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道歉的背后,四重压力不堪重负,两场演出必须力保

原标题:张云雷道歉的背后,四重压力不堪重负,两场演出必须力保

张云雷杨九郎荤段子调侃京剧前辈事件,从11月23日开始,在连续发酵几轮之后,张云雷杨九郎终于在12月3日发表道歉声明。

笔者前文曾对张云雷的道歉声明做了解读,应该说这份声明是科学的、有效的、严谨的。

目前情况来看,公众和媒体对他的要求并不高,仅仅就是一份真诚的道歉声明,估计道歉之后此事就会烟消云散。

但是,我们清楚的知道,这份道歉声明也绝不是张云雷真正发自内心做出来的,如果是的话,根本不会拖延这么久。

有人说那是因为他之前一直在国外,先不说他回国已经好几天了,就算是在国外,现在网络如此发达,通讯如此先进的情况下,写份道歉声明还必须用自己家的WIFI才行吗?

很明显,张云雷此次的道歉声明是多重因素下的产物,笔者认为,他至少承担了四层压力,这些压力让他不堪重负不得不发表了道歉声明。

一、 来自公众和媒体的压力

虽然有很多张云雷的粉丝在网络上大规模控评,但大多数公众在了解事情的始末后均认为张云雷杨九郎必须道歉,因为这个荤段子确实过分。

以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为代表的京剧界先后三次发出严正声明,这对于张云雷的影响是严重的,毕竟他引以自豪的一个技能就是唱戏尤其是程派,不道歉以后真的不太好张口再唱。

媒体更不用说,自媒体、地方性媒体不算,光权威官媒就有人民日报,新华社,人民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等多家媒体屡次发文督促张云雷杨九郎道歉。

其中人民网在12月2日发布的一篇文章堪称最有力度的一篇,其文章结尾一句话对于张云雷方面的人来说可以称之为触目惊心:“留给张云雷道歉甚至上台表演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划重点,这句话后面还会说到。

人民网的这篇文章在12月3日白天被大量官方媒体转发,甚至连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也转发了,可见大家都注意到了这篇文章的分量和背后的意义。

这就导致张云雷方面压力骤增,要不然为什么偏偏在12月3日傍晚发布道歉声明呢?

二、 来自粉丝的压力

张云雷的粉丝号称有几百万,忠实度和黏性极高,几百万的流量产生的效益和娱乐圈小鲜肉几千万粉丝产生的效益几乎差不多。但感觉这次参与到此次事件中的粉丝构成则是良莠不齐的,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一类是忠实的粉丝,这部分粉丝根本不理会外界的舆论,也不参与,一心只是继续跟着张云雷的既定计划和通告走,不惹事不生事不搀和,一心只粉偶像。这些粉丝是可爱的,也是张云雷最坚实的基本盘。

二类是理智的粉丝,这部分粉丝也对张云雷拖延道歉表示担心,他们清楚的知道,张云雷不道歉只会让事情激化,到最后对谁都不好。这部分粉丝是值得尊敬和表扬的。

三类则是极端的粉丝,你甚至可以称之为黑粉。这部分人也是本次事件中的X因素,他们不停的在网络上控评和洗白,不惜拉高峰、苗阜和方清平下水,甚至也要拉郭德纲和德云社下水。有一些极端粉丝甚至叫嚣“同归于尽”和“鱼死网破”。这些人应该是张云雷以后要尽量区分和规避的,他们破坏力太强也太自私。

给张云雷造成压力的也就是这第三类粉丝,也许这帮人可能一次张云雷的演出门票没买过,也许一次单曲也没下载过,但他们对张云雷的形象和品牌破坏力是惊人的。继续由着他们闹下去只会让矛盾激化到难以挽回的程度。因此张云雷为了平息这帮人的戾气,也得赶紧出来道歉。

三、 师兄弟和德云社的压力

本次张云雷调侃事件自从发酵以来,德云社方面始终保持静悄悄的状态,但张云雷的师兄弟们也不是完全沉默,他们该演出演出,该互动互动,该上节目上节目,丝毫不受张云雷的影响。

于此同时,郭德纲于谦和高峰这些师父师叔们也都保持沉默,张云雷一些极端粉丝甚至还要把高峰拉下水,即使这样高峰也没下场。

貌似只有新进德云社的杨进明发了一篇文章替张云雷说话,他的身份特殊,有资格、有人脉,在各方面都说得上话,但是他的文章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

笔者不清楚张云雷方面和德云社方面私下是怎么沟通的,但结合上次“打点滴”事件时师兄弟纷纷取关的情况看,德云社貌似这次和张云雷划分了界线。而且德云社的纲丝和其他演员的粉丝也没有多少人为张云雷声援。

如果张云雷处理不好这次的事件,弄不好他就会在德云家谱重修之际被隔离出德云社。因此为了师兄弟和德云社考虑,张云雷也必须尽快解决事件。

四、 最现实的经济压力

张云雷和杨九郎在本月有两场重要的专场,一场是12月14日云起雷鸣宁波站专场,另一场是12月31日云起雷鸣厦门跨年专场。据笔者了解,这两场的演出门票销售很火爆,按照门票均价看,这两场演出的总价值应该有几百万之多。

这就是张云雷面临的最大的也是最现实最着急的压力,别忘了第一点中笔者提到的人民网文章最后一句“留给张云雷道歉甚至上台表演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

如果张云雷因为不道歉被封杀,那么他在本月的这两场演出将肯定取消,由于演员个人原因造成的演出取消不属于不可抗力,因此张云雷和杨九郎必须承担这两场演出取消的赔偿费用,估计不是一个小数目。

同时张云雷刚刚在国外完成一套写真集的拍摄,恐怕也会遭遇下架,再加上代言等其他商业项目的损失,张云雷方面可能承担的经济损失将会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

这就是现实压力,也是最直接的压力,张云雷道不道歉已经不是他个人的问题了,还要牵涉到一大帮人的经济收入,那么此时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继续任性下去了。

综上,笔者之前一直强调的一句话就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张云雷毕竟做出了一份比较严谨科学有效的道歉声明,公众应该也不会穷追不放。

那么之后的演出就得且行且珍惜了,留给张云雷的容错空间可不大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