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落的美国制造

原标题:衰落的美国制造

什么是资本?

有人说:“那还用问,资本就是钱呗!”

不尽然。

你拿5块钱去买一张煎饼,这5块钱被你消费了,它称得上资本吗?

其实,资本是一种权力,一种支配他人劳动的权力,它以实现“钱生更多钱”为最终目的。

就拿卖煎饼的人来说,他做一张煎饼的成本是1块钱,卖出去是5块钱,拿1块钱生出了5块钱钱,这1块钱是资本,而买煎饼的5块钱只能称为货币。

如果煎饼生意是自己的,相当于自己雇佣自己劳动,自己拥有支配自身劳动的权力。

如果卖煎饼的是被老板雇佣的,老板就拥有支配卖煎饼工人劳动的权力。假如一张煎饼成本1块钱,人工成本是1块钱,雇佣者就赚了3块钱。

当然,这对于雇佣者与被雇佣者来说都是双赢的。雇佣者获得利润,被雇佣者获得工作机会,拿到工资就可以养活家人。

01

当前美国的经济状况就是大批美国工人失去被雇佣的机会,或者说资本家拒绝执行支配工人劳动的权力。

原因在哪里呢?美国经济的空心化日益严重。

当前美国在核心科技支撑的高端制造、信息服务业以及现代化农业方面,在全球具有领先优势,但却放弃了自己的中低端制造,也剥夺了大量普通工人的就业机会。

因为,即使强大如美国,高端技术人才也只占其3亿人口的一少部分,大部分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也需要养家糊口,但美国资本家为了获得最大利益,人为剥夺了他们的就业机会。

为什么这么说呢?

正如前文所说,资本作为支配他人劳动的权力,以获得最大限度的利润为最终目的,而发展高端制造能够使美国资本家获得最大利润。

这也很好理解。如果一样商品美国能生产,中国能生产,阿富汗也能生产,这个东西肯定很便宜。

因为连阿富汗这样连年战乱的国家都能生产,该商品生产技术肯定已经普遍化,你卖贵了,别人就不买你的了,又不是只有你一家会生产。

相反,如果一样东西只有美国能生产,并且大家都喜欢用,肯定非常贵,当然也不是漫天要价。

贵到什么程度呢?贵到这样东西售价既能够保证其获得最大利润,同样又不影响销量为止。

我们以苹果手机为例。苹果手机产自美国,其他国家生产的手机都没有美国苹果手机受欢迎,它在全世界拥有大量的“果粉”,苹果手机就会以非常高的价格出售,就这也挡不住“果粉”们连夜排队购买。

按说这对于美国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因为有这么好的一家公司,自然能够创造巨量的利润,同样能够促进大量工人就业,国家也能够获得许多税收。

但是,资本家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把大部分苹果生产线挪到了中国,国内仅留下一条生产线。

2011年,时任总统奥巴马在硅谷邀请众多科技大佬共进晚餐,奥马巴问乔布斯:“需要什么条件才能够让苹果生产线重回美国?”

乔布斯的回答非常决绝:“总统先生,那些工作一去不复返了。”

事实上,不光苹果公司,戴尔、康柏、惠普等科技公司,为了降低生产成本,纷纷把生产线转移到中国。

美国资本家这么做有自己的道理。假如苹果手机在美国生产的话,由于美国工会组织非常强大,动不动就为争取更多福利而罢工,工人劳动力成本也非常高。

手机零部件在中国生产并组装就不一样了。中国不仅有大量的熟练工人,还有完备的工业生产线,并且中国工人吃苦耐劳,接受加班,也没有那么多事情,美国资本家自然愿意把生产线搬到中国。

中国也乐于看到这种情况。虽然产品代加工赚不了多少钱,但是人不能贪心,自己当前的实力只能从代加工做起,这样即可以解决大量劳动力就业的问题,地方政府也可以增加税收。

美国就不一样了。由于美国资本家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已经基本放弃中低端制造。中低端制造不仅挣的少,而且污染严重,劳动强度也大,还耗费大量资源。

同时,自己的高端制造大部分生产线还不在国内,美国只需保留核心技术与自有品牌即可(如下图)。只要核心技术在手,就等于天下我有,大部分利润就是自己的了,只需留出一小部分利润给到代工厂即可。

微笑曲线:中间利润小,两头利润大

我们以“芭比娃娃”为例:

在温州与东莞生产的芭比娃娃出厂价是1美元,刨去工人工资、原材料成本之后,代工厂老板只赚一些辛苦钱,而芭比娃娃在美国的售价却是9.99美元,“超级利润”都被美国资本家拿走了。

这种情况大大有利于美国资本家,却不利于美国工人,他们为此丢掉了工作。

由于美国的制造业空心化越来越严重,已经有4000万美国老百姓开始依靠食品兑换券过日子,相当于美国人口的12%,为了节省资金,特朗普政府还实行新规,取消310万美国人食品券补助。

02

其实,美国制造业的衰退由来已久,只是信息服务业迅速发展起来,掩盖了其衰退事实。制造业衰落的原因很多,如种族冲突、日本制造冲击等,而核心在于制造业的海外转移

当今美国“铁锈地带”,其实在上世纪初就是一片繁华的工业区。依靠毗邻五大湖区的水运优势,钢铁、化工、汽车等行业迅速发展起来,在其鼎盛时期,该地区的GDP占全美GDP将近一半的份额。

美国的铁锈地带

铁锈地带的工人原本是支持民主党的,是民主党传统的“票仓”,而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时,向许多人承诺了他将重新给美国带来工作机会,铁锈带的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均集体倒戈,纷纷投票向特朗普的共和党。

特朗普以制造业重回美国为己任,赢得大量选民的支持,最终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

特朗普上台之后,针对中国、欧盟、日本、墨西哥、加拿大等许多国家发动毛衣占,目的就是让制造业重新回归美国。

因为,只有限制这些国家的中低端制造进入美国市场,本国的中低端制造才能够逐步发展起来,失业的工人才能够重新上岗,上岗之后才会有工资,有了工资才敢于消费,工人敢于消费,工厂才敢于扩大生产,才能形成经济的“正反馈”。

这也是特朗普想方设法阻击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原因之所在。

华为的5G技术、操作系统、芯片已经逐步成熟,而这些都是美国高端制造所依托的核心技术,甚至美国还没有拥有真正意义上的5G技术。

如果中国进入高端制造行业与美国争一杯羹的话,美国高端制造企业(如高通、英特尔、微软、IBM)靠输出技术与服务“躺”着数钱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本来中低端制造就大幅萎靡,现在以“硅谷”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也受到威胁,美国当然不愿意,所以对华为展开阻击。

实事求是说,特朗普为了实现制造业回归国内,可谓殚精竭虑,甚至不惜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次次翻脸。

特朗普数次数落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埋怨对方不降息,降息幅度太少,要求鲍威尔降息、降息、再降息。

迫于特朗普的压力以及国内经济形势,最近美联储也干了几件大事。其一、降息;其二放水5400亿美元;其三、每月购债600亿美元。

这三件事情,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面向市场大放水,美国迅速从缩表、加息转向扩表、降息。

特朗普知道,只有把利息降下来,国内制造业成本才会下降,国内制造发展起来,美国股市才能持续上涨,才会有利于自己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

同时,这些被释放的美元来到国外,对于美国也是有利的,毕竟“美元是美国的货币,却是其他国家的问题。”

美元是全球通用货币,当美联储开动印钞机超发货币,就会在一些紧缺的物资上面形成巨大的通胀压力。

其逻辑在于,生产能力不足的国家需要进口大量的生活必需品,而美元泛滥就会造成这些以美元计价的商品价格上涨,这种上涨对于商品进口国而言,就会形成输入型通胀,从而引发社会危机。

同时,美元的流动性增加也会带来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这对于某些靠投资劳动经济增长的国家也是一种打击,不仅引起国内通货膨胀,同时造成经济失速。

美联储作为美国的中央银行,但它是一个私人机构,并不代表国家的利益。美联储内部相当一部分官员是各大金融公司的CEO,代表着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利益。

金融资本以“资金融通”为己任,资金融通牵涉到银行资本与产业资本的相互融合,其最终目的是通过“强强联合”成为垄断资本。

美联储更多代表垄断资本家的利益,垄断资本家通过美联储行使自己的权力。他们更希望利用美元霸权,通过周期性地加息与降息,配合垄断资本家来“撸”全世界的羊毛。

而特朗普则不同,他更喜欢降息来发展国内制造,这就造成两者理念冲突。

特朗普代表石油资本、军火商的利益,他同样喊着“制造业回归美国”当上总统的,他就得在相关领域代理行使资本的权力。

他强卖军火给沙特、韩国、日本等国,为了获取石油开采权而干涉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内政,甚至为了打通亚欧大陆与海洋之间的石油通道,干涉阿富汗内政。

特朗普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美元霸权的基础就是石油的美元定价,只有控制中东才能控制石油的定价权,而当前美国控制中东的地位并不稳固,除了以色列是自己的铁杆兄弟之外,就连沙特跟自己也不是铁板一块。

如果带着这条思路去分析的话,你就会知道为何美国那么多富豪讨厌特朗普,归根结底就是特朗普动了这部分人的“奶酪”。

前一段时间,美国超级富豪布隆伯格宣布加入总统竞选,而布隆伯格就代表着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利益,在理念上与特朗普存在冲突。

如布隆伯格提倡环保,而特朗普上台之后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布隆伯格提倡控枪,而特朗普却坚决反对。

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总统竞选本质上是一场“炫富”游戏。谁有钱,谁募集的钱多,谁就在总统竞选中占优势。

从资金上来看,特朗普全面落于下风。他在美国只是一位普通的富豪,个人资产仅仅30亿美元,而布隆伯格有520亿美元,财大者自然气粗,布隆伯格已经为自己的前期竞选烧了3200万美元的广告。

当然,特朗普也有自己的优势。他拥有相当一批的底层粉丝,这些人多为普通工人。

对于逐渐进入高潮的美国大选来说,后期我们会看到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内斗不断,这对于全球其他国家也是好事。

03

对于中国来说,制造业发展状况就没有那么糟糕。

最近一段时间,废青们在HK兴风作浪,其背后指使者是谁?还不是秃子头上的头发——明摆着呢!

美国此举目的也很简单。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有相当一部分资金囤积在这里,如果这部分资金回流到美国支持美国制造,岂不是好事?同时,看看是否能够给中国制造也“制造”一些麻烦。

美国的逻辑思路为:彼之砒霜、吾之蜜糖,中国制造出现问题,对于美国制造就会构成利好。

但是,美国的如意算盘很难行不通,因为美国的技术虽然牛,但是缺乏技术转化为产品所依托的生产线。

就拿苹果手机来说:

苹果公司估计也想把自己的生产线搬离中国,但是搬到哪里去呢?放眼望去,只有中国最合适,也只有中国有技术能力接纳美国的苹果生产线,阿富汗倒是愿意接纳,他们也没有这个工业体系。

再加上,本身生产线的搬迁就需要耗费很大的成本。道理很简单,一棵刚栽下的小树苗,你想重新再换一个地方很容易,但是一棵10年树龄的大树,他已经盘根错节,想挪地方就很难。

再加上,中国有14亿的消费市场,生产线挪出中国相当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是不是脑子锈掉了?

放眼全球,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国家有如此便利的交通网络、如此庞大的消费市场,覆盖制造业各个环节的技术工人,这就是中国无法撼动的制造业优势。

当然,我们也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制造目前仍聚焦于资本与劳动密集型行业,这些行业只要有钱就能杀进来。

就拿摄像头来说,中国制造了全球7成的摄像头,但是大众所熟知的摄像头品牌仍然是德国徕卡、日本索尼,中国只是在摄像头的组装上有发言权,但仍然处于产业链的底部。

同时,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美国制造业的衰退是相对于其光辉的历史而言,其实当前美国制造业的综合实力仍然在全球处于NumberOne的位置。

美国制造综合实力全球第一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在基础科技方面与日本、美国、韩国、德国存在相当大的差距,但并不是没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

上世纪50-60年代,日本制造刚刚起步的时候,松下、索尼等品牌也是山寨货、仿制品的代名词,而到了70-80年代,日本制造中的电子产品、汽车制造等在产品质量与品牌已经对美国制造构成很大威胁。

进入21世纪,中美两国几乎瓜分互联网革命这一波红利。全球500强中,中国企业的数量也超越美国,并且有大量中国民营企业上榜,中国的5G技术、AI、云计算也在稳步推进。

未来,只要中国制造稳扎稳打,定然会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如果你觉得文章很棒,对你有帮助,可以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 新一代经济学人(leonbaiyunli),订阅更多的优质原创推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