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事件发生后,默默地又看了一遍法国电影《冒险的代价》

原标题:高以翔事件发生后,默默地又看了一遍法国电影《冒险的代价》

对电视台甚嚣尘上的游戏节目,总感有一些奇怪。什么叫游戏?这不都是我们在儿童时代玩的小把戏吗?长大了,我们有更多的正事要去做,游戏很自然地在我们生活中削减了,隐退了,消失了。

但是一些大人却乐此不疲地参与到游戏中去,难道我们真的是童心未泯?真的还没有成熟?

究竟是什么人对游戏节目乐此不疲,恋恋不舍?

对电视台来说,它有一个判断:观众是低级趣味的,是童稚巨婴,可以通过游戏节目,获得狂欢的满足。

对演员来说,他有一个心理:电视台给了露面的机会,虽然游戏节目很伤自尊,让咱作小儿态,但这个机会不可丢失,还是要上。

对观众来说,他有一个不解:电视台怎么一天到晚不到“娱乐至死”不罢休?

游戏节目的生态群,涉及到的就是这三个层面。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三个层面相安无事。

但11月27日凌晨,发生在浙江卫视电视真人秀《追我吧》现场的一件意外,让躲躲藏藏着的游戏节目的三个层面,像没有了海水的裸泳者一样,露出了水面。

参加节目的高以翔因体力不支,倒在了比赛现场。

对高以翔,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在《上海堡垒》中的演出。在影片里,他扮演的角色与舒淇、鹿晗所饰的角色,组成了一个隐隐约约的三角关系,高以翔在影片中以高大威猛的形象,反衬着鹿晗角色从少不经事到修炼成长的递进过程。

高以翔在影片里是一个刚强的符号,他的外貌特征也符合角色所需要的强健资质,但这一切,并没有支撑他在游戏节目里保持一贯的角色的强大。也许他的突然离去,能够让我们更多地把反思的目光,投向电视节目里遍地开花、无所不“玩”、无所不“戏”的游戏板块。

这不由使人想到一部1983年公映的法国电影《冒险的代价》。当时上译厂的强大的配音团队,把这样一部今天看来只能算是一部三流的娱乐片电影,给提升到一个经典影片的高度,而影片里的那个呼风唤雨、嘴上跑马的主持人,在乔榛的低沉有力、咬字精准、操纵自如的声线塑造下,焕发出与众不同的光彩,把他的人前高雅、幕后卑鄙的虚伪个性刻画得淋漓尽致。

正是这名主持人,把“娱乐至死”的电视台讨好观众的精神动机推向到难以置信的高度,我们一直以为影片里的这个娱乐至上的电视台,只是一种虚构,但是,高以翔事件,却让我们感到《冒险的代价》里以荒诞无稽、黑色幽默方式呈现出的疯狂的一幕,活生生地游动在我们的当下。

《冒险的代价》在网上找到的剧情介绍,都大同小异,但却让我们足够地耸然而惊。如果我们不知道这个剧情介绍,陈述的是《冒险的代价》主题思想,我们或许会以为这个剧情是针砭当代的电视娱乐节目。

因此,请容许我将《冒险的代价》的情节介绍复述如下:“某电视台为了提高收视率,别出心裁的搞了一个‘有奖冒险’节目,以高达两百万美元的奖金来引诱人们用自己宝贵的生命去作为赌注。”

有意思的是,好莱坞大概看到《冒险的代价》里电视台游戏节目很有创意,于1987年模仿同样的追杀节目,拍了《过关斩将》,又译成《威龙猛将》。

电影由施瓦辛格主演,影片把法国电影《冒险的代价》里的现代时,转换成未来时间,将故事的发生时间确定在2017年。

有意思的是,当年好莱坞幻想的2017年,电视机屏幕还用的是电子显象管,根本没有液晶电视机什么事。

在好莱坞的改造版里,参加游戏活动的动机不是法国原版里的是出于金钱的利益考虑才参加活动的,而是将死囚送入“游戏节目”中去追杀。这个改编,是为了突出地塑造“跑男”主人公也就是施瓦辛格扮演的角色的更加正面的形象。

滑稽与讽刺的是,《过关斩将》的英文名为:The Running Man。而《Running Man》这一个韩国娱乐节目移植到中国之后,与浙江卫视“跑男”合作,打造了《奔跑吧兄弟》。

如此之因果关系,让人感到荒诞派戏剧般的啼笑皆非。

在《冒险的代价》的开端,参与追杀节目的参赛者,如期地“死”在拍摄现场。然后主持人以猫哭老鼠的作秀,开始了声情并茂的串场词:“朋友们,罗蒂尔(参加游戏者)被杀了,尽管他非常勇敢,他还是不能逃脱五个杀人者的无情追击。然而,亲爱的电视观众,我们多么希望他胜利啊,可惜,这是我们这个节目严酷而又崇高的规律:要么发财,要么死亡。”

寥寥数语,活脱脱地表现出电视台的一派虚伪的嘴脸,更是道出了电视台的赤裸裸的动机:要么发财,要么死亡。

“发财”与“死亡”构成了电视台娱乐节目的两个对立而又揉和在一起的隐性动机。

它的诱惑在于能“发财”,它的危险,在于它会导致“死亡”。

1983年距今天多少年?36年。36年前的电影,却能道出今日游戏节目的残酷的内幕,不能不说,《冒险的代价》拍的是一部科幻片。

《冒险的代价》里,也展现了社会上的理智的声音,影片里表现,在电视台的外面,观众发起了对这一档游戏节目的抗议:“你们都是杀人犯”,“你们靠这个节目来发财,你们都是杀人犯”,“必须禁止这种节目”。

这种观众对这个节目的反感,在今天几乎成了网上一片倒的群众的呼声,仿佛是电影里的同一场景的重演。

《冒险的代价》作为一部虚构的电影,最不可思议之处,是电影里的虚拟的电视游戏节目,竟然在现实中如恶之花一样妖艳地开放,这才是我们值得深刻的反思的地方。

我们再回到开始提到的三个层面。

对电视台来说,应该明白的是,那种用金钱与“名”牌诱惑演员参与到这种游戏类娱乐节目,以为这是观众所喜欢的,这种想象中的唯观众至上的理念,值得反思。电视台应该引导观众,而不是想当然地以为观众是喜欢低级趣味的。

对演员来说,应该明白的是,游戏节目实际上是让你们失去了自尊,扮着小儿态的巨婴派风格,你们的生命没有保障,更大的没有保障,是你们的声誉,你们的尊严。因为你们在节目中的惨状、意外与隐私,恰恰是游戏节目不怀好意的最终攫取的目标。

对观众来说,我倒觉得观众是最为清醒的。在高以翔事件发生后,观众采取的理性与良知的态度,显现出观众远比电视台要来得富有人性与温情,就像《冒险的代价》里,那些站在电视台外面抗议娱乐节目没有底线的观众更能代表着时代与人性的正能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