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楼不停,诈捐不止!水滴筹:一个以消费不幸为生的商业帝国

原标题:扫楼不停,诈捐不止!水滴筹:一个以消费不幸为生的商业帝国

继德云社相声演员众筹事件后,近日,水滴筹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一则《卧底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高薪+绩效考核,审核漏洞多》的视频显示,该公司大量所谓的筹款顾问以"志愿者"的身份在医院"扫楼",患者只要发起筹款,勿需认真核实,这些筹款顾问就主动帮助撰写感人故事,筹款金额亦可随意设定,水滴筹员工还以官方不会调查筹款去向吸引患者积极筹款。被曝光后,水滴筹表示全面暂停线下服务团队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

熟悉水滴筹的人们对这些表态应该不会陌生,因为每次发生舆情事件的时候,该公司均会将这套说辞复制粘贴一遍,等事情平息后却又故态复萌,说到底,这是水滴筹的基因决定的。沈鹏和他的水滴帝国创业三年来疯狂的膨胀史就是一部赤裸裸的消费不幸事件的历史。

波澜不惊的水滴互助

几大互联网巨头的资深员工离职创业时总会吸引各大知名VC的追捧。

2016年4月,当美团第10号员工、前美团外卖全国业务负责人沈鹏辞职创业时,无疑更加刺激了众多创投机构的荷尔蒙。当年5月,这位29岁的创业者就拿到了腾讯、高榕资本、IDG资本、美团点评、点亮基金、真格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的5000万元投资,如此高的天使轮次融资金额在国内并不多见。

不过,在创业初期,沈鹏的市场洞察力与其光鲜的履历并不一致。他曾以为互助保障能够有效的覆盖非保险人群,非常适合互联网,首先瞄准了网络互助。拿到融资后的同一个月,水滴互助即正式上线。

从产品角度来看,水滴互助还是具有一定的创新性的,该产品是一种基于场景化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打造的,以会员之间互相帮助、共摊风险为目的,解决民众面对重大疾病医疗资金问题的的网络互助社群组织,用户在健康时只需预存小额资金即可加入互助社群,成为正式会员。在经过一定的观察期后,任何一位会员患上特定的某些重大疾病,其他会员都会根据互助条款分摊该医疗费,帮助生病的用户渡过难关。水滴通过从中获取一定的会员费及其他管理费用而获得商业回报。

抗癌互助计划是水滴互助的第一款保障产品,用户只需充值9元即可成为水滴互助社群的会员,经过180天的观察期后便享有抗癌保障计划的所有权益,不幸被确诊癌症的会员可以在社群提出互助申请,通过审核后,可获得社群内所有会员分摊捐献的社群互助资金,最高可达30万元,社群规模越大,人均金额越少。

这个商业模式非常清晰,线下互助在,遗憾的是,由于在中国是一个新生事物,被沈鹏寄予厚望的网络互助不仅没有出现井喷,反而市场发展缓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公开表示:

"天使轮融资了五千万,三个月就花了一千万。业务上线 100 天实现100 万用户,但我心里很清楚,这是通过打广告打出来的,广告一打就有,广告停了,可能就没了。"

万般无奈之下,水滴不得不重新寻找目标,火热的网络众筹进入了沈鹏的法眼,水滴筹横空出世。彼时,轻松筹已在网络众筹耕耘了近两年时间,基本完成了市场培育的使命,这个万亿级的赛道吸引了上百个玩家。

在诈捐阴影下野蛮生长

作为前美团资深员工,沈鹏既深谙美团的玩法,又熟悉国内所有主流互联网公司的玩法。当他杀入网络众筹领域时,也把补贴这个法宝带了进来,2016年7月,水滴筹上线之初就宣布零手续费,从正面挑战行业老大、一直从筹款总额收取2%财务费用的轻松筹。

同时,沈鹏将美团的地推模式移植到水滴筹身上,在全国200多个城市设立大量志愿者团队,并在大小医院周围推广水滴筹。

依靠全免费的战术与大规模的地推,水滴筹迅速赢得了大批用户,截至去年4月初,水滴注册用户总数超3.6亿人,独立付费用户数超过1亿人,水滴筹无疑厥功至伟,其强劲的发展势头甚至逼迫轻松筹不得不放弃收费策略。

不过,在水滴筹一路高歌猛进的过程中,诈捐事件不断,令沈鹏争议不断,为水滴筹蒙上了一层阴影。除了德云社演员吴鹤臣百万众筹事件,仅在2018年,水滴筹就发生了四起比较大的风波。

2017年,河南太康3岁的王凤雅不幸患上一种名为"视网膜母细胞瘤"的癌症,其父母通过水滴筹平台向社会发起求助,并得到了网友的慷慨相助。但去年3月,有网友报料,该笔善款被用于儿子治疗兔唇,却放任女儿的眼病不断恶化最终去世。

两个月后,四川崇州的胡彩云一家又陷入诈捐指责中。当时,胡家三岁的儿子小小在路边不慎被烫伤,医院预估治疗费大约为60万元,胡彩云在水滴筹发起筹款,不到一天的时间即募得近40万元。随后有知情人开始质疑其募捐动机:"胡彩云家是做生意的,家里有车有房,此前还为孩子购买了保险。"

7月则是水滴筹诈捐事件的高发期。该月中旬,广西武鸣又被爆出水滴筹欺诈事件,当地一位姓邓的女士在水滴筹发起筹款,称其女儿因病毒感染住进ICU却无钱负担,共筹得25万多元。但随后有网友爆料称筹款人在武鸣开有多家米粉店,并拥有一辆奥迪汽车与数套房产,引发人们广泛质疑后,受捐人在网上怒骂捐赠人。

当月底,江苏宿迁一位遭遇触电昏迷的患者在水滴筹发起总金额高达50万元的爱心捐款,一夜间便筹到近10万元。但后续被曝出,扣除保险费用后,实际医疗费用仅为数万元。

以消费不幸为生的隐秘商业帝国

在这一件接一件的舆论危机面前,水滴筹一而再再而三地加强审核力度的决心。但无情的事实证明,这些所谓的审核就纸糊一样经不住任何考验,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对于一家披着慈善外皮实则追求商业利润最大化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水滴筹完全以消费人们的不幸为生,你眼中的一个个不幸事件在沈鹏眼中其实都是一个个绝佳的传播素材,就是商机,经过精心策划后就成了一个个极具传播力的病毒,为水滴筹带来源源不断的用户。这些用户原本只为捐款而来,但通过水滴平台内部一环扣一环的产品矩阵逐渐迷失,为互助保、保险等各种商业服务买单。

公开资料显示,水滴旗下主要拥有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三大版块,覆盖大病众筹、网络互助、互联网保险等领域。水滴保是这个三位一体架构中最晚出现的一个版块,由水滴互助在2016年9月底收购的保多多保险经纪公司变更而来,却是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正是它的出现才使沈鹏初步形成了以水滴筹为主线,水滴互助、水滴保等为增值渠道的完整商业模式闭环。

虽然水滴筹是一个赔本赚吆喝的产品,但它为整个水滴带来了海量的用户,同时,用户参与筹款的过程中也是一次对自己对亲朋好友的危机教育过程,激发了这部分人群的健康保障需求。水滴互助与此相似,实践证明,每起赔付完成的当天和次日也是水滴互助获客的高峰,而作为水滴利润中心的水滴保更是最大的受益者,借助水滴互助、水滴筹的传播路径和场景分销商业保险或健康服务,其转化率高于在互联网商城卖保险。

"在朋友圈看到水滴筹第一次捐了20元,平台提示恭喜你得到了30万癌症保险,我就点了要付3元,我就全家买4份,接下来又提示你恭喜你保险免费升级了,可免费亨受130万大病保险,需付每人9元,我又付了四份36元,接下来又提示同上升级了,需每个人付59元,这时我怀疑上当,它就是一步一步套你,把你的钱慢慢套走!"

沈鹏曾透露,在水滴这个生态场景内推荐健康险产品,转化率在10%以上,已赢得中国平安、寿康在线、安联保险等多家知名保险机构的青睐,推出了意外险、医疗险、住院险等多类保险产品。这也正是沈鹏创业不到三年即融资近20亿的主要原因。

这样的基因决定了沈鹏永不消停地寻找不幸之旅,甚至没有不幸事件也要制造不幸事件,唯其如此,才能维持他的水滴帝国源源不断的财富。这也解释了沈鹏放松审核环节的根本原因:如果抬高审核门槛,水滴筹就少了许多传播素材,进而也就错失了许多商机,被虚假筹款项目套走的只是成千上万普通网友的钱,水滴筹没少一个子儿。

针对这一怪象,目前,官方称将积极引导有关平台联合开展自律,在商业利益面前,自律完全是一句空话,对于某些不良商家,监管部门应该雷霆出击。

【紫财经】是一个鲜活有深度有温度的科技财经自媒体,关注、转发是最长情的表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