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李建义陈道明飙戏,忠臣贤帝各怀鬼胎,一出戏两个反转

原标题:《庆余年》李建义陈道明飙戏,忠臣贤帝各怀鬼胎,一出戏两个反转

《庆余年》开播以来口碑越走越高,俨然成为当下最热门的古装大剧,无论演技还是剧情张力都可圈可点。剧中范闲为了给滕子京报仇、亦为搅黄自己的婚姻,故意设计了一场殴打郭保坤的计谋。最终,两方对执公堂,并由京都府尹梅执礼公审。

表面上,是两个纨绔子弟之争,却因范闲特殊的身份而牵扯到皇帝、太子、二皇子三者的利益之争,各方心怀鬼胎,京都府尹梅执礼“左右为男”。整个剧情走下来,反而是与太子暗中有勾结的大臣梅执礼成了唯一受害者。

丢官又丢命。

按一般权谋走向,庆帝命梅执礼进宫并言语敲打对方,足以让梅执礼惶恐不安,最后给一个告老还乡的机会更显仁君风范。但编剧安排让庆帝借山匪之名处决梅执礼,更为画龙点睛,这个桥段即侧写了庆帝这个人物又映衬权力游戏的残酷。

梅执礼以退为进,庆帝做足仁君风范

在李建义、陈道明两位老戏骨的演绎下,梅执礼与庆帝的对手戏,堪称教科书般完美。两个角色表面看起来一个风轻云淡一个诚惶诚恐,实则各有考量,内里之争比直接对峙还要暗流汹涌。

受庆帝召见,梅执礼已经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整个人都处于瑟瑟发抖状态,庆帝的权力也决定了他随时可以摘下这个背叛了自己的臣子小命。但梅执礼惶恐之中,仍旧是以退为进,他提过往、诉衷肠、表功绩一个都没落下。

中是辜负皇帝对他提携之恩的悔恨,其实是不断提醒皇帝他曾经多么忠心于他,或者说在外人眼里他是一个多么忠心尽责的老臣子。他其实在赌,赌庆帝不会让自己沾上冷血的名声,最终脱冠而出的放松也是为赌“赢”而开心。

通透如庆帝又怎能不知道梅执礼的心思?所以,他从对方入殿后便开始敲打威吓,先击溃了对方的心理防线,让梅执礼直接把底线退到保住性命。然后在梅执礼以为自己不能保住性命之时,庆帝又态度反转,回归怜惜老臣子的仁君形象。

这样一来,梅执礼既为自己侥幸保全性命而欣喜,又会因庆帝的仁慈感恩,他才能心甘情愿按着庆帝指示行事。而他的这些反应,也正是庆帝需要的,他需要梅执礼感恩戴德地走,但并不需要留他性命。

梅执礼之死是必然,庆帝杀鸡儆猴

对于庆帝来说,攀上太子这个高枝的梅之礼,死要比活更有价值。

在《庆余年》当下的剧情中,除了梅执礼外,被庆帝点破与太子有私交的臣子,还有禁军统领宫典。但庆帝对这两人的处理方式完全不同,对待宫典他言语敲打却无实质惩罚,因为在庆帝眼中宫典是一个能挽回又难有人替代的可用之人。

宫典虽与太子有私交,却并未涉及朝堂利益,仍旧处于朋友关系中,庆帝一个警示反杜绝了他被太子收买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宫典正值可用之龄,且是受到禁军认可的统领,对庆帝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助手,更值得争取回来。

但梅执礼便不同了,在范闲一案中他已经明确显露了自己借职权按太子之命办事的狐狸尾巴,是太子在大臣中的一枚暗桩。庆帝任由范闲搅弄京都风云,原本便是想借他之手试探众人的阵容,找出背叛自己的人。

已经完全曝露自己是太子一党的梅执礼,庆帝若轻松放他离开,会为自己博得一个贤君名号却无法震慑他人。只有梅执礼死去才能让有异心的臣子畏惧权力、也才能让太子长公主一行有所忌惮,杀鸡儆猴之意明显。

而且以梅执礼的年龄与官职,在官场必然是树大根深的,告老还乡之后仍旧能借人脉为太子谋取利益,这是一个潜在的隐患。所以,庆帝召见梅执礼并不是为了给对方活命的机会,而是如何最有用的除去他。

两次反转精彩无限,却暗示权力游戏的残酷

从梅执礼这个人物出场到结束,其实一共只有两场戏,公堂上被太子、二皇子为难的官员、皇宫之中被庆帝震慑的老臣,这种设定并不罕见。但这个角色选择老戏骨李建义出演,便代表他不是一个走过场的人物,他是一把打开权谋的钥匙。

他与庆帝的对手戏相当精彩,不到八分钟的时间,剧情出现两次反转。庆帝从欲杀梅执礼到保全老臣,是一个反转;让梅执礼告老还乡却又借山匪之名杀死对方,又是一个反转;整个过程因两位演员淋漓尽致的表演,而让观众拍案叫绝。

而精彩无限的故事之后,还有《庆余年》中权谋基调的上线,它不在暗藏于太子等人的计划之中,也不在庆帝正邪难辩的人设里。因为梅执礼的出现,剧中的权谋直接走到观众面前,让大家看到了“贤”君“忠”臣言谈举止之间的凶险,也看到了权力游戏的残酷。

梅执礼之后,观众也能轻易发现,范闲想要完成母亲刻下的愿望,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太子、长公主一行,而是将封建君主权力玩弄到极致的庆帝。钥匙的精彩,让接下来现代人思维的范闲与老谋深算的庆帝对手戏,更值得期待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