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规划未提补贴,中国新能源车企急需“强筋壮骨”

原标题:产业规划未提补贴,中国新能源车企急需“强筋壮骨”

12月3日,工信部开始就备受关注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划》”)公开征求意见。值得注意的是,在支持政策方面,《规划》并未提及补贴问题。这些表述引发了业内部分企业关于补贴退坡过急的担忧,尤其是当前新能源汽车行业正面临市场需求疲软、产业转型升级困难等问题。

对此,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副司长罗俊杰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行业起步阶段,通过财政补贴进行扶持是非常有必要的,国家财政多补两年或许是好事,但是补贴永远补不出来一个很强的产业。随着跨国车企纷纷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制定电动化战略,中国车企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不可谓不大,新能源车企更要注重自身的“强筋壮骨”。

市场主导,补贴退坡,新能源车企急需“强筋壮骨”

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处于深刻转型之中。11月12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5万辆和7.5万辆,同比分别下降35.4%和45.6%。1-10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8.3万辆和94.7万辆,同比增长速度回落至11.7%和10.1%。面对消费需求的疲软,基础技术突破的高投入,以及补贴退坡之后的资金压力,新能源汽车企业迫切需要努力稳住脚步、提振信心。因此,《规划》作为未来十五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蓝图,备受市场重视。

不过,在支持政策方面,《规划》并未提及补贴相关事项。《规划》指出,将完善新能源汽车购置税等税收优惠政策,优化分类交通管理及金融、保险等支持政策,破除地方保护,建立统一开放公平的市场体系;鼓励地方政府加大公共服务,公共出行等领域车辆运营支持力度,给予新能源汽车通行、使用等优惠政策。

而在第二章“总体部署”部分提到的四条基本原则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市场主导”: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强化企业在技术路线选择、产品产能布局等方面的主体地位,更好发挥政府在标准法规制定、质量安全监管、市场秩序维护、绿色消费引导等方面作用,营造良好产业发展环境。

“我们确实不能大水漫灌的救市政策,问题的关键是能不能提升产业链自身能力的问题。”罗俊杰指出,“不是给企业吃‘补品’,而是要让企业‘吃药’或者加强锻炼。”罗俊杰表示,市场的“新陈代谢”是自然规律,在成长期比成熟期更快,新能源汽车也正在进入一个转型升级的过程。他认为,主管部门应该保持足够的定力,推动行业转型升级,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不过,罗俊杰也透露,他们正在积极会同相关部门来研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出后的支持政策体系。

氢燃料电池汽车受关注,但尚未大量推广,不能大干快上

在新能源汽车增长乏力的市场大盘中,燃料电池汽车的占比虽然不高,但增速却十分亮眼。汽车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发布的数据显示,1-10月,国内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79.5万辆和75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8.4%和15%;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为18.6万辆和19.6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0.6%和5.7%。燃料电池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391辆和1327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8.2倍和8倍。

本次《规划》中,氢燃料汽车汽车和相关技术多次出现,受到市场格外关注。《规划》提出,在新能源车技术层面要深化“三纵三横”研发布局。以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为“三纵”。以动力电池与管理系统、驱动电机与电力电子、网联化与智能化技术为“三横”。

《规划》还指出,要有序推进氢燃料供给体系建设。推进加氢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加氢基础设施立项、审批、建设、验收、投运等环节的管理规范。引导企业根据氢燃料供给、消费需求合理布局加氢基础设施。支持利用现有场地和设施。开展油、气、氢、电综合供给服务。支持有条件的地区开展燃料电池汽车商业化示范运行。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其实早在工信部2012年印发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2012~2020)》中,燃料电池汽车就已经是发展重点。其中氢燃料电池技术和概念更是一度被市场热炒。不过,由于氢燃料电池汽车涉及到氢气的制备、储存、运输、加注等问题,相关产业链很长,技术短板较多,因此并未大范围应用开来。

“我们认为氢燃料汽车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要路径之一,特定技术在一些领域也有一些优势,可能是未来技术发展的一个重要领域,但尚未大量在乘用车领域推广。”罗俊杰表示,“这还需要产业界不断探索,实事求是地做一些选择,不能盲目大干快上氢燃料电池汽车。”

明确“四化”趋势,但国家战略不干扰企业技术路选择

在发展趋势方面,《规划》中明确了汽车产业发展的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这“四化”的发展潮流和趋势。

在最后的名词解释部分,《规划》特地对相关技术名词进行了解析。其中,“电动化”的核心内涵是由电力驱动的汽车能源动力系统变革,其标志性产品是新能源汽车。而“网联化”的核心内涵是通过现代信息通信与网络技术,实现人-车-路-云之间的互联,能够实时在线信息交互、信息融合与协同感知,是增强智能网联汽车安全性,促进交通优化,改善驾驶体验的纽带和桥梁。

“智能化”核心内涵是安全、高效的汽车生产运行方式变革,在出行方面体现在自动驾驶,在研发生产方面体现在智能制造,面向未来还将实现与智慧城市、交通、能源的智能互动。“共享化”的核心内涵是汽车消费方式的变革,是顺应共享经济时代市场消费新需求涌现出的一种新型汽车消费文化,包括分时租赁、网约车和综合出行服务等新兴业态。

罗俊杰告诉新京报记者,明确国家战略是“四化”并不会干扰企业具体技术路线的选择。“这‘四化’我们是综合产业的规律、国际上发展的趋势,结合国家的能源战略、交通战略、网络通信战略各个方面进行的选择。”罗俊杰表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干预企业的技术路线。对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无论是纯电动还是插电混动的,包括氢燃料电池汽车,我们是鼓励市场主体创新发展的。”

新京报记者 许诺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李世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