,羽翼舒张:此燕卵也。其二曰:家室倒悬,门户众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蜂窠也。其三曰:觳觫长足,吐丝成罗;寻网求食,利在昏夜:此蜘蛛也。满座惊骇。

[4]《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乡中有老妇失牛,求卜之。辂判曰:北溪之滨,七人宰烹;急往追寻,皮肉尚存。老妇果往寻之:七人于茅舍后煮食,皮肉犹存。

[5]《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刘邠不信,请辂至府,取印囊及山鸡毛藏于盒中,令卜之。辂卜其一曰:内方外圆,五色成文;含宝守信,出则有章:此印囊也。其二曰:岩岩有鸟,锦体朱衣;羽翼玄黄,鸣不失晨:此山鸡毛也。

[6]《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讨汉贼五臣死节:“一日,出郊闲行,见一少年耕于田中,辂立道傍,观之良久,问曰:‘少年高姓、贵庚?’答曰:‘姓赵,名颜,年十九岁矣。敢问先生为谁?’辂曰:‘吾管辂也。吾见汝眉间有死气,三日内必死。汝貌美,可惜无寿。’赵颜回家,急告其父。父闻之,赶上管辂,哭拜于地曰:‘请归救吾子!’辂曰:‘此乃天命也,安可禳乎?’父告曰:‘老夫止有此子,望乞垂救!’赵颜亦哭求。辂见其父子情切,乃谓赵颜曰:‘汝可备净酒一瓶,鹿脯一块,来日赍往南山之中,大树之下,看盘石上有二人弈棋:一人向南坐,穿白袍,其貌甚恶;一人向北坐,穿红袍,其貌甚美。汝可乘其弈兴浓时,将酒及鹿脯跑进之。待其饮食毕,汝乃哭拜求寿,必得益算矣。但切勿言是吾所教。’老人留辂在家。次日,赵颜携酒脯杯盘入南山之中。约行五六里,果有二人于大松树下盘石上着棋,全然不顾。赵颜跪进酒脯。二人贪着棋,不觉饮酒已尽。赵颜哭拜于地而求寿,二人大惊。穿红袍者曰:‘此必管子之言也。吾二人既受其私,必须怜之。’穿白袍者,乃于身边取出簿籍检看,谓赵颜曰:‘汝今年十九岁,当死。吾今于十字上添一九字,汝寿可至九十九。回见管辂,教再休泄漏天机;不然,必致天谴。’穿红者出笔添讫,一阵香风过处,二人化作二白鹤,冲天而去。赵颜归问管辂。辂曰:‘穿红者,南斗也;穿白者,北斗也。’颜曰:‘吾闻北斗九星,何止一人?’辂曰:‘散而为九,合而为一也。北斗注死,南斗注生。今已添注寿算,子复何忧?’父子拜谢。

[7]《三国演义》第七十一回占对山黄忠逸待劳 据汉水赵云寡胜众

[8]《三国志 方技传》:“利漕民郭恩兄弟三人,皆得躄疾,使辂筮其所由。辂曰:‘卦中有君本墓,墓中有女鬼,非君伯母,当叔母也。昔饥荒之世,当有利其数升米者,排著井中,啧啧有声,推一大石,下破其头,孤魂冤痛,自诉於天。’於是恩涕泣服罪。

[9]《三国志 方技传》:“时信都令家妇女惊恐,更互疾病,使辂筮之。辂曰:‘君北堂西头,有两死男子,一男持矛,一男持弓箭,头在壁内,脚在壁外。持矛者主刺头,故头重痛不得举也。持弓箭者主射肫腹,故心中县痛不得饮食也。昼则浮游,夜来病人,故使惊恐也。’于是掘徙骸骨,家中皆愈。

[10]《三国志 方技传》:“馆陶令诸葛原迁新兴太守,辂往祖饯之,宾客并会。原自起取燕卵、蜂窠、蜘蛛著器中,使射覆。卦成,辂曰:‘第一物,含气须变,依乎宇堂,雄雌以形,翅翼舒张,此燕卵也。第二物,家室倒县,门户众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蜂窠也。第三物,觳觫长足,吐丝成罗,寻网求食,利在昬夜,此蜘蛛也。’举坐惊喜。

[11]《三国志 方技传》:“平原太守刘邠取印囊及山鸡毛著器中,使筮。辂曰:‘内方外圆,五色成文,含宝守信,出则有章,此印囊也。高岳岩岩,有鸟朱身,羽翼玄黄,鸣不失晨,此山鸡毛也。’”

[12]详见《三国演义》第六十二回取涪关杨高授首 攻雒城黄魏争功

[13]详见《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回急兄仇张飞遇害 雪弟恨先主兴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