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智利,好长……

原标题:哇哦!智利,好长……

在南美洲有两个自称是“世界尽头”的国家——阿根廷和智利,虽然和阿根廷比起来,智利显然要低调很多,甚至连首都圣地亚哥都要和世界上其他17个地方重名,但这并不能掩盖智利的特别。

诗人聂鲁达曾这样深情讴歌自己的国家,没有来过智利的人,就不会了解我们这个星球。这个“瘦成一条闪电”的国度,几乎集合了地球的所有地貌:从世界上最干旱的沙漠到巴塔哥尼亚的远古冰原,从热带雨林到天然的间歇温泉,从东太平洋沿岸的漫长海岸线到酷似外星球的孤绝山谷……地貌种类一多,就会催生出很多奇异的小火花。

智利到底有多少奇特的地方?它和阿根廷究竟谁才是占领世界最南端的国家?我们沿着智利狭长的轮廓,发掘到一些关于智利的fun facts,看完这篇你会发现智利比你想象中更有意思。

1818年独立的智利无疑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其国土南北距离长达4352公里,而东西平均宽度只有180公里,最窄处仅96公里。如果把智利放在中国地图上,就相当于从黑龙江最北部一直延伸到了西沙群岛,宽度则只有上海到杭州的距离。

国土面积大不大,用世界上最狭长的智利一量就知道

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国土形状?这要从拉美独立运动开始说起。西班牙占领了南美洲除巴西之外的巨大地盘,为方便管理,1778年,智利都督府成立,这才有了现在智利的雏形。

1818年,独立后的智利地图,还不是很长

1818年智利正式独立后,智利的地盘并没有像现在这么长,而是掐头去尾,只有中间一小段。最北端属于秘鲁,最南端靠近南极洲那段是马普切人的地盘。

作为战争焦点的阿塔卡马沙漠 ,主要为黄色区域,橙色为周围干旱地区

重点则是玻利维亚人控制的那一段海岸线,也就是现在的阿塔卡马沙漠地区。阿塔卡马沙漠被称为世界旱极,常年不下雨,不过这里却有让秘鲁和智利都眼红的大宝贝——硝石。

战前:秘鲁(橙)/ 玻利维亚(黄)/ 智利(绿);战后:黑线划分,可以看到战后智利领土向北拓展,而玻利维亚成为内陆国家

硝石是制造火药的重要能源,没枪杆子能行吗?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智利只能隔着玻璃窗伸长脖子流哈喇子。1879年11月,著名的硝石战争爆发了,打了多长时间呢,也就几个月吧,玻利维亚彻底歇菜,赚钱机器阿塔卡马沙漠被智利军队占领。这是什么概念?就像伊朗夺走沙特所有的油田气井,沙特还想炫富?

南美洲最南部的巴塔哥尼亚

战败后,玻利维亚只好任人宰割,1884年,玻利维亚所有沿海地区打包成为智利的战利品。玻利维亚的好兄弟秘鲁早在三年前也同尝败绩,1881年,长驱直入的智利大军攻占了秘鲁首都利马——被击垮的秘鲁最终割让阿里卡和塔拉帕卡两省。再加上凭本事抢来的南部马普切人的地盘,智利就拥有了现在无比绵长的南北海岸线。

安第斯山脉纵贯切割南美大陆

“长”事在人,“窄”事在天。智利这个剑形国家的形成,更多的还是因为地形。其东面是世界上最长的山脉——安第斯山脉,南北绵亘形成一道连续不断的屏障,将狭窄的西海岸地区同大陆的其余部分隔开。北部有纵向长达1000公里之多的阿塔卡马沙漠,往西则是太平洋,这些地理因素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天然的国境线。

深绿色为智利国土,浅绿色为智利宣称主权但未获承认的南极领地

然而对于智利人来说,4352公里的跨度还是太“短”了。在智利本国地图的南部,还有一个南极自治市,其辖区从西经53度至西经90度,并一直延伸到南极点。 未来,如果智利对南极领土的主张真能得到认可,那这柄“利剑”将整整切割两大洲83个纬度,真正成为领土形态学中不朽的奇迹。

人们常说,上帝创造世界后,还剩下很多叹为观止的美丽景观不知放在何处,便一股脑全给了智利。由于地势狭长,看似水火不容的景象在这个神奇的国度中完成了巧妙而完美的交汇。

📍 圣地亚哥 Santiago

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约有18个地方叫“圣地亚哥”,而作为智利首都的圣地亚哥集结了整个拉美地区的音乐精髓。这个城市让人心驰神往的不仅仅是它的旖旎风光,还有这里的迷幻摇滚。独特的气候条件给予了这座城市世界上最清澈的夜空,也为这里的夜生活增添不少迷醉与浪漫。毕竟在圣地亚哥,平均每年有三百多个晴朗的夜空。

这些每天嗑着车厘子,盯着安第斯山上的积雪发呆的年轻人,用自己的方式复兴并演绎着属于当代智利年轻人的新迷幻之声。在他们的音乐中,你能很明显地看到 The 13th Floor Elevators 或是 The Electric Prunes 的影子,甚至连他们的穿着也在向六七十年代的摇滚乐手们致敬——自制V领T恤,蓬乱的约翰·列侬式长发。

圣地亚哥有着整个南美最让人热血澎湃的地下音乐环境,如果你有计划来智利旅行,别忘了在圣地亚哥停留一晚,你一定会遇到一支在这复古未来主义浪潮中的迷幻摇滚乐队。

📍 阿里卡 Arica

阿里卡,智利最北部的海港城市。这里有平均海拔4000米的高原,种类繁多的动物、湖泊、温泉、雪山、火山以及有着悠久传统的艾马拉文化的迷人小村镇。有的村子里还保留着16世纪的教堂,这应该是西班牙殖民统治所留下的宗教财富的一部分。

它位于阿塔卡马沙漠北缘,是世界上最干旱的城镇。在1909年到1919年间,这里不曾下过一滴雨。在人们的印象中,干旱少雨的地方一定满目凋零、飞沙走石。而阿里卡则不然,这个世界上最干燥的城镇四季如春、景致宜人。

📍 劳拉国家公园Lauca National Park

劳卡国家公园位于智利北部城市阿里卡以东,面积1379平方公里的公园内有众多积雪覆盖的雪山和波光粼粼的湖泊,超过140种鸟类在此栖息,主要包括火烈鸟、黑鸭和安第斯鸠。

公园内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泊——春卡拉湖,还可以看到像烛台一样的仙人掌,大烛台仙人掌最高的有5米多高,它们每年只能长高1厘米多,用这样的生长速度计算,它们都已经有几百岁了!

📍 圣佩德罗小镇 San Pedro de Atacama

坐落于阿塔卡马沙漠中央的圣佩德罗小镇无疑是这不毛之地的一方绿洲。小镇具有浓郁的热带沙漠风情,建筑以土色和白色为主,靛蓝与墨绿为点缀,风格质朴粗犷。而其干燥的气候,使得当地房屋都免去屋檐的这一设计。

镇上玩乐项目众多,有大量餐厅、手工艺品商店、本地设计师品牌店等等。仔细逛的话可以淘到不少精品,如当地盛产的宝石工艺品、安第斯挂毯又或是岩石拓画,是消磨午后时光的好去处。

小镇虽被大片沙漠包围,周边却星罗棋布地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泄湖、盐滩、火山、间歇泉和温泉。镇上旅行社提供各种风格不一的观光路线,从户外探险型到全包式乘车游览,以满足不同群体的需求。

📍 月亮谷 Moon Valley

整片地区都属于阿塔卡马沙漠,这一带有许多形态各异的山谷形地貌,被喻为地球表面最接近火星的地方,不少游客慕名前来寻找“外星景观"。月亮谷又名死亡谷,是观日落的绝佳场所。放眼望去,全是由盐渗透、侵蚀以及风化后形成的天然雕塑。

这里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地方,据记载300年间没有降水,当地居民靠引安第斯山脉的管道水维生。行走其间,不时就会遇上黄沙翻腾、飞砂走石,目之所及全是太阳照射下腾着热气的尘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生产出极端的天气及美景。曾几何时,这里也是大太平洋的一部分,布满盐渍的史前海床诉说着前哥伦布时期的美洲文明。

📍 ESO酒店 ESO Hotel

造型古怪的ESO生态酒店借助影片《007:大破量子危机》而出名。现实中,这座位于智利阿塔卡马沙漠的酒店鲜有人住,是欧洲南方天文台科学家们的“避风港”。

埋在地下的酒店依靠“地热”,实现了不用空调却四季如春的神话。酒店唯一突出地平线的是由钢骨架构成的玻璃穹顶,它从中部的休息区域升起,茫茫沙漠中,整座建筑只有微凸的圆顶弧透露出它的下面还存在着一个人造的世界。

📍 圣阿方索渡假村 San Alfonso del Mar

圣阿方索渡假村San Alfonso del Mar,拥有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世界最大游泳池。泳池长达1公里,占地约8公顷,相当于22个奥林匹克比赛泳池的大小,最大深度为35米。

这个巨大的泳池位于海滨城市阿尔加罗沃,紧邻太平洋沿岸,因此填充泳池的25万公升水都是取自太平洋的海水,经过电脑自动处理过滤后注入泳池。这么大的泳池,玩法当然也不常规,你甚至可以在这里享受帆船航行,进行浮潜、快艇等水上活动。

📍 瓦尔帕莱索 Valparaiso

在智利国宝级诗人聂鲁达的回忆录里,被称作文化之都的瓦尔帕莱索这样出场:“如果你沿着瓦尔帕莱索的楼梯上上下下,你会发现你就像走过了全世界。”

这个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色彩,斑斓的色彩涂满目之所及的全部地方:房顶、墙壁、玻璃、台阶,无论是中产小资,抑或码头工人,每一户人家都用心地装饰着自己生活的环境,赤橙黄绿青蓝紫,数不清的色块浑然天成地拼接。

有时候让你觉得同时走进了圣胡安老城和旧金山,一点点南美魔幻主义风格,一点点波西米亚的古着美,好像只在梦中才能见到。更难得的是,五颜六色的房屋全部依山而建,一座山丘连着一座山丘,山丘直接通往大海,错落的景致、迷宫一样的鹅卵石小街道,从下向上仰望时好像一个个层叠的魔方,从上向下眺望,山与海交接,反射出尘世中最单纯的形态。

如果你沿着阶梯,从港口一直走到聂鲁达的故居,一切则是另外一种感觉。这栋房子共五层,与所在地保持着同样的上升山势,各个楼层都能欣赏到摄人心魄的海湾美景。

📍 黑岛 Isla Negra

黑岛则是聂鲁达故居中最为著名的一处,位于距圣地亚哥约150公里的圣安东尼奥港附近。1937年从动荡的欧洲回到智利,聂鲁达想要寻找一处安静的居所创作《漫歌》,便从一位海军上校手里买下了这幢面朝太平洋的石屋,并不断改造,直至它变为一栋船型别墅。

诗人在智利的大部分时间在此度过,包括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光。走廊里和墙上到处是橙黄色的造物、白色和灰色的有凹纹的面具、早已绝迹的海神躯体雕像、波利尼西亚人干枯的头发、蒙着豹皮的充满敌意的木盾、张牙舞爪的牙齿项链……把全世界浪迹的奇异旅程都塞进了房间里,而且更甚。

📍 塔尔卡 Talca

塔尔卡,地处中央谷地马乌莱河支流克拉罗河畔。这个小镇有一处观景平台,沿着当地居民通常走过的路线修建。整个平台被分为两部分,较低的平台嵌在陡坡中,在广阔的景观中强调了海浪孤独的听觉感受。高处的过道通往一个开放平台,参观者可以在宽阔的平台上观赏到毫无遮挡的海岸景色。

小镇居民迎接新年的方式也同样充满“意识流”。新年前夜晚11点,小镇镇长会打开当地墓园大门,数千名当地人涌向这里,在古典音乐和烛光里同逝去的亲属一起迎接新年。

📍 阿劳卡尼亚大区Araucania

阿劳卡尼亚大区是智利从北到南的第9个大区,这里曾是马普切人的土地。智利大约有95个活火山,比亚里卡火山被看作是其中最为活跃的,海拔2847米,位于阿劳卡尼亚西部。行走群山、湖泊和森林之间,似有一股神秘力量,使人不得不放慢脚步瞻望咨嗟、惊叹连连。

该地盛产的天蓝色蛋闻名于世,阿劳肯鸡所产鸡蛋为Tiffany的经典蓝色,在智利被称作为“引来幸福的鸡”;而在日本,阿劳肯鸡蛋也渐渐地被人们认为“幸福的蓝色蛋”。

📍 百内国家公园EcoCamp Patagonia

位于巴塔哥尼亚正中央,百内国家公园曾被评为“世界第五大风景胜地”,是徒步者们的天堂,其中著名的5日“W”徒步营路线更是吸引不少户外爱好者前来朝拜。为保护自然环境,园区周边禁止一切旅游业,园内也只有寥寥无几的几处酒店和歇脚点,所有乘客需每日从纳塔莱斯港坐两小时大巴入园。

在一天劳累的徒步后,可以住进位于百内国家公园园内的这家帐篷酒店。EcoCamp Patagonia是仿造智利Kaweska人原始住宅而设计出的世界首家圆顶式酒店,酒店同时拥有自己的一套可持续循环系统,所有损耗材料均可降解,不会对周遭环境造成破坏。

同时,酒店还提供餐饮、瑜伽、百内公园游览等收费和免费服务,可以满足不同人群对这片神奇土地的各种期待。毋需卧于野外,抬眼即可看到雪山,惟余莽莽,白蓝交映。

📍 蓬塔阿雷纳斯Punta Arenas

蓬塔阿雷纳斯,智利南极区的首府,也是世界上最南的城市之一。从这里沿麦哲伦海峡一路驱船,可前往位于南太平洋上的马格达莱纳岛。岛上约有7万只麦哲伦企鹅,与海鸥及海鸟构成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

麦哲伦地区的另一企鹅观测点Parque Pinguino Rey,这边可以见到体型较为庞大的帝企鹅。每年1-3月,正逢帝企鹅的夏季出游时节,它们一改往常的大型群居生活,以家庭出游的方式游历于不同的海域,这片岸便是它们歇脚点之一。此观测点还运营着一家研究所,用于研究和保护该地区的帝企鹅。

📍 威廉斯港Puerto Williams

人们都说阿根廷的乌斯怀亚是世界的尽头,但从今年5月起,乌斯怀亚以南42公里外,一座名叫威廉斯港的智利小城成了世界最南的城市。来到这里,威廉斯港的人会说:“我们是南方以南,这里才是真正的世界尽头”。

由于地理位置偏远,交通并不方便,从智利蓬塔阿雷纳斯坐船,穿越世界上海况最恶劣的麦哲伦海峡,要40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很多游客选择从阿根廷的乌斯怀亚去威廉斯港,乘船半小时,坐车两小时,翻山越岭之后,到达这座最南边的小城。

威廉斯港第一个“现代”房屋建于1953年,如今在海军军营的“掩护下”不容易被发现。这不过是一个白色的铁皮屋而已,爬着苔藓的墙裙、斑驳的白漆、半破的台阶,似乎是在诉说着这间房子、这个港口、这座城市的历史,即便是宁静、无奇,但也满怀着岁月的痕迹,遥望着载满历史的麦哲伦海峡。

📍 星之镇Villas Las Estrella

星之镇是南极洲为数不多的定居点之一,这里设有一所学校、一个邮局、一些建在一起的房屋和其他基础设施。要入驻这个常年温度低于零度的地方,需先移除阑尾。这个定居点大约住着100人,他们大部分是来自智利空军或海军、在此轮岗的科学家和工作人员,而驻扎时间较长的军人往往带着家人在此居住。

星星镇可能是地球上最接近异星生活体验的地方。这里遍布着锯齿状的黑色岩石和白色冰块,鲜有绿意,夹杂着白色海草、企鹅尸体和冰块的海浪冲刷着多岩的沙滩。

总而言之,沙漠、峡湾、火山、冰川……奇幻多彩的地貌在4352公里长的版图上铺展开来,不禁让旅行者惊叹。对于中国旅行者来说,这个距离我们第二遥远的国家正变得更容易抵达——持有效的美国签证就可以免签进入智利……

参考丨孤独星球、悦游

撰文丨腿毛幽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