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涉贪腐遭正式起诉,333人庞大“证人团”受关注

原标题:内塔尼亚胡涉贪腐遭正式起诉,333人庞大“证人团”受关注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IC 资料图

当地时间12月2日,以色列总检察长曼德尔卜利特正式向以色列议会议长尤利·埃德尔斯坦提交了针对总理内塔尼亚胡的起诉书。自当日算起,内塔尼亚胡有30天时间(截至2020年1月1日)向议会内阁委员会寻求豁免权。

据悉,检方共罗列了多达333名证人的名单。对此,内塔尼亚胡称这是因为检方难以保证“指控的有效性”。而在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晋看来,庞大的“证人团”将对内塔尼亚胡十分不利。

证人数目庞大,是装腔还是“实锤”?

据《以色列时报》2日报道,曼德尔卜利特在起诉书中列出了包含333位起诉证人的名单,其中包括内塔尼亚胡的工作伙伴、亲属与知己,如以色列高级安全官员、政治人物与记者等。值得注意的是,333人中有许多人此前并不被认为与内塔尼亚胡贪腐案有关。

《以色列时报》指出,这些证人或在检方调查期间接受了检方问讯,或被检方要求作出与案件有关的声明。

对于自己遭到正式起诉,内塔尼亚胡在其推特账户上回应称,在案件属实的情况下,检方根本用不上333名证人来作证,而在案件不属实的情况下,就算检方拉来了333名证人也毫无用处。

内塔尼亚胡之后又在其脸书账户上强调,检方需要多达数百名的证人来起诉自己,表明检方难以保证针对自己的三项指控的有效性。

内塔尼亚胡指责称,曼德尔卜利特正式起诉自己,是为了削弱自己的政治地位。曼德尔卜利特此前曾在内塔尼亚胡的内阁中任职,后由内塔尼亚胡任命为总检察长。

“数目如此庞大的证人对内塔尼亚胡十分不利。”王晋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其中有众多证人在去年与前年被负责调查的以色列检方与警方作为污点证人保护起来了。”

王晋指出,内塔尼亚胡的此番表态符合其一贯的立场,即始终坚称检方的调查毫无根据,否认指控属实。

据以色列《国土报》2日报道,以色列检方对内塔尼亚胡发起了三项指控:一是他被控收受一位富商送出的价值26.4万美元的礼物,其中包括香槟与雪茄;二是他被控在以色列报纸上以优惠待遇换取对自己有利的新闻;另外,内塔尼亚胡还被怀疑向贝泽克控股股东埃洛维奇(Shaul Elovitch)提供了高达5亿美元的监管优惠。作为交换,埃洛维奇在他旗下的新闻网站上对内塔尼亚胡进行了有利的报道。

法国24小时电视台此前分析称,一旦三项指控均成立,那么内塔尼亚胡将面临较长时间的牢狱之灾。而路透社则在之前的报道中指出,这是首次出现以色列现任总理遭起诉的情况,反映了内塔尼亚胡政治生涯中最严重的危机。

“豁免权”或成内塔尼亚胡手中的“牌”

《国土报》刊文指出,尽管曼德尔卜利特于11月21日就对内塔尼亚胡发起指控,但内塔尼亚胡的辩护团队提出21日内塔尼亚胡还未受到正式起诉,因而内塔尼亚胡申请豁免权的期限应从正式起诉日,即12月2日算起,曼德尔卜利特之后接受了这一请求。此外,曼德尔卜利特表示,内塔尼亚胡的案件将由耶路撒冷地区法院审理,因为根据法律,任何针对现任总理的指控均须由该法院处理。

截至目前,内塔尼亚胡尚未提出豁免权申请。

据《以色列时报》消息,以色列议会最高法律顾问埃亚尔·伊农(Eyal Yinon)2日裁定,尽管两次大选后议会各党派均组阁失败,内阁委员会处于“空转”状态,但是议会无法决定是否给予内塔尼亚胡豁免权,这一举措必须由内阁委员会决定。

蓝白党议员阿维·尼森克(Avi Nissenkorn)曾询问伊农议会安排委员会(Arrangements Committee)是否可代替内阁委员会决定是否给予豁免权。据悉,安排委员会是以色列议会在每次选举后组建的临时委员会,由议会内各党派组成,目前安排委员会正由尼森克主持。

对此,伊农回应称,安排委员会无法行使内阁委员会的任何法律权利。伊农强调,内塔尼亚胡的豁免权请求必须在内阁委员会组建成完成后,由该委员会受理。此外,伊农强调,在内阁委员会对是否给予豁免权一事发表意见之前,法院不能处理内塔尼亚胡的三项指控。

伊农指出,假使时间紧迫,议会可绕开组阁困局,通过投票设立内阁委员会,专门来处理内塔尼亚胡的豁免权问题。“我相信这么做没有什么法律障碍。”伊农说道。

《国土报》在其报道中指出,豁免权授予的表决过程较为漫长。一旦内阁委员会组建成功,那么在其表决通过给予内塔尼亚胡豁免权后,该决定还需要由议会全体再次表决,假使议会也表决通过,那么内塔尼亚胡便可获得豁免权,两次表决均只需简单多数通过即可。即便议会未能表决通过,那么内塔尼亚胡也将在正式的贪腐诉讼前也将赢得几个月的喘息时间。

对此,王晋强调,从目前的议会席位分配情况来看,内塔尼亚胡很有可能获得豁免权。“内塔尼亚胡所在的利库德集团及其盟友所获得议席一共为56席,离议会多数席位(61席)仅差5席,加上内塔尼亚胡一直主张通过给予议会议员司法豁免权的法案,内塔尼亚胡或可成功游说部分其他党派的议员,借助其支持,通过投票给予自己豁免权。”王晋分析称,因为包括数个右翼党派党魁在内诸多议员此前也曾卷入一些贪腐案,甚至还被调查过,内塔尼亚胡主张给予议员司法豁免权自然对他们是有利的。

此外,《以色列时报》报道称,假使议会各党派到了12月11日仍旧无法就组阁事宜达成一致,那么以色列将在2020年3月再度大选,这将是以色列在一年内的第三次大选。

“在贪腐起诉持续的情况下,内塔尼亚胡或将议员获得司法豁免权作为明面上的竞选议题,来获取其他党派在组阁时的支持。”王晋向澎湃新闻表示,“不过,议员获得司法豁免权这一主张之前内塔尼亚胡已经多次提出,各党派与民众对内塔尼亚胡上台后必定通过这一法案心知肚明,因而其实贪腐案对第三次大选影响不大。”

在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王晋就曾指出,假使进行第三次大选,内塔尼亚胡可否连任将取决于多重因素,包括贪腐案调查、周边安全风险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