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达爆炸排除恐袭可能,接连事故加剧地区“IS回流”担忧

原标题:雅加达爆炸排除恐袭可能,接连事故加剧地区“IS回流”担忧

当地时间12月3日上午7时15分,位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市中心的民族独立纪念碑公园(National Monument Park)发生爆炸,造成至少两名士兵受伤。印尼官方称,事件因烟雾弹爆炸而起。

官方强调烟雾弹强度低,爆炸是一起“平常”事件,而非有针对性的袭击。

不过,在爆炸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对于事件是否为“恐袭”的担忧与分析甚嚣尘上,这一忧虑的背后,是印尼近期发生的数起中小规模恐袭与未遂事件,以及恐怖主义向东南亚地区回流的风险。

印尼官方:爆炸是“平常”事件

根据印尼《雅加达邮报》3日报道,雅加达警方负责人加托·埃迪·普拉莫纳(Gatot Eddy Pramono)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了爆炸的发生。事发时,两名印尼士兵正在例行晨练。根据路透社3日报道,两名士兵在发现烟雾弹后被炸伤。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3日报道,其中一名士兵因用手握住了烟雾弹而伤势较为严重。两名伤员已被送院治疗,均意识清醒。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爆炸现场的警戒线已于上午10时30分被撤走。印尼民族独立纪念碑公园通常被公众用来娱乐、锻炼与聚会。在警方完成相关调查、撤走警戒线后,爆炸现场周边作为公共区域已重新向公众开放。

加托强调,烟雾弹“可能”是被安保人员无意中丢下的,希望公众不要夸大这一“平常”事件。

根据资料,印尼民族独立纪念碑自1961年开始修建,1975年完工,是雅加达地标,周边建有许多政府办公设施,包括最高法院、陆军总部以及总统府。

因爆炸地点距离印尼总统府仅约400米,爆炸事件一度引起担忧。据印尼媒体Tempo 3日报道,印尼总统发言人法热魯尔·拉赫曼(Fadjroel Rachman)称,爆炸只是“小事件”,已交给警方调查。爆炸发生时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并不在总统府内。爆炸发生后的上午9时30分至10时,佐科在总统府接待了官员与访客。

法热鲁尔称,“佐科中午还与来自日本的客人会面,下午2点发表了总统演讲,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总统府的安保措施也未因此加强。”

根据《雅加达邮报》报道,雅加达警方发言人尤斯里·尤努斯(Yusri Yunus)表示,烟雾弹通常用于安保人员的演习,强度低,效力类似于鞭炮。法热鲁尔则透露,佐科本人从媒体上听说了爆炸事件,要求执法人员严查。

根据印尼安塔拉通讯社新近报道,雅加达军事指挥部已确认,烟雾弹爆炸事件并非袭击。

恐怖分子回流东南亚风险上升

尽管3日的爆炸事件被官方排除了恐袭的可能,但在印尼乃至东南亚地区,恐怖袭击的威胁仍是政府核心关切之一。路透社3日报道提到,发生在本土的袭击事件正在印尼“死灰复燃”。

据报道,11月,一名24岁的大学生在印尼棉兰市的警察局外发动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6人受伤。此次袭击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有关,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此前报道,棉兰警察局袭击者的妻子在事后被警方迅速逮捕,警方发现她亦有激进倾向,欲在印尼巴厘岛发动更大规模的恐怖袭击。

而在10月,另有一名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印尼人刺伤了时任印尼首席安全部长维兰托(Wiranto),导致后者受伤,必须入院接受治疗。

不止在印尼,东南亚地区都面临着恐怖主义的风险。

《联合早报》11月16日发表社论称,印尼近期接连发生了中小规模的恐袭与未遂案,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首脑巴格达迪被击毙也可能刺激该组织加强对东南亚的渗透,新加坡需警惕东南亚地区恐怖主义风险的上升。社论称,新加坡过去几年已扣留了不少“自我激进化”的外籍工人和本地人。

据路透社11月27日报道,马来西亚内政部长毛希丁·亚辛(Muhyiddin Yassin)在曼谷出席东盟部长会时警告称,“伊斯兰国”可能会将行动基地转移到东南亚,马来西亚将保持警惕,归国的海外恐怖主义武装人员、线上激进活动,以及“独狼”袭击,都带来日益增多的威胁。《联合早报》亦引述美国国务院11月初发布的《2018年恐怖主义报告》称,马来西亚是恐怖主义组织的“来源、中转站以及目的地”。

毛希丁称,马来西亚在过去六年已挫败了“伊斯兰国”试图在该国发起的25起袭击,逮捕了512名涉嫌与“伊斯兰国”有关的人士。

另外,《联合早报》认为,印尼、马来西亚等国的社会近年都出现了保守化的风气。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此前报道,在新加坡等地工作的外籍移工可能因寂寞、缺乏协助网络而被极端团体吸纳、培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